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厉血玄冰

  •   
      那扯落的黑布下,是一张略带沧桑的脸。
      岁月在这张本来美丽的脸上刻下了太多的痕迹,使人无法再注目在原将属于她的光辉上。也许是她肩负的太重了吧,明丽的脸上有些灰暗,但却增添了太多的坚强。
      这个神秘的偷袭者,竟然是城主,天工城的城主!
      真面目被识破之后,城主并没有露出慌乱的神色,反而,她握紧了拳头,冷然道:“倾城,走开,这里没有你的事!”
      顾倾城身子一震,她的神情由不敢置信慢慢变成愤怒,她的手也攥紧了紫电龙枪,因用力而发白的指节仿佛与龙枪融为了一起,白色紫色交融在一起,紫龙感受到她那惊涛骇浪一样的怒气,龙头昂扬如飞,直欲搏城主而出。
      顾倾城咬牙道:“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城主左手轻轻抚着自己的拳头,她没有去看顾倾城愤怒的眼睛,淡淡道:“你不必知道!”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那么我能不能知道呢?”
      这个声音十分熟悉,城主忍不住身子一颤,急速转过头来。就见少羲身子无力地倚在殿门上,双目中满是痛苦看着她。
      城主的身子又是一震,少羲那痛楚的眼神让她灵魂都开始颤抖起来。
      只听少羲缓缓道:“母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天工城不是你愿意用生命来守护着的么?”
      城主仿佛无法面对他,缓缓抬头,长出了一口气:“是的,十年前,我答应过一个人,要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天工城,我本以为,我会永远这样做下去,直到我死的那一天。但我后来发觉,我做不到……”
      她用力摇了摇头:“人们只看到我霸绝的天工术,看到我一次次将来犯的敌人击退,他们将我当成天工城的守护神,一厢情愿地认为我永远不可能被击倒。对他们来讲,我就如同这座冰山一样,永远没有倒下的一天……”
      她的声音渐渐低沉:“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无法承担起这么重大的压力……我也想笑、也想哭,当面对着太始殿的时候,我也害怕!天工城的力量实在太小了,本无法与玄武帝国相抗衡。这些年,我的心力全都投在了它上面,但我却突然意识到,这迟早是一场空。”
      她的目光倏然抬起来,冷冷地盯着阿饱与顾倾城:“有一个金色天堂,就有两个。我能击败一次、两次,还能击败第三次么?我已经厌倦了,我不再想这样下去!我很想放下手中的担子,好好地休息休息……”
      少羲痛苦地闭上眼睛,他无法面对这样一个母亲。他非常清楚自己母亲所承受的压力,那绝不是一个人能够承受得了的。他能说什么?那毕竟是他的母亲!
      顾倾城的手稍微放开了一些,她怒道:“你想放弃,那就放弃好了,但为什么要刺杀圣王?难道你要整个天工城的子民都因你而死么?”
      城主轻轻摇了摇头,道:“你不知道的……”
      她的身形忽然晃动,刹那之间,已经闪过顾倾城与阿嫦,射到了老魔法师的面前!悄无声息的,她的拳头已然架在了老魔法师的脖子上。
      拳头上闪的是苍青色的光芒,幽幽淡淡的,但却散发出无比的逼人锋芒,让所有的人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这拳头就如天工城所处的巍峨的冰山,绝非一步可以跨越的。擅近者必死!
      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住了刚刚抬起的脚步,紧张地看着城主。城主的目光,却紧紧盯着老魔法师。
      这是半边枯骨、半边青春的容颜,已非老魔法师本来的容颜,但城主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轻轻的,喘息着,老魔法师张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浑浊的眼睛,已因身上受的伤而散乱无神。这双眼睛慢慢地在城主的身上划过,定在她的脸上。眼睛中露出了一丝笑容,老魔法师缓缓道:“碧容,你终于做不下去了么?”
