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沉香幽冥

  •   
      “你是龙城!”
      她的眼睛紧紧盯住阿饱,这眼睛中有决然,也有残忍的兴奋:“其实从你一进入天工城,我就认出你来了。虽然你用了极高的魔法,将你体内所有的魔力波动都压制住,但我仍然一眼就认出你!因为……”
      她的语音中忽然有了一丝疲乏:“因为你与你父亲实在太像了,我一见到你,就立即想起了他!”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显然,龙城的父亲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决不会轻。
      阿饱缓缓闭上眼睛,黯无之眼已完全将他吞没掉,但它的红光全无法掩盖阿饱身上放出的炽烈红光。黯无之眼血色浓郁的红光跟阿饱体内绽放出的明丽耀眼的红光交缠在一起,就宛如在阿饱的体外张开了一个巨大的护罩,将他罩在了中间。
      他的束发丝带断裂,满头乌发散了开来,他的眸子渐渐变得锐利,使他看上去绝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黎儒人阿饱,而在恍惚之间,已经变成这整个大地的王者,君临天下的龙城太子。
      一团耀眼的红色光芒从他的体内蒸腾而出,迅速变化成透明的龙状。龙吟声啸天而起,那龙盘旋在阿饱的身侧,将他全身护住。
      黯无之眼一阵鼓胀,几乎被这霸悍之极的神龙撑破!
      城主的瞳孔倏然收缩,冷冷道:“你怎么不召唤出八趾神龙?难道你真的以为凭着你法力所凝结的神龙化身,就能够击破连接现世与冥界的黯无之眼么?”
      阿饱摇了摇头,道:“八趾神龙已经不在了。”
      城主忍不住惊问道:“你说什么?”
      她的吃惊并不是没有道理的,龙城太子的八趾神龙跟凤阙公主的参合玉凤齐名,乃是大地上威力最强的两大魔灵。它们由地母神亲自诞育,只要地母神还存在于这个大地上,就绝没有任何力量能胜过它们!
      这样强力的魔灵,怎么会死去?
      阿饱淡淡道:“碧阿姨,你应该最清楚了!”
      城主冷笑道:“我什么都不清楚!我只知道,再有几天,就是人类祭祀地母神的大典,而这大典,必须要由纯血的轩辕皇室的男子来执行。而当今世界上,唯一的纯血皇族,就是你!”
      阿饱深深吸了口气,叹道:“不是几天,而是十五天,等月亮最暗的时候,就是地母神祭祀大典开始时。”
      城主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据说若是这祭祀大典无法举行,那么地母神就会震怒,收回施于人类的魔力之源,那时,所有的魔法都将无法施展,是不是有这样的事情?”
      她不等阿饱回答,一字一顿道:“若是这样,我只要将你困住十五天,那么玄武帝国就将不攻自破,届时,天工城就将获得真正的解放!”
      她撕开自己的手腕,将鲜血涂在黯无之眼上。原本有些灰沉黯淡的黯无之眼立即明亮了起来,它之中的血色漩涡开始缓慢旋转起来。
      “黯无之眼的真正力量在于,若有两个心爱的人血祭,就能转化为轮回之力,将一切封锁,为此,我不惜杀了黯酃王和阿嫦,为的就是打造一个完美的监狱,将地母神的爱子、无所不能的龙城太子困于其中!”
      随着她的话,黯无之眼渐渐放出夺目的光目,将阿饱连同那条血龙都变映得模糊不清,似乎就要将他们吞灭。
      城主凄然笑道:“失去了地母神的支持,玄武帝国就将无法进攻天工城了吧?那我的子民们就将得救了!”
      她的笑容有些怆然:“这么多年来,我终于能完成他的嘱托,真正保护了天工城的子民。你可知道,当年嘱托我的人是谁?”
      阿饱沉默着,显然他早就知道了这答案,也许,这就是他无法向城主出手的原因!
