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来紫气满涵关

  •   终南山顶。
      
      “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王维这首诗,写的便是终南山的秀色。自长安城南望,便可见到终南山那巍巍的身姿。山光映着天际,缥缈雄阔,自古便是仙踪隐现之地,更是大唐朝的第一名山。自老子出关化胡之后,终南山顶便蕴集着一道紫气,冲天贯地,更增神仙之想。
      但今日,终南山顶的紫气却稍显得有些黯淡,因为紫气下面,冲天而起的,是灿烂的剑气。
      也因为,今日乃是大唐朝第一书院——摩云书院开观择徒的日子。
      摩云书院并不大,但因为书院的创始人紫极老人曾在大唐建国之时起过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以书院得到唐王室的鼎立支持,迅速成为大唐第一书院。而紫极老人神通几不可测,连收了十八位弟子,个个都是国之翘楚,一方豪杰。
      大弟子君千殇,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随紫极老人的,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人知道他的神通究竟高到什么程度。只知道他平生从未一败,就连长安城见识最广的贺知章,也只知道他出过三次剑而已。
      而能够逼他出剑者,无不是名重一时的豪杰,却都在他出剑的同时陨落。
      
      二弟子谢云石,温文儒雅冠绝天下,文采风流亦冠绝天下。他手中一柄剑虽没有君千殇的轮回之力那么神秘莫测,却也极少遇到对手。他膺紫极老人之命执掌摩云书院,书院中的常傅 无一不是怪到极点的老怪物,偏偏每个人都对他极为客气。他的足迹极少出摩云书院,江湖上的声名却愈来愈隆,几乎已逼近了君千殇。
      然而,他最出名的并不是武功,而是温文尔雅的气度。谢家子弟,名冠于天下,而谢云石更是其中翘楚。
      在武林才女卿云所辑的品评天下男子的《兰台谱》中,他名列第一,然而卿云却没有见过他。
      但江湖上每个人都对这个排名钦服备至。
      天竺、大食圣王大日至菩萨的大弟子龙穆剑试天下,连败三十余位高手,卷起江湖上的肃杀狂风,但他一见谢云石之后,却弃剑甘愿认败,而谢云石的剑尚未出鞘。
      见过当时一战的人都说,折服龙穆的并不是他的剑,而是风采。天下或许还有人敌得了他的剑,却绝没人敌得了他的风采。
      
      三弟子陆北庭,行踪飘忽,几无人能知,乃是江湖上最神秘的高手。但他又是大唐朝兵权最重的权臣,与大食、吐蕃大小百余战,从未一败,是大唐朝名副其实的战神。他的脸上总是挂着落寞的神情,风尘仆仆,只有在手握权剑的时候,才会绽放出逼人的光芒来。这个男子虽然极少与人交往,却在大唐朝享有极高的人望,被封为冠勇王,名震北疆西陲。
      
