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云何意傍琴台

  •   李玄躺在庭中的大石上,愁眉苦脸地感受着摩云书院的生活。
      甄选大会仍在进行着,十八个名额可真是不少,都选了五天了,还是没选够。不过李玄对这个可一点都没有兴趣。
      同样,他对那些跟他一样获选进入摩云书院的人没有兴趣,因为这里看上去实在是太无聊了。
      他在摩云书院中已经呆了两天,这两天对于活泼好动的他来讲,实在是种折磨。
      首先,是饮食。摩云书院中的饮食与别处均不相同,是一种叫做“云泥”的东西。这东西也不知是由什么东西制成的,非菜非肉,看上去宛如明玉,随着味道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色彩。
      李玄进入摩云书院第一餐吃的就是这东西,那一餐所有品色的云泥都堆在了巨大的餐桌上,呈现出七彩缤纷的色彩来,就好像是一片一片的云凝成的一般。云泥具有非常好的可塑性,可以被自由地做成各种形状。随着加入水的多寡,或脆或硬,或软或糯。当雕成琳琅仙宫形状的云泥被端上来之后,那宫阁玲珑剔透,里面人物栩栩如生,奇花异草点缀其中,望之如神仙图卷。入口甘滑脆爽,美味鲜甜之极,比之任何一种食品都令人难忘。封常青大块朵颐,吃了个不亦乐乎,但李玄却一口都没吃。
      原因很简单,因为李玄是个崇尚自然的人,从不吃来历不明的东西。所以云泥虽好,李玄却一口都咽不下去。但要在摩云书院找到别的食物,却是难如登天。所以现在的李玄看似慵懒地在晒太阳,惬意无比,实际上已经饿得半死了。
      其次,便是自由。摩云书院规矩很大,你可以在书院中做任何事情,就是不准出去。所以那么热闹的甄选大会不能看,那么好玩的终南山不能游,只能在书院中转悠。书院倒是挺大,李玄虽然转悠了两天,还是没转悠完。不过若是这么大个地方并没有几个人,那还有什么好转的?所以不用半天,李玄就失去了兴趣,干脆呆坐着晒太阳。
      最后,这书院中最最无聊的就是人。
      这里面的人太过于古板,居然不会讲冷笑话!李玄费尽了心思想逗扫地的泰伯笑一笑,于是一口气说了十七个笑话,把自己都笑得躺在地上打滚,可泰伯却一脸呆痴加迷惑地看着他。后来封常青告诉他,泰伯是聋子。这个消息对李玄打击至大,起码半个月内再也无法讲笑话了。
      如此一个无趣无自由无饭吃的书院,你叫李玄如何呆下去?所以李玄在筹划一个大行动:越院。简单地说,他要逃走!
      他可不想在这里呆几年,被训练成连冷笑话都听不懂的聋子。他要有多姿多彩的生活,他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这一切,全都要离开这个恼人的学院才行!
      所以,虽然李玄看上去是窝在温暖的阳光下打瞌睡,但他实际上是在策划一个惊天动地的大计划。
      但可惜的是,人一旦被历史盯上了,就必定会厄运缠身,这个计划注定破产不说,就连李玄这个午后的懒觉,也是注定睡不成的了。
      哗的一桶水淋在李玄的身上,李玄噢的一声惨叫,闪电般弹了起来。
      他不爽,超级不爽,所以一开口,就大叫道:“他奶奶的……”
      但他的怒骂也就说了这四个字而已,剩下的就全都憋回了肚子里。因为他看到玄冥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玄冥的笑容实在很邪,让李玄的灵魂瞬间冰冷。他大张着嘴,良久,才笑道:“玄……玄老师,我不渴,多谢你的茶。”
      玄冥微笑着:“我是看你白日梦做得太投入,来提醒你一下子。”
      李玄一惊,难道玄冥能够看透人心,竟然知道了他的计划不成?所以他脸上赶紧堆满了笑容:“玄老师,你看你名字中有个玄,我名字中也有个玄,这说明我们五百年之前说不定是一家子,至少说明我们俩的老爹很有默契不是?既然我们的老爹这么默契,那我们忝为其子,是不是也应该子承父业,比较那么默契一点?我……我去烧壶茶来喝好不好?”
      玄冥的微笑就仿佛刻在脸上一般:“不必,有人想见你,跟我来吧。”
      李玄道:“是老头子么?他想见我不会自己过来?摆什么谱啊?”
      玄冥摇了摇头,李玄疑道:“不是老头子?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排场,居然让你做他的跟班?他想见我做什么?”
      玄冥冷冷道:“也许他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斗鸡眼。”
      
      李玄觉得很郁闷,因为玄冥显然没将他放在眼里。像自己这样又帅气又会讲冷笑话,还正义到舍命救封常青的优秀青年,为什么会有人看不上呢?