      城主的表情显得有些落寞,多少刻骨铭心的誓约,都被岁月的铁锤敲击进心房,成为不可碰触的刺痛。
      她悠悠道:“当年,当我还是个少女的时候,我无忧无虑,在一片无人的森林中生活着。每天,我跟森林中的怪兽们游戏,什么心事都不懂,我过的很快活,直到有一天,一个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她的话语渐渐低了下来,显然,她也沉入了那无法遗忘的记忆中去,那本是她倾一生也不愿忘记的:“他含着笑容,静静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已经被他征服了。虽然没有什么誓约,但我们两个都知道,我们彼此谁都无法离开谁。他对我很好,我也倾我所有的爱他。”
      她沉默着,仿佛在回味那段近乎完美的日子。
      阿饱也没有动,他在静静地倾听。仿佛这个故事不单是城主的,也是他的。
      良久,城主幽幽道:“后来,他领我到了个很大很大的城市中,对我说,他是这个世界的王,他要我跟他一起统御这个世界。我并不太理解他的话,只是知道,他想我高兴,无论我要什么,他都会尽力满足我。我听了很喜欢,但周围别的人的表情,却让我很担心,因为他们看着我们的表情虽然恭谨,但却偶尔,会很恐惧地看着我,似乎我是个怪物一般。我很害怕这表情,就跟他说了,他微笑着让我不要害怕,然后跟我说,他要带我去见一个人,然后这些人就不会再怕我了。”
      “我很高兴,跟着他走到了一个很深的山洞中,我在那里见到了一个化身魔兽的女子,她有着仙子的容貌,和魔鬼一般丑陋的身体。他跟那个女子说,他不愿履行那个契约,而要娶我。那个女子一听就暴怒了,向他出手。我一直以为,他的力量是天下最强的,但在那个女子手下,他却连一招都走不到……”
      “他拼命拦住那个女子,大声让我逃。我心里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怕失去他,就没听他的话,反而向那个女子奔了过去。我想救他。但那女子狞笑着说了一句话,我就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就见他满身是血坐在我身边,跟我说,就算他失去了生命,他也不会离开我。他让他最好的朋友照顾我,将他最好的秘宝交给我,然后让他的朋友带我去天工城。我忽然意识到,我将永远永远地失去他了,我哭个不停,他笑着想安慰我,但他的手还没抚上我的发,整个大地就突然塌陷了……然后,我就按照他的安排,在这里活着。我知道,与其说是我守护着天工城,不如说是天工城守护着我,因为,我终于知道,那个有着绝美容颜的妖兽,就是大地的母亲——地母神。”
      城主笑了笑,这笑容在圣王殿阴暗的灯光中,就如同要凋谢的花:“轩辕皇室在上古的时候跟地母神签定了一个契约,地母神将魔力借给人类使用。作为代价,皇室每一代的嫡系长子,将在成年之后举行仪式,与地母神结合,由地母神生下的孩子,来继承皇位。每一代轩辕皇室的嫡系都只有一个孩子,而他,正是这一代的太子……他见到我之后,甘愿抛弃这皇位,只为跟我在一起。但他低估了地母神的妒忌之心,她宁愿杀死他,也不愿意他分心去爱别的女人。”
      “地母神也没想到,她可以杀死他,但却无法斩断我跟他的联系,因为我已怀有他的孩子了……在他留下的秘宝的保护下,地母神的力量一直无法侵入天工城,只有设下金色天堂这个陷阱,等待机会。但她毕竟是神,她诅咒我的孩子不能使用任何力量,终其一生永远羸弱!”
      她满怀慈爱地看着昏迷的少羲,缓缓道:“上代的恩怨,不应波及到下一代,就让这些事情,在我的手中中止吧。龙城太子,这一代的皇者,我深爱的人与地母神的结晶,现世中的天命者!我只要将你约束在黯无之眼中超过半个月,地母神与这个世界的维系就将永远斩断,我们就会从这个恶梦中醒来了!”
      她的双手突然用力,大片的鲜血洒在黯无之眼上。
      她的脸色一阵苍白,那黯无之眼却狞恶地急速旋转起来!无数幽淡的鬼影随着这旋转不停地从黯无之眼中冒出,然后再消失在这浊黑与猩红的洪流之中。阿饱的身影已完全被黯无之眼隐没了,再也看不清楚。
      只有他的叹息缓缓从中间传了出来:“碧阿姨,我能叫你一声碧阿姨么?”
