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杀气如虹

  •   
      少羲听完了阿饱的叙述,他并没有说话,而是在静静地思考着。
      良久,他缓缓道:“我唯一不能想明白的,就是这个偷袭者得手之后,怎么不再补上一拳,将圣王杀死呢?他冒险杀入圣王殿,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收手的。”
      阿饱笑了笑,没说什么。
      的确,如果不是他这个大高手在场的话,那偷袭者的确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收手。所以,对于他来讲,这个问题并不存在。
      少羲仍然沉思着,他的眼睛忽然一亮,道:“圣王乃是天工城的中流砥柱,然而圣王已有许多年未曾出手,看来也不像要破例的样子,所以,圣王殿的周围都布满了护卫,来保护大殿。就算是在太始殿驾临之时,这些护卫也未曾少离。但昨天晚上,这些护卫却离开了一小会,因为圣王与阿饱兄相约,便设法将他们支开了。圣殿守卫都是天工城的精英,与真正的高手决战而胜或者不行,但要及时报警,却绰绰有余。而这一小会,也正是偷袭者进入的时间。”
      阿饱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少羲思维的敏锐,的确非他所能及。
      少羲道:“这一小会,只怕也就是近十年来,唯一不被人觉察而进入圣殿的机会。所以……”
      他淡淡一笑,道:“阿饱兄仔细想想,谁还知道圣王之约,那么就可以锁定凶手了!”
      他所分析的极有道理,当下阿饱沿着他的思路苦思了起来。
      有谁会知道他跟圣王的约定呢?
      阿嫦?老魔法师叫他月圆入殿之时,阿嫦就在身边,以她那地藏之力的高绝修为,要听到他们的谈话,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但阿嫦有刺杀老魔法师的动机么?
      阿饱摇了摇头,觉得这绝无可能。无论阿嫦还是顾倾城,她们要杀老魔法师,尽可在进入天工城之前。阿嫦虽然有些讨厌老魔法师,但若说动了杀机,那是怎么都不可能的。何况阿嫦天真未泯,又哪里会有这么深沉的城府?
      那么还会有谁呢?
      阿饱仔细想来想去,这件事知道的人绝少,几乎不会有人发现。猛然,不知怎地,阿饱眼前忽然晃过阿暴切菜时那柄巨大的菜刀,以及他肌肉牵动时狠辣的神情。难道是他?!
      突然的,阿饱又想起提议去找金色天堂的,也正是阿暴!若是阿暴早就知道金色天堂的秘密,那这一着就是处心积虑、一网打尽的狠棋!
      阿饱不由自主脱口道:“是他!”
      顾倾城跟少羲神情都是一震,道:“是谁?”
      阿饱没有再说话,他的眉峰渐渐竖了起来。每当这时,就是表明他已渐怒,他将要倾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将此人打倒!
      他忽然向外走去,他要将阿暴揪出来,绳之于法。
      对于这个视天工城所有生灵于无物的大奸贼大恶人,阿饱的确已动了真怒。
      顾倾城紧了紧手中的银枪,道:“我跟你去!”
      阿饱一怔,他现在的思维已随着与凤阙公主相会,部分地恢复成为龙城太子。号称天下第一人的龙城太子,需要别人的帮忙么?
      顾倾城快步走到他身边,道:“你什么武功与魔法都不会,就算找出了人,也打不过。我跟你去,直接将他揪过来,不是更好?”
      阿饱苦笑了笑,在她的眼中,原来阿饱是这样一个没用的人啊。不过阿饱倒是很欢迎她跟着去,让她留在少羲的身边,总是有些不妥。
      身后,少羲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什么武功魔法都不会么……”他缓缓抬起头,眼中露出痛苦之色:“我也是一样啊……”
      
