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顷风定云墨色

  •   那黑影森然道:“将你身边的少女交出来,我便放你走。”
      李玄大叫道:“不!”
      黑影道:“那我就先杀你,再擒她。”
      李玄忽然笑了笑:“你觉得你能做到么?”
      黑影冷然道:“你什么意思?”
      李玄的脸都被黑影凌厉的目光冻青了,但他的神色却平静下来,一点都看不出担心:“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我们两个只是一对可怜的小孩,而你,则是神通广大的老妖女。老妖女为什么要跟可怜小孩谈条件呢?”
      黑影忽然沉默了。
      得意之色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地出现在李玄脸上:“那只是因为,老妖女擒不了那个可怜的小孩,也杀不了这个可怜的小孩。”
      他踮起脚来,却也只能拍拍神龙雕像的后腿膝盖:“你还是怕这条早就死了的衰龙,是不是?”
      黑影身子一震,跟着发出一声森然冷笑,一字一字道:“我、怕、它!”
      李玄脸色一变,大叫道:“不好!”
      那黑影猛地一伸手,满空灵骨一齐发出悲怆的啸声,纷纷向黑影伸出的那只手上钻去。一阵入耳酸心的断骨声响起,那条手臂猛地暴涨数十丈,化成一条巨蟒般的长臂,向李玄凌空抓下。
      李玄一声大叫,挡在了龙薇儿身前,但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剩下的,只不过是闭目待死而已。
      猛地一声龙吟响起,李玄就觉无数巨石崩塌,砸在自己身上。他急忙睁目,就觉眼前的世界一片明亮,几乎刺瞎了他的眼睛。
      这片灼目的明亮就发自他的身后。一条玉柱冲天而起,直入云霄。那玉柱通体洁白,几乎透明。但在玉柱的正中央,却隐着一条血红的玉带,白玉红玉交映,美艳无比。大团的光芒自玉柱中腾出,将周围映照得一片雪亮。
      一声龙吟震天响起。他猛抬头,就见一只硕大的龙头高耸在他头顶处,威猛之极。神龙巨口微张,层层云气自口中喷出,结成片片瑞云,翔舞天际。
      突然,巨龙的一只前爪探出,抵在黑影幻化出的那条无比巨大的手臂上。
      明光自巨龙身上炸开,侵蚀进了手臂中。黑影发出一声痛楚之极的嘶啸,那条手臂倏然消散。
      黑影恶狠狠地看了李玄一眼,阴风骤起,托着她飞舞腾起,变成了一个细小的黑点,看不清楚了。那条玉龙高昂地大叫着,腾身而起,似是要追逐黑影,但它才离地面,便倒栽而下。
      李玄仔细看时,只见巨龙背上负着一块巨石。相比巨龙的身形,这块巨石并不大,但却似蕴着无穷重量,每每巨龙才一腾起,巨石上便绽放出一阵七彩的光芒,将它压下。
      那巨龙试了几次都无法离地,不由得暴跳如雷,突地,它似是发现了李玄跟龙薇儿的存在,巨头猛然摆动,向两人扫了过来。
      李玄大惊,他们两个这等身子骨,给这么巨大的龙头扫中,哪里还会有活路?
      这次龙薇儿倒是比他反应得还快,猛地拉起他,向一旁冲去。
      巨龙一头撞在旁边的大石上,满空碎石中,巨龙贴地飞舞,向两人追了过来。
      这一下将两人吓得不轻。眼看那巨龙每一条腿都比柱子还粗,一不小心被它踏上一脚,立即就会成为肉饼。这龙看上去俊美异常,不料脾气却是如此暴躁。看来不但人不可以貌相,连龙也是这样啊!
      李玄大叫道:“这龙不是帮我们的么?怎么连我们也咬啊?”
      龙薇儿也大叫:“可能它的职责就是守护摩云书院,将我们也当成侵入者了吧。”
      李玄道:“真的这样么?那好办!”
      他突然住脚,回身笑着对神龙道:“你好,神龙。你知道么?我是摩云书院的生徒。我叫李玄。你大概不认识我,因为我是刚刚考进来的。不过没关系,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互相认识……”
      龙薇儿见他忽然作出这等蠢事来,吓得几欲晕去。有心拖着他走,但李玄身子死重,哪里是娇怯怯的她所能拖得动的?
      那神龙冲到李玄身前,忽然低下头。李玄笑道:“认错就不必了……”
      神龙巨头猛地摆动,一股大力撞了过来,两人就跟腾云驾雾一般,远远摔了出去。李玄身在半空中,还大叫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条破龙,说不过了就打!”
