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努力纵谈笑

  •   紫光才起,李玄脸色立即大变。胡突干却爆发出一阵狂笑来。他太高兴了,这简直就是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玩老鹰捉小鸡么!
      这也证明了李玄跟摩云书院连半点交情都没有,他以前所说的,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不需要听信半点。他的脑袋闪电般涌起了无数的画面,每一个都是李玄惨死的情景。他狞笑着,一步步走向李玄。
      半截刀身上结出了一团乌光,慢慢凝成巨大的光刃。有了上次折刀的教训,胡突干小心多了,保证不会再发生意外。
      李玄心念电转,用力撞了撞那道紫光,紫光巍然不动,他的身体就像撞上了一堵墙。他的心顿时就凉了,胡突干的冷笑越来越明显,贴了过来。李玄只有后退。
      但紫光围成的圈子却并不大。
      封常青显得没那么害怕了,毕竟,他最怕的胡突干也被围在了紫光中,伤不到他。他也清晰地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李玄有了危险!他犹豫着,因为他实在不敢在这么多人注视下站出来。但他也不能看着李玄送死。
      因为他曾叼着那枚狗尾巴草,那么吊儿郎当而又得意洋洋地救他。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恩人死在仇人手中。眼见胡突干朝李玄逼了过来,他不知从哪里鼓起了勇气,冲上楠木高台,大喝道:“不……这实在太不公平了!”
      紫极老人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不公平了?”
      号称当世第一的紫极老人在置疑自己?
      封常青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勇气立即瓦解,一双腿颤颤悠悠的,坚持要带自己赶紧下台,躲得越远越好。但他看了紫气之圈一眼,李玄那困窘的现状让他咬紧了牙关:“连我这笨蛋都看出来,胡突干一定从彩云中得到了力量,你却让李玄赤手空拳去对付他?”
      紫极老人笑了笑,道:“他想要什么都可以。”
      封常青大喜,趴在紫光之幕上,叫道:“李玄!你快要一把绝世的名剑!”
      李玄触电般转身,大骇道:“千万不要!什么剑我都不要!你不要管了,我自会处理的。”
      封常青困惑之极,为什么李玄不要呢?
      只见李玄定了定神,冲胡突干大叫道:“慢些!”
      胡突干笑道:“我再也不会听你的那些鬼话了,要打就快些来!”
      李玄笑道:“打自然要打,但我辈风雅之人,岂能学那些江湖莽夫,刀来枪往地砍个血肉横飞?那多没有美感啊!”
      这句话显然打动了胡突干的心,他忍不住停步,搔了搔光头,喃喃道:“你说的也是,打架也要打出美来,我倒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要如何打才会美呢?”
      李玄道:“你先将刀放下。”
      胡突干脸色一变,道:“你又想骗我?”
      李玄摇了摇头,道:“这半截破刀拿在手中,什么英雄好汉都像个小丑。你见过高手拿破刀的么?不信你问问旁边站着的几位,喏,那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谢云石,你问他会拿柄断剑么?”
      胡突干疑惑地看着谢云石一眼,山风飘飘,谢云石一手按剑,望之如神仙中人,胡突干的确无法想象他手拿断剑的样子,那么李玄说的大概不错了。他将半截刀丢在地上。李玄俯身拣了起来。
      胡突干怪叫道:“你既然说不能拿,为什么还要拣起来?”
      李玄振振有辞道:“因为我不是高手啊,高手不能拿,不是高手自然就能拿了!”
      胡突干怔怔地想着,李玄道:“只有高手才能被誉为英雄了得,神武勇猛,侠心义胆,天下无敌。你愿意拿柄破刀被人当作是小丑,还是愿意不拿破刀被人当作是威风八面的高手?小丑是与美无缘的啊!”
      说着,他将破刀递了过去。
      胡突干盯着那截破刀,想了好久,终于大吼道:“好啦,你拿去就是!”
      李玄笑嘻嘻地道:“这就对了么。如此我们才能进行一场美的对决。”
      胡突干的兴致又被提起来了,忍不住问道:“什么才是美的对决?”
      李玄道:“你知道要成为高手的话,第一个条件是什么?”
      胡突干完全忘了一句老话,叫做“好奇心会杀死一只胡突干”。
      他无比好奇地问道:“是什么?”
      李玄脸色肃然,收起了所有的嬉皮笑脸,沉声道:“要有一双慑敌心魄的眼睛。”
      他双目倏然睁大,紧紧盯住胡突干的眼睛。胡突干莫名地就感到一阵紧张,忍不住也睁大了眼睛,跟李玄对视了起来。
      李玄缓缓道:“像谢云石这样的高手,是绝不会轻易出手的,他们只要目光接触,就会感受到对方的杀气。所以高手的对决往往是这样的:秋风飒然,木叶萧萧,两位高手远远站着,他们的目光交接在一起,杀气来袭!虚空的杀气交接在一起,幻化出漫天血光剑气,两位高手的毕生修为全都融贯在这无形的杀气中,连整个天地都为之寂静!然后,出剑,决斗就结束在一招间!”