      他吃力地抬起手,仿佛想要抚一下城主:“这些年来,苦了你啦。”
      城主紧紧咬住牙,架在老魔法师脖子上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老魔法师咳嗽着,道:“十年前,我答应他照顾你的时候,就想到了今天。你本不是个坚强的人,能够做到今天,已经很难为你了。”
      他长长叹了口气,道:“所以,今天你要做什么,就做吧。不要再为任何理由而束缚你了。”
      他伸出的手无力地垂下来,气若游丝。
      城主身子剧烈地颤抖着,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十年,一场忍了十年的痛哭,又有谁能够止住?谁又能够理解这十年来她所受的艰辛?
      在如阳光一样照耀着整个大地的玄武帝国的光芒下求生存,天工城就如随时都会消失的黑影一样,谁又知道要支撑这片黑影需要多少的力气,多坚韧的意志?
      当年的她,只不过是个无忧无虑的年少女子,甚至还没有顾倾城成熟,却被植入天下第一流的力量,保护这片子民。
      谁来保护她?最亲的人躺在血泊中,求她这最后一件事的时候,她又如何不答应?十载年华空老去,唯余流光照红颜!
      你要做什么,就做吧……不要再为任何理由而束缚你……
      但她能做么?
      圣王殿中忽然变得沉闷起来,只有城主那压抑的哭声。
      突然,噗的一声轻响,她的手已经洞穿了老魔法师的胸口,硬生生地将他的心撕了出来!
      老魔法师脸上一阵痛楚之极的抽搐,但他紧紧咬住了牙关,没有呼痛。他的眼睛中,却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对那个人的承诺,终于到了尽头了……
      城主一咬牙,用力将老魔法师推了开来,她的眸子中,全都是决然之意!厉啸声铺天盖地而来,顾倾城目眦欲裂,手中紫电龙枪啪啦啦扯出丈余长的深紫色闪电,轰然盘旋缠绕,将她全身布满,顾倾城人枪合一,向城主怒冲而去!
      城主一回首,闪着苍青色光芒的拳头迅捷无伦地撞在了枪尖上。
      轰然大响中,他们所在的圣王殿被这两股巨大的力量摧动,猛然摇晃了几下。
      城主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你的体内所锻造相合的是紫云苏,再经半年多的锻炼,你就可以完全吸纳,便可自由御使八条紫电神龙,横行天下。但我……我的精魄,却已与这座天工冰山锻在了一起。所以,你最好不要出全力攻击我,否则,整个天工城都会毁在你的枪下。”
      顾倾城身子一震,城主突然一拳击出,将她逼开一丈,拳风凌厉中,忽然击进了自己的胸口!
      没有鲜血溅出,她的胸口被硬生生击开一个洞,在众人的惊骇声中,城主探手,将自己的心脏硬生生拉了出来。
      这是一枚青色的透明心脏,发出悠远的光芒来。虽然已离开了城主的身躯,仍然在勃勃跳动着。这枚心脏跟老魔法师的心放在了一起,两枚心脏立即同时跳动了起来。
      老魔法师的心脏是七彩的,一面跳动着,一面变幻着各种的彩晕,看上去极为华丽。城主的心脏离身之后,脸色立即变得极为苍白。
      顾倾城震惊道:“城主,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城主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都是为了他啊……”
      她倏然将这两枚心脏攥紧,她跟老魔法师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那两枚心脏被她硬生生攥在了一起,跟着,城主身形如电,飙射到了少羲的身边。她一拳向少羲击了过去。
      少羲那羸弱的身子仿佛不存在一般,城主的手穿过他的衣衫、肌肤,他的身子刹那间变得透明了起来,只见城主将两枚心脏形成的灿烂光团送进了少羲的心脏中。
      少羲几乎疼的晕了过去。那光芒却仿佛找到了什么附着物一般,急速地在他的心脏中扩生了起来。才瞬息之间,已经将他的心脏完全充满。
      少羲的心变成了一团苍青与七彩夹杂成条纹的光团,而他原来的心脏,便纷纷破裂,化为股股鲜血,浸染了衣襟。
      城主缓缓将手抽了回来,少羲的身体也随之复原。
      城主默默地看着他,少羲丝毫魔法天工术都不会,哪里能够经受如此强烈的换心之术?早就疼得晕了过去。
      城主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柔声道:“天工城之所以能屹立不倒,是因为你的爹爹留下了一件秘宝,克制住地母神的力量,使她不敢靠近……现在,我将这件秘宝植入你的身躯中,此后天工城的人若想存活,势必会全力保护你。你虽然天生不具任何力量,但有他们的保护,妈妈也就放心了……”
      她缓缓说着,脸上的神色由柔和渐渐转为坚定:“妈妈就可以放手一搏,再也没有任何顾忌了!”
