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思仙仗过崆峒

  •   发呆永远只是表象,每个发呆的人都有心事。
      呆发得越厉害,心事就越沉重。
      李玄的心事就是想逃走。
      摩云大会进展到了第六日,仍没有人来理李玄,李玄感到更加无聊,所以他一定要逃走,起码要等这场大会开完,正式开学的时候再回来。
      所以发呆只是表象,李玄在仔细地观察着每一个人。
      书院很大,几乎占据了整座太乙峰,峰顶是紫极老人的居所,那道紫气就从居所扶摇而上,在离峰顶三十三丈处化为六道紫芒贯下,分接于摩云书院的东极、西极、南极、北极,以及摩云大会所在的太辰院和后山的逍遥顶。
      六道紫芒之间以极淡的紫气连接着,见过紫极老人与雪隐上人一战的李玄自然知道,这看似微弱的紫气绝不简单,他想从紫气中通过而不惊动紫极老人的可能性不是近乎于零,而就等于零。
      何况六道紫芒所聚之处,分别是太辰院的大周天太皓天元鼎,逍遥顶的九极定乾旌,以及东南西北的四座青、白、赤、玄神龙雕像。
      太皓天元鼎据说能容纳周天星辰,中间藏着天道最初的元光,与天廛星度遥相呼应,震慑天下万妖。
      九极定乾旌高几十丈,终年云雾缭绕,不见真面目。终南山上山风强劲,却也无法吹开这片云雾。九极定乾旌相传有移山换海之能,一旦舞动则天为之掀,地为之覆,威力强到不可思议。是以群魔都不敢来犯,也只有像雪隐上人、大日至尊者这样的老魔,才敢贸然前来,语气也极为客气,不敢公然作对。
      那满天紫气与这两道神物相连,又岂会寻常?那四座神龙雕像看去虽只是普通的石头,但李玄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它们来历必定不凡。
      紫光紫芒紫气将摩云书院笼罩得严丝合缝的,李玄又如何偷跑得了?挖地洞?李玄只试了一下,就放弃了。
      山上全是大石,别说是李玄,就算是谢云石,也无法生生挖出一条通道来。
      也许是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李玄瞅到了机会。
      这个机会就是厨子。
      虽然摩云书院中不需要食物,吃的都是据说为神仙所享的云泥,但总需要水的。云泥要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品相、味道,没有水绝不行。而云泥又对水的要求极高,只有旁边圭峰山上的那眼鹿生泉,才可将云泥调制得如云入口,不留半点渣滓。
      所以,每天大清早,摩云书院中的厨子都要趁山岚还未散尽之时,挑着两口巨缸,开门到鹿生泉去取水。不得不说,摩云书院真是天下第一书院,就连厨子都是一身武功,那大缸怕不有百多斤重,挑起来健步如飞,走山越岭,不到半个时辰,就把厨房那口更大的缸灌满。
      这,便是李玄逃出去的最好的机会,办法就是隐在水缸里,由厨子阿长挑出书院。只要一出书院,李玄就天不怕地不怕了。
      但李玄怎么都是个大人了,起码也有一百一二十斤重,阿长不是阿呆,怎么可能多了一百多斤而不知呢?
      这一点,李玄也早就借着发呆的时候观察好了。摩云书院虽然食只云泥,但并不禁酒,只是够资格喝酒的人并不多。所以,每次扫地的泰伯醉醺醺地在夕阳下享受他那壶例定的美酒时,阿长就只有大吞口水。
      这就是契机。
      李玄花了半天的时间,就跟泰伯混熟了,拿到了大半壶酒。泰伯爱酒如命,本来一滴都不肯给别人的。只是他实在太老了,三口酒入肚之后,就根本分不清楚酒跟水的味道。
      而阿长虽然也喜欢喝酒,但酒量实在不行,大半壶酒下肚,舌头就大了起来,一个劲地拉着李玄比力气。李玄特地选了个四更天送上这壶酒,所以,当阿长挑着两个巨大的水缸出门的时候,他一点都没发觉水缸忽然重了。
      何况他早就在李玄面前夸下了海口,就算这两口缸有千斤重,他也一样挑了满山遍岭地跑。所以就算觉得重了,也不过当是老天听到了他的吹牛而已。
      等风将山岚吹散之后,终南山的半山腰上,响起了一阵得意忘形的大笑:“糟老头!你是困不住我的!我李玄出来啦!”
