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青笙绝望地抱紧手中的孩子,看着那个男子慢慢走近。
      祥辉般的光芒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灼伤了她的灵魂。
      这光芒太过于强烈,使她不能看清那人的面貌,这垂天而下的光芒已让她不敢仰视,只有战栗与恐惧。
      
      一缕银发自光芒中缓缓飘落,这让青笙忍不住喘息起来,她剧烈地咳嗽着,艳红的鲜血从她的口中溅出,滴在她金色的长袍上。
      她拼尽了自己千年的修为,施展出的紫凝爪,就只抓落了他一缕银发。
      
      光芒越来越近,仿佛太阳一般灼烧在青笙身上。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吟,紧紧抱住了手中的婴儿,挣扎着,用身子隔开这杀人的白光。
      那孩子却并不畏惧这强如天地之光,向着母亲绽开了纯洁的笑容。
      
      青笙的泪滑落。
      光芒自她身上流淌而过,散开在这片漆黑的焦土上。
      脚下的焦土仿佛有了生命。一缕青翠自土中奋力鼓出,那是一只很小的嫩芽,却在光芒的环绕下,瞬间变成了寸余长的青草。
      光芒逐渐腾远,不久就在青笙身周百丈之内形成了一片绿洲,奇异的花草就在这片刻的空隙中,绽放出勃勃的生机。
      青笙的瞳孔缓慢收缩,因为她知道,这里是地狱。
      九天十八狱中的玄冰狱,本不应该有任何生灵。
      她抬起头,凝视那团光芒。
      然而,即使以青笙可以洞穿九幽的目光望去,却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因为有十二支宽大的羽翼在他背后翔舞着,将他围裹了起来。
      羽翼每一翕合,便有大片的光芒腾出,而那绿洲就扩大一分。那羽翼并不象鸟的翅膀,而似是完全由无形无质的光芒组成,张开在无尽的轮回后。
      虽就在眼前,却非青笙能够掌握。
      在羽翼之外,那飞扬银发却是如此的醒目,覆盖着那双宛如星辰般的眼睛,漠无表情地看着青笙。
      斩杀过九头蛟龙,早已脱却形体、纵横天地的青笙,却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嘶声大叫道:“君千觞,你为何不放过我!”
      十二枚光之羽翼依旧翔舞,毫不因她摧肝裂肺的嘶啸而停歇。
      平和却冷漠的声音响起:“青笙,你是妖,而我的责任,便是将所有的妖赶出神州。”
      青笙的颤抖更加剧烈,她悲怆叫道:“为什么?就因为你师父的一句话?”
      那个被称作君千觞的银发男子淡淡道:“不,是为了天下苍生。”
      青笙大笑了起来:“苍生?难道妖就不是苍生了?”
      君千觞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你的话我会考虑,但你必须要被禁锢。放弃抵抗罢,就算出动所有的幻身,你也敌不住我的轮回之力。”
      他叹道:“其实你本有机会逃走的……”
      他的眼神中难得地出现了一丝落寞。
      青笙的笑无法止住,大颗的泪水同时滑落,滴在孩子那娇嫩的脸上。
      她无法不笑,因为她的确有机会逃走,如果不是她还想再看那人一眼。
      如果不是那人袖手,她们两人联手的话,本有与君千觞一战之力的。尽管仍然敌不过君千觞那强到不可思议的轮回之力,但至少可以让她们母子逃走。
      但他却只是袖手。
      往日恩情何在?
      那软咛低语何在?
      那款款深情何在?
      那千誓万盟何在?
      
