桃花一簇开无主

  •   李玄很郁闷地向回走着。
      他实在很不爽,很不爽被石紫凝揍了一顿,也很不爽被龙薇儿笑了一顿。
      他李玄是什么样的人,连紫极老人、谢云石都不敢轻慢,这两个小小女人,竟然拿他不当一回事?且让她们记着,以后有她们的苦头吃。
      想到这里,李玄不由得冷笑起来。一千种计策从他的脑袋中冒出来,每一种都能将石紫凝狠狠整治一番。
      那时候,她就该知道,武功剑术,并不值得骄傲。想到此处,李玄郁闷的脸终于松了一些,重新换上了笑嘻嘻的面容,向他的屋子走去。
      摩云书院左侧,是两个挨在一起的小小的院子,一个院子住的是龙薇儿等女生,叫凤庐,另一个院子住的是李玄等男生,叫龙槛。每个院子中都有一溜小木屋,每间屋子中规定住两个人。书院每年收十八位学生,但每年男女的比例不一样,因此,龙槛凤庐共有十二所平房,但按照每年具体的生员数目,会将剩余的房间锁起来。
      李玄是第一个进入摩云书院的,自然也是第一个选择宿舍的人。
      他选的是最靠边的屋子,因为他不喜欢别人打搅。只能他去打搅别人,这是李玄的原则。
      木屋虽然不大,但前后都生了巨大的树木,荫荫碧色垂了下来,将房顶全部遮住,只露出小小的一角来,倒是极为清净。
      李玄想都没想,就把房子中另一张床扔了出去。他决定要独霸这个房间。
      他还给自己的房间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太牢”。这里哪里是什么书院?简直就跟牢狱差不多,没有自由,没有乐趣,他就仿佛是选定的祭品,早晚会被洗干剥净煮熟炖好献给上天的。
      他没有起名字叫“天牢”已经很对得起他们了。
      明天,他要刻一块木牌,将这个名字赋予给这所房屋。他相信这所房屋也会高兴的,因为它即将有了自己的名字。人们在称呼它的时候,不会再用跟别人一模一样、不带有丝毫敬意的“那所房子”,而是用它独特的,不被别人所掠夺的尊严:“太牢”。
      那是跟人一样的尊严啊,这所房子说不定会幸福地哭了。
      李玄哼着小曲,溜溜达达地进了龙槛。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走错了地方,因为本来冷清的地方,竟然站满了人,起码有五六个。
      一个又丑又猥琐又胆小如鼠,这家伙李玄认得,是沾了他的光才进入摩云书院的封常青。救了他虽然是很足自豪的事情,但李玄并不想再跟他扯上关系。
      另外四个几乎长得一模一样,连脸上的笑容都几乎一样,看来是四胞胎的兄弟。
      四胞胎的兄弟很罕见,所以李玄多看了他们几眼。
      奇怪的是,他总觉得还有一个人似的,但他却只看到了这五个人。李玄仔仔细细找了好几遍,才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人。如果不是李玄这双专攻对眼的锐眼,还真发现不了他。这家伙随便往那一蹲,就跟不存在一样,毫不起眼,甚至引不起人的注意。
      李玄摇了摇头,没有一个看的上眼的。他转身向自己的太牢走去。
      四兄弟一起微笑着拦住了他:“足下留步。”
      李玄留步。
      四兄弟锦衣玉冠,手中摇着一把白纸折扇,上面画着极清雅的山水。这四人生的都很俊美,面如冠玉,又带着种儒雅之气,本应看着很顺眼,但李玄偏偏就觉得有些不顺眼。
      他并不是不喜欢风采照人之人,只是不喜欢将风采当作招牌的人而已。他总觉得风采是很内在的东西,若是摆在表面上,那就不是风采了,简直就是恶俗。他李玄李大人就从不这么肤浅。
      四兄弟笑道:“从今日起,咱们就是同学了。”
      李玄点头,不错,是同学。
      四兄弟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扬扬自得。能进入摩云书院的人,当然都有资格得意。
      四兄弟道:“既然成为同学,那就有一件大事,就是分配宿舍。”
      他们指点着众人道:“玄冥常傅说过,每个宿舍住两个人,先入门为大,就请足下挑选同住者,我们好分配下面的。”
      李玄笑了:“你知道先入门为大?”
      刚说过的话,四兄弟倒也不必置疑,就点了点头。
      李玄道:“既然先入门为大,你们都该听我的。”
      他指点道:“你们爱怎么瓜分就怎么瓜分,那边还有几座上锁的,你们能通过摩云书院的甄选,想必也有几把刷子,不妨将锁扭开了用。反正我的房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四兄弟一怔,道:“这……这怎么可以?”
      李玄悠然道:“为什么不可以?你们是亲生兄弟么?”
      四兄弟一齐摇头,道:“不是!他是卢长涣,我是卢长龄,他是卢长适、卢长庄。”
      李玄皱眉道:“你们既然不是亲生兄弟,为什么名字这么相象?”
