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地母神迹

  •   
      阿饱一惊,他也听说过地母神的名字。
      传说地母神乃是世界中唯一的神明,整个大地就是她那庞大的身体。她主司着祭献与收获,人类的一切魔力都源出于她。
      她是玄武帝国的保护神,传说也是人类共同的母亲。
      但是老魔法师为什么看到这金色流芒,竟然会呼唤出地母神的名字?
      就见老魔法师仓惶掉转了头,没命般的向着来路飞奔而回。
      便在同时,滔天的炎流怒冲而起,那条巨大的冰龙身上发出浓密的蒸汽,就在这瞬息之间,已经融化了一半!
      几人这才大吃一惊,一齐狂奔而回。
      那些炎流并没有落下,就在金光照到它们的一瞬间,它们身上那逼人的炎力突然消失,竟然也变得金光闪闪起来。
      突然,宛如泥山倒塌一般,炎流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倒了下去。阿饱百忙中回头看了一眼,就见那万千条炎流,竟然全都在金光的照耀下,变成了粗大的麦粒。
      那不再是要命的岩浆了,而是麦粒之河!金光缓缓前进,但这种改变却如影随形,毫不停息地进行着。
      这个发现让他停了下来,他惊骇地发现,所有金光照耀到的地方,全都在一瞬间变成了麦粒。
      难道这就是金色天堂的真面目?
      无尽收割的麦田,就是这片能将所照耀到的东西变成麦粒的金光?
      阿饱心中涌起一阵兴奋,一只苍老的手将他抓住,老魔法师用力地吼道:“快走!若是你被照射到了,你也会变成麦粒!”
      阿饱吃了一惊,吃不完的麦子是好的,但若是自己也变成了这麦子,那就大大不好了。
      便在此时,金光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尖锐的笑声:“被我遗弃的孩子,再度回到我的怀抱中吧!”
      那金光突然涨大,发出了一阵刺目的光芒,以更快的速度前行起来!周围的冰雪之窟一阵剧烈地晃动。
      老魔法师脸色惨变,叫道:“不好!”
      就连阿饱这么迟钝的人,也知道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若是这种转换不停歇,那么再过片刻,这座建筑在冰山之上的天工城就会崩塌,就算城中的人不被压死,也会在随之来的金光照耀下,被分解转化成麦粒,再不会有任何人存活下来!
      难道这个金色天堂的传说,只不过是个陷阱?
      顾倾城的脚步忽然停住,她倏然转身回来,她的双目中射出一阵坚毅的目光:“我们不能逃走!”
      她的手紧紧握住了紫电龙枪,她的脸上又浮起了那倔强的表情。顾倾城轻轻咬住嘴唇,重复道:“我们不能走!一定要想办法,消灭这道金光!”
      老魔法师半边还未坏掉的头颅上青筋暴起,气急败坏地嚷道:“消灭?你可知道这乃是地母神的收获之光,那是一切魔力的源头啊,怎么可能消灭的掉!”
      顾倾城坚持道:“如果我们就此逃掉,那么天工城的千千万万人将会因我们的过错而无辜死掉!”
      她昂起头:“由我而起的,就要由我而终结!”
      老魔法师跟阿暴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的眼中都有些无奈。
      阿暴粗暴地道:“把她打昏了带走吧!”
      老魔法师大喜道:“好!”他拱手道:“你来打!”
      阿暴挺了挺胸,但看到顾倾城手中那崭然发光的紫电龙枪,以及自己胸口那个大伤口,不禁泄了气。
      就在这时,耀眼的金光已然刺到!
      顾倾城一声娇喝,她手中的紫电龙枪飞射而出,向那金光上刺了过去。紫芒怒闪中,那龙枪赫然竟变成了三条,在她素手闪电般推送下,溅射出万千骄阳一般的晶芒,带起重重山影一般的枪影,向收获之光驰射而至!
