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移猎圣峰

  •   
      喧阗山脉静寂如同一条金色的带子,横亘在帝国的正中间。
      从这里越过之后,再走三十里路,就是帝国的都城,金华城。
      但这座山也是帝国的最后一道屏障,守卫力量之坚固,自然也不是寻常能够轻易突破的。天工城的军队走到这里时,已经经过了大小三十几场战斗,人数也锐减为四千余人。
      山脉静静矗立着,仿佛是一条收缩了毒信的长蛇,只等最佳的时机,才发动致命的一击。少羲凝神看着这座山脉,良久不语。
      他身后,军队静默地站立着,等待着他的命令。
      在这一路的行军中,少羲智计迭出,六千多人居然只折损了不到一半就走到了这里,实在是一件极大的奇迹。虽然面对的是帝国最强的屏障,但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坚定的信心。
      仿佛只要在少羲的带领下,就一定能够杀到金华城、太始殿,败帝国于刀下。
      只有顾倾城,却没有在少羲的眼睛中看到丝毫的信心。
      这是否意味着他也无法保护他的子民?难道这孤注一掷般的一战,竟然是了无把握的么?
      顾倾城也有些疑惑了。
      是啊,谁又能战胜深受地母神眷顾的玄武帝国呢?这样的攻击,根本就是自杀!
      少羲收回目光,淡淡道:“我们能越过这座山脉的,不是么?”
      他转头望着顾倾城,他的目光很复杂,似乎是在安慰她,又似乎是要从顾倾城这里求得一些安慰。顾倾城无言地低下头,他们还能退却么?一样淡淡道:“是的,一定能!”
      少羲的目光中倏然充满了勇气,他拨转马头,一连串的命令吩咐了下去。
      他的命令很简单,选出一百名玄铁卫兵来,带着军队中所有的冗余物品,一路向西,沿着喧阗山脉狂奔。一面走,一面将所带的东西丢在地上。而他,则率领其他的部队,向着东方前进。
      这是个声东击西的计策。事实证明,这一计策非常有效,当他们到达喧阗山脉的第二个关口的时候,这个关口几乎是空的。虽然天工城只剩下了四千人,但这四千人的修为却都极为高强,因为战争淘汰的,全都是弱者。
      他们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攻下了这个关口,而且没有受到太大的抵抗。
      但他们的兴奋却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们跟着发现,关中所有的魔法源泉,都已经枯竭。
      帝国之所以强盛,就是因为在地母神的荫庇下,国内涌现了无数的魔法源泉,永不停息地释放着魔力,补充着大地上散乱的能量。人们吸纳这些魔力,来释放出强大的魔法,同时,使用它们作为原料,制作出魔法食物——云泥。
      云泥具有很鲜美的口感,能够完全被人类吸收,而且营养极为均衡。由于它是由魔力凝结而成的,所以它还能补充人体消耗的魔力,所以,成为帝国最盛行的食物。也因此,靠着这些魔法源泉,帝国从未为食物担心过。
      丰富的魔法源泉,使帝国的物资极为丰富。没有人想的起来,除去魔力后,这片大地上的资源其实已经极度匮乏,根本养不起哪怕现在一半的子民。
      现在天工城所面临的,就是一个几乎荒废的关口。没有任何物资,也没有人。
      而他们随身携带的食物,也几乎全都消耗光了。
      少羲只说了一个字:“走!”当先向前行去。他并没有费心去寻找可能存在的物资,因为帝国若是已经实现了坚壁清野的战术,那么他们便有充足的时间来将这一战术贯彻到底。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里,不如早些攻到太始殿,结束这场战争。
      只是,这个消息或多或少的影响了整个军队的士气,每个人都有些默然。大军就在这略带悲壮的气氛中,急速越过关口,像一把出鞘的匕首,向金华城刺了过去。
      三十里的路程,并不远。
      临近帝国的心脏,每一个天工城人都做好了决战的准备,甚至,他们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奇怪的是,他们没有遭到抵抗,哪怕是最微小的抵抗。
      高耸入云,洁白如玉的圣山冈仁波吉峰渐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纯净的蓝天仿佛是一片巨大的琉璃,装点在冈仁波吉峰的背后,将它那通透的净洁映衬得淋漓尽致。这是一种神圣得让人不由自主就想膜拜的威严,仿佛它已居身于世外,不容受到任何的打扰。
      哪怕是战争。
      
      绝美女子秀美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他来了,就在金华城的外面。我只要一招手,他的灵魂与肉体就会全部覆灭。你知道,这里是我的魔力最盛的地方。”
      城主脸色骤变,因激动而扭曲的声音有些沙哑:“你……你敢!”