      这么多豪杰出于门下,每个有子女的父母自然都想将孩子送入摩云书院习读。但摩云书院每十年年才开院一次,每次只收十八位弟子,每位弟子都由当代院主紫极老人亲自甄选决定。不过近年紫极老人闭关修炼,甚少在凡世显身,甄选的责任,就落到了谢云石身上。
      规矩很简单,院主会问每个来参选的孩子一个问题,由这个问题判断该如何考核这名孩子,如果通过了,便可进入摩云书院。
      听起来很简单,但能过关的却少之又少。譬如今年,甄选大会已经进行了三天,参选的学子不下三百多人,却无一能过关。
      时正五月初五,端阳佳节。
      太阳初升,炎热之气逼人而来,一片蓝天没有半丝云彩,浩瀚之极。
      摩云书院大门洞开,院中是一片极大的广场,已挤满来参选的孩子与父母。广场中心用巨大的楠木搭成高台,台上放着一溜十几把椅子,空无一人。众人摄于摩云书院的威严,都不敢大声说话,广场上一片宁静。
      突然,清磬三响,楠木台上忽然腾起了一道绿气。
      那些被剖成木板的楠木仿佛突然活了过来,绿意迅速在它们身上游走,竟重新长出了新鲜的枝叶!
      那枝叶越长越高,凌空搭成一座极大的绿桥,满空绿意披拂,洒落新凉,越过众人头顶,搭在摩云书院宏伟的大殿门口。
      众人响起了一阵惊叹声,只见一袭白衣如云般停栖在绿桥上,缓缓向高台上走去。
      他微笑地向着台下众人点头示意,与他的笑容一接,众人忽然都觉暑意顿消。
      因为他的笑容宛如清风,瞬间拂过这片大地,
      台下有人惊呼起来:“是谢云石!出云剑谢云石!”
      谢云石淡淡一笑,在台上站住。那绿桥生长得更加茂盛,仿佛承载了他笑容的荣光,竞相绽放着,希图沾染更多的光辉。
      天地万物本自有尊严,风不因人之寒暖而吹,花不因人之赞贬而开,但当那萧然的身影出现在这里时,风花雪月,全都失去了矜持,只为了他嫣然一顾,便倾尽了所有繁华。
      台下众人如痴如醉,看着那一袭白衣。有人忍不住赞叹道:“怪不得龙穆不出剑就败了,天下还有谁能与他争锋?”
      众人都心有戚戚然。太对了!有什么样的剑风能摧毁这样的笑容,有什么样的肃杀能黯淡这样的风采?
      隐约间,桥上又显出了几道身影,转瞬之间度到了台上。众人的目光这才恋恋不舍地从谢云石的身上移开,因为大家都知道,摩云大会,就要开始了。
      经过前三天的甄选,众人认得,这些人都是摩云书院的常傅,他们的孩子若是有幸能通过甄选,就会在他们手下受教。于是,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狠狠地盯着那些常傅看了几眼。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云石,你还是喜欢弄这些花巧。”
      谢云石抬头一笑,优雅地长揖道:“师尊,您要亲自来甄选么?”
      满空绿意倏然回缩,碧气千寻激绕,刹那间灭入无形。千翠万绿电旋空中,宛如飞天的龙凤。众人心旷神怡,只见高台又恢复了楠木的本色,在台正中间,谢云石的面前,站着一位老人。
      他身材高大,瞧去很是威风,却偏偏穿了件破破烂烂的袍子,而且袍子只到他膝盖处,裸露着一双穿着草鞋的大脚,跟精瘦的两条小腿。他头发胡须乱糟糟的,显然极长时间没有修剪,几乎将整张脸都盖住了。眼神溷浊,似乎还没有睡醒。手中拿了一本极厚的书,不时翻开两页,嘟嘟囔囔几句。当他读书嘟囔的时候,他就仿佛神游物外,连谢云石的话都听不见了。
      幸好他还会自己醒来,哈哈一笑,道:“不知怎的,我感到今天会发生什么大事,心神怎么都不安宁,干脆来看看好了。”
      谢云石的笑容明朗宛如青天,他的身影就宛如天幕中白云淡淡的影子:“摩云书院冠绝天下,谁敢来这里闹事?”
      他的声音还未落,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紫极还算有本事,谢家小子,你太狂妄了!”
      这声音并不响,但一入耳之后,却宛如洪钟般轰鸣。
      谢云石剑眉挑起:“什么人?”
      他手一抬,顷刻之间,他的剑气已然锁定了这股飘飘渺渺的话音,跟着剑气透出,闪电般寻到了话音的源头,将那人提了起来。
      只见那人满脸惊恐,身上穿着一件绫罗绸缎的衣服,面团团的,显然是个生意颇好的小老板。
      谢云石眉头皱了皱,就听那声音再度响了起来:“紫极,你就是如此对付老朋友的么?”
      谢云石眉头皱了皱,他的剑气疾如闪电,在这瞬息的功夫,已然探知到这区区十六个字,竟出自九人之口,而每一个人,都是混杂在人群中,看去很普通的父母,丝毫看不出身具如此玄功之人。
      难道这次甄选大会中,竟混入了如此多的高手么?
      谢云石眉头浅浅皱了皱。