      昂然一阵龙吟声从枪身上发出,三条通灵巨龙似乎知道这金光极不好惹,在空中不安地扭曲着身子,极力避免同金光的交接。但在顾倾城的推送下,又不能后退,眼见刺目的金光罩下,紫龙忽然一阵悲啸。
      它们那水晶一般的龙身上突然起了一阵波纹,竟然在金光照射到的一瞬间龟裂,暴散成点点麦粒!顾倾城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全力收枪,那金光如影附形一般跟了过来,向她的身上罩去。
      阿饱大吃一惊,他顾不得细想,急忙跃了起来,一把将顾倾城推开。那金光却完完全全地将他的身子笼罩住。
      阿饱几乎笃定地认为,自己会在一秒钟之后,整个身子都会化成麦粒飞掉,但事实却并不像他想的那样。金光宛如最温暖的湖水,将他全身浸绕住,他竟然感觉到非常的舒适。他丝毫没有感到那金光有丝毫的恶意,恰恰相反,一股柔和的力量透进了他的身体,弥补着惊神针所造成的伤害。
      他扬起头,就见金光的深处,一张极为美丽的面庞正向着他微笑。
      所有的金光都仿佛从这张脸上发出的,在这金色灿烂的映照下,它高贵而尊华,明艳不可方物。
      她的笑,带着些慈和,又带了些坚强,金光宛如她柔和的手,抚慰着阿饱创伤的身躯。阿饱就觉的身上一阵舒软,好想就此躺倒,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但就在这时,金光忽然涌起了一阵漩涡,潮水般地退了开去。
      那张绝美的脸上闪过一阵愤怒的惊骇,慈美的眼睛刹那间变得狠辣了起来。
      一双手闪电般伸了过来,将阿饱拉出了金光。那种旷美之极的舒适感突然消失掉,让阿饱一时之间有些适应不了。但他很快就定下神来,就见天工城的城主,坚定地站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她那略带沧桑的眼睛盯着不住在翻搅凝旋的金光,她娇柔的身躯中有着连阿暴都无法比及的悍然,让那金光竟然无法越雷池一步。
      她突然踏上一步,那金光仿佛沾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倏然后退。阿饱甚至可以看到,隐没在金光深处的那张绝美的脸,在刹那间扭曲了起来,金光愤怒地挥舞着,似乎想要将城主撕裂。
      但城主身上显然有她极为忌惮的东西,金光虽然狂怒地挣扎,但却丝毫都不敢触及城主。
      城主又跨上一步。她的身子猛地一颤!
      金光受到挤压,登时暴缩,但它的反击之力也就更为凶悍,以城主的修为,也都有些难以支持。老魔法师叹了口气,缓缓走了上来,跟城主站在了一起。
      他们的身上立即同时腾起了一道蓝色的光芒,连接在一起,向金芒压了过去。地母神嘶吼般的啸声在金光中奔腾潮吼,阿饱忽然有些心神不宁。
      金光被压的更小,但就算是两人合力,却仍然无法将金光击退回去。
      顾倾城忽然道:“阿嫦,我们来帮忙!”
      她双肩用力,撞在了城主的后背上,运劲推了起来。阿暴也冲过来帮忙,但阿饱却仿佛呆住了一般,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们。终于,在五人的合力下,终于将凝结到最小的金光推动,缓缓向悬崖那边移了过去。
      蓝光闪过,形成一排巨大的文字,一闪而没,形成一道虚无的蓝色屏障,跟周围的山川连在一起,将金光挡在了外面。金光撕啸怒吼,却无论如何也冲破不了蓝色的障碍。
      阿饱身子忽然一震,地母神那尖锐的声音在他的脑颅中响起:“我会回来的!你摆脱不了我!”
      这锐声让他的身子一阵颤抖,他脸色苍白,几乎就要跌倒。其他的人顾不上管他,都据地喘着粗气。虽然他们抑制住了地母神的进攻,但也几乎消耗尽了他们全部的力气。
      顾倾城大大喘了几口气,疑惑地问道:“地母神不是人类的母亲么,为什么她却要消灭我们?”
      城主苦笑道:“因为地母神是玄武帝国的守护神,而我们,却是帝国永世的敌人。在地母神看来,玄武帝国是她的爱子,而我们,却是最顽劣不教、一无是处的孽子,连她都想亲手杀了我们。”
      顾倾城呆了呆,道:“为什么母亲要杀自己的孩子?难道地母神不是最仁慈的神么?”
