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心幻大梦

  •   
      顾倾城双手张开,八条紫龙昂然而出,环绕在她的身周,连同少羲一齐包了进去。
      顾倾城心中默默存想,那八龙庞大的首级一齐仰了起来,火炬一样的目光聚集在了黯黑的太始殿上。
      阴沉沉的大殿,仿佛是黑色的太阳一般,悬浮在玉白色的冈仁波吉峰上,黑白相映,看上去极为夺目。八龙激起一串晶紫色的亮花,平地炸了开,倏忽之间,就窜射到了太始殿的门前。
      大殿寂静,仿佛其中绝无人迹一般。
      顾倾城一声清啸,手扬处,巨龙奋迅怒飞,化作一只庞大的紫色羽箭,向着殿门横击而去。
      她此时融会贯通了紫云苏的所有力量,虽然仍是一龙出击,但其威力却与从前截然不同。
      那龙躯上喷炙出怒火一样的紫色火焰,犹如末世的劫火,可以烧尽世间的一切。怒龙还未靠近大殿,那殿门已经被这昂扬的紫火烤得透出了一股亮闪闪的淡紫色!
      便在这时,那殿门的缝隙中倏然透露出了一丝白光,淡淡的,仿佛只是白玉的光晕一般,跟着缥缈展开,宛如山岚飞腾,刹那间已经遍布整个大地。一片片如幻似真的巨大瓣羽从雾气中凝结而出,支支组列成两只巨大的光翼,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凤鸣,向着那条紫龙飞扇而下。
      龙箭凤翼还未交接,两者带起的遮天狂风已经高舞几十丈,仿佛要将这晴空撕裂!
      顾倾城心中一惊,猝然之间,巨大光翼中光芒凝结,现出了参合玉凤那宛如最纯净的影子,一簇手掌大小的羽毛高耸在它的头顶,显得玉凤是那么的高华。
      凤鸣连番响起,凤首猝然前伸,一道无形的闷雷就在飞袭而来的紫龙的前方炸开!
      顾倾城心灵猛地一阵收缩,她情知这是因为八龙已与她的心神相合,八龙受袭也就是她心灵受袭。这也说明,参合玉凤的一击,绝不是紫龙能够轻松接下的!
      顾倾城身子不退,反而更迅速地扑了上去。随着她前窜的身形,剩余的七条巨龙,也发出一阵沉宏的龙吟,闪电般前袭!
      凤鸣声愈发清澈,围绕在参合玉凤身周的巨大白色光团突然散了开,竟然裂成了八瓣,宛如一朵盛开的巨大白玉兰一般,在八龙面前缓缓舒展。跟着,白气如风,轰然怒旋,每一瓣裂开的白气,竟然都变成了一只略小一点的参合玉凤,双翅张开,向紫晶神龙飞了过去。
      顾倾城吃了一惊,龙、凤已经盘旋怒舞在了一起。就在顾倾城诧异的那一瞬间,八只玉凤倏然又转换成了一只,电光石火一般在八龙的头顶上都啄了一嘴!
      白气宛如刀斧一般,随着这一啄喷薄而下,轰然击在了顾倾城的头顶上。
      顾倾城一声闷哼,胸口气血一阵翻涌。她急忙双手翻出,八龙如响斯应一般,轰然跟玉凤撞在了一起!
      顿时紫光白气裂绕成一团,顾倾城力量一提、再提,趁着八龙将玉凤束缚住的那一瞬间,急速地将力量催生到了最高点,要一举将这传说中的第一魔灵重创,先废了凤阙公主的左右手!
      就在这时,一个轻柔但却带着无上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此本领,可称佳客。请进来吧。”
      伴随着这个声音,参合玉凤凝成了巨大白气团倏忽消失,跟着,那黑沉沉的大门轰然开了!
