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永恒契约

  •   
      龙城第一次见到顾倾城的时候,他觉得她有些可笑。
      这是什么时代了,怎么会有人还打着正义的旗号,要拼力为那些弱小者谋福利呢?但当顾倾城为了阿嫦而决战黯酃王,当她宁肯废掉自己的魔法而投入天工城、只因那些人活得太可怜时,龙城的心动了。
      他很欣赏这个女子,因为,他实在很想跟她一样,有一个确定的目标,只要努力、再努力就够了。
      有的时候,有活着的目标,那才是真正的幸运。可惜,龙城没有这个目标。他一直在摇摆,在徜徉,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所以,他宁愿放下天下无敌的力量,放下至高无上的尊崇,去做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阿饱。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龙城,也有一个阿饱。但他们大多数时候,作着的,却不是龙城,也不是阿饱。那便是他们自己,龙城或者阿饱,都只不过是昂扬或者消极时候的逃避。
      所以,龙城绝对不能允许顾倾城死去!
      是爱也罢,信念也罢,他非常非常不愿意看到她死去!
      他紧紧抱住顾倾城的身体,温度一点点从他的怀抱中散逸出来,倾注到这个寒冷的季节。无论多有力的拥抱,也握不住它的流逝。龙城的身躯开始颤抖起来。
      凤阙静静看着他,淡淡道:“现在,请让我看看你的信念吧。”
      她的话语仿佛是一朵鲜血在太始殿绽开:“你应该知道,只有地母神,才有力量让她重生。如果现在你仍然选择背弃地母神,那么我将倾全力支持你!”
      她突然出手,乱星纷舞,一蓬洁白的气息夹杂着万千晶亮的银星,轰然怒发而出,击在太始殿正中的王座上。
      王座猛然晃了一晃,便在她这随手一击之下,碎成了一团粉末,随风鼓吹,消散于无形。
      凤阙冷冷道:“所有的障碍都已消除了,唯一剩余的,就是你的心。我的弟弟,是你的心!”
      龙城痛苦地抱住头,大吼道:“不要再说了!”他脸孔扭曲着,痛苦地垂下头来,喃喃道:“你能否告诉我!”
      顾倾城紧闭着双眼,生命的迹象已经完全从她的躯体中流失,无法给龙城任何的回答。
      凤阙淡淡道:“祭祀的大门已经打开了,你并没有太多的时间。”
      就随着她这句话,太始殿阴沉的石壁上忽然腾起了一连串的光芒,迅速汇集成无数巨大的文字,逐一闪亮。光芒纷腾如雨,密密麻麻地从石壁、穹顶上扬起,然后洒满了整个殿内。
      那光芒似乎带来了泥土以及万物的清香,极为舒畅而恬静。纷繁的彩芒从光雨中绽射而出,在空中组成了无数副闪动的图画,整个人类的历史都仿佛蕴蓄其中,走马灯一样转动着。
      渐渐地,光雨定住,在大殿的正中央,形成了一个九层的莲台。光芒纷结,一片片、一团团地附着在莲台上,宛如一块块的明珠宝石,更增了莲台的明艳。
      就在那莲台之上,现出了一个缥缈的人影,她绰约多姿,娇娆美丽,温柔如林中的轻风,高华却似九天上的清露。
      她展手而立,莲台四周的光芒,似乎都是从她身上透出的,圣洁而鲜艳着。
      龙城的目光慢慢从顾倾城的身上抬起,盯在那绝美女子身上。
      ——只有地母神才能令人复活。
      ——让我看看你的信念!
      我有信念么?
      龙城慢慢问着自己。如果有,那我为什么还彷徨着?那么,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他站起身来,向莲台上走了过去。
      绝美女子静静地微笑着,她妖娆的神采却丰活起来,是在赞许,是在等待,是在邀约。她因龙城的爱而生,而龙城的靠近,使她更是明艳不可方物。
      就在踏足莲台的那一瞬间,阿饱的脚步忽然顿住,他的目光倏然变得坚锐:“不!我不能这样做!”
      他的脸庞扭曲起来,虽痛苦但却依然坚定地道:“人类不需要神祗,我们只需要自己的力量!”
      他转头凝视着顾倾城那苍白的身躯:“就是因为我们太贪心,老想获得自己无法达到的力量,所以才召来了神祗。现在,让人类过自己的生活吧。”
      他一字一字道:“地母神,请你回去吧!”