      城主笑道:“所幸天工城的建造者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传下了一件秘宝,专门克制地母神,这才使百年来天工城能够远离地母神的掌控,得以苟延残喘。但是这次……”
      她脸上现出一丝忧虑之色,眼角那细细的皱纹似乎也在瞬时间加深了。
      她缓缓道:“我只希望在地母神侵入的这片刻功夫中,帝国不会乘机派军队攻打我们。因为……”
      她的头扬起:“因为一旦地母神侵入,我们设立的各种禁制都会失效,是万万挡不住帝国军团的!”
      仿佛是为她这句话做注脚,随着她的话音刚落,他们头顶上忽然发出了一声闷讶的怒响,整个大地都仿佛颤动了起来!
      城主脸色立即变了,她惊叫道:“不好!”跟着她的身侧亮起一道璀璨的蓝光,卷着她倏然就穿冰层而上,飞了出去。
      顾倾城等几人见城主如此惊惶,情知大事不妙,急匆匆地从甬道中抢了出去。
      只有阿饱留了下来,悬崖边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他缓缓地坐了下来,盯着那片蓝光背后的金芒。
      金芒中那双绝美的眼睛在妖异地闪烁着,与他的目光相接。
      无数麦粒垒就的似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与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毫不相干。这是个连时间都可以舍弃的所在,余留的,只有淡淡的目光。
      很缓慢的,阿饱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种深邃的痛楚,他的头慢慢低下。
      
      顾倾城一出了地下,就明显地感觉到异样。
      天空仿佛失去了一般,停留在天工城上面的,是一片绝大的黑色。再仔细一点看,这片黑色,竟然是一座无比巨大的黑色宫殿,凌空悬浮在天工城的上空。浓重的漆黑跟天工城所居冰川的苍青色相映,就宛如一片挥之不去的乌云,梦魇一般缠绕着每一个人。就在那大殿的正上方,悬挂着一只很大的匾额:太始殿。
      太始殿?!
      顾倾城心中一惊,她隐约记得,太始殿乃是玄武帝国的核心,传说凝聚着玄武帝国最强大的魔力,是当代统御者龙城太子与凤阙公主居住的地方,本来高居于圣山冈仁波吉峰的峰顶,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了呢?
      难道帝国竟然倾巢而出了么?
      就在她犹豫之际,那太始殿巨大的身躯上忽然炫起了一层七彩般的辉光,跟着,辉光凝结成无数细小的弹丸,暴雨一般向天工城压了下来。那些弹丸才一成形,便疯狂地涨大着,就在落地的瞬间,倏然全都如水泡般爆开,每一弹丸之中,都裂生出一只高大丑恶的怪兽来。
      那些怪兽看去强悍凶猛之极,才一落地,都纷纷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嘶啸声,巨爪倏飞,周围那些还未反应过来的天工城居民,便被撕成了几截,登时血肉横飞!
      顾倾城一声怒叱,身子腾空飞起,紫电龙枪沛然怒发,形成一条极为长大的巨硕龙卷,闪电般贯穿了一头巨兽的身体。顾倾城身子疾飞,跟着又向第二只巨兽杀去。
      天工城的守卫们也醒悟过来,纷纷奋力反抗。但那些怪兽实在太多,发起的进攻也太突兀,玄铁守卫们才刚一动手,就被怪兽凭借蛮力冲散,无法形成有效的作战队形,只能各自为战。就见太始殿上七彩辉光再现,又是一批怪兽冲天落下!
      不同的是,这次的这批怪兽,竟然全都生有双翼,盘旋怒飞之际,灵活之极。不时俯冲而下,抓起天工居民们狠摔在冰山之上,四溅的鲜血染红了苍青的岩壁。
      每一人死,顾倾城便是一声怒啸,她的枪便更快一分。但周围的怪兽层层迭迭,却不知道杀到何时,才是尽头!