      搏斗中的敌人突然消失,顾倾城的八龙却一下收束不住,登时狠狠撞在了一起。她急忙强提力量,将它们收回,就见已经打开大门的太始殿中一片沉寂。黑玉砌成的台阶悠长无尽,一直向前、向上绵延而去。
      顾倾城转头看了看少羲,少羲的目光也肃然起来,显然,面对着堪称帝国根本的太始殿,以及传说中的凤阙公主,无论谁都无法不肃然的!
      缓缓地,他轻声道:“我们进去吧。”
      顾倾城点了点头,暗暗将八龙存放在自己的双手、双足中,一旦发觉不对,便可以立即召唤应敌。
      她紧紧跟在少羲的身边,向黑玉台阶上踏去。
      两人的脚步声在大殿中轻轻地回响着。一进入这深沉的太始殿,外面的所有声响都仿佛被立即隔绝了一般,连斗到如火如荼的战场双方的惨啸声,都听不见了。
      双足踏上地面的声音,单调而沉闷,一步一步,仿佛踏着自己的生命。
      慢慢地,他们看到了在台阶的最极处,显出一座巨大的、用纯白大理石雕就的石椅。椅上一点花纹装饰都没有,完全是石材本身的原貌,虽朴素但却宏大,与太始殿的高大壮丽交相辉映。
      一位女子斜身坐在石椅上,她用手轻支着自己的身体,寒辉一样的双目注视在少羲跟顾倾城的身上。
      没有人还能注意那女子的相貌,因为只有这双眼睛就够了。
      这眼睛就如照耀在冈仁波吉峰上的极光,那么鲜艳,那么美丽,那么高阔,那么寒冷!美固然是美到了极处,冷也冷到了极处。
      顾倾城的目光被那女子紧紧吸引住了,那女子的目光也盯在顾倾城的身上,慢慢地,那女子笑了起来:“无怪乎龙城不肯回来,你果然不错。”
      顾倾城皱了皱眉,阿饱就是龙城太子这个已不算的上秘密的秘密,却只瞒过了一个人。也许,应该说只有她恰巧不知道!是因为阿饱不愿意她知道,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呢?所以,顾倾城听到凤阙公主如此说,倒不由得一怔,跟着,她就明白过来了:“你……你说阿饱就是龙城太子?”
      凤阙淡淡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
      一个声音道:“她是不知道,因为太子似乎不愿意让她知道!”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顾倾城顺声望去,这才发现,厉天烈无比恭谨地站在凤阙的身边。也许是因为凤阙实在太引人注目了,竟然没有人留心到厉天烈,包括少羲在内。
      厉天烈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对待,一句话说完之后,马上躬身退后,从所有人的注目中脱开。
      凤阙叹道:“他做的是对的,不知道会好一些!”
      接着,她的目光定在了少羲的身上:“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些年来你还好么?”
      顾倾城又是一震,怎么少羲也成了她的弟弟了?她不敢置信地转过头来,只见少羲眼中光芒闪烁,静静道:“还好,至少现在还没有死。”
      凤阙道:“你隐藏得很好,竟然连我都忽略了你,才被你趁着我们最危难的时机猝然发难,攻到了太始殿下!”
      少羲与顾倾城的眉头同时皱了皱,不知道凤阙的话是什么意思。
      凤阙缓缓道:“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魔法源泉会在这一天同时枯竭的?”
      少羲心念电转,急速地思量着这句话的意思。现在,面对着这个强大的对手,任何一句话、一个眼神动作都至关重要,应对稍微失措,他们就可能会葬身此地!
      慢慢地,少羲笑了起来:“因为龙城。”
      他并没等凤阙发问,接着说了下去:“他在话语中,透露出,地母神需要他亲身的祭祀,才肯继续将魔力借给人类。祭祀既然关系到地母神与人类的契约,那么没有祭祀的唯一下场,就必然是地母神的狂怒。你们要应付地母神的震怒,就没有太多的力量来对付我们了!所以,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必须博一博。而且……”
      他看了顾倾城一眼:“而且,我们想从你这里知道地母神的下落,好救出龙城与我的母亲。”
      凤阙公主的脸色变了变:“你的母亲?她也来了么?”