      青笙的心突然剧烈地疼痛了起来。她喃喃道:“你不明白,生灵之间的分别,并不是人与妖,而是心啊。”
      她缓缓站起,那高华的光芒焦灼了她的肌肤,每站起一寸,焦灼感就强了一分。
      她的目光凝转在婴儿的面上,婴儿高兴地看着她,张开双手想抚摸她的脸。
      她的笑容终于变得真实起来,轻轻道:“孩子,支持着妈的,不是那个人,而是你啊。”
      泪纷纷而下,孩子不懂妈的眼睛里怎会有这么多水,于是哭了起来。
      
      青笙徐徐抬头,仰视着君千殇身周的光芒,轻声道:“我随你去那无尽的地狱,但你不要为难孩子。”
      君千觞沉默着,缓缓摇了摇头:“师尊说除恶务尽,我不能放过他。”
      青笙的眼睛倏然抬起,盯在君千觞面上。
      那眼中满是怨毒。
      君千觞岿然不动,只是流转周身的光芒在若隐若现地闪动着。
      青笙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厉啸道:“好!”
      她的身子倏然弹起,那张娇媚的面容电般隐去,显露出了她的原形。
      
      巨大的雷霆自虚空中落下,将她全身笼罩。
      电光旋绕在她身周,她昂然仰头怒啸,整个玄冰狱都仿佛被她那无比的力量震动着,颤抖着。
      她运用着本能,吸食着这本就贫瘠的大地上的每一分力量。
      她的面容更加妖异,此时却充满了坚毅,为了孩子,她已准备好了最后一击!
      君千觞轻轻叹了口气,澄澈如幽潭的眸子中再现落寞。
      曾经有个人御使着四极龙神,以君临天下的无上威严向他一击,却被他轻轻一剑,斩入了轮回。如今青笙的修为虽高,在他眼中,却无疑于婴儿,纵然她本是妖龙公主,却仍连让他用剑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他也有些困惑,要不要连婴儿也一起斩杀。
      他的道术几可参天,却仍然无法直视婴儿那通透如琉璃的眼睛。
      
      那是妖么?
      就在他叹息之际,青笙已经完成了变化,显露出妖龙公主那无比庞大的身躯。在雷电激烈的缭绕下,她那青翠的鳞片闪烁着寒冷的光芒。
      青笙的眼眸中露出刻骨的痛,她那巨大的身躯剧烈地颤抖着,十余丈长的巨尾痛苦地抽打着玄冰狱那千年冻结的土地,突然,一抹影子自她身上分离,渐渐凝成实体。
      那是几乎跟她一模一样的妖龙,唯一不同的是,这条妖龙的鳞片是粉红色的。妖龙才一出现,就发出冲天的怒吼声,立在青笙背后。
      玄冰狱中无时停歇的飓风更加凌厉了起来。
      青笙的面孔变得苍白,她的身躯仍在颤抖着,又一片影子慢慢凝结而出,化成一条湛蓝的妖龙。青笙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两条妖龙的身影同时一暗。
      
      君千觞身上的光芒仍没有半分波动。
      只有妖龙中的皇族,才能用上古洪荒时遗留的龙骨,练成跟自己形状一模一样的妖龙幻身。而一旦练成之后,幻身的法力也跟本身一模一样,修为平添了一倍,威力无穷。但此法极耗心力,以青笙千年的修为,也不过堪堪能御使两条妖龙。
      青笙只觉心在勃勃怒跳着,妖龙幻身一明一暗,明的时候散发出强烈的幻光,暗的时候几乎就要消失。
      但她知道,这远远不够。
      她一咬牙,闪电般拔出佩刀,血光暴涨,她的两根手指离身飞起,才飞到她口际,便蓬散成一团血光。
      青笙一张口,将血光完全吸噬到自己体内。
      
      《大至经》云:妖龙乃最慈之精灵,最忌自相残杀。若吞噬同族血肉,则堕落成魔。
      血光才入口,青笙仿佛受到了极为惨烈的重击,身子猛地腾高,重重摔在地上。但她的体内仿佛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托着她轰然飞起。三道精光自她身上倏然射出,瞬间膨胀为三只巨大的妖龙。
      但无论是青笙,还是跟她一起并列的五条妖龙,全身鳞片都变成了诡秘的漆黑色,直至它们的瞳仁。
      青笙面无表情,残缺的左手竖起,巨大的声浪自她口中喷涌而出,振荡着玄冰狱中的天地。五只妖龙幻身也以同样的姿势与她一起持咒,不同的是,每念颂一句,青笙口中便涌出一大口鲜血,缓慢消失在虚空中。
      