      卢长龄道:“我们是堂兄弟,只不过是同一天出生的。所以,虽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
      还有这种事?李玄笑了:“那你们想必不愿分开住,是不是?我若是要你们其中一人跟这家伙住在一起,你们想必也很不愿意,是不是?”
      他手指着的,正是封常青。
      卢家四兄弟齐齐怔了怔,看了封常青一眼,彼此对视一眼,道:“这个自然。”
      李玄淡淡道:“那你们又何必强我所难。”
      卢家四兄弟折扇轻摇,沉吟点头道:“如此……如此也似乎甚有道理。”
      他们摇头晃脑地走进了紧挨着的两间宿舍里,稍事整理了一阵子,就将他们的行李搬了进去。
      他们的行李很多,一半是书,另一半却是四面巨大的铜镜。看来这四兄弟最大的爱好就是照着镜子看书。
      因为他们都姓卢,所以李玄给他们的宿舍起了个共同的名字:“太庐”
      然后,他用凌厉地眼神逼视着封常青,封常青脸色苍白,一言不发,转头进入了另一间房子。而那个一不小心就看丢了的同学,也低头跟着他进去。
      李玄很满意地为他们的号起了个名字:“太素”。
      太者大也,素者白也。其实李玄很愿意直接叫他们“小白”,但他必须要照顾到统一性,太素就太素吧,反正他知道他们是小白就行了。
      他同样很满意地回到了太牢中,门也不闭,就躺在了床上。有了可欺负的对象,这个书院生活才像是有了点姿彩。他满意地进入了梦乡,但他实在没想到,刚闭上眼睛没多久,他就被整个地从床上掀到了床下。
      他头晕脑涨地爬起来,就见三位少女手叉着腰,一脸恶狠狠的样子,猛盯着他。若不是她们都生得绣面芙蓉一般,李玄还真以为是碰到了凶神恶煞。但就算不是凶神恶煞,李玄也不愿招惹。所以他不想多费口舌,从地上爬起来,想回床再睡。
      哐啷一声,他的床被砸成了稀烂。李玄陡然吓了一跳,完全清醒过来。三女显然很满意他的反应,冷笑开口:“你就是李玄?”
      李玄苦笑:“三位女神又是谁?”
      三女一齐开口:“崔蔼然!”“崔嫣然!”“崔翩然!”
      李玄笑得更苦了:“你们是三姊妹?那你们应该去隔壁太庐啊。”
      崔家三姊妹显然不知道他说些什么,娇斥道:“快说,你是不是李玄?”
      李玄摸了摸脑袋:“在外面好像挺多人叫这个名字的,但在书院内,就只有我一个。”
      崔家姊妹一齐大喜,道:“那就找对了!”
      倏地剑光闪动,她们每个人手上都掣出一柄宝剑,向李玄杀了过来。
      李玄大吃一惊,想不到她们说动手就动手,躲闪不及,被崔嫣然一剑刺穿了袖口。若是此剑稍微偏上一些,李玄这条手臂就算废了。这下不由得李玄不逃,急忙一转身,向太牢外跑去。
      崔家三姝显然联手已久,见李玄逃跑,三女一声呼哨,大姊崔蔼然提剑直追李玄,招招都向他的双脚招呼,二姊小妹左右双双抢上,宛如两只舞花蝴蝶一般,向李玄前路截去。
      李玄一见这阵势,不由得暗暗叫苦,崔家三姝显然经过高明指点,这等分进合击之术,对付比自己强之人都绰绰有余,不用说对手是一点武功道术都不会的李玄了。
      幸好李玄别有妙招,被崔蔼然一脚勾翻,就地一个打滚,已然翻出了宿舍。但随即三柄宝剑齐齐指住了他。
      崔蔼然笑道:“跑啊,只要你能跑掉,就算你胜,如何?”
      三柄剑宛如三条玄冰,将李玄三面冻住,李玄很想跑,但是又能跑到哪里去?
      他苦笑道:“三位,到底跟李玄何怨何仇,非要杀我不可?”
      崔蔼然道:“仇是没有,我们姊妹听说你是本届摩云学院最出风头的生徒,连雪隐上人跟大日至尊者都为你出山,所以特意想来见识一下而已。”
      也不管李玄答应不答应,三柄剑同时腾起灼烈的剑炎。
      三姝拱手,娇声道:“咱姊妹练成了一套灵犀剑法,就请师兄斧正。后学末进,不敢单打独斗,师兄见谅了。”
      剑气滚涌,宛如一大团火烧云般,猛地将周围三尺内全都包住,跟着,云内亮起了一道闪电,向李玄飞溅而去!
      这一招,蕴含了崔氏三姝的全部功力!尤其奇特的是,她们心意相通,这套剑法施展出来,威力陡然增了一倍。
      这大概就是三胞胎的好处吧。
      剑光照亮了李玄的脸,这张脸已完全惨白。
      突地,有人沉声道:“不可!”
      一道黑影倏然自空中插下,向那道烈火般的剑光迎去。李玄大喜,一声“谢师兄”还未出口,那人掣出一柄乌沉沉的宝剑,丝毫风声都不带起,向崔氏灵犀剑光上迎去。
      此人竟然不是谢云石?