      少羲点了点头:“她跟龙城,一起困入了黯无之眼通向的冥界。”
      凤阙公主顿了顿,突然大笑了起来。
      少羲与顾倾城困惑地对望了一眼,凤阙公主道:“你可知道么,所谓的冥界,就是地母神的住处啊!现在龙城跟你母亲,已经都在地母神的掌握中了!”
      她的身子霍然站了起来:“你说的不错,由于祭祀未能按时举行,地母神确实震怒,帝国的魔力源泉十枯八九,最后只剩余了冈仁波吉峰周围的十几个。但这些,已足够埋葬你们了!”
      一股乳白色的气息沿着她的身体飞腾而开,在空中聚结成飞鸟的形状。
      凤阙傲然道:“你们方才所见的,不过是参合玉凤之魄,现在才是它的真身!”
      “杀了你们,龙城不再有所眷恋,这个世界便会回归本来的样子。为了天下,就牺牲你们的性命吧!”
      傲然一声凤鸣,陡然之间,整个太始殿被一团激烈的白光气团炸亮充满,就连那沉黑色的殿壁,都仿佛在一瞬间转换成了洁净的乳白色,环绕住少羲与顾倾城!
      杀气!
      
      “我不答应!”
      阿饱的声音虽轻,但却绝不犹豫。
      他直视着绝美女子,说出了这句话。他仿佛是用一生来说这一句话,说完之后,他的生命之火,就已烧完了,其余的时间,就只是在实践这句话而已。
      怪兽一声怒啸,漆黑的云气从它的身体中喷涌而出,在它身后化成铺天盖地的怒气,那怪兽带着连串厉吼,向着阿饱扑了过来。它要用它的爪、它的牙将阿饱撕扯成碎片,以消除它对这一句话的愤怒。然后它要冲出去,杀一千个人,踏平一千顷的土地,才能消除它胸口郁结的那股愤懑。
      瓣香横折,绝美女子静静张手,将它挡住了。
      她的目光,却一直落在阿饱的身上。那是怎样哀怨流转的目光啊,几乎可以令铁石人都心碎。
      那绝美女子轻轻道:“神本身是不存在的,令它存在的,是人类的意念。地母神与轩辕皇室的关系,也正如此。如果有一天,你再也没有任何爱我的可能了,那我就会消失在宇宙的虚空中,再也不会出现。但虽然如此,我仍然尊重你的选择……”
      她伸出手去,轻轻碰触着阿饱的脸。这个简单的动作中似乎包含着万种柔情,让她以神的威严,都竟不能胜。
      淡淡的,她百合一样的声音传了过来:“回到你的世界吧,记住,要爱我。”
      她静静地挥了挥手,狭小的世界,突然就扭曲了起来。就在同时,那丑陋的怪兽恶扑了过来,
      一瞬间,阿饱似乎也听清楚了那怪兽的嘶啸声:“既然你不想履行契约,那就将我们的东西还回来!”
      然后,阿饱忽然就陷入了时间与空间的漩涡中,巨大的撕裂感,让他无法静想“他们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然后,他的眼前忽然见到了光明。
      几声惊呼声同时响了起来!
      
      庞大的气团在凤阙公主的背后伸展而开,显露出参合玉凤那几乎如云朵一样的身躯。万千洁白的光点在它的身躯上流动着,随着玉白羽毛的舞动,光点流萤转换,丰沛的力量鼓涌而出,仿佛是天宇中的星辰一般,浩瀚无垠。与方才一战的玉凤之魂比较起来,这只真正的参合玉凤气势更加威严,压迫感更加深重!
      更何况,玉凤前面,站立的是号称天下第一人的凤阙公主!
      顾倾城身际紫色的光芒轮转,暗暗戒备,但她却连一丝取胜的把握都没有!