      君千觞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改变:“祈天神术?”
      便在同时,青笙的念颂倏然中止,她的手向天指去。
      那是苍茫的,漆黑看不到半点星光的天。
      但就在她的指伸出的瞬间,天幕仿佛被一股极强的力量生生剖分,在无数道激电雷霆中,慢慢撕开。
      雷霆的中间,是一道横亘天空,眩目之极的七彩长虹。
      一瞬之间,君千觞与青笙都被这伟大的美丽震惊了,他们默默无言,感受着自己在这天地大美前的渺小。
      一只妖龙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向赤光冲了过去。它那庞大的身躯在接触到赤光的一瞬间,立即化为一团飞灰,轰天炸开。
      青笙全身如受火灼,她的半边身躯仿佛探入了地狱的烈火中。她咬牙勉力承受,因为她知道,更苦的灾难即将到来。
      突然,橙光变化夭矫长虹,向着青笙落下。
      又一条妖龙窜出,爆射在橙光上。惊天动地的巨响连绵响起,妖龙灰飞烟灭,那橙光也结成了光团,悬浮在赤光球的旁边,
      光带连绵而下,妖龙一条条跃起,消失,用它们的生命暂时让天之光辉沉寂下来。
      几乎让每一条妖龙化为飞灰,青笙的脸色便惨白一分。等五只妖龙幻身全都消失,青笙的身子摇摇欲坠,几乎连指诀都捏不住了。
      但因这五条妖龙的殂击,天之圣光结成的光虹,已只剩下一道紫光,沿着她的指尖,缓缓流入了她的身体。
      一瞬之间,她的精神仿佛裂成了无数片,每一片都被丢进玄冰烈火的地狱中,受着无比的煎熬。
      
      这道紫光乃是九天光辉的本源,天之圣辉的前五道光分司杀、劫、凶、灭、灾,这道紫光乃是圣辉本源,是妖的克星,但她此刻,却用妖的身躯承受着这道光辉,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将这道光辉的霸威磨去。
      那是怎样的痛苦?
      但青笙却在笑着。因为她怀中的婴儿,正甜甜地看着她。
      她虽然化身为妖龙,但仍然强行留着人类的面容,便是因为这双幼稚的目光。
      为了他不受惊吓,为了让母亲美丽、温婉的影子,永远留在他的心中。
      为了能得到他的微笑,她所受的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她并不是妖,她只是长了妖的躯体。
      青笙一向这样想。
      妖,不该是受人蔑视的存在,绝不是。
      她口中的鲜血汩汩流出,化成了一团迷雾,将婴儿的目光挡住。
      婴儿看不到母亲,着急地啼哭起来。
      青笙脸上显出一丝满足的微笑,她的胸膛突然裂开。
      紫光喷涌而出,却无比柔和,缓缓没入了婴儿的身躯。
      ——那是用母亲的身躯将所有的灾劫痛苦都磨灭去了的天之光芒,再也不会伤害任何人,只会给他无上的祝福。
      从此,他的生命中将不再带有任何堕落的印记,因为他将是天之子。
      牺牲之祭祀将他要经受的杀、劫、凶、灭、灾全都洗涤净去,他将拥有上天所赐的六种福佑:长寿,平安,康健,如意,善知,顺遂,在这个世间行走着。
      天之光辉自他身上洒落,仿佛太阳一样,照耀着世人。
      