      生命,就宛如草芥一般,在不断地流逝掉。
      这是生命啊,他们是完完整整的同类,跟我们一样呼吸着,生活着,怀有同样的思想与信念,他们一样会笑,会哭,会小心翼翼地不伤害周围的人,会用手掌摸梭着孩子的头,喃喃地说些赞美的话。
      但现在,他们都在一样地死去,消失。
      顾倾城的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她只盼着自己能够多杀一个怪兽,让多一个人存活下来。
      她全身都沾满了怪兽的鲜血,几乎已成了一个血人。就在此时,她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你愿不愿意听我说?”
      顾倾城一枪刺出,将与她对垒的那只怪兽刺穿,跟着枪尖挑起,大蓬鲜血涌出,那只怪兽惨叫声中,被摔了出去,砸在了飞扑而至的另一只怪兽的身上。顾倾城趁着这片刻的功夫,大大喘了口气。
      她抬头看时,就见少羲浮空站在一块小小的毯子上,但奇怪的是,所有的怪兽似乎都看不到他,不注意他,也从来不攻击他。
      顾倾城道:“你想说什么。”
      少羲道:“一个人的力量太弱,我们必须联合起来!我们的目标不应该是杀最多的怪兽,而是要让最多的人存活下来。所以你应该找到离你最近的人,跟他联合起来。”
      顾倾城也是冰雪聪明之人,一听之下,立时领悟。她长枪刺出,身子跟着御枪而行,转瞬之间杀出了一群血路,就见阿暴正一手捂着胸前的伤口,一手吃力地同眼前的敌人搏斗着。顾倾城手中紫电龙枪飞舞,将他身边的怪兽一一挑开。
      阿暴重重喘了口气,他黝黑满是刀疤的脸上浮起一丝愧色,嗫嚅道:“都是我不好……”
      顾倾城打断他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跟我一起杀出重围!”
      阿暴脸色稍微舒展了一些,猛地一声暴喝:“直娘贼!看老子全将你们杀光!”
      两人合力,登时力量大增。两人背靠着背,也不用再担心背后受敌。转瞬之间将来袭的怪兽杀散,就见老魔法师正一面怪叫着,一面四处躲避各种巨兽。他那顶巨大而华丽的帽子反而成了最好的靶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窝蜂的巨兽跟着。
      老魔法师急得几乎两边脸都裂开了。所幸阿嫦恰好在他身边,那新月一般的地藏之力冷冷如刀,将凶猛扑来的怪兽切成了碎片。
      一看到顾倾城他们,老魔法师大大松了口气,急忙飞奔过来,躲到了两人的背后。阿嫦高高兴兴地叫道:“妈妈,好好玩哦!”
      在地藏之力的霸横保护之下,她丝毫无损,所以显得很是高兴。
      鲜血乱舞,生命,宛如夕阳一样,在无边的天际不断地落下。
      又有多少个黑夜被永远地带了来?
      在少羲的指挥之下,他们渐渐联合了更多的人。少羲让他们组成一个方阵,在外面的人拼力阻挡着周围的怪兽,让里面的人得到暂时的休息。等外面的人疲乏之时,再将他们换下来。这样,能够最大限度地防止精力的流逝。
      而顾倾城却一直冲在方阵的最前线。她的悲伤、她的愤怒,也许只能用杀戮才能冲淡。
      这样的作战方针显然极为有效,方阵宛如一个雪球般,不住地越滚越大,渐渐取得了优势。但在太始殿现出第三次彩波之后,这优势就全部地瓦解了。
      这一次的弹丸,全都化成强猛的爆弹,在方阵中炸开。转瞬之间,整个方阵就被炸得支离破碎,迅速瓦解。
      阿饱站在天工城的圣殿中,望着下面。这是天工城的最高处,几乎将这幕人间惨剧完全收在了眼底。他的眼睛中,又慢慢浮现了那抹痛苦之色。
      然后,他将自己绑着头发的丝带解了下来。
      他那长长的浓密的黑发就在他的头顶、身侧、背后飞扬散开,宛如那太始殿一般,将他完全笼罩住。然后,他仰头,向天,长长出了一口气。
      天的方向,就是那座无比巨大的太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