      绝美女子的微笑倏然顿住,她定定地看着龙城,眼神渐渐变幻成无穷的凄楚。
      一股巨大的忧伤迅速从她身上蔓延开来,仿佛海波一般浸渍着众人,每个人都愁怀满腹,龙城更是几乎忍不住收回自己的话语。
      但他握着顾倾城冰凉的手,紧紧咬住嘴唇,不发出一个字来。
      绝美女子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龙城,但她的身躯却离龙城越来越远,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触及。
      太始殿石壁上血红的文字又开始疾旋起来,众人眼前都是一片模糊,仿佛那光都变成了一团游离的浆糊,将每个人的眼睛及心灵封住。
      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叫声从莲台中破空而出,每个人的心都被这吼叫重重撞了一下,几乎要晕死过去。
      “将那东西还给我!”
      一只庞大的怪兽在绝美女子的身后闪现,怒涛一般的吼叫声就从它的身躯里轰发而出,形成强劲的声浪,向着众人潮水一般卷了过来。
      伴随着这一连串的啸叫,那莲台猛然炸开,怪兽冲天而起!
      赤红色的文字凌空抽动,全被它吸附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层赤红之甲,将它全身护住。在这强猛的红光笼罩下,那怪兽看上去更是狞恶而丑陋。它的头颅几乎占了身子的大半,而一张巨口又占了头颅的大半。
      赤红符印之下,是一层不停地在颤抖着的光滑的皮肤,被数根长长的骨骼高高撑起。它就跟一只趴在地上的巨大蟾蜍一般,只是比蟾蜍更丑陋,更骇人。
      它才一出现,怒啸声便铺天盖地潮卷而来,跟着,那赤红带着黏液的皮肤一阵滑动,向着龙城几人猛扑了过来。
      强猛的气机宛如雨箭一般,凌空暴射而至。龙城一手将顾倾城抱了起来,身子化成一道淡烟,袅袅向后腾去。那怪兽看去很是肥蠢,但动作快到了极处,倏忽之间,已经抢到了龙城的身前,一股腥风刮过,它的前爪铺天盖地般地击了下来。
      狂猛的力道仿佛大河奔流一般,倏忽充满了整个大殿,随着怪兽的一击,悍然汹涌而动,向着龙城扑下。
      厉芒互相搓擦,无相真火轰然怒发,几乎要灼尽整个世界。
      但阿饱的心中却连一点斗志都没有,他只是运起全身的力量,急速后退着。
      顾倾城死后,他几乎已失去了任何的信念,不愿意为任何理由而战斗了。
      突然,他的手上一轻,顾倾城的身躯已被那怪兽劈手夺了过去。
      龙城一惊,就听那怪兽惨啸道:“你竟敢忤逆神的旨意,我让你痛苦一辈子!”
      它一爪向顾倾城的尸体击下,不知怎么的,它非常痛恨这个女子,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两个人同时叫了起来:“不要!”
      龙城与少羲同时窜上,两道身影一快一慢,都向那怪兽攻去。
      那怪兽大声笑道:“我要让你们受到最深的痛苦!”
      它的身子忽然一阵收缩,一道浓碧的光华从它的嘴里喷薄而出,射进了顾倾城的身体中。顾倾城那苍白的身躯猛地一阵颤抖,她慢慢地坐了起来。
      生死肉骨,这就是神的力量。
      怪兽厉吼道:“下贱的人类,是我赐予你生命的,你若想保住你卑贱的生命,那就杀了他们!”
      它尖尖的爪子指向龙城跟少羲,一面狂放地大笑了起来。
      它最喜欢看到同类相残,无论是顾倾城为了复活而杀掉那两人,还是那两人为了抵抗而杀掉顾倾城,都令它极度地兴奋。
      顾倾城抬头,看着少羲跟龙城。他们一起战过,一起生死过。无论是少羲还是龙城,她都不想伤害他们。但若是她不听从地母神的命令,她知道,她马上就会重新坠入那个可怕的黑暗地狱,而且很可能再也不会从中走出来。一想到那里的恐怖,她就忍不住全身发抖。
      她慢慢地抬起头来,她的眸子中满是悲伤与惊恐,她盯着龙城,嘶声道:“不!我不愿再死去!”
      她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拼力摇着头。
      龙城痛苦地看着她在梦魇中挣扎着,深深地为自己无力拯救她而自责。
      顾倾城忽然拔起身来,向他奔了过去:“救救我!”
      龙城张开双臂,将她揽在怀里,那一瞬间,所有的信念都已分崩离析,帝国、责任、神明,都有什么重要,他宁愿将自己交给地母神,去换取她的生存,他柔声道:“不要怕,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
      他的声音嘎然而至,一截紫晶的枪尖从他的背后透出,一直刺入了冰冷的空气中。
      龙城惊愕地张大了眼睛,就见顾倾城满脸都是惶然,焦急地分辨道:“我不想杀你的、我不想杀你的!”