      玄冥当然不屑关心他心里想什么,带着他向摩云书院的后院走去。
      后院是是禁止生徒进入的,至于为什么禁止,李玄曾经为他们想过几个版本,比如少林寺的密室什么的。他虽然闲着无聊,却也不愿去窥探这里的秘密。
      这是个很小的院落,但极为安静,安静到连一丝声音都听不到。李玄心中的郁闷彻底没有了,他的好奇心被点燃:
      ——当世第一书院中一个宛如禁地般的小院中,寂静到无声的空间,这岂非是绝世高手隐居的最佳场所?难道继紫极老人之外,又有一位不世出的绝代高手看上自己了么?李玄心中不禁有些沾沾自喜,帅气又善良的人总是有好报啊。
      院落中是个小小的房子,李玄的好奇心并没有因为这座房子小而减弱,因为他能看的出来,这房子周围的一草一木,都经过了精心的剪裁。房子的陈设虽然俭朴,但其中所摆的几件饰物,价值必定不菲。单是小窗上镶嵌的那一整块的水晶,就绝非平常人所能享受起的。
      这样的一座房子中,住着的是什么样的人?李玄不禁睁大了眼睛,神色也郑重了起来。
      小屋的门缓缓打开,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一袭黑袍将他全身罩住,他头顶上戴着一顶乌色的巨盔,整个身体都被深黑色覆盖住,连手指尖都不露出来。逼人的杀气自他身上勃然而发,冲刷着李玄的精神。李玄就觉自己仿佛一头小鹿一般,暴露在猛狮的爪牙之下。
      这,显然是位极高明的高手。
      小屋前有几层台阶,他就站在台阶上,却仿佛高高在上,傲然俯视着李玄。李玄心中有些不舒服,虽然他自小没爹没娘,一个人漂泊在江湖上,磕磕绊绊地过日子,却从未被人瞧不起过。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家伙。
      所以,他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转头就走。
      玄冥的目中闪过一丝讶色,手轻轻抬起。一道无形的真气顿时横亘在李玄面前,将他的去路挡住。
      李玄笑了:“他已经见过我了。”
      玄冥没有说话,李玄再笑了笑:“我想他已经看清楚,我不是斗鸡眼。”
      玄冥不说话,但也没有撤回真气。李玄眉头皱了起来:“我不明白,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你都是位了不起的高手,为什么却要听这个只敢缩在壳里的家伙的话呢?”
      玄冥叹了口气:“可惜他找到我时,我却无法满足他的要求,所以只能来找你。”
      李玄惊讶地看了玄冥一眼,又看了那人一眼。
      玄冥是当世罕见的高手,这绝无疑问。而此人气度如此大,一身盔甲更可以说是神品,又能御使玄冥这样的高手,何所求而不得?难道还会有难题来求自己?
      这个难题想必艰难无比,李玄可不想让自己背负上如此沉重的枷锁。但他的好奇心却蠢蠢欲动,鼓噪着想去搞清楚看明白。
      这世间居然有些事,是这个威风八面、高人一等的家伙,跟威风八面、高人一等的玄冥常傅所做不到,而只有自己才能做到。
      这种感觉还真是非常地爽。
      但李玄忘了一句古话:好奇心害死一只李玄。
      所以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笑容,他盯着黑袍人,满意地打量着。他的眼光可真是放肆之极,玄冥脸上闪过一丝怒容,冷冷道:“你没有选择。”
      李玄悠然道:“那你总应该让我知道,要求我什么事吧?”
      玄冥的脸色郑重起来,指着那人道:“你帮他,通过甄选。”
      甄选?摩云书院的甄选考试?这个人不是摩云书院的人?
      李玄惊讶地打量着隐在黑袍后面的身段,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你不是摩云书院的常傅么?这事应该找你才对啊。”
      玄冥冷冷道:“你不需知道。”
      那丝微笑又回到了他的脸上,却如刀斧一般,刻在他稍带阴沉的面庞上。这非但不能让他更加亲切,却有一股冷意逼人而来,几乎让李玄窒息。
      显然,他并不想让李玄知道太多。
      但李玄岂是吓大的?既然玄冥跟这黑袍人有求于他,又岂会伤害他?所以他半点也不担心,笑道:“那你又怎会选上我?”
      玄冥冷冷道:“你不需知道?”
      李玄叹了口气,道:“你这个不说,那个不说,可就无法让我帮你了。你总该知道,我是个混蛋加笨蛋,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混过老头子的考试的,你若是不帮我分析分析,我又拿什么帮他?”