      说着,她倏然站了起来,神情已转为冷酷的坚凝!她的胸口虽然破了个大洞,但似乎全不影响她功力的发挥。
      就见她深深吸了口气,众人就觉脚下一阵轰然大响,仿佛构成天工城的整个冰山都在震动一般。城主忽然厉声道:“黯酃王!”
      阿饱跟顾倾城同时一震,黯酃王?!他不是已经死在无馀谷里了么?
      城主的神色却郑重之极,她的目光坚定地盯在了老魔法师的脸上。就见老魔法师已经垂死的身躯震了一震,脸上露出了一片迷茫的表情。
      城主深深吸了口气,她倏然探手,阿嫦一声惊叫,被她抓在手中。城主右手跟着挥出,大片苍青色的光芒轰然奔发而出,在她的身后形成一道瑰丽的冰壁,呵啦啦一阵响,将顾倾城的紫电龙枪挡了开来。
      城主霍然将阿嫦提了起来,高声道:“黯酃王,醒来吧,你的爱妻阿嫦在这里!”
      老魔法师的身子抖了抖,咯咯轻响中,他胸前的骨骼竟然缓慢地张开,将洞开的伤口缝合了起来。慢慢的,那灰败的肌肉跟着骨骼蠕动,将伤处填满。圣王殿中隐隐响起了一阵洪大的心跳声,只见他半边白骨一般的脸上竟然泛出了玉一般的光泽,那两只眼睛缓缓睁了来。
      他的嘴中发出的,赫然正是黯酃王那沙哑的声音:“阿嫦!你在哪里,阿嫦!”
      他脸上的白骨突然活动了起来,竟似要将另半边青春的脸挤掉一般。阿嫦尖叫道:“妈妈!快来救我,有妖怪啊!”
      城主手一推,将阿嫦向前送去,缓缓道:“黯酃王,现在阿嫦已经不记得你了,还不施展你的黯无之眼,将她的记忆从黄泉之国抓来?”
      黯酃王忧伤的目光紧紧盯住阿嫦,他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他张开双手,似乎想拥抱阿嫦,但又似乎不敢。
      听到城主的建议,他喃喃道:“不错!我的黯无之眼乃是这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的通道,我可以将她的记忆恢复的!”
      他双手一摆,空间猛然发出一阵颤抖,一股宏大的力量宛如暴风般狂扫而开,在暴风的最中心,一团巨大的赤影火团轰然闪现,带着浓重的血腥气,在圣王殿中高高矗立着。
      黯酃王叫道:“阿嫦!我要你再做我的妻子!”
      他双手舞动,连环的影像在黯无之眼中快速闪变着,终于汇聚成一个朴素而秀丽的年轻女子,在一灯豆火之下,聚精会神地补着衣衫。她不时抬起头来,凝望着墙角的喜蛛,淡淡地叹一口气。也许她是在思念远处的良人吧。
      黯酃王脸上闪出了一丝兴奋与期待之色:“阿嫦,回到我身边吧!”
      城主看着黯无之眼,眼中流露出难以言说的神情,她叹息了一声,轻轻推了阿嫦一把,一枚尖锐的青色匕首塞进了阿嫦的手中,淡淡道:“杀了他!”