      绝美女子轻轻笑了起来:“有什么不敢的呢?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我赐予的,当然可以由我而收回。这有什么敢不敢的?难道你想要我试试?”
      她扣了个兰花指,伸了出去。伴随着这个简单的动作,嗤然一声轻响,这个花鸟交艳的空间隐隐裂开了一个口子,一瞬之间,城主似乎从那口子中看到了少羲的面庞。
      她毫不怀疑地相信,这个口子真真正正地直达到少羲的面前,只要绝美女子的手指弹出,她立即就能取了少羲的命!
      城主忍不住厉呼道:“不……不要!”
      阿饱踏上一步,沉声道:“够了!”
      绝美女子应声住手,她静静转过身来,看着阿饱。
      她的眼睛宛如两只最纯净的琉璃,深孕着晶莹的光芒,极为缓慢地流转着。但每一次流转之后,整个世界便会经过一次枯荣开谢、成住坏空。
      她淡淡笑着:“你要求我放过他们么?”
      阿饱长长出了口气:“为什么你不可以让人类过自己的生活,而非要干涉他们呢?”
      绝美女子的笑容更加无邪:“因为没有我的干涉,他们无法生存下去啊。”
      她举手招了招,他们所处身的那个世界立即变了,所有的花鸟多荡然无存,映在眼前的,是跟真实世界完全一样的情景,只不过要小很多,几乎一眼就可以将全部世界看个干净。就在这个世界上,繁星一样点缀着无数的亮点。每一个亮点上,都摇曳着七彩的光芒。
      绝美女子笑道:“你看到了么?这就是我用神的力量由异世界引导来的魔力源泉,只有在这些源泉的支撑下,帝国才能兴盛,人民才能生存。古文明的过度开发,几乎已消耗光了大地上所有的资源。如果没有魔力源泉,至少会有一半的人立即死去。”
      她轻轻笑了起来:“这其实是个放射着华丽香味的已经腐烂了的世界,只不过你们一点都没感觉到就是了。人啊,往往只肯相信眼睛看的到的东西,而拒绝深究……”
      她叹息着,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容。
      她的艳丽,就在这笑容中,变幻出万种风情,宛如初春的花海,富丽而有极具有生命力。
      阿饱忍不住倒退了一步。眼前的这个地母神,跟他十年前决战的地母神、跟他在金色天堂中看到的地母神,都完全不相同。
      这之中是否会有什么秘密?
      绝美女子却显然没注意到阿饱在想些什么,她的笑容在自己的叙述中徜徉:“我与人类的契约,就是人类给我永恒的爱,而我给人类永恒的力量。”
      “不管多少代,姓着轩辕氏的嫡子都将自己奉献给我,毫无保留地爱我,而我,也会将异世界的力量汇聚到这个世界,延续人类的生存。这是我们的约定。但这个约定,却在上一代就被打破了。”
      她秀美的眼睛落在了城主的身上:“我无法容忍我的爱人将心分一半给别的女人,所以我一定要杀死你。”
      他们处身的世界又开始波动起来。
      阿饱道:“那你为何又要蛊惑我,让我亲手杀死父亲?”
      绝美女子淡淡道:“背叛这万年不变的契约,他本就该死。”
      阿饱的拳头紧紧握住。
      绝美女子轻轻笑了起来:“那都是上代的事情了,我们不要再深究……重要的是,现在你们所面临的世界。”
      这个缩小的世界的光猛然黯淡了一些,那些隐约的亮点有一大半变得晦涩了起来,跟着完全熄灭。
      阿饱惊叫道:“你……你做什么?”
      绝美女子悠然道:“不是我做什么,而是你在做什么。距离祭祀只有几个时辰了,现在每过一分钟,魔力之源就会熄灭一所。直到约定的时间,你还不肯回到我身边的话,所有的魔力之源都将熄灭,大地重归荒芜。无论魔法还是天工术,都将永远消失。”
      城主惊叫道:“为什么天工也会消失?”
      绝美女子淡淡道:“因为天工也是源于我的力量,只不过你们不知道罢了!”
      城主身子猛地一震,这实在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
      亮点仍然在缓慢地熄灭着,却只剩下帝国最中心的一小团了。凄惨的哀苦声仿佛透过悠久的空间传了过来,在阿饱的耳边回响。
      阿饱手紧紧握住,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分明地知道,只要自己走过去,那么所有的魔力之源都将重新点燃,帝国重归从前的辉煌。
      就算是天工城,在自己的坚持下,帝国以及地母神未始不能网开一面,给他们一点生存的机会。
      但是,他却不能忘记十年前地母神对他的蛊惑,他也不能忘记,是她,使自己亲手杀死了父亲!