      胡突干完全沦落在李玄所描述的那种肃杀的氛围中,感受到血液沸腾,忍不住赞叹道:“好美啊……我能看到被杀气激落的枫叶在飘……”
      李玄道:“所以高手一定要有杀气!你感觉到我的杀气没有?你感觉到我的杀气没有?”一面说着,他一面努力睁大了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胡突干。胡突干受到了感染,也急忙将眼睛睁得像铜铃,使劲瞪了回去,一面忙乱地回答道:“我……我感受到啦!”
      李玄道:“不要眨眼,只要一眨眼,你就输了,多少豪杰,就是输在杀气来袭时的一眨眼!知道有句老话叫什么?胜负就在眨眼间分出,就是这个意思!”
      胡突干大叫道:“我绝不眨眼!”
      于是两个致力于美之决斗的人,就在紫气环绕中,万人注目下,像两只公牛一般,弓着身,涨着脸,努力睁大了双目,做出恶狠狠的表情,尽力在眼神中恐吓对方,让对方屈服在自己的“杀气”下。
      他们并不是没有表情,只是因为他们所有的表情都凝结在了双目中。
      他们并不是一动不动,他们的攻守全都在目光那轻微的颤动中展现。
      那是没有人能了解的惨烈,绝对会因为一个细小无比的倏忽而惨败。
      一刻……两刻……
      这两人竟仿佛没有极限一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却谁都不肯认输。只不过他们的脸皮都紫涨了起来,显然这激烈的争斗大量消耗了两个人的精力,他们都剧烈地喘息着,身子半蹲着,连封常青都觉得他们像两只蛤蟆。
      终于,胡突干再也支撑不住,宽阔的身体轰然倒地。他只觉全身的力量都在这场美的对决中消耗殆尽,就连动动小指的力气都没有了。落败的羞辱感包围着他,他的眼泪忍不住夺框而出。
      但这场美的对决已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底,他甚至有些自责,为什么努力追求美的自己,竟然没想出如此华丽而优雅的对决方式呢?原先的他竟然整天拿着刀砍来砍去,那是多么的野蛮而丑陋啊!
      李玄爆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敢跟我玩对眼?你难道不知道,我李玄的对眼乃是天下无敌的强啊!就算是谢云石,也绝挡不住我双眼一瞪;(谢云石的手在剑柄上紧了紧)就算是紫极老人,也只能在我的对眼神功下完败!(紫极老人手中的书差点摔在地上)”
      胡突干勉强站了起来,疑惑道:“你不说是美的对决么?怎么又成了对眼神功?”
      李玄登时住声,脸上有些尴尬:“这……这……”他坚决地停止了自己的柔弱,斩钉截铁道:“这场对决,总是你输了,你不会不承认这一点吧?”
      这么直接的问让胡突干有些难过,他沉默了良久,才缓缓点头。
      李玄大喜,冲着紫极老人嚷道:“老头!快些撤走这劳什子的破东西,我赢了!”
      紫极老人微微一笑,那道紫光倏然就飞纵天际。李玄摆了摆手,道:“多谢。”转身向山下走去。
      紫极老人道:“你去哪里?”
      李玄道:“不走难道还等着上菜?我肚子好饿,要去弄些东西吃去。”
      紫极老人道:“你已成了摩云书院的弟子了,自然要在书院吃饭,别处岂有你的食物?”
      台下众人爆发出一阵又惊又羡的呼声。这个惫懒少年竟然以这样无赖的方式成了摩云书院的弟子,实在让人极为不平。
      李玄笑嘻嘻道:“你们嚷嚷些什么?你们愿意做就去做好了,我还不希罕呢!”
      紫极老人道:“你不做是么?那好,胡突干,你拿着谢云石的剑将他杀了。你也不管他说什么唱什么,只管一顿剑砍过去就是,保准一定能赢。”
      李玄大叫道:“老头,你比我还要无赖啊!”
      紫极老人淡淡道:“所以我会亲自教你。”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自从大弟子君千殇之后,紫极老人就再也没有教过别人,这次居然要亲自教授李玄,难道这个无赖少年真是什么天才不成?难道他是天皇贵胄,又或者是什么异人?又有些人忍不住联想,难道紫极老人在打斗中忽然发现李玄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私生子,忍不住亲情激动,当作是徒弟来相认?不过这想法实在太过龌龊,只好在肚子里想想,却不敢宣之于口。这也就是腹诽了。
      李玄搔了搔脑袋,无可奈何地道:“那看来我只有从了。”
      他笑嘻嘻地走到谢云石身边,又十分随便而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以后就是师兄弟了,刚才我让你帮我你不帮,我记下了,以后有你的好看。”
      谢云石苦笑,这实在是个调皮的小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