      龙城吃力地抬起手,抚摸在她的脸上。他轻轻将她的泪珠拭掉,柔声道:“我知道……”
      他大声地咳嗽了起来:“抱歉,我未能解救你……”
      紫晶枪尖霍然从他的身体中消失,没入顾倾城的臂内,跟着,轰然炸出,形成一大蓬艳丽的花朵,在龙城的胸前绽开。龙城的身躯被横击了出去,落地便不再动了。
      凤阙尖叫道:“龙城!”
      一道凌厉的气机闪过,阻住她的动作。
      那是顾倾城的八龙枪影。
      怪兽轰然大笑声响了起来:“龙城这笨蛋,他在生命的最后还以为这女人是为了自己活命才刺他的吧,但这女人却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她只不过是我的傀儡!”
      她兴奋地大笑着,笑声倏然顿住,冰寒一般的目光盯在少羲的身上:“现在,轮到你了!”
      顾倾城毫无神采的目光,跟着落在了少羲的身上。慢慢地,她转身向少羲走了过去。
      一声厉叱猝然响了起来:“怪物,放开我的孩子!”
      一道粲然的光芒在太始殿中炸开,天工城城主的身形倏然从那莲台中出现,一拳挥动,宛如巨斧一般将天空切裂而开,向着怪兽轰然击下。
      那怪兽狞笑道:“今日就让你母子俩同毕命于此!”
      话才落,整个太始殿中的气机如同煮沸了一般,蓬勃的力量宛如鲲鹏展翼一般,从那怪兽的身上升起。浩瀚,强大的力量夹杂着无上的威严,在大地上层层蔓延而开,凌空向所有的人压了下来。每个人心中都不由自主地升起一团恐惧!
      城主那霸横的怒拳才击出一半,就被这股浩瀚的力量直压了回来。那怪兽狞笑着,双目中凶光暴射,露出了极度残忍的表情来。
      神祗,拥有最强力量的存在,也许他们真的不会珍惜任何的生命吧。
      城主左右双拳齐出,勉强将这股力量抵住,身子滑动,挡在了少羲的身前,大声道:“孩子,你快走!”
      少羲慢慢地站了起来,他的脸上也有一种果敢,在地母神覆盖一切的威严之下,这果敢在自由地茁发着。
      他静静道:“龙城说的对,人类该相信自己的力量,过自己的生活!”
      他突然一掌探入自己的胸膛中,顿时,淋漓的鲜血溅了出来,他竟然硬生生地将心脏挖了出来,高声道:“地母神,这就是你最害怕的东西,从这个世界消失吧!”
      闪烁着玄青色与七彩之光的心脏轰然在他的手中跳跃着,被他托着,向地母神飞了过去。地母神高声尖叫着,脸上露出了极为恐惧的神色,怒潮一般的光芒从它的身上炸开,向那心脏卷涌而去。但它又生恐碰触到心脏,未等光芒靠近心脏,便急忙收束回来。
      少羲脸上闪烁着坚毅的光芒,一步步向地母神避了过去。地母神不停地惨啸着,步步后退。
      它不愿接近心脏,似乎一旦心脏上发出的光芒照到它身上,它就会受到极可怕的伤害一般。
      它悲啸道:“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
      显然,这心脏,正是地母神的致命伤!
      少羲嘴角不住沁出鲜血,但他咬牙坚持着,他一定要亲手将这个恶魔送入地狱中。
      或许在帝国子民的眼中,地母神是仁慈的神祗,但在少羲看来,它却无疑是恶魔。不能施展任何力量,困守在天工城中,每天只能吃一个馒头度命……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拜地母神所赐。
      但现在,这一切都终结了,人类的命运,将由人类自己掌握!
      地母神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嚎,它的身躯忽然消失,跟着,一道人影飙射横飞而至,一拳就将少羲击了出去!
      那是凤阙的身影,奇怪的是,她的眼睛竟然变成了一片赤红,中间闪烁着残忍的光芒,——一如地母神所化身的怪兽。
      她的嘴中发出了一阵狂笑声:“就算你拥有灵心双成,又能怎样?能击败我么?”