      他说着,随随便便地将手指一直指到黑袍人的鼻子尖上。紫极老人名满天下,荣宠无比,但李玄就是喜欢叫他老头子,因为李玄认为,人老了就该是老头子,无论他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
      玄冥冷冷地盯着他,李玄笑嘻嘻地盯回来。他很想看看玄冥暴怒的样子,因为他觉得一个人整天板着张脸,是最无趣的事情。
      玄冥的脸在变化。他仍然在微笑着,但他的微笑却真实起来,有那么一瞬,李玄眼前仿佛闪过了一道光,照得玄冥是那么温和而灿烂。
      他开口,声音轻柔,充满了循循善诱之感:“紫极老人选徒极为严谨,考试便是考试,没有半分人情可讲。不用说我,就算是当今天子,也无法走这条终南捷径,只能通过真本事来参选。这就是即使身为常傅的我也无法可想的原因。而为什么找到你呢?那便是我们六人共同的决定了。今日身在摩云书院中的,没有千人,也有八百。这些人中,恐怕没有半个人会认为胆小怯懦的封常青能够通过甄选。但恰恰是你,却以非常方式,让封常青奋发潜能,战胜自己的恐惧,令紫极老人亲点其为第二名弟子。所以我们六人共同计议过,觉得你也许吊儿郎当的不太正经,却有着独到的眼光。也许只有你,能够可能挖掘出一个人最大的潜力,令其通过甄选。”
      他一席话说完,笑容立即沉下去。一样的脸,一样的笑容,完全没有改动,可又恢复了那个深沉阴骘的玄冥,绝没有半分的温和。
      李玄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会变身?”
      玄冥冷冷道:“我会打人。”
      李玄退了一步,他虽然笃信玄冥不会伤他,但是若被狠狠揍上一顿,却是很不妙的事情。
      他想了想,笑道:“我忘了你是常傅了,做的就是嘴皮子的买卖,在课堂上总不能还板着一张脸。方才就是你在课堂上的表现,是不是?你真是个不良教师啊。”
      玄冥的脸阴沉得几乎快结冰,李玄急忙作出一副沉思之相,道:“方才你说你们六人,是哪六人?”
      玄冥道:“丹元、皓华、龙烟、常在、威明、我,书院六常傅。”
      李玄道:“这么说来,的确只有我才能令这人通过甄选考试了?”
      玄冥点了点头。
      李玄长长出了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
      他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往旁边的石桌上一躺,懒懒地朝那人招了招手,道:“赶紧把你这身丑到极点的衣服脱了扔了,过来给我捶捶腿……”
      一句话还未说完,眼前陡然寒光闪动,一道剑气自空降落,化作凌厉的惨白光芒,激绕在李玄身周。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已被那道剑气凌空摄起,倒挂在了半空中。
      李玄急忙大叫道:“有……有话好好说,别忙动手啊!”
      玄冥冷冷道:“你若是以为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格,那就大错特错了!”
      说着,剑光一抖,李玄重重摔在了地上。这一下将他摔了个七荤八素,眼冒金星,也没看清楚玄冥是怎么出剑收剑的。
      显然,眼前这个人,地位必定很高,起码在玄冥的眼中看去是这样的,不允许任何人轻侮。
      李玄扶着腰,呲牙咧嘴地站了起来。他虽吃了痛,但那副惫懒的态度却无论如何都改不了,拿手一指,对那人道:“你先把头盔去了,让大爷我看看。”
      玄冥脸上怒容骤起,青光乍现,自他手中腾出。
      李玄大叫道:“若不看,我怎么知道如何帮他通过甄选?”
      玄冥重重一哼,剑光这才敛去,收缩的剑光还是在李玄背上狠狠撞了一下,似是在惩戒他的轻薄。
      李玄脸上笑容丝毫不改:“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这么怕我看做什么?”
      此话一出口,黑袍人跟玄冥齐齐一惊,玄冥忍不住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李玄悠然道:“我每次稍显得轻薄了一点,你就动怒,而且,你不觉得这袍子对于她来讲,太大了些么?”
      玄冥一时语塞,李玄道:“何况,让别人来帮着过甄选,这种事情只怕也只有女人才能干得出来。我说的是不是?”
      玄冥偷偷看了那人一眼,只见黑袍隐隐颤抖了起来,显然那人已经动怒。
      玄冥心中一凛,他很清楚,此人若是生气起来,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都怪这个性格古怪的李玄,难道他走进这个小院子之后,还不清楚这人是什么身份么?竟敢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
      李玄却收起了笑容,盯着黑袍人:“我只想告诉你,若是想要我帮你,那就亲自来求我。你难道想一辈子都隐在这套借来的黑袍里么?”
      说完,他转身,施施然向外走去。
      玄冥手中青光凝转,想要将他拦住。黑袍人缓缓摇头,将玄冥止住。
      一抹幽幽的叹息响起,李玄忽然觉得有些不忍,仿佛是什么眷恋深久的东西,就将擦肩而过一般。
      这感觉实在很没来由,李玄使劲地摇摇头,将它驱除。
      是自己太多愁善感了?李玄都开始嘲笑起自己。
      不过他还是感觉有些快意的,他并没有低下自己的头颅。你可以比我高贵,可以比我优雅,可以比我博学,可以比我英俊,(当然,这个很难。李玄对自己说。)但却不能让我低下头颅。
      我跟你一样平等,一样沐浴着身为人的光辉。这是李玄的信念,所以他不会看不起别人,也绝不让别人看不起自己。
      所以他哼着歌,又采了一只狗尾巴草叼在口中,悠然地走回了自己发呆的地方,继续发呆。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得罪的究竟是多么大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