      他已看不见的眸子中闪过一阵痛苦之色:“你知道么?杀死我父亲的并不是地母神,而是我啊。”
      城主身子震了一震,阿饱的声音宛如一根针刺在了她的心上:“那时我只有四岁,我的母亲在妒火中烧中,蛊惑了我,借我的手杀死了父亲!他本来可以逃,或者杀了我的,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若我没有得手,地母神一定会杀了我!他含笑死在我的手上,在我醒来时,他并没有怪我,也没有埋怨这段命运,他只是静静地告诉我,他什么遗憾都没有,因为他活过、爱过。”
      阿饱的声音中渐渐有了愤怒:“但我却不能原谅自己,有谁会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么?于是,我与母亲爆发了一场大战。八趾神龙,就是在那一战中死去的……可是我的母亲,她并没有亲手对付我,她只是命令自己的女儿、我的姐姐,要她格杀我。这个玩弄人心的恶魔!”
      阿饱的拳头握紧,双目中的愤怒渐渐烧成赤红:“后来,我选择了逃避,我从皇都逃走,来到了大山中。我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封起来,甘愿做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黎儒人。但地母神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如果我不回去,不顺从自己的命运,去和那个魔兽一般的神明结合,魔力之源将会干涸,这个世界随之就会崩溃!”
      他沉沉道:“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是该顺从我的责任,还是选择继续走自己的路。但我清晰地知道,再过十五天,我必须要做一个决定,不管我愿意不愿意……”
      他昂起了头,头上有蓝天么?
      “有的时候,我非常羡慕顾倾城,因为她只要不停地战斗,就可以坚守自己的责任,而我……我却不知道该不该战,要跟谁战。”
      “所以,我谢谢你,是你帮我做了决定,我不必烦恼了,再也不必烦恼了!”
      他的声音渐渐沉了下去,仿佛他的人已完全被那黯无之眼吞没。城主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此时的阿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他的迷惘与疲倦,踏上了去往冥界的路途。
      她忽然感到自己做错了!
      十年来,最痛苦,最受伤的,不是她,而是阿饱。
      她虽然承受着无比的压力,但却仍可以战斗,只要战斗下去,就总会有一丝的光明存在。但阿饱呢?
      被母亲蛊惑着杀了父亲,然后再被姐姐的追杀,要他去承担的却是整个世界的存亡,却也是杀父娶母的命运!
      想要走自己的路,却又无法无视世上千万人的责任。他究竟是该战,还是该退?
      战,他要与谁战,退,他又退到哪里去?
      如果自己是他,将会怎么做?
      城主忽然发觉,这个问题无论如何都不会有答案!
      阿饱的逃避、退缩,绝不是怯懦,反而,这是一种勇气,是将一切全都承担在自己的肩膀上的勇气。可他还只是个孩子,或许正是因为他渴望着父母之爱,才会尤其地痛苦吧。
      也许,真的一点力量都没有的少羲,反而要比他幸福。因为他毕竟有自己的关爱。自己可以放弃生命,只为他好好地活下去。
      想到这一点,城主的身躯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些天来苦心经营,要凭几人的死来困住阿饱,从而斩断地母神跟人间的维系,这做法是不是太自私、太恶毒了呢?
      对阿饱,这是不是公平呢?
      赤血纷舞,缠绕着紫色电光,在半空中连环炸开。激昂的龙气交击迸发,扯出无数条璀璨的闪电,将沉沉的夜色撕开。轰然怒响中,圣王殿内爆发出一连串猛力交舞着的魔力螺旋,浮丘云风跟顾倾城的人影乍分还合,顷刻之间又连续对攻了三十余次。
      热血飞溅在浮丘云风的身上,他的胸堂高高昂起来,脸上却全然没有惧色。两人全神贯注搏杀,几乎都施展出了最强的力量。
      城主与阿饱的对话,以及阿饱被困在黯无之眼中,他们全都看不见,听不到。
      他们的心神,全都凝结在对方的身上,确切地说,是凝结在对方攻来的那一点上。就算天崩地踏了,他们也毫无所觉。
      城主忽然出手。
      她的双拳霍然挥出,霸猛的力量带着苍青色的光芒在空中一闪而过,竟然分别击向浮丘云风与顾倾城!