      厨房只怕是天工城中最安定的地方,无论战争也罢,和平也罢,饭总要吃的。在天工城这个物质匮乏的地方,吃饭更是成了头等大事。所以保护的最谨严的,除了最高处的圣王殿,就是厨房了。
      当阿饱与顾倾城两人走近这座位于冰山最低层的巨大房屋时,他们能够清晰地听到那炽烈的烧火声。
      就在这听似粗暴的声音中,面粉什么的被做成馒头,延续着他们的生命。这声音,也就成了天工城祥和的代表。
      但当两人进入厨房后,他们才知道自己错了。
      巨大的蒸锅被掀倒在地,还未蒸熟的馒头几乎散满了整个厨房,跟那些浓稠的汤汁混合在一起。在铁锅旁边,横着两个人,一个是强龙,一个是老狼。
      阿饱心头一震,他急忙快步走了过去,扶起了两人。在接触到他们的同时,他的心也沉了下去。
      两人的胸前都破了好大的一个洞,但却没有鲜血流出来,因为他们的鲜血已经几乎流干。但他们躺卧之处,也没有血迹,似乎有什么巨大的猛兽将他们全身的血液都吸干了,只留下干瘪的内脏。
      阿饱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救他们。
      轩辕皇室的力量,是直接来源于地母神的,而地母神是祭祀与收获的女神,拥有可以让枯木重春的能力。要救回这两个人,并不是没有可能,但一旦使用这种力量,就必须让自己的心灵与地母神相合。
      那时,这个天工城还会存在么?
      顾倾城的双目中射出一道凌厉的怒火,显然,她也被凶手的残忍激怒。她的手掌用力地攥在紫晶龙枪上,关节都因用力而发白。
      强龙跟老狼就跟晒在太阳底下的鱼,艰难地吞咽着强龙吃力地挪动着手,紧紧抓住阿饱,他的舌头已经变得极干:“是阿暴……阿暴……”
      阿饱攥着他的手,轻轻点了点头,道:“你们安心吧,我一定会抓住他,为你们报仇的!”
      强龙跟老狼同时摇了摇头,似乎挣扎着想要说出什么,但却只是喉头抽动了几下,就没了声息。
      两人的身体缓缓委顿下去,仿佛两团就要融化的冰雪。
      沉默,充塞在整个厨房中,阿饱缓缓地将强龙跟老狼放倒在地。
      他的心情极度烦恶,一个人,竟然会残忍到杀害如此相信着自己的兄弟,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他霍然站起身子,在顾倾城看不到的角度,他的眼睛忽然变成了金色。
      然后,他看到了许多残灭的影像。
      ……
      阿暴巨大的菜刀剁在了菜板上,然后他开始跟强龙、老狼说话。跟着,他忽然出手,双拳击在了两人的胸口,深深陷了进去。两人用力地挣扎着,渐渐已无还手之力,只见他们体内的鲜血全都化成了一团血雾,顺着手臂罩到了阿暴的胸前。他的伤口开始翻卷,渐渐蠕合在了一起。他的脸色、他的修为,都随着强龙跟老狼的血雾渐淡而重归颠峰。跟着,他双拳一抖,将两人摔开,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他再也没看这两个人一眼,仿佛这两人只是两摊垃圾一样。
      天工城的垃圾!
      
      阿饱咬住牙,他忽然从怀中出去一物,一串柔和的光芒迅速地在空中蔓延开,跟着,化作一连串的白星,横空分为两股,向强龙与老狼的伤口涌流过去。那是一只洁白的羽毛,它仿佛怀有怜悯一般,不住地鼓动着治愈的灵力。强龙跟老狼本已濒死,但被这流光一照,脸上竟然泛起了一阵红晕,他们心跳的声音,也渐渐洪亮了起来。
      阿饱轻轻道:“这是我们缴获的参合玉凤的羽毛,你们躺着不要动,再过半个时辰,伤口就会愈合。你们的仇——”
      他眼睛冲喷射出赤红的怒火:“我会帮你们报的,一定!”
      他霍然站起来,顺着阿暴走去的方向,跟了下去。他的拳头已握紧!
      
      凤羽的白光不停闪灭着,仿佛是人的呼吸。
      那闪灭越来越缓,而强龙跟老狼的呼吸,也就越来越平稳。
      但两人遥望着通道入口,将那句还未说出的话咽入了吼中,脸上却挂着苦笑,很深重的苦笑。
      良久,老狼喃喃道:“强龙,你还想要这条命么?”
      
