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龙战玉庭

  •   
      顾倾城矍然一惊,就在此时,少羲的手指抬起,一指点在了她的眉心上。
      她立即觉得一点剧痛从眉心倏然贯下,瞬间穿十二重楼而下,钻到了她的心房中去,跟着怒潮汹涌一般炸了开。
      那是怎样不可忍受的痛苦啊,仿佛天崩,仿佛地陷,仿佛天下人都在齐声唾骂,仿佛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都已瓦解、散乱。
      万千点淡青的光点从这修罗地狱一般的战场上腾起,汇聚在少羲的指尖,随着他一点之下,化成青色的光流,穿入了顾倾城的眉心中去。立即,她的身子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她的眼前忽然变得浑浊起来,周围的景物仿佛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团团浓重的气流。每个人死亡时的痛苦、绝望的情绪,全都在这气流中翻搅着,然后突入到她的内心中去。
      她的心立即痛了起来,仿佛不堪负荷如此强大的钻啮。她很想跑得远远的,再也不要沾染这些痛苦,但她又记起了少羲的话。
      去感受这些濒死者的呼唤!
      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在几乎晕死的痛苦中,她想起了她的童年,那因为年弱力小而被欺负的童年,以及她那时候暗暗发的誓:力量是用来保护的,而不是欺压的。她使劲咬了咬牙!
      那些气团受了她的吸引,全都聚拢了过来,在她的身周尖声嘶啸着,重重压在她的头上。她猛然用力抬起了头,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将她的心灵打开了。她决定,要真正地接纳他们,为他们而吃苦,为他们而战!
      暗浊的气流仿佛找到了归宿一般,争先恐后地向她的心灵钻了下去。那撕裂一般的痛楚几乎让顾倾城错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割成粉末了。每一个战死的灵魂,都将它们死亡时的痛苦加于她的身上。她感受到烈火烧在她的头部,她的身体被可怕的怪兽嘶咬咀嚼,巨大的冰雹击打着她的身躯,她的骨骼被地下隆起的土石击得粉碎。
      她的双目变得赤红,因为无论是谁,都绝对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痛苦!
      这痛苦,是四千人所承受的总和!
      心底深处的一点清明在苦苦支撑中,已经到了最后的极限。顾倾城知道,自己转瞬就会迷失在这暗浊的漩涡中,永远不会回来!
      就在这时,她的眉心仿佛被撕开了一般,一道冰寒的气息突然贯了进来。那气息极为霸强,才一入体,便将那粘稠纠结在一起的暗浊气流扫开,跟着,宛如一柄大锤一般,重重敲在了顾倾城的心灵上!
      奇怪的是,顾倾城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在这个瞬间,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灵被这股气息轰然敲开,裂开了一道极大的缝隙,一群紫色的巨龙从中霍然冲出,向那些暗浊气息上围了过去。一沾到这些气息,那些巨龙身上立即放出了璀璨的光芒,将它们吞噬掉,而其身躯也在慢慢涨大着。那些巨龙的行动好快,转瞬之间,所有的暗浊一扫而空,巨龙盘空怒旋,猛然扎入了她的心灵中!
      这一下却疼到了极点,顾倾城忍不住一声厉啸出口,她的双目霍然张了开!
      在她面前,少羲脸色苍白,踉跄后退,几乎跌倒了在地。但顾倾城却没顾得上去管他,因为她的身体中充斥着一股气,一股悍然欲战,要将所有的敌人都一股脑杀尽的霸气!
      而更远的地方,七怪兽依旧在肆虐着天工城的军队,它们横扫一切的威力几乎打得整个军队都无还手之力。顾倾城的心底泛起了一阵强烈的怒意,她绝不容任何的生物在她面前逞威!
      因为她是龙,她是万物之中的王者。而这些杂碎一般的怪兽,竟敢向着王者挑衅!