      凤阙公主冷冷一笑,她的手倏然就挥到了顾倾城的面前。
      这一击来的好快,瞬息之间,白色的气芒已在整个太始殿中炸开,宛如一条浩瀚的银河,将少羲与顾倾城完全围住了。
      银色的浪涛怒卷,伴随着万千跃动的银晶光点,刹那之间,将顾倾城的全身气机完全封锁住,那刚要出手的八龙之力,竟然如在枷的狮虎,丝毫动弹不得!
      顾倾城的心神怒震,她实在想不到,凤阙公主的修为,竟然高到了这种地步!
      这场比拼,难道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么?
      凤阙公主之所以没有出战,就是算定了自己一定要闯进来,所以才在此守株待兔的么?
      便在这时,空间突然扭曲了起来,银晶光点宛如受到了什么极强的吸力一般,倏然投送到了那突然出现的漩涡中,永远消失了。
      就连凤阙公主那足以秒杀当世任何高手的悍然一击,也竟然不能对这漩涡造成任何影响。倏忽之间,那漩涡就如出现那样,凭空消失了,场中,却多了一个人。
      凤阙公主一眼见到那人,身子一震,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呼,她背后的参合玉凤双翅忽然收起,这无比凌厉的一击,就此消失不见了!
      就算面对着死亡,少羲的表情仍然淡淡的,但一眼看到了此人,他却也忍不住动容。
      最吃惊的就是顾倾城,她忍不住大叫道:
      “阿饱!”
      这突然在激斗中的双方中出现的,是阿饱,也就是帝国唯一的继承人,当世第一人杰,龙城太子。
      阿饱缓缓站了起来,他的眼睛与顾倾城相接,立即便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是啊,这种种的冲突,都等待着他来消弭。每一种冲突,他都需要一种神色,他所背负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并没有说话,但这眼神中,却仿佛包含了千言万语,一日一夜都说不完。
      顾倾城也没有说话,只因她知道,这不是说话的时候。
      跟着,阿饱面对凤阙而立,他的眼睛中有一丝痛苦:“姐姐。”
      凤阙公主脸上漾起了一丝微笑:“你回来了,就好。”
      她从那高耸的宝座上下来,静静道:“来吧,坐上你应该坐的位子。”
      宝座如山,有多少人梦想着在它面前匍匐而跪,只为能近距离叩拜它而蝇营狗苟一辈子呢?
      但阿饱的脸上,却只有冷漠:“不。那不是我的位子。”
      他摇了摇头:“我也不再叫龙城了,我叫阿饱。一个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懂的阿饱。”
      凤阙不再说话,静静地盯着他。太始殿中的光忽然变得很淡,夹带着彻骨的冰寒,潮水般蔓延开来。
      一字一顿的,凤阙冷然道:“你要跟我们愚蠢的父亲那样,为了一个人类的女子而背叛整个人类么?”
      阿饱用力地摇了摇头,他几乎是嘶吼着道:“不!并不是这样的!姐姐!难道你觉得我们应该让神来决定自己的生活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离开神,自己谋求自己的生活?虽然那可能艰难的多,但那是自己的生活啊!”
      凤阙身子一震,慢慢地,她冷峻而秀丽的容颜上绽开了一丝笑脸:“你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道理了。但让我看看,你这道理究竟有多坚固!”
      她猝然出手,乳白色的光芒一闪,参合玉凤庞大的身躯倏然飞在了半空,狂舞的身躯因剧烈的力量转换而羽毛散乱飞溅,仿佛是下了一场飞羽之雨。跟着,玉凤隐没在了凤阙的身躯中。
      只有一道晶芒横过,剑一般的晶芒。
      顾倾城的身躯倒了下去。
      没有鲜血,没有伤口,她双目中的生命之光却突然黯淡,仿佛已被完全吸噬而光了一般。她轰然倒地,就仿佛倒在了阿饱那脆弱的心灵上,他忍不住一声惨叫:“倾城!”
      他转身,用最狂迅的速度扑向她。他愿意用整个世界来换取那哪怕一秒的笑靥,但他却又清晰地感知到,她再也不会笑、不会闹,不会享受这个世界的温存了。
      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