      此时,浮丘云风左右手相交,逐云血豹与裂风雕两道红光交缠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强悍的赤色旋风,带着浮丘云风那巍峨的身躯,向着顾倾城怒冲而去。
      顾倾城双手连挥,被她竭力召唤出的四条紫电神龙同时昂首怒啸,紫电裂空,枪影旋转,犹如一座移动的巨大枪山一般,对着浮丘云风疾冲而来。
      长时间的搏杀,使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施展出了全力!
      而此时,他们的面前,也同时出现了一个拳头!苍青如冰,万年而凝的拳头!
      这拳头就如亘古不变的冰川一般,孤傲而冰冷,带着阴沉沉的死亡的气息。才一出现,整个圣王殿的气氛立即肃杀起来,空中的水汽硬生生地凝结渗出,在拳头的周围形成无数细小的冰花,随着这一拳的狂猛之力,锐啸轰发,电射而来!
      龙吟苍然,鳞甲遍天飞舞,犹如下了一场纷纷的紫雪。而同时,那浓稠的血红色也倏然荡漾开来,然后骤然黯淡!
      那拳头却仍然端凝不动,犹如高山一般,不可仰止。
      只是拳头的主人却一阵摇晃,禁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顾倾城跟浮丘云风都是一惊,忙叫道:“城主……”
      这两个字才一出口,顾倾城立即顿口。她忽然意识到,这个城主,已经不是她认识的、她尊重的、她要效仿并学习的人了,她已经成为一个恶魔,是自己要拼全力打倒的对象!这念头让她不由自主地攥紧了龙枪。
      浮丘云风却毫不犹豫地跑上去,扶住了摇摇欲倒的城主。但他随即放开了手,脸上闪过一丝惶惑。因为他生恐自己沾满了鲜血的双手会玷污了城主的圣洁。
      城主抬起头,喃喃道:“我是不是错了?”
      浮丘云风脸上闪过一阵黯然,他缓缓道:“乱世之中,有什么对错可言?对我来讲,敢于去做,就比坐以待毙要好!”
      城主身子又是一震,浮丘云风道:“我杀人无数,本没有说教的资格,但……人要活下去,心就要狠一些。只有能活下去的人,才有评论对错的资格。”
      他抬起头,盯着城主:“何况,城主本非为了自己而做这些事情,又何须内愧于心?”
      城主长长出了口气,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
      浮丘云风脸上露出复杂的笑容,淡淡道:“你能想的开,我就放心了。”
      他的身形忽然一阵踉跄,大蓬的鲜血从他身上迸射而出,瞬时之间,将他脚下的土地染的一片血红。
      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显然,在与顾倾城的决斗中,已经几乎消耗了他全部的生命。
      城主惊叫道:“你……”
      浮丘云风的大手颤巍巍地拍在了城主的肩上,心中忽然有百味具陈的感觉。这些年来,他为了报恩,一直跟在她身边,当真是万死不辞。
      如果可能,他愿意多为她分担一些。所以,他才努力地想去寻找金色天堂,那样,才可以多看一下她的笑脸。
      如果没有他暗中帮助,天工城中的居民,也许一天只能分得半个馒头吧。现在,他的手掌放在她的肩膀上,只是觉得有些遗憾.
      ——以后的路,就只有你自己走了……
      他喃喃道:“我还可以为你做最后一件事……”
      他收回手,缓慢,但却绝不停留地走了出去。他去的方向,正是那一刻不停地旋转着的黯无之眼。巨大的赤红色围绕着永恒不动的一团黑色盈盈旋转着,仿佛是一只苍天的眼睛,在默默盯着世间每一个人。
      浮丘云风嘴角浮起一丝笑容。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死的会有意义,但现在看来,他终于做到了。如果那女子已经不堪重负了,那就让他来承受她不愿承担的罪恶吧。
      他猛然招手,凌厉的悲啸声中,逐云血豹跟裂风雕随着红光溅射而出,却轰然钻入了他身体中。豹跟雕的眼睛中,都满是悲伤,决绝的悲伤!