      李玄一怔,却见那人行动虽然缓慢无比,但剑式沉凝,万重火焰才触及他那柄乌沉沉的宝剑,便立即炸开,重新还原成三道剑光。
      那人身子轻巧地退了一步,左手突地击在剑身上,双手合力,猛地一股强霸之极的力道发出,将三姊妹全力发出的一剑硬挡了下来!
      三姊妹美目一齐睁大,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一幕。那人面色灰仆仆的毫不动容,反手将宝剑挂回腰间,道:“同学之间,岂能私自斗殴?应该相亲相爱才是。”
      他穿着普通,一袭黑衣,已经破旧不堪,瞧去没穿了十年,也该有七年八年了,大约是家传宝贝,或者是从估衣摊上买来的别人家传宝贝——他武功如此之高,家境却是如此之穷,身着是如此寒酸,真是令人浩叹。
      他岁数看上去也就大了李玄一岁两岁,但沉稳老练之极,身静如松,面色如石,外侮不怒,宠辱不惊,大有名将剑客之气度。他手中的那柄剑也古旧之极,本色并不是黑的,只是布满了铁锈而已。
      这么一个又穷又苦的剑客,却显然引动了崔氏三姝的兴趣,她们目光如火,烈烈地盯住他:“名字?”
      那人淡淡道:“郑百年。”
      三姊妹齐道:“荥阳郑百年?”
      那人点了点头。三姊妹咬牙道:“怪不得排名在咱们之上!不过你也不要得意,咱们一定很快便能打败你的!”
      说着,三女一齐转身走了。
      郑百年缓缓转身,李玄一口大气这才喘过来,这次可将他吓了个半死。
      他身子一晃,扶住郑百年,道:“这次真是多谢你了。”
      郑百年淡淡一笑,道:“同门相助,乃是常情。”
      他并不肯多说一个字,李玄的手并没有拿开,郑百年眉头皱了皱,忽然连鼻子都皱了起来。
      ——因为他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他忍不住问李玄:“你闻到什么没有?”
      李玄嗅了几嗅,道:“哦,没什么,那是我手上阿拉神雷的味道。”
      郑百年:“阿拉神雷?”
      李玄笑了,他知道每个人都对对阿拉神雷感兴趣,于是就将神雷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他能够感觉到郑百年的身子立即僵硬了起来,他知道,阿拉神雷足以让任何人恐惧。方才若不是郑百年出手,他几乎就出动了珍藏多年的阿拉神雷。最后,神雷没出手,可由于用力过大,已经沾了一些在手上,所以,他想找些旧东西擦掉这些残骸。
      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是不是?郑百年既然救过他,他就该好好报答郑百年一次。他刚拿了龙薇儿的钱,决定给郑百年买一身象样些的衣服,换掉这身破烂。
      既然是破烂,那就没有什么好珍惜的了,就当是废物利用吧,所以他就拿这衣服擦了擦手。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只希望郑百年不要太感激他。
      郑百年脸色变得苍白,突然跳了起来,嘎声道:“你……你把那东西擦在我这件衣服上了?”
      李玄笑道:“怕什么,你赶紧脱下来吧,我保证赔你一身新的。”
      郑百年全身立即僵硬,脸上神情也不知是哭是笑。
      李玄皱眉道:“我知道你们这些高手不愿要别人的施舍,所以不如就先将它弄脏了……”
      郑百年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大吼道:“你……你可知道这套衣服是我整整花了一万两银子才买来的?你可知道它是我最崇拜的偶像陆北庭穿过的衣服?我收藏了之后一直没舍得穿,直到今天考进摩云书院,才第一次穿上身啊!你……你居然用那种恶毒之物……你……”
      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手上狠命用力,李玄双眼一翻,差点背过气去。
      郑百年忽然闻到一股恐怖的气息,骇然转头,就见李玄的手已举起,他的手中似乎握着什么东西。这个恐怖的意象几乎击垮了郑百年的神经,他发出一声尖叫,闪电般后躲。
      李玄咳嗽着,挣扎着爬了起来,他几乎被郑百年掐死!他身子刚站起,郑百年就扑了过来,煌煌剑气也随着一齐过来。
      李玄大叫道:“吃我神雷!”
      郑百年身子陡然僵住,脸上神情又是愤慨,又是痛悔。他真不该救这个畜生的!他想到自己为了收集这么一身衣服,费了多少心力,受了多少折磨,不由得英雄虎泪流下。
      陆北庭穿过的衣服啊!居然沾上了那东西……看着李玄的右手,他终于狠狠跺了跺脚,飞身遁走。
      李玄最后一丝力气也消失了,他身子软软垂下,栽倒在地上,就此睡去。他再也没有力气回太牢了。
      该对郑百年说抱歉么?想到他那虽然年轻,但却极力想装得很老成很酷的脸,李玄打消了这个念头。年轻人就应该像个年轻人,为什么非要装成个老头子?
      他觉得这是在帮郑百年,虽然郑同学现在不觉得,但随着他慢慢成熟,一定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这个想法让李玄觉得很安慰,满意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