      一股股赤光从凤阙的身躯中迸射而出,形成宛如凤凰彩翼一般的光芒,四散绽开,护在她的身侧。
      “这个女人,为了让她的子民苟延残喘,早就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我,以换取最后的几个魔力源泉。却不想却让我逃过了一劫。”从凤阙口中发出的,竟是地母神的声音。
      她狂放地大笑着,鲜浓的血气在她的手掌间凝结,宛如濒死的精灵在舞蹈着。但凤阙的脸却悲苦,与那狂烈的笑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猝然,血练横飞,长虹一般向少羲击下!
      少羲脸色一变,他丝毫力量都没有,虽然有灵心双成在手,但却不知道怎么应用,又怎能躲得过地母神这悍然一击?
      一道人影冲上,惨叫中,血练如刀,痛斩在那人身上。
      少羲狂叫道:“母亲!”
      城主咬牙支撑着,勉强将身子站住。她强笑道:“傻孩子,你为什么不逃走呢?为什么?”
      她奋力想要张开手,多护住孩子一点,但她的力量却急速地消退,化成一道道的血箭,从体内飙射而出,现世的一切,都如晕眩的光芒,从她的记忆里消失了。
      少羲仰天发出一声悲苦的啸声,目眦欲裂。
      地母神冷笑道:“哭啊,叫啊。让我看看,你还能做些什么?”
      是啊,躲入了凤阙体内的地母神,已经不再怕灵心双成了,一点力量都没有的他,还能做什么呢?还能做什么?
      少羲踉跄地坐倒在地,第一次,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纵使太始殿君临天工城,浩劫显世时,他仍一脸微笑,毫不在意。但现在,他却感受到了这份绝望,那的确是从骨髓深处滋生出来的无力感啊。
      谁来救他们?
      一个人影晃晃悠悠地站立了起来,龙城双目中尽是悲伤,盯在了凤阙的身上。
      他喃喃道:“姐姐,原来你也承受了这么重的担子啊……”
      凤阙的眼神中也闪过一阵悲伤,但瞬即被地母神的狂暴填满:“卑贱的人,你以为只有你自己是天下最不幸的么?你又何时想过你的姐姐?想过这片大地?逃避吧,你这个懦弱的混蛋!”
      龙城脸上闪过一阵痛苦:“不错,我是个混蛋,我想的更多的,是我自己。但现在,却不了!”
      他握紧了拳头:“地母神,滚出我姐姐的身体!”
      晶亮的闪电从他握紧的拳头上怒冲而出,他一拳向地母神击了下去!
      地母神冷笑道:“你敢跟我动手?”
      血影横飞,赤纹怒绽,一股蓬勃的力量从地母神的体内涌出,向着龙城怒冲而去。
      龙城一声清啸,双拳错落,犹如闪电一般飞舞而出,跟着,他体内猛然腾起了一道龙形的闪电,凌空一声昂然长啸,向着地母神冲了过去。
      地母神冷笑道:“八趾神龙又怎样?本不过是我赐给你们的礼物?”
      一声嘹亮的凤啼声破空而出,参合玉凤那洁白的身躯冲天而起,向着八趾神龙迎了过去。这向来齐名,皆为地母神亲自诞育的最强魔灵相搏,究竟孰强孰弱?
      转瞬之间,龙凤那庞大的身躯已然撞在了一起。
      地母神的脸上闪过了一阵残刻的笑容:“杀啊,快杀啊!”一旦见到亲人自相残杀,她就感到无比的兴奋。
      拨弄人心,或者就是神明们仅有的快乐吧。
      但倏然相交的龙凤却发出一阵欢然的啸鸣,跟着,龙凤盘旋,化成一股庞大的红白相交的怒纹,轰然向着地母神射下!
      地母神脸上的笑容还未消失,已因狂怒而发出一声嘶啸,被那龙凤轰然击了个正着。
      就算以她那无上的力量,也无法承受如此强猛的攻击!她厉啸道:“贱人!你敢背叛我!”凌空一爪,向龙城抓了过来!
      赤纹怒卷,但却不随着这一爪挥出。
      地母神的脸色一变,只听凤阙的声音道:“快,趁着我暂时封住她的力量,快些杀了她!”
      龙城身子一震,凤阙的脸上尽是决绝之色,催促道:“快些,我快封不住了。快些……将她跟我一齐轰成粉末!”
      龙城紧紧抱着头,厉啸道:“不!我不能这么做!”
      凤阙的脸上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我也试着去相信,人类的命运,只由人类来决定……动手吧……”
      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而她的身体却震动得越来越剧烈。
      龙城仰天一声狂吼,一拳轰然击在了凤阙的胸口上。
      破碎声中,他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人类的独立,难道一定要有这么惨烈的代价么?