      这一声,宛如一只重锤,狠狠敲进了阿嫦的心中,对黯酃王诡异模样的恐惧被这一重击无限地放大了,阿嫦尖叫着,一手捂着耳朵,一手紧紧握住匕首,狂奔着向黯酃王冲了过去。
      黯酃王狂喜地张开双手,大叫道:“阿嫦!”
      阿嫦仿佛逃避一般猛力摇着头,急速冲过黯无之眼。刹那之间,那温馨的一幕猛然在她的身边扭曲着,急速地流动着起来。阿嫦尖叫声尖锐而又痛苦,一股完全陌生的记忆又仿佛带着熟悉到刺痛的气息猛然灌入到她的意识中,几乎将她震得晕了过去。等她清醒过来时,她已被黯酃王紧紧抱住了。
      看到他那狰狞的相貌,阿嫦忽然有种流泪的冲动。
      她记起来了,这正是她牵肠挂肚,宁愿死去也不愿忘记的人!
      她记起了他还未修道时他们的快乐时光;她记起了那个深沉的夜,他突然出现带来的死亡;她记起他疯狂地吻着她逐渐冰冷的唇,惨啸声惊碎了月光;她记起多少个清冷的夜晚,他静静守着黯无之眼,将他的欢喜,他的忧愁,他的思念一点一点说给她听。
      我不怪你……
      这不仅仅是她的承诺啊……
      阿嫦的热泪终于滴了下来,她也紧紧地抱住了黯酃王。这时,她才赫然发现,那柄青色的匕首,已经完全没入了黯酃王的胸口!
      阿嫦骇然尖叫了起来。黯酃王却仿佛没有发觉一般,拥紧了她。他凝视着她,喃喃道:“阿嫦,你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
      听到这柔情刻骨,相思已深的话,阿嫦忽然完全释怀了。
      她动情地纵身到黯酃王的怀中,也紧紧抱住了他:“是的!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生与死,又能如何?能够相爱,哪怕只有一刻也就够了!
      她忽然想起了他第一次相见的地方,那是一片很绿很绿的草地。她看着他的眸子,这眸子中有同样的笑意。在这一刻,他们心灵完全相通,再也没有任何的隔阂。
      她知道,他从来都没有离开她,他一直在默默地保护着她。
      那神秘的地藏之力,就是黯酃王一生修为的精华。他在无馀谷爆炸后,便附身于老魔法师,守护着她。
      她很想告诉他,她知道,她能感受到这一切。她每次看到老魔法师那狰狞而诡异的脸时,她都能感觉到那眸子深处的温暖。
      她讨厌老魔法师,故意跟他作对,只不过是想吸引他的注意而已。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们将永远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有什么话,他们可以慢慢说,慢慢听。
      阿嫦倒转匕首,快速地刺入了自己的身体。没有血流下来,她的血跟黯酃王的血交会在一起,互相流入彼此的身体中,然后,他们深深抱在了一起。
      再不会有任何的遗憾。
      他们同时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互相抱紧了对方。
      
      顾倾城只看得热泪盈眶,她愤然怒啸了一声,紫电枪尖上倏然凝结出一道灿烂的闪电。顾倾城郁愤难消,全都凝结在了这一枪中。这一枪,已不可挡!
      冰层与枪尖相碰,终于抵挡不住这一枪中的决然怒意,暴散而开。
      顾倾城含愤郁怒,一枪斜引,向城主刺了过去。
      城主眼睛盯在黯酃王与阿嫦身上,她竟然没有闪避。直到这一枪刺进了她的体内,她才矍然惊醒,右拳猛然挥了出去。
      拳锋与枪身撞在一起,硬生生地将龙枪击开半尺。
      顾倾城怒喝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杀了一个还不够,竟然还要杀阿嫦!”
      城主眼中也露出了痛苦之色,她突然喝道:“浮丘云风!”
      一道赤红之光闪过,浮丘云风那魁梧而桀骜的身形倏然闪现,立在了城主身前。
      城主缓缓道:“当年你曾说要报答我的,不知现在还算不算数?”