      话还没说完,又是七荤八素地摔在地上。刚刚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龙薇儿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他身上。李玄一口气憋住,差点晕死过去,半天才缓过气来。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两人被摔到了半山腰上,离神龙颇远。远远看见神龙失去了目标,在原地团团转着,不时发出一声雷鸣般的啸叫。
      李玄疑道:“难道这条龙是盲的么?”
      一语提醒了他自己,急忙仔细看时,那龙额头的两只龙目深陷,连半点光华都没有,可不是盲的么?李玄大喜,狂笑道:“原来这条龙是只瞎子!”
      他才开口,那龙倏然转头,似是发现了他们的所在。李玄急忙藏了起来,就见那龙迎风嗅了嗅,突然身形扭动,闪电般向两人藏身之处射去!
      李玄叫道:“不好!”拉着龙薇儿,火速向旁边疾冲。那龙双目皆瞎,看不见周围的地势,两人身处深山密林中,无形中占了不少便宜。但那龙的身躯实在太过庞大,力气更是大到不可思议,无论多么粗的树,撞上就折。两人费尽了力气,还是无法摔脱它。
      李玄抬头看了看,忽然道:“往西面跑!”
      龙薇儿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拉着向西奔去。奔不了多时,就见那条龙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嗅来嗅去,似乎都无法确定两人的位置。
      李玄得意地笑道:“我早就看出来了,这龙只能靠嗅觉来确定敌人的位置,所以,若是我们处在下风口,它就找不到我们啦!”
      说着,得意地大笑起来。龙薇儿皱眉道:“你看看我们在哪里再说。”
      李玄四处一看,笑声不禁歇了下去。他们所处的地方,不偏不倚,恰好就是神龙雕塑所立之处。那条龙显然还没找到他们的位置,暴躁地四处冲撞着,却恰好将他们的去路完全挡住,顿时成了瓮中之鳖,再也无法逃走。
      李玄顿时变得愁眉苦脸起来。龙薇儿叹了口气,道:“我们认命罢啦,这龙嗅觉如此灵敏,我们若不是藏身此处,恐怕早就被它发现了。所以你也不必内疚。”
      李玄哈哈干笑了两声,突然跳了起来,大叫道:“我知道怎么逃命了!”
      龙薇儿见他如此兴奋,禁不住问道:“你有办法了?”
      李玄得意地道:“既然这条龙嗅觉如此灵敏,那我们就用臭味攻击法好了!一阵臭气放出去,保准能把他那灵敏的鼻子臭死!”
      龙薇儿道:“我们被逼在这个角落里,哪里去找什么臭气去?”
      李玄兴冲冲地道:“你难道不知道我除了对眼神功之外,另一大绝技就是臭脚丫子大法么?我的臭脚丫子,可是连龙都能熏死的!”
      他倏然脱下鞋子,高高举起。龙薇儿大惊,急忙捏着鼻子躲开。良久,似乎也并不觉得臭,试着放开手指,果然并不臭。
      她疑惑地看着李玄,李玄神情有些尴尬:“抱……抱歉,昨天被玄冥逼着洗脚换了新鞋,这一绝技用不上了。”
      龙薇儿道:“那怎么办?”
      李玄沉默着,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既然如此,只能出绝招了!”
      “什么绝招?”
      “不到生死关头,我绝不施展的、李玄最大的秘密、百战百胜、神见神憎的无上绝技——阿拉神雷!”
      “阿拉神雷?”
      “阿拉神雷!”
      龙薇儿满头雾水:“阿拉神雷是什么啊?是不是驱使雷部众神激发出的雷兵雷火?”
      李玄摇了摇头,他脸上的表情很神秘,这让龙薇儿有些感觉不妙:“企鹅村听说过么?”