      龙城惶然后退,跌坐在地上,他用力地抱住了头颅,痛苦地无法自己。
      一股冷澈的笑声在他的耳边炸开:“你以为这样的攻击就能要我的命么?”
      他震惊地抬头,就见凤阙的脸极度地扭曲着,形成一个讥讽的笑容。地母神那笼盖一切的气势再度滔天而起,在整个太始殿里蔓延。
      她狂笑道:“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她抬起手来,血色的光芒隐现,她已厌倦了这个游戏,她决定用最强的力量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抹平,然后让世界重新开始。
      突然,她惊恐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前。那里,有一截剑尖突出,滴着鲜血。她慢慢转身,就见厉天烈双手握剑,正决然地看着她。
      她忍不住大声问道:“你……你不是爱着这个女子的么,怎么会……”
      厉天烈厉声道:“正是因为我爱她,我才能感受到她的心意……我知道,这是她最想做的事情!”
      他霍然抽剑,将沾满鲜血的一剑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鲜血飙射而出,厉天烈踉跄着扑出,使劲抱住凤阙:“现在,你才会是我一个人的公主……”
      他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身子迅速僵硬。但他的手,却紧紧扣住,再也不肯松开。
      这将死之人的坚定意志,让地母神都有些心寒。她情知,就算以神的身份,若是被困在这具肉体中而不脱出,她将与这肉体一起死去。
      这念头让她也有些恐惧,急忙化作一团赤光,从凤阙的躯体中射出。
      只留下一对相拥渐僵的情人。
      他们微笑,因为,他们知道,地母神终将迎来她应得的下场。
      赤光才起,地母神忽然又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因为少羲用尽全部的力气,将灵心双成掷进了她化成的红光中。
      灵心双成放出了一阵柔和的光芒,将地母神笼罩住。这光芒并不强烈,反而有些凄伤,但地母神在光芒的照射下,却无比凄厉地啸叫着,宛如整个世界都遗弃了她。
      绝美女子本在静静地看着这发生的一切,现在,她缓缓走进了那片光芒中,跟地母神融成了一团。她们的身形越缩越小,渐渐,化成跟灵心双成同样的尺寸。
      柔和的光芒中,现出了一个人影,她不是怪兽,也不是绝美女子。
      这两者都不过是一种变相,是她那爱到极处,也恨到极处的心灵的折射。
      她的手中捧着一颗心,在出神地凝视着。
      很远很远的过去,有一位绝世的女神,她爱上了人类伟大的王子。她们度过了一段凄美的岁月,发誓生生世世要相守着。
      他们想拥有永恒的爱情,每一世都彼此相恋。
      于是他承诺给她生生世世的爱,她承诺为他创造最美的世界。
      当女子成为神之后,她将王子的灵魂存储起来,用自己的神力,让他代代转世,能她在每一世与他厮守。
      人和神的相恋,终于有了另一种永恒的方式,她没有给他神一样不灭的寿命,而是给他一代又一代的契约。
      人寿有穷尽,但生生世世,永不休止,这就是他们的永恒,也是他们的契约,而契约的钥匙,就是彼此的心。
      灵心双成,就是那王子的心。
      地母神怕的,并不是它的威力,而是他的爱。
      ——如果有一天,这颗心不想要你了,你将怎么办?
      轻轻地,捧着心的地母神笑了。
      她最后看了这个世界一眼,缓缓地消失在了柔和的光芒中。
      我的爱情,就让我孤独地厮守吧。
      人类的命运,归他们自己。
      
      原来,我的王子早已死去千万年,那一代代的转世,虽有着和他同样的血脉、肉体,却已不是他。
      原来,早在他死去的瞬间,我的爱情也随之而去,千万年的转世,也不过是存在在我永恒记忆中的幻影。
      原来,人类承诺的爱,真的没有永恒。
      幸好,背叛我的,不是他,而只是他的后世。
      他也算信守了承诺,爱我到了生命中最后一刻。
      这对于人类而言,已经足够。
      而对于神明呢?
      幸好,以后,这世界再也没有了神明。
      
      无论太始殿外,还是太始殿内,战争都停止了。
      因为,人类已没有理由再战。
      或者,这就是传奇的最理想的结尾吧,当一切都归于平淡之后,我们终于还能看到两张笑脸。
      这是阿饱牵着顾倾城的手,卸下天工城墙上最后一块砖时的笑脸。
      人类本是无界限的,就算普通人跟黎侏人,也都是一样。
      天工城与玄武帝国,终于缔结成了一个共同的国家。
      他们称之为:共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