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金殿圣王

  •   
      那偷袭来得好快,三人根本来不及招架,仓促后退中,一只赤红的神枪从天而降,将头发小人钉在了枪下!老魔法师“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身子摇摇欲倒。
      阿饱仓惶看时,就见一袭倩影带着飒爽英姿挺立在炎流悬崖之上,赫然正是顾倾城!
      不同的是,她的脸上隐隐中似乎有种彩光在流动着,她全身的气势都与先前截然不同!
      难道她已完成了锻造仪式,吸收了紫云苏的力量,脱胎换骨了么?
      只见她轻轻一抖手,那枚神枪突然蜿蜒着钻入到了她的衣袖中去。阿饱这才注意到,那不是枪,竟是一条龙,一条通体都是紫水晶的龙!
      切割成极为美丽的弧线的紫色水晶堆砌在一起,勾勒出龙身那修长而矫健的弧线,虽刚硬但却绝不生涩。隐藏在这透明的身躯中的,是一团紫色的火,一明一灭的,仿佛是紫水晶之龙在喘息着。
      紫色优雅而尖锐的美使它傲然俯视着天下苍生,它就像是由天上的星辰攒就的一般,丝毫不带有人世半点的渣滓。
      以龙为枪、逼人的气势……现在的顾倾城,绝对已不是原先的吴下阿蒙,就算是厉天烈,也未曾给阿饱带来如此大的压力。
      只见她手一抬,那只紫水晶之龙凝成的长枪“咻”的一声射了出来,遥遥指住三人,冷声道:“奉城主之命,不准任何人靠近金色天堂一步!”
      诸人一怔,难道城主早已知道了金色天堂的秘密?
      那为什么又让顾倾城守在天堂的入口处,不让他们采摘麦子呢?
      难道她不想让自己的臣民摆脱饥饿么?正在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老魔法师一掌拍在了阿饱的肩头,齐声道:“看你的了!”
      阿饱大惊道:“你们什么意思!”
      阿暴翻了翻眼睛,道:“我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如何还能作战?”
      老魔法师更是振振有辞:“我受到了魔法反噬,全身的魔力全都封闭住了,再也不能动用分毫。不但魔力不能用了,我那些腾蛇币买来的宝贝也不能用了。就只有靠你了!你不是天命者么?证明给我看!”
      阿暴接着道:“只要打败了她,我们就能进入金色天堂了。你要加油啊,天工城七万多人就靠你了!”
      阿饱只得抬起头,呐呐的对顾倾城喊道:“我们是为了寻找金色天堂,让所有的天工城子民吃饱饭,你还是放我们进去吧。”
      顾倾城冷冷看了他一眼,长枪一横道:“城主既然叫我封锁金色天堂入口,必然有合理的理由,你们赶快回去!”
      阿饱再要说话,老魔法师猛然一脚将他踹了出去。他踉踉跄跄地跌了出去,突然对面传来一阵逼人的森寒,让他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缩,身形宛如冻僵了般定住了!
      寒意来自顾倾城手上的紫水晶之枪,同时也是来自她的眼眸。
      映着这宏大的炎流与紫水晶之枪,一半是红色,一半是紫色的眼眸,冷冷盯着阿饱,无论哪一种颜色,都刻着两种含义:力量、决心!
      阿饱忽然有了觉悟,若他再前进一步,哪怕只是一小步,顾倾城的紫枪就会毫不犹豫地刺下来!
      这想法让他的心倏然冷却了,他并不敢去尝试,去挑战,因为他毕竟只是个黎侏人,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不会的黎侏人。
      传说黎侏人会在天工城中接受锻造之术,从而升格成太上黎侏人,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可惜,阿饱不喜欢打打杀杀,他也并没有接受锻造之术。
      他一向觉得,只要我不去欺负别人,那别人也一样不会来欺负我,这样的话,又何必再去打去杀呢?那又要力量做什么?
      但现在,他却无法这样想了,因为顾倾城的手中、眼中,便只有力量,要越过她,进入金色天堂,他必须要有更强的力量!
      阿饱没有力量。
      他的嘴角中挑起了一丝苦笑,他觉得这很有讽刺意味,他不明白老魔法师跟阿暴为什么要让他来面对顾倾城,难道是要赌顾倾城会念在故人的情面上,放他过去么?