      然后,他笔直地投入进了黯无之眼中。
      黯无之眼的黑气悄无声息地将他吞没,被这股充斥着冥界死亡气息的压力束缚着,浮丘云风艰难,却解脱般地笑了:“逐云与裂风早就与我心灵相合,在我死亡的时候,它们积蓄一生的力量也将爆发出来,引发一场浩大的爆炸,或许可以封住冥界的入口,让龙城太子再也不能回来。往后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担心了……”
      他微笑着,倏然引发了激烈缠绕在身边的红光!
      城主大叫道:“不要!”
      她的眸子倏然睁大,大叫道:“不!不要杀死他!”
      她猛然跳了起来,投入到那电光缠绕,力量急遽收缩着的大爆炸的核心。
      她要将阿饱跟浮丘云风统统拉出来,她不要他们死,一个都不要!
      她的眼睛中热泪盈眶,这一瞬间,她忘了她对地母神的恨,忘了她这十年来所受的艰辛,这一瞬间,她只想留住每一个生命,哪怕只让他们享受一瞬间的幸福。
      赤炎黑焰宛如被她的热泪点燃了一般,骤然浓缩的能量狂狮般啸叫而起,刹那间分身千千万万,要将整个空间撕裂。
      城主就觉脑中微微一晕,一阵剧痛传了过来,知觉几乎完全失去。世间忽然变得极为安静,仿佛听觉已经不存在了一般。
      她猛然张开眼睛,就见自己悬浮在巨大的空间中,四周一片漆黑,没有光,也没有影。只有阴森森的风不断吹拂过她的肌肤,提醒她的存在。希望、悲欢,似乎都成了极为遥远的概念,让她想都不敢想。
      ——难道这就是冥界么?
      一时之间,她忽然有超脱的快感。终于可以放下一切了,就算做对了,做错了,来到这里,都可以不管了。她只想好好地睡一觉,最好再也不要醒来。
      风带着她,在这个巨大的空间中漂浮着,忽然,眼前现出了一线微茫的光,前面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出口。所有的风都向那里汇聚而去,猛然之间,一股强大的压力在整个空间中散开,一瞬时,整个空间仿佛活了过来,具有了生命的韵动!
      一张绝美的脸在出口处闪现,盈盈笑着向她鞠了个躬:“欢迎来到地母神的冥界!”
      
      顾倾城惊叫道:“不要!”紫电龙枪一分为四,力量冲天而起,在她的身前形成一个紫色的龙卷,带着她的身形飙射而出。但她仍然慢了半步,那黯无之眼发出一阵猛烈的啸声,轰然闭合了起来。
      惊天的气势,霸猛的力量,就此凭空消失,再也没有任何踪迹留下!
      难道他们真的去了冥界么?
      顾倾城心中猛地一紧,她的脑海中闪现出阿饱那有些颓废的脸来,却没来由地心房一阵收紧,几乎站不住脚。
      在她的身后,少羲缓缓站了起来。
      顾倾城并没有回头,淡淡道:“你醒来了。”
      少羲攥紧了拳头,他虽然昏迷过去,但方才发生的一切,却都仿佛在他梦境中闪现了千千万万遍,他无法漏下任何一个片断。
      他咬牙道:“我只希望我永远都不要醒来!”
      顾倾城缓缓放下手中的龙枪,现在已经没有敌人了,要龙枪有什么用?她废然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少羲抱住头,厉声道:“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狂乱地摇着头,连续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实在太过冲击,他一时难以接受。
      母亲,同父异母的哥哥,地母神……为什么他要背负力量的诅咒还不够,还要背负这些呢?他突然出拳,狠狠地击在地板上。坚硬的大理石面刺破他的手背,少羲的脸都疼得扭曲起来,但他似乎从这剧痛中得到了解脱,又是猛烈几拳击在了石板上。
      顾倾城静静看着他,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等击到第六拳的时候,少羲忽然站了起来。他的身上血污模糊,狼狈不堪,但他的双目中却射出了锐利的光芒。借助这刺骨的疼痛,他终于强行将这些记忆压下,恢复了冷静的思考。
      他沉声道:“要想救出他们,只有一个办法!”
      顾倾城惊问道:“什么办法?”
      少羲顿了顿,显然他也并不想采纳这个办法,他缓缓道:“找凤阙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