      顾倾城的双手霍然举起,就伴随着这个简单的动作,她的双眸忽然变成了深紫色,跟着,八道湛然紫色从她的体内破空而出,化作八道景天长虹,向着战场扑了下去。
      龙吟之声震彻整个天地,那些长虹在空中纵横飞舞,全都现出了它们的真身来。那是八条无比巨大的紫龙,原先肆虐着的怪兽跟它们比起来,就如婴儿一般。
      顾倾城手一挥,八龙同时掉尾而挥,整个空间中闪过了一股沛然的紫色气浪,七怪兽一阵哀鸣,被这八条巨龙生生打散,化作万千流萤,暴散退缩到了七位老魔法师的手杖中去。
      那些老魔法师脸色齐齐变了,他们还未来得及动作,八龙同时张口,龙啸宛如怒雷排空一般,横扫而出!
      瞬时之间,被七怪兽肆虐而起的巨大魔力被完全分解还原成纯粹的魔法元素,随着这强势的龙力喷发,轰然而成为一道紫色的怒涛,排空而出,向着老魔法师们泛滥卷去!七魔法师纷纷举起法杖,登时七彩光芒大张,向那紫色怒涛挡去。但那怒涛何等强烈?才一接触之下,七魔法师便被腾空摔起,远远地随着怒涛冲到了天边。
      顾倾城缓缓垂手,八巨龙的身形逐渐变淡、在空中消失。但她却在自己的心灵中清晰地看到了那八条巨龙的影子,它们将她的心当成了龙池,在里面凫水嬉戏着,它们跟她的心紧紧连在一起,一同呼吸、阐变着。顾倾城忽然有种错觉,自己正站在宇宙的最高端,冷漠地俯视着整个人世间。
      难道这就是神的感觉么?
      那么,我还是不要做神吧。一股喜悦从顾倾城的心底升起,她终于有足够的力量,可以保护弱小者了!
      少羲微笑着走了过来,他的步履仍然有些蹒跚,但这并不能阻挡他的笑意:“你终于成功熔炼紫云苏,完全驾驭了八龙之力。面对凤阙公主时,我们至少有了一战之力!”
      顾倾城看着他的脸,心中的喜悦逐渐淡去。仅仅只是这片刻的时间,少羲看上去竟然苍老了许多。难道方才他这一指……
      少羲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心,摆了摆手,道:“不必担心,我只是损失了圣王的一半灵心。你知道,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锻造师。”
      顾倾城身子一震。以她对锻造术的了解,一旦物与身合,则物即是身。物有损则身亦损。负圣王、城主灵心于一体的少羲,在失去一半圣王灵心的同时,身子必将遭受极为严重的创伤。
      一股深深的内疚从顾倾城的心中升起。
      四千人在拼死拼活,少羲甘愿受创,而自己却只是在坐享其成,在他们的牺牲下,获得了绝世的力量。这是自己所标榜的正义么?
      狠狠咬着牙,顾倾城暗暗下了决心,就算战到最后一口气,她也要胜过凤阙,引领天工城走向胜利。
      太始殿就在不远处。八龙初显后,一道柔和的白光就从太始殿中传了出来,一分为二,宛如凤凰那巨大的羽翼,在空中招展着,似乎在恭迎着他们的光临。
      少羲的眼神渐渐凝结,下令道:“进军!”
      随着他这一句话,天工城的人轰然答应,一齐将手中的兵器举向了高耸的冈仁波吉峰!
      而在同时,巨大的声浪从天际远远奔腾而来,忽然之间,无数的身影在空中闪现,他们每个人都披坚执锐,大半身上笼着荧荧的光芒,浪潮一般向天工城的军队冲杀而下!
      再一次的,天工城军队立即被冲散,陷入了各自为战的窘境。而在同时,那座黑黝黝的太始殿忽然浮空而起,向着冲杀的两方当头压下。
      顾倾城心中一凛,她想起了当初在天工城中,太始殿那巨大的威力。就算她已经觉悟了八龙的力量,但她仍然没有把握,能够对付带着如此众多军队的太始殿!
      少羲的脸色也变了,他牙一咬,决断地道:“带着我,攻入太始殿!”
      顾倾城身子一震:“你说什么?”
      少羲的眼睛紧紧盯着空中宛如梦魇一般的巨大黑影,静静道:“攻入太始殿,擒下凤阙公主,这是我们唯一的胜机!”