      青笙脸上显出一丝骄傲,傲然注视着君千觞,一字一字道:“就连你也没资格伤害他了!”
      她那庞大的身躯忽然萎缩,因为她所有的力量都已失去。
      但她的心愿已了,她甘愿死去。她的儿子将生活在荣光的包围中,再没有人因为他身上流淌着妖之血脉而看不起他。
      君千觞轻轻挥手。
      婴儿自她怀中飞出,她想抓住他,却连一丝力量都鼓动不起。
      一缕光华自天上降落,将婴儿托起,送到了君千觞的手中。
      君千觞目光流转着,也不知是在看那婴儿,还是看着青笙,良久,缓缓道:“是的,就连我,也没有伤害他的资格了。”
      他的手感受着婴儿的脉动,他能够感到天之光芒在婴儿的体内流转,他看着青笙,赤,橙,黄,绿,靛五色光球环绕着她,象征着地,水,火,风,雷五种本源力量无时无刻不在炽烤着她,那是她为婴儿所承受的罪之罚。
      君千觞淡淡道:“你所施展的祈天神术,并不正宗,你的儿子虽然能得到福佑,但这些福佑,必将以你的痛苦作为代价。”
      他的声音再度剥离了所有的感情,就仿佛那随时会降临的天罚:“他将具有过目不忘的聪慧,但每得到一分学识,你的脑中就会长出一根尖刺;他将拥有无上的潜力,天下任何一种武功道法在他手中都能具有独特的威力,但他每学会一项道法,你的体内就长出一只毒瘤;他将获得钢铁一般强健的身躯,就算受伤流血,也会很快痊愈,但他每流一滴血,你都将受到烈火的烤炙;他将成就天下传闻的名声,但他每得到一声赞美,你将接受十八地狱中的一道酷刑。你将永远存活在这玄冰地狱中,为他的光荣而受到无尽的折磨。就算这样,你仍愿意为他施展祈天神术么?”
      青笙淡淡地笑了。
      她凝视着婴儿,仿佛从君千觞的话中想象出了他那光辉灿烂的一生。
      这一切,都是用母亲的苦难铸就的,但有哪个母亲去跟自己的孩儿计较呢?
      青笙并没有再说话,只是任由玄冰狱中的黑寒飓风卷起冰屑,将自己堆满,覆盖,直至化成一块承载着悲凉与记忆的玄冰。
      她的目光仍然落在婴儿脸上,从此虽有冰狱万里相隔,为母亲的柔情将永远伴随着他。
      
      婴儿大哭起来,风劲。
      君千觞动容。
      他没想到,青笙根本并不去选择,难道这就是母爱?
      他看着婴儿的脸,忽然有些不忍。
      他不忍让悲剧发生,也不忍让青笙失望。
      一团光芒自他的指尖流泻而出,贯入婴儿的体内。
      以轮回之名义,将未完成的完成,未继续的继续。
      六种福佑随着他身上的光芒重新流入了婴儿的体内,但维系着婴儿的福佑的,仍是母亲那颗拳拳的爱心。
      这是君千觞所不能代替的。
      他凝视着婴儿哭泣的脸,心中兴起了一丝茫然。
      师尊,我为维护神州而作的一切,真的没有错么?
      
      光芒淡了下来,飞扬的银发如雪,覆盖住他的身躯,他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萧索。
      承继了无上力量的他,平生未尝败绩,他的一生实在太过顺遂,顺遂到从未抗争过。但见到青笙舍命施展出祈天神术,他的心忽然剧烈地震动了。
      那是母爱么?
      君千觞从未迷惑的心忽然茫然了起来。他托起孩子,慢慢走了出去。
      那片绿洲并未退却,环绕着玄冰,飘摇浮沉。
      玄冰中,有母亲深深眷恋的目光。
      君千觞浩然长叹,他忽然觉得有些悲凉——这婴儿的一生,会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呢?他必然会成为一方豪杰,甚至在祈天神术的福佑下,君临天下。
      但他的每一分荣光,都会成为在母亲灵魂上碾压的刀斧。
      这,还将是福佑么?
      
      “我,将以君千殇为名。”
      “从此,我……再也不除妖了。”
      
      那闪烁着光芒的羽翼黯淡下去,玄冰狱陷入了宁静,赤,橙,黄,绿,靛五色强光环绕着它,显示着强悍而无情的命运。
      那块玄冰下的绿洲却腾起了一团柔光,将无情的烈风尽量挡在了外面。
      那,或许,是对母爱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