      李玄威风凛凛地站在悬崖尽头,一手指天,弓腿叉腰,趾高气扬地发出了这样的宣言。
      这实在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越院行动,它成功了!从此,天还是那么高,海还是那么阔,足够李玄飞啊飞,游啊游。
      只是他没想到,他多姿多彩的越院生活,会有一个极为香艳的开头。
      
      李玄的狂笑跟豪气的造型维持着,一秒,两秒……他心满意足地刚想撤回这个架势,突然,半空中响起了一声惊呼。
      李玄惊讶地抬起头来,就见一个黑点正从遥远的天空中闪了过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愣愣地看着。等他看清楚那是个人的时候,已来不及躲闪,那人轰隆一声砸在了他身上。
      这一下砸得李玄眼冒金星,五脏六腑都挪了位子。他所有的兴奋跟快意全都被砸成了怒火,但却发不出来,因为这一下几乎将他砸了个半死。
      幸好他没有站在悬崖最边上,那人是斜着坠下的,这一砸,两人一齐滚进了旁边的树林中,落叶很厚,大大减小了冲击力。
      若不然,这一下就会将李玄砸死。
      李玄恼火之极,忽然,一个柔柔的声音响起:“你……你没有事吧?”
      这声音才入耳,李玄被砸得浑浑噩噩的脑袋瓜不由得一清:咦?什么声音这么好听?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就伸了出去,神差鬼使地抓住了那人的小手。这是一只多么滑腻的小手啊,这又要需要多少经验才能够凭借声音就准确地判断出手的位置?
      李玄虚弱地道:“我……我不行了,你摸摸我的心脏,看它还跳不跳?”
      他抓着那只柔若无骨,细腻柔滑的小手,向自己的心口按去。那只手宛如刚剥出的新笋,纤细,带着点凉意,似是春风从李玄的指尖一直吹进了他的心房。他满足地叹了口气。
      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他决定要一步一步来,细细地享受这飞来的艳福。毕竟,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这天外飞祸。
      但跑步向前的命运却容不得他如此逍遥地倚红偎翠。一道锐风从天而降,夺然声响,直插在李玄脑际,若是再向左多偏一分,就会贯穿他的头颅。跟着锐嘶之声啸天而起,狂风怒卷一样轰下。
      李玄再也顾不得安享艳福,急忙跳了起来。他的眼睛,也不得不睁开。
      这一睁开,他几乎晕了过去。
      他本来想着这个世界开满香香的花,涂满艳艳的色,但现世跟理想的差距是如此的远,远到他绝不想睁开眼睛!
      漫天急绕着的,是一只只头骨,一朵惨绿的火焰幽幽地盛放在脑颅之中,就宛如一盏盏妖异的灯笼,悬挂在天际。但这灯笼却是如此可怕,李玄的目光才落在它们身上,它们就仿佛受了什么刺激般,腔内绿火倏然涨大,卷起漫天腥风,向李玄轰卷而来。
      一缕尖啸自它们一开一合的口中发出,隐约之间,似是在呼喊着李玄的名字。李玄顿觉心旌摇摇,那呼声似乎极为亲切,让他忍不住就想回答。但残存的理智清晰地告诉他,一旦回答了,就必定会有非常糟糕的事情发生。
      李玄忽然想起了什么,闪电般扭头旁观。果然,不出他所料,方才插在他脑际的那道锐风,也是一只含着绿炎的头骨。那头骨见李玄发现了他,诡秘地咧嘴一笑,大嘴忽然张开,向李玄猛咬了过来。
      李玄一声大叫,慌忙跳起逃跑。但他忘了他身上还压着那位从天而降的少女,这一下两人顿时滚在了一起,乒乒乓乓地撞在树干上,向林中滚去。
      阴风凄惨,天地灰暗,那些头骨发出震天价的嘶啸,密密麻麻地向林中抢去。李玄拉着那少女,急匆匆地一阵狂奔,借着林木的遮蔽,一时那些魔火灵骨也没找到他们。
      李玄这才舒了口气,转头向那少女看去。
      嗯,天上掉的不是陨石么,什么时候也会掉落这么俏丽的小姑娘?
      李玄深深叹了口气,若是被这么好看的小姑娘砸,那么一天砸上一次也无所谓,只要不砸死就行。他一面乱七八糟地想着,脸上也挂着乱七八糟的笑容。就差没有衔着狗尾巴草了。
      不过那少女的确美极,早上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林梢树叶,将绿意笼在她身上,她就仿如一朵刚含苞的花,微微的似乎还带着清凉花露。风吹过,她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似乎风稍微大一点,她就会凌风飞举,飘然而去。
      她的鬓角插着一朵小小的玉花,将她的秀发拢了起来,显出半边笑靥来,宛如粉妆玉琢一般,清媚婉转,当真如山中的仙子,花下的精灵。尤其是她的鼻子,小巧玲珑,轻轻皱起,当真是可爱极了。她仰面盯着天上飞来飞去的灵骨,微带惊容,无暇注意李玄。
      不知怎的,李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少女一般
      这感觉仿佛猫爪一般,一下一下抓着他的心房,抓得他心痒难搔,偏生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的事情,李玄便不去多想,这少女就站在这里,何不去找她问呢?
      李玄想到做到,他倒是自来熟,轻轻一拍少女的香肩,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他自来熟,可别人却熟不起来。那少女受此惊吓,宛如触电般倏然弹身而开,道:“当然没有见过!”