      他转过身来,虽轻但却绝不容置疑地说道:“也是救这些人的唯一办法!”
      
      绝美的女子在静静等待着,她的安静中有着无比的高傲。
      因为她知道,阿饱一定会屈从于他早就注定的命运,回归自己的身边的。因为无论是对于他的王权,还是对于整个大地上的子民,他都无法逃避这个责任。
      阿饱却一直沉默着,他的心在不断地斗争着,的确,他无法抗拒这个责任,但他又无法负担起这个责任。他的仇恨,他对顾倾城那朦朦胧胧的感情,都无法让他断然做出抉择。
      他知道,如果接受了这个责任,那么他就会永远离开顾倾城。一旦他敢有丝毫不轨,那么他一定会遭遇父亲一样的命运。虽然眼前的地母神看上去柔媚而多情,但只有阿饱,才知道她嫉妒起来会有多么可怕。
      也只有他,才知道,在这张绝美的面孔下,地母神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便在这时,狭小的空间中,忽然传来了一声轰然咆哮。
      就在绝美女子的身后,一连串的淡影闪变出现,迅速现出了一个巨大而狞恶的怪兽。
      它的身子极为臃肿而庞大,仿佛一座小山一样,须仰视才能见其全貌。它的形体在不断地变幻着,倏忽七首八足,倏忽人面兽心。
      但无论如何改变,它散发出的气势都那么强大、那么凌厉,让人竟然有膜拜的颤栗感。
      这怪兽又是什么?怎么在帝国的传说中,从来没出现过?
      那怪兽才一显形,立即发出一连串闷雷般的怒啸,一眼看到城主,千万只眼睛中立即充满了狠戾之色,身子腾空而起,向她扑了过来。
      阿饱早有戒备,一声清啸,他的身体中忽然冲出一条巨大的血色洪流,宛如蛟龙般舞空而行,向那怪兽迎去。
      血光才出,立即宛如红日一般耀满了整个空间!那怪兽身上突然腾起了几条触手,迅速地变幻成鹰一般的利爪,电光石火之间,已经抓住了血龙,一阵猛力撕扯,那龙被扯成了十七八段,乱纷纷地摔了出去,它那庞大的身子却丝毫都不停止,迅速地闪到了阿饱的身前。
      血龙被伤,阿饱立即如受重创,身子摇摇欲坠,哪里还能抵挡怪兽如此霸猛绝伦的攻击?
      就在此时,一阵香风吹过,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点粉红,瞬息之间,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只有那粉红绽开,盛放,变成了一朵艳丽的花朵。
      人的目光微微一错,那花朵已经变成了千朵万朵,形成一道粉红屏障,将怪兽与阿饱隔了开来。
      那怪兽如山崩,如海啸,如星焚般的一击,撞在这粉红屏障上,却立即消散无形,化为无有。
      怪兽发出一声厉吼,暴怒地狂窜,那粉红屏障渐渐移动,将它向后推去。
      绝美女子轻声道:“不要这样,好不好?”
      那怪兽狂啸几声,似乎极为不满意。绝美女子却只是静静看着它,等着它安静下来。
      城主盯着怪兽,疑道:“这是何方神圣?怎么会对我如此憎恨?”
      绝美女子笑道:“它啊,它就是我的原神,也是地母神本来的样子啊!”
      就连重伤的阿饱,也不禁一怔。
      怎么一向以艳丽之姿示人的地母神,竟然是这样一只怪兽?
      绝美女子轻轻点着自己的眉心,望向阿饱:“人类所谓美丑善恶,在我眼中不过是可笑的游戏,只是为了响应你们一代代的爱,我才甘愿幻化出人的样子。没有你的爱,我的存在将毫无意义。你,难道不愿爱我么?我们从远古就延承的约定,难道你不愿意遵守了么?”