      紫极老人喃喃地翻了一段书,淡淡道:“出来吧,这么多年没见,你们越来越没有出息了,竟戏弄起小辈来了。可别怪我不提醒你们,我这徒儿善怒,若是激得他施展出因果之剑,毁了你的手下,可别又寻我聒噪。”
      那苍老的声音淡淡一笑,突然之间,众人就觉日光一暗,摩云书院顶上,竟出现了亩许大的一片白光,带着冷滟滟的光彩,一动不动地悬浮在终南山顶。那白光极为浓重,望去竟像是一座巨大的雪山,无数巨大的雪片不时从山顶飞起,再纷纷洒落在山中。
      再看仔细些,那些雪片也不似雪片,隐隐约约的,仿佛是无数天魔御着精光射目的光华,不住飞舞来去,组成一个纷繁芜杂的魔域世界。
      但这个世界中却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净洁深沉无比的白。那白色如同会生长一般,隐隐自雪山白云上透出,渐渐将周围的一切全都染成苍茫而洁净的雪白。
      而雪山云团的背后,却又悬浮着一团巨大的红日,红得就仿佛是刚流下来的鲜血。不时有一道光芒自血日中透出,精光闪烁,宛如灿烂电光,将天地一齐灼伤。
      苍老的声音就从那片云中发出:“紫极,我们几个老朋友来看你了。”
      紫极老人摇了摇头,道:“你们几只老妖怪来了就没有好事。我的大徒弟还在的时候你们躲得人影不见,等他躲起来了,你们倒来了。说吧,找老头子什么事?”
      苍老声音道:“紫极,我们知道你有一件烦心的事情,所以给你带了这个来。”
      一道光华自雪顶白云中透出,落在了高台上。那是一只玉盒,上面贴满了各式各样的符咒,禁锢得满满的,瞧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
      紫极老人动容道:“如有此物,我这山顶紫气就可下入地肺,跟地底真火结成一团,从此天地合一,阴阳交泰,不败不灭,无生无死,就算你将藏边大雪山移来,再加上大日至的西方大日,也未必能撼动,你竟肯将它给我?”
      雪顶白云大笑道:“我自然是不愿给你,但不是此物,又怎能打动你?咱们三人已是九转仙体,虽然修为仍有高低,但谁也灭不掉谁,所以这百年来,大唐、吐蕃、大食三分天下,各自为政。有了此物,你紫极修为稳压我俩一头,对你算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你佑护中华这么多年,冠冕堂皇地说是为神州苍生谋福,我雪隐用这两千多年的修为作保,三十年内,吐蕃不向中华用兵,如何?”
      众人一齐耸然,有人忍不住惊呼道:“是雪隐上人?吐蕃国师雪隐上人?”
      雪顶白云中响起了一个金戈般的洪亮声音:“我大日至也向尊皇进言,三十年内不犯中土!”
      众人再度惊呼:“苦行王大日至尊者?被身毒与大食同时奉为救国菩萨的大日至尊者?”
      紫极老人长眉轩动,道:“你们这几只怪物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想必是有所求了?说出来吧!”
      雪顶白云沉默着,缓缓道:“我只求你一件事,一件在你看来也许是很小很小的事——你这次不要收徒了。”
      紫极老人第一次将目光自书本上收回,讶道:“为什么?”
      雪顶白云沉凝了起来,它仿佛不想说,又仿佛想打动紫极老人:“因为佛降下谕言,你若今年收徒,则大地将会崩坏,人间陷入永劫。”
      紫极老人哈哈大笑道:“这么厉害?”
      红日肃然道:“你不要不信!你新收的弟子中,有一人将注定开启魔劫,将万魔之王从重重禁制中释放!那时不但乐胜伦宫跟西方大日沦落,就连摩云书院也将崩坏!而天下苍生将陷入永无止境的苦难中!紫极,相信佛的悲悯!”
      紫极微笑晃了晃手中的书,道:“但我的书中却没这么写。摩云书院召的是天下贤才,育的是世上精英,可不是什么佛啊祖的。雪隐,我早就说过了,你的佛根本救不了你。”
      雪顶白云冷冷道:“紫极,你别忘了,佛谕说那魔头即将出世,凭你现在这道紫气,是无法压制他的!”
      紫极笑道:“如果加上这个盒子,紫气就能压制住他,那你的佛谕不就不灵了么?”
      雪顶白云重重一哼,白光化成的大雪山顶上的雪片立即怒旋了起来。
      燕山雪花大如席,恍惚之间,那雪花尽皆变幻成无数怒目金刚形象,带着卷天噬地的冷啸,狂涌而来!
      雪山背后的那轮红日,随着一声怒啸,嗡然涨大,倏忽之间血红暗涛遍布天空,合着万千雪片猛然砸下!
      紫极那浑浊的双眼,终于有了一丝郑重,手轻轻一挥,缭绕在终南山上的无边紫气轰然震动,向雪云血日迎了过去。
      三位修为早就超乎世人想象的绝代高手之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