      李玄倒也不以为意,喃喃道:“那我怎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样好了,你将你的名字告诉我,我好好想想。为了不让你吃亏,我先告诉你我的名字好了。我叫李玄。”
      少女眼珠转了转,显出一丝狡黠之意,轻笑道:“我叫龙薇儿,龙是神龙之龙,薇是采薇之薇。”
      李玄沉思良久,道:“龙薇儿……这个名字似乎的确没有听过。这么奇怪的名字,我若是听过,必定能够记得住的。但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呢?”
      他还在思索,龙薇儿轻笑起来:“这样搭讪的方法可不好。”
      李玄也笑了,两人的笑容让气氛轻松了起来。李玄张开了双手:“可是我已不用搭讪了。咱们抱都抱过了,何必再退步到搭讪呢?不过方才情况紧急,没细细品味温玉软香抱满怀的滋味,现在正好那些骨头们都不在,咱们再来试试?”
      他张着两只手就冲了上来。少女满脸飞红,突然起脚,一脚将李玄踹了出去。李玄一声大叫,猛地撞在了背后的树上。
      这一脚可着实凶狠,直撞的那大树簌簌声响。长天响起一声阴冷的笑声,绿光骤然大盛。
      笑声才一起,立时轰天掣地一般抢来,急风骤起,满空头骨都向李玄这边潮涌而至。但李玄似乎并不着急,笑道:“你不要急,救兵就要来了。一……二……”
      他那笃定的神态感染了龙薇儿,让她也不禁住下脚步,等着李玄的救兵。
      魔火灵骨呼啸闪至,轰然撞在了两人背后的大树上。那大树登时燃烧起来,绿火直窜三丈余高,化作山岳一般的火团,向两人当头压下。
      龙薇儿大叫道:“你的救兵何在?”
      李玄的笃定也完全没了,气急败坏地叫道:“老头子怎么不来?谢云石怎么还不来?玄冥怎么不来?”
      龙薇儿一惊,道:“谢云石?他要来么?”
      大树在惨绿魔火中炸开,一块巨枝砸向李玄,使他狼狈万分。
      李玄道:“我算计着,摩云书院怎么都看到了这漫天头骨,就算别人不来,谢云石也一定会赶过来降魔。哪知狗屁的摩云书院一点正义感都没有,任由这等妖人在终南山上肆虐,连管都不管!”
      他正抱怨着,陡地一阵大风吹过,那团魔火轰然炸开,散成几十团火光,轰逸而出。那魔火一粘着树木,立即蓬勃涨大,烧成了一团惨绿的火海。
      两人知道厉害,登时惊惶起来。龙薇儿叫道:“你……你快想些办法。”
      李玄抓耳挠腮,苦苦思索,但在这滔天魔焰中,又有什么办法可想?眼见火光越逼越近,两人不住后退。
      龙薇儿忽然“咦”了一声,道:“为什么魔火不往这边烧?”
      李玄闻声抬头,果然,三面的大树都被魔火侵满,只有正北方却连一丝火星都没有。
      正北的方向,正是摩云书院所在。
      难道这妖人虽然杀上了终南山,但终究还是顾忌摩云书院的威名,不敢侵进书院么?
      李玄一念及此,大喜,拉着龙薇儿道:“不要管它为什么,既然这边没有火,我们就往这边跑吧!”
      两人咚咚一阵狂奔,魔火发出尖锐的呼啸,跟着他们追袭过来。李玄突然住步,眼前一抹紫光漾开,现出一座巨大的雕像。
      那雕像是一头巨龙,乃是用一整块白色的石头雕成的,龙身扭曲着,一只硕大的龙头昂首向天,似乎正在威猛地咆哮。巨龙爪鬣飞舞,悍猛之极。正是镇守摩云书院四极的神龙塑像中最南面的那只。
      万千魔火灵骨停顿在李玄背后三尺处,不敢再向前。
      李玄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神龙塑像,笑道:“原来它们怕的是这个。”
      他哈哈大笑着,转首看着那些魔火,放肆地大叫着:“你们不是想要吃我么?来啊,来吃啊!为什么不敢上来了呢?”他大力拍着自己的胸膛,高兴得不可一世。
      突地,一个冷洌的声音响起:“为什么不敢过去?难道就凭这条已经死了多时的破龙?”
      满空灵骨无声无息地分开,一道黑影凭天而立,出现在万千灵骨的簇拥中。
      才一看到这条黑影,李玄立即忍不住全身抖了一下。这黑影不但声音冷,洋溢在身上的黑色也仿佛是沉寂万年的玄冰,冻得人透不过气来。那股冷气宛如尖锥一般,循着李玄的目光直冻进他的心肺间。
      李玄开口说话,却发觉自己的上牙下牙敲在一块,不住地格格作响:“你……你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