      阿饱心中忽然一震。
      恍惚之间,眼前的这个女子,变得极为熟悉起来。在花前月下,世界的每个角落里,他都跟这个女子山盟海誓,休戚与共。
      他忽然感觉,自己熟悉这女子的每一分每一寸,而她,也深深眷恋着自己的每一点痛苦与迷惘。
      千亿年来,他们一起走过了啊……
      这莫名的念头让阿饱有种要落泪的冲动,他使劲摇了摇头,那些念头倏然消失了,再也不见了。
      他看着绝美女子,又仿佛再也不认识这个神祗一般。
      怪兽嘶吼咆哮着,似乎很不满意阿饱的犹豫。
      绝美女子淡淡道:“你不记得了么?”
      随着这轻轻的一句话,无数的影像潮水一般涌入阿饱的脑海中,将他的心灵一下子抛入到无边广阔的记忆的河流中去。但这河流虽然广阔,却依旧无法容纳如此众多的记忆。
      而每一段记忆中,都有阿饱与绝美女子的身影!
      他们一起哭过,一起笑过,一起面对着夕阳,一起想要让这个大地重新美丽起来。
      苍茫的荒原上,她曾笑盈盈地问他:“人类的爱也会有永恒么?”
      他望着她,久久不能出言。
      是的,她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祗。她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而他,却只是一个人类,他的生命不过百年的时光,不可能陪伴她永远。
      但是生命有着尽头,那爱呢?
      他心中热血涌动,拥她入怀,对着双悬的日月发誓:“我会爱你,在我有生之年,也在我生命结束之后。我的爱将超越了时空,生生世世,永无断绝,这就是我承诺给你的永恒。”
      他看到她满意的笑了,她是创造一切的神祗,此刻却看不透人类的承诺。
      生生世世,一代一代,加起来,就是人类的永恒。
      是的,他许下誓言的心是真诚的,但他忘了,他没有权力为他的后世承诺爱情。
      人类,又怎有权力承诺永恒?
      
      画面变幻,他也看到,在漆黑的世界边缘,绝美女子是如何忍受着异世界霸横能量的折磨,将它们强行收束,化成纯粹的魔力,涓涓流入每一处魔法源泉。当她看到人民丰足的笑脸时,她也由衷地笑了……
      但画面再转,在千万年后,父亲带领着碧阿姨走入祭祀殿堂的时候,这张纯善的脸庞却忽然扭曲了,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地母神狂横的暴怒中,火焰卷天冲起,无数她眷顾着的子民,在顷刻间丧失了生命!
      她恶狠狠地盯着这个人类的女子,她发誓要让她与他永远痛苦,但她却没有出手,她只是潜入到她的孩子的梦中,让他仿佛梦游一般,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但她却又让他在刚得手的瞬间,从睡梦中醒来,目睹满手的鲜血。
      自己的生骨之骨,生肉之肉的鲜血。
      他又记起了那一场大战,他在醒来时与她进行的那场大战。就连号称天下第一魔灵的八趾神龙,都在她无穷的力量搏击下,化为灰尘。
      他拼力保护,只救下了它残存的一片银鳞。无论他用什么样的办法,都无法从她那惊人的力量下逃脱。她甚至蛊惑了凤阙公主,让姐姐来杀害弟弟。
      她热衷于玩弄人性的脆弱,并因此而乐得大声狂笑。
      也许,只有在这样的折磨下,她才能平息那狂暴的怒气。
      神的怒气。
      阿饱的手渐渐握紧,他的目光抬了起来。
      这一次,他不再躲避,不再犹豫:“我不答应!”
      怪兽连同绝美女子齐齐一愕,跟着,它狂乱地怒吼了起来。
      绝美女子却没有反应,只是用宛如湖水一样秀美深沉的眸子静静凝视着他。缓缓地,她轻声道:“这……这就是你的决定么?”
      阿饱紧紧咬着嘴唇,他坚决地点了点头。尽管怪兽的怒气几乎已将天压倒,尽管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承受天怒,但他还是坚定地点头。
      作为神祗的地母神,善的时候,宛如光芒一样纯善;但当她恶的时候,却要将整个世界沦陷,以求平息她的怒火。
      在她的眼里,人类,始终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
      恩施,不过是恩施而已。
      人是该对这些摇头了,所以阿饱点头。
      也许,倚赖于神明的恩施,这本身就是个错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