      更何况,顾倾城的影子倏然从他的脑海中闪过,他可以放下她,全心全意地去爱地母神么?
      他可以当她只是个身边的过客,任来了就去,不会留任何的痕迹么?
      他的心倏然疼痛了起来!
      
      一如他们先前所碰到的,冈仁波吉峰下也没有守卫。
      这座被帝国奉为无上圣地的玉之山峰,竟然连一个守着的人都没有。
      少羲的脸色反倒更谨慎了起来。他小心地控御着座下的骏马,向冈仁波吉峰靠近。
      突然,一圈艳丽的彩虹在他们的面前闪现,将所有的人都笼罩在那辉煌的七彩光芒中。一瞬之间,周围所有的景色都变得缥缈恍惚起来,仿佛他们所处的,并不是人间,而是仙境。
      少羲的脸色却变了。就在同时,那条彩虹倏然分开,形成赤橙黄绿蓝靛紫七种颜色,倏然射到了半空中。每一种颜色都瞬间闪变成一只巨大的光晕,虚空悬停在半空中,各自放射出一道纯粹的光芒,交辉照耀,将整个大地都映射得一片通明。
      每一个光晕中间,都现出一个白须的老魔法师,他们手中都拿着一只法杖,杖的顶端,是跟那光晕同色的巨大魔法晶石,分别雕成不同的禽、兽之状。少羲脸上微微变色:“七尊者?”
      当先红晕中的老者一摆手中的鹤晶法杖,轰隆隆的声音宛如雷车怒发:“既然知道我们的名字,那就赶紧退却吧。我们并不想跟你们战斗!”
      少羲笑了:“那是不是因为你们有很大的内患呢?我的宿敌,你说这样我们是否会撤兵呢?”
      七尊者脸色一齐变了,他们手中的法杖各各放射出一道晶亮的奇光,怒空飞舞,立即幻变成庞大的怪兽,轰天的啸叫声中,急速向四周冲了出去。眨眼之间,那些怪兽已经跑的无影无踪。
      七尊者却沉声道:“如此就怪不得我们了!”
      就随着这一声厉啸,猛然大地一片震动,连背后已十分遥远的喧阗山脉,都剧烈摇晃了起来。天工城的军队全都立脚不住,有些修为高的,就起在了空中。但与此同时,那些跑走的庞然大物们,却一齐杀了回来。
      当先那只红色的怪兽生着一只庞大的嘴,从它的口中喷出的,是无穷无尽的烈火,烧灼着整个世界。它的速度极快,那火在它的身后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洪流,毁天灭地一般向着天工城军队奔袭而来。
      它的旁边,橙色的暴风裹着一只身子极为长大似龙的怪兽,它那百余丈长的身躯上长满了眼睛,每一只眼睛上面,覆盖着一只庞大的翅膀。眼睛金光闪烁,云翅鼓涌,卷起可撕裂巨石高山的狂风,裂穹而来。
      大地仿佛经受不住这强猛的冲击,就在众人仓惶不知道怎么迎战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兽头忽然就从他们脚底下伸了出来。暴恶的怒吼声中,泥土仿佛潮水般揭地而起,然后暴雨一般打了下来。
      怒流翻卷,碧气森森中,一只满身都长满了鱼鳞的怪人支着独脚跳跃而来。突然一只巨鸟冲击而下,顿时,怒流转变成巨大的冰山,向着地面压了下去。怪人似乎极为愤怒,怒流再度鼓涌,将那冰山冲激成几大块,顺流而下。
      本来晴朗的天空中忽然聚结了浓重的云层,一声巨大的霹雳,闪电宛如电蛇一般将整个空间爬满,跟着,无数拳头大的冰雹猛力砸下,就在接触到人身的瞬间,冰雹忽然变成了张牙舞爪的甲虫,将它们尖锐的触手刺进了人体中,顿时,将他们的鲜血吸得精光。
      而那浓重的云层中,仿佛有巨大的异物在不停翻搅着,每一掉尾,便发出巨大的霹雳震响。
      受到这突然袭击的天工城士兵们登时乱成了一团,陷入各自为战的混乱中。几个修为精湛一点的高手腾身而起,想要制服那些怪兽。
      但这聚结了充沛的魔力的上等魔灵们,又怎会那么容易被制服?只在刹那之间,便有一千多人的生命,永远地消失了。
      顾倾城一声怒喝,手中紫电龙枪闪现,遥遥一枪指向那浓云中的异物。她无法再不出手了!
      一只苍白的手臂攀上了她的肩头,少羲的声音仍然是那么沉静:
      “安静!”
      “用你的心去感受那些濒死者的呼唤,试着让他们进入你的心灵,你才会超越自身的极限!记住,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