      厨房里面共有两只大锅,一只锅底下是通往金色天堂的冰晶隧道,另一只也被掀开了,下面居然也有一条隧道。
      阿饱毫不犹豫地就跳了进去。
      这条隧道比去往金色天堂的那条要窄一些,也更加平缓,只是一样黑黝黝的望不到头。
      阿饱一言不发地在前面走着,顾倾城却戒备森严,手中银枪不住地发出很小的刺波,刺探着周围的空间。这隧道的尽头之物,若有金色天堂一半那么可怕,他们只怕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直走了半个多时辰,眼前忽然透过一丝光亮,这隧道终于走到了尽头。但阿饱的脸色并不好看。这隧道平缓之极,几乎没有拐弯,以阿饱粗略计算的距离,只怕早就出了天工城,甚至已通过天工城跟玄武帝国中间的强力禁制,进入了玄武帝国的内部。
      若是阿暴真的是玄武帝国的奸细,那么这条隧道就是运兵潜入偷袭的最好渠道。
      说不定这就是阿暴要杀强龙跟老狼的理由!
      阿饱用力一蹬,跃出了通道。他不愿在顾倾城面前表现自己的绝世修为,因此,还是跟那个什么都不会的阿饱一般。
      顾倾城飘然跟在后面,倒是毫不费劲。
      眼前一片赤白,雪域茫茫,映衬着不远处那巍峨的冰山,就如沉默思索着的贤者。阿饱的眉头皱的更紧,此处正是包围着天工城的强力禁制所在!
      一个灰影正站在这禁制之前,仿佛是在打量着禁制,又仿佛是在犹豫。
      阿饱怒喝道:“阿暴!原来真的是你!”
      那灰影倏然转过身来,就见他须发蓬蓬,脸上尽是刀痕剑伤,看去十分狞恶,正是阿暴。
      他见阿饱跟顾倾城显身,也不由一惊,跟着神情平复,淡淡道:“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阿饱怒道:“还是问你要做什么!你是不是要打破禁制,进入玄武帝国?”
      阿暴沉默着,缓缓道:“你说的不错,我正要去玄武帝国。”
      阿饱怒极反笑:“好!我今日来,就是要擒你回去的!”
      阿暴冷冷瞥了他一眼,不再说话。在他的眼中,什么都不会的阿饱有什么资格对他指手画脚?
      顾倾城一言不发,缓缓站到了阿饱的身前,长枪横指,那化身为枪身的紫晶神龙一声苍茫的龙吟声响起,枪尖上逼出一道摄人的锋芒,向阿暴覆压了下去。
      阿暴瞳孔倏然收缩,道:“不知死活!”
      他倏然一掌冲了过来,掌势才刚起,一大团的血色就随着掌心亮起,盘旋飞舞中,一声嘹亮的雕鸣响起,血色化作一只巨大的血雕,向着顾倾城猛扑而下。
      顾倾城一声娇叱,紫晶神龙身躯剧烈地抖动着,在顾倾城快到不可思议的枪击中,变化成一团巨大的云朵,将阿暴整个笼罩了起来。
      轰然声响不住地从云团中传出来,宛如一声声闷哑的雷霆。
      云朵覆盖中忽然传来一声厉吼,一道红光突然冲天而出,刺破了这紫色的云层。阿暴手中红光绽发,凝结成一道利剑的模样,在他的运用之下,宛如火龙般横飞而出,瞬间跟紫电龙枪交击了几百次,登时将龙枪形成的云团稍稍遏制住,跟着,红光变化,倏然向着顾倾城穿了过来。
      顾倾城神色丝毫不变,喝道:“乌云化雨!”她的枪法倏然一变,刹那间交织成一团的枪影化成万万千千,有横有斜,有高有低,如天风海雨般向阿暴袭了过来。
      阿暴一退、再退,背后已经是那道强力禁制,挟着这么霸猛的力道入内,他立即就会被禁制的反冲之力撕成碎片!
      阿暴咬牙,大喝,另一只手也探了出来,红光乍显,在手上凝显出一头豹子的模样,怒啸震天动地,那血豹四爪蹬动,化作一道凄厉的光影,向着顾倾城飙射而至!漫天枪影,竟然毫不能阻挡住它!
      顾倾城心中微微一惊,随着一声娇喝,她手中的紫电龙枪倏然一分为三,一取那血豹,一取阿暴,一取他另一只手中的血雕。
      紫云苏中蕴含着八条巨龙的精魄,随着城主亲自施展的锻造术,已经全都与顾倾城的精魄相合。只是她修为尚浅,一次驱动三条巨龙,已是她的极限。
      饶是如此,三条巨龙当空霍然挥舞,已经足够对阿暴形成压迫。
      紫晶神龙与其他的龙大不相同,它们的身躯都是由坚韧之极的紫晶石构成的,体内蕴蓄了庞大的魔法力量,只要取得它们的认同,便可轻易地将这些力量发挥出来,威力立即便会暴增。
      顾倾城自身的修为并不强,但加上这三条龙,那就绝不可同日而语了。
      三龙才显,阿暴立即被那紫色巨涛淹没。
      阿暴情知劲敌,他双手圈转,护在了身前。一豹一雕轮换,一护身,一对顾倾城的枪影发起了攻击。
      两人功力悉敌,战在了一起。
      顾倾城见久战不下,生怕阿暴另有绝招,当下一声娇喝,身子陡然拔在了高处,厉啸道:“雷雨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