      龙薇儿仔细回想着,却无论如何也没想起这样一个名字来。
      李玄道:“难怪你没听说过。在遥远遥远的地方,有个小村子叫做企鹅村,这个村子什么都小,人小小的,东西小小的,吃的也小小的。唯一不小的就是他们的厕所。对了,他们那边不叫厕所,叫神社,因为他们所有的祖宗牌位都供奉其中,供后代人祭祀。不过由于他们人小小的,吃的也小小的,所以去厕所的时间不多,神社大部分时间都是冷清的。”
      “他们祭祀的形式也很奇怪,就是比赛看谁家撇的条最大。很多人都憋着一整年不撇条,单等着这一天祭祀的时候撇一个巨长的条出来,震慑全国。那可真是壮观啊,全国的人都来参赛,为了撇条顺利,他们全身几乎一丝不挂,只穿着一条小小的兜铛裤,露出硕大的肚皮来。肚皮越大,当然里面存的条就越大,这是威慑对手的意思。然后便会展开惨烈的竞争,竞选出撇条冠军。
      “至于这个村子为什么叫企鹅村,是因为他们的村民一个个都长得胖乎乎、矮墩墩的,活象企鹅一样。但每个见到他们冠军条的人,都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如此胖乎乎、矮墩墩的企鹅,竟能撇出如此巨大的条来!是以此条能惊天地、泣鬼神,为天地立正法、为往圣继绝学。”
      龙薇儿听得脸色有些发白:“那……那就是说,这个阿拉神雷,便是……便是……”
      她吃力地组织着语句,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将最后的答案说出来。
      李玄满面笑容地鼓励着她,似乎认定了她的答案是正确的。这几乎让龙薇儿晕了过去。
      李玄叹了口气,道:“不错。阿拉神雷是纪念他们村中一个著名的大力士而命名的。据说这名大力士勇猛无比,在对抗外族侵略时抓起大石头,将敌人打了个落花流水。但是敌人实在太多,到后来山上的石头都被他抛光了,他就抓起自己撇的条,以轰雷掣电之姿态,振北图南之气势,力拔山兮之勇猛,天崩地裂之威严抛了出去。”
      “哪知这一招的威力太大,敌方立时溃不成军,大力士阿拉冲下去一顿乱杀,杀出了企鹅村几百年的和平。从此,这招抓条爆敌的绝学,就被称为阿拉神雷,简直是勇冠天下,匪夷所思。天下招数或阴险或毒辣或诡异或威猛,但没有一招能强过这阿拉神雷的!”
      龙薇儿简直就快晕了过去,颤抖着道:“你是说,我们要用这一招来对付玉鼎赤燹龙?”
      李玄极度郑重而庄严地点了点头:“这头龙的嗅觉既然如此灵敏,它对于臭味的感知想必也远远大于常人。一枚阿拉神雷也许只会让一个人掩鼻而走,但对于这条龙,也许就会不啻雷霆之威,这也许是对付这条巨龙的唯一办法!”
      龙薇儿没说话,她知道,李玄说的很有道理,对于他们两个根本不会道法武功的人来讲,能够克制住这条巨龙的唯一方法,也许就是李玄的这种“恶毒”办法。但一想到竟然要靠这种方法来取胜,龙薇儿就脸色苍白,无法接受。
      李玄的下一句话让她花容失色:“是你撇还是我撇?”
      这句话的威力不亚于真正的阿拉神雷,龙薇儿几乎顾不得玉鼎赤燹龙的威胁,就要狂奔而出。
      好在李玄接着叹了口气,道:“算了,看你也没有撇出上品阿拉神雷的功夫,还是我来好了。”
      他转身,施施然地向一边的树林走了过去。一面走,一面斜睨了玉鼎赤燹龙一眼,满脸都是诡异的笑容。
      龙薇儿全身发抖,几乎就要晕了过去。她喃喃地重复着:“要用这种方法赢过神龙……要用这种方法……”
      她忽然觉得极为委屈,小嘴扁了扁,几乎哭了出来。
      李玄突地一声大叫:“我找到宝啦!”从树林中跳了出来。他手中拿着黑乎乎的一团东西,果然极为巨大。看着他得意的模样,龙薇儿只想逃得越远越好。但李玄却没发觉她的嫌恶,将那团东西直塞到她的面前。
      龙薇儿连想都没想,一脚直接踹到了李玄的脸上。
      李玄一声闷哼,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了个正好,仰天摔倒在地。他手上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发出了一阵吱吱的尖叫声。
      龙薇儿吓了一跳,难道阿拉神雷竟然成精了么?
      李玄愤愤地爬起来,大叫道:“你干吗踹我?”
      龙薇儿脸上一红,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不过她甚是机灵,连忙转了个话题:“你拿着的是什么啊?”
      一提到他手中的小兽,李玄顿时忘了迎面被踹的事情,重新兴奋起来:“说起来,这可是跟阿拉神雷齐名的神兽啊!它叫香云兽,你可千万不要见它样子可爱就小看了它,若是惹恼了它,你就坚决地完蛋了!”