      浮丘云风布满伤痕的脸上闪过一阵狂笑:“凭什么不算数?”
      城主淡淡道:“那好,替我杀了她!”
      她手指伸出,正指向顾倾城。
      浮丘云风跟顾倾城的身子都是一震!
      慢慢地,浮丘云风笑了:“当年万千人要杀我,只有你一个人说我可怜,然后冒着生命危险将我救了出来,只因你觉得我是个可怜的人。现在,不论你做什么,我浮丘云风追随到底!”
      他的双手伸了出来,厉啸声直挞而出,宛如雷鞭抽着圣王殿内的巨石,逐云血豹跟裂风雕踏着赤涛一样的红光,闪电般显身而出。只是这一次,它们的身形高大了好多,足有上一次在天工城禁制之前一战时的三倍大小。
      浮丘云风淡淡道:“来吧!”
      他的身形随着话语,倏然窜了上去!那两头血色魔灵长啸声中,一上一下,化作两道血涛,铺天盖地般卷了过来。
      压力如山般汹涌怒卷,几乎压得顾倾城喘不过气来。以浮丘云风此时的修为,绝不可能迫发出如此的杀意的!
      顾倾城忽然意识到,浮丘云风不是在求战,他是在求死!
      他的力量来源于血,那他此时就是焚血而战。赢不赢顾倾城,已成了次要的事情,不管输赢,他自己都会死,他只求死的时候,能够灿烂一些。
      一诺重于山,但他明知这一诺会毁去千万人的生命,所以,他只有焚身而全诺。这就是英雄,苍苍茫茫的古豪杰。
      顾倾城心中忽然涌起了敬意。但她却只有握紧龙枪,迎战。因为浮丘云风的凌厉杀意,已让她不得不战!
      血光与紫电,迅速纠结在一起。轰然爆响声中,圣王殿被两人连圈迸发的劲力摧毁了大半,血光紫电耀空而舞!
      
      城主缓缓抬起头来,她再也不看顾倾城与浮丘云风一眼,她的目光,深深盯在阿饱的身上。
      “我认识你。”她缓缓道。
      阿饱沉默着。他在思考着城主的来历。无论从哪一方面想,这位城主的来历都绝不简单。没有考虑清楚这根本的一点,他不愿意出手。
      城主昂首向天,仿佛想起了很多的事情:“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你那时候的笑脸,是多么的天真啊……”
      她眼睛垂下,看着依旧昏迷着的少羲,她的眼眸中闪现着柔情:“就跟少羲是那么像,有的时候,我就会将你们两个混在一起,分不清楚。这十年来,我时常在想,为什么少羲会是少羲,你会是你!”
      她的话很古怪,但阿饱却惊骇地张大眼睛,盯住了城主。他的眼睛中闪烁出了灼亮的赤光,此时的他,已经不是阿饱,而是那霸绝天下的龙城。
      “你……你究竟是谁!”
      城主辛凉地摇了摇头,不去回答:“你们本是天下最相似的人,但你御驾八趾神龙,君临天下,他却承受着地母神的怨怒,不能施展任何力量。这不公平,这绝不公平!”
      她的眸子开始闪亮,因愤怒而闪亮:“今天,我就要打破这一点!”
      阿饱目中金光射出一丈多远,他身上迸发出的宏大气势,使他仿佛是这青天的一部分,任何人都无法撼动。他沉声道:“你……你是碧阿姨!”
      城主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显然“碧阿姨”这个称呼,刺痛了她的心底。
      她缓缓道:“不错,我就是归碧容,这个令地母神狂怒的名字!”
      阿饱目中的红光倏然收回,喃喃道:“碧阿姨……碧阿姨!”
      城主厉声道:“来,杀了我!你不是因我的种种恶行而愤怒么?用你那无上的力量杀了我!”
      她踏前一步,阿饱却慌忙退了一步,喃喃道:“不……我不能伤你!”
      倏然之间,赤红的光芒一闪,庞大的黯无之眼当头罩了下来,将阿饱困在了中间!城主厉笑声破云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