      龙薇儿见那小兽脑袋尖尖的,毛茸茸的,身上乌溜溜的黑毛,夹杂着一条条整齐的细白条纹,被李玄抓在手里,也不是很害怕,小小的脑袋贴着李玄的胳膊,看去挺可爱的,为什么李玄形容的那么恐怖?
      她试探着道:“难道……难道它也会阿拉神雷?”
      李玄摇了摇头,神秘地笑了笑,道:“我本来要准备阿拉神雷的,但见到香云兽之后,觉得拿它来对付神龙也未必不可。这下神龙的苦头可就吃大了。”
      龙薇儿左瞧瞧右看看,始终看不出来那香云兽有什么特异之处,居然能克制住如此巨大的神龙?
      李玄道:“本来我们要躲着神龙的,但有了这只香云兽,我们要反而赶到上风头,让神龙发现我们了。”说着,拉着龙薇儿向山头走去。他忽然停下来,喃喃道:“要不要双保险,再制一只阿拉神雷带着呢?”
      这想法让龙薇儿大惊失色,急忙抢在李玄面前狂走,打乱了李玄那慎重的思考。
      果然,玉鼎赤燹龙的嗅觉极为灵敏,两人才爬上山头,它那无比巨大的头颅立即转了过来。不同的是,这次李玄并不再躲闪,而是发出了一阵狂笑。
      玉鼎赤燹龙受到这样的挑战,立时狂怒,长大的身子贴地一阵摆动,周围的树木齐齐颤栗,卷起一阵狂风,向两人疾扑过来。眨眼之间,它那颗闪着玉白、赤红两色光芒的硕大头颅,就出现在两人七八丈远处!
      李玄微微一笑,伸手抚摸着香云兽背上的毛发:“香云香云,就看你的了!”他好整以暇地将小兽交到龙薇儿手中,道:“将它扔出去。”
      龙薇儿不明所以,依照他所言而做。那小兽晕晕乎乎地被抛到了半空中,猛地看到玉鼎赤燹龙那狰狞的面容,顿时一声惨叫,背后那只蓬蓬松松的尾巴陡然炸了开来,跟着,一道七彩的烟雾从它的尾巴处腾起,被山风怒卷着,向玉鼎赤燹龙罩了下去。
      龙薇儿睁大了眼睛,就见彩雾才一喷出,玉鼎赤燹龙狂飚而前的身形就猛然定住,它那巨大的头颅高昂在半空中,仿佛一道无形的力量轰天而降,将它钉在了地面上一般。
      跟着,这个庞大而威猛的身子宛如金山玉柱般轰然倒地,盘旋间化成一团白光裹着赤电,飞散回本来雕像之处。
      光、电激绕,散碎的巨石重新组合起来,化成一尊神龙的雕像,将白光赤电裹在中间。
      这只庞大到堪称无敌的巨龙,就被这只小到不能再小的香云兽克制住,重新归为石像。
      这世界上的一切,当真是太神奇了。
      龙薇儿十分好奇,那团彩雾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能杀灭如此巨大的神龙?她有心询问李玄,但看着他脸上贼忒兮兮的表情,情知没有什么好事,硬生生将问话顿住了。
      李玄回首上望,就见云端中那个黑影仍在盘旋着,此时左手抚胸,向两人轻轻一躬。
      龙薇儿大惊:“快走,她要施展穷天命魇!”
      穷天命魇?好像是很邪的妖法啊!李玄可没有把握靠着香云兽打败这个黑袍老怪,就跟龙薇儿一起奔命而逃,一直跑到摩云书院的后山处。
      所幸那黑袍老怪好像被他们打倒玉鼎赤燹龙的威势镇住,并未追过来。
      天光尚早,阿长还没有回来。李玄问龙薇儿:“你有什么打算?”
      龙薇儿泫然欲泣:“能有什么打算?只好拼命躲着,不让她找到我就是了。”
      拼命躲着?那可不是个好办法。李玄摇着头。这人能御使如此多的魔火灵骨,轻易就可搜遍整座山头,龙薇儿能躲在何处?
      遥遥看到阿长担着双缸那魁伟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李玄忽地精神一振:“先躲进摩云书院如何?等过了这阵子风头,你再偷偷溜出去,她就找不到你了?”
      龙薇儿欲言又止:“不好吧?听说摩云书院戒备森严,无法随意进出。自然是躲避那人最好的去处,可……可怎么进去呢?”
      李玄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瞧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