      但顾倾城面容冷峻,却丝毫都看不到有通融的迹象。
      突然,他的胸口传来一阵热力,那只小小的火精从他的怀中飞扬而出,欢快地在悬崖上飞舞着。它那小小的躯体映着飞溅炎流,便透出一层火烈的红色,显得它精神饱满,兴高采烈之极。
      老魔法师眼睛一亮,道:“有办法了!”
      他在怀里掏啊掏啊掏的,突然掏出一根细长的银针来,笑眯眯地走到了阿饱的背后,柔声道:“这是一千腾蛇币买来的惊神针,有一点点疼,但是绝对会帮你打败顾丫头。你忍着点,一会就好了。”
      他那笑容怎么看都像是逮着了鸡的黄鼠狼,让阿饱心里十分没底。但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毕竟只是个连天工术都不会的黎侏人,想要战斗,想要胜利,就只有听老魔法师的。
      老魔法师绝不手软,将那银针直插进了阿饱的脑袋中去!
      阿饱一声大叫,就觉一阵绝不可容忍的剧痛从脑后笔直传了进来,就仿佛有人挥着大斧,一斧将他的脑袋劈成了两半一般!
      他的意识跟视线一齐变得模糊,恍惚之中,仿佛有一团炽烈的火团向他涌了过来,迅速地没进了他的心底。这火烧得他的心几乎都焦了,但却稍稍分担了那剧烈的疼痛,反而有些好受起来。
      阿饱喘息着,那失去的精神渐渐回归了来。
      火精同样随着他的动作转动着头颅,阿饱忽然感觉不到悬崖下岩浆的热度,那红红的激流看上去竟有些可亲,让他很想跳进去洗个澡。
      他猛然省起,难道自己也变成了一只火精了么?
      他急忙低头,却不由松了口气,他的身子还是原来那个样子,并没有丝毫的变化。
      耳边忽然传来老魔法师的话语:“打啊!打啊!快冲上去打她!”
      阿饱不由自主地就举起手来,一拳向顾倾城捣了过去。突然,轰的一声响,一大团炽烈的火流从他的掌心中涌出,向顾倾城烈烈卷了过去。
      这下不但顾倾城大吃一惊,就连阿饱也骇得呆住了。
      但顾倾城已吸化紫云苏,完成了锻造仪式之后,功力突飞猛进,早就晋身高手之列,此时手腕微抬,紫电一般的龙枪飙射而出,就在她的手掌中化身成为一道凌厉的紫色旋风,刹那之间将那团火流消灭的无影无踪,跟着一枪追袭,向阿饱刺了过来!
      枪影还未及身,凌厉的风压已扑面过来。
      阿饱就觉眼前一黑,身不由己地向后跌了出去。老魔法师一把将他扶住,喃喃道:“看来还是不够。”
      他又抽出一根银针,不同的是,这根银针更细更长。老魔法师连片刻都没有犹豫,狠命一针刺进了阿饱的后脑。
      阿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啸声,他的脸突然紫涨了起来,身子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窜流而出一般,在他的皮肤下不住鼓动着。他的整个人狂跃而起,双掌铺天盖地般击了下来!
      足足一丈多长的炎流从他的手掌中怒发而出,向着顾倾城炙烧而至。
      顾倾城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她的身子斜处,已避过这一招的锋芒,手中紫电龙枪翻卷,身随枪起,化作一道紫色的旋风,向阿饱弹至!
      这惊神针聚合了魔法、天工的精华,能够将人的潜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完全迫出,强行转移到另外的魔兽身上。乃是著名的异宝之一。
      一根惊神针就足以让平庸的人成为高手,何况两根连运?
      只是阿饱虽然身具强大的力量,但却丝毫招数都不会,火炎之力虽然强横,却哪里是身经百战的顾倾城的对手?
      紫飙般的枪风才至,便已将力量散乱的炎流撕开了一道口子!
      就在这时,悬崖中一声怒吼,一道粗大的炎流猛然卷空而上,怒喷而出。
      顾倾城心神微分,那炎流来势迅疾,已经到了身侧!
      饶是顾倾城如此修为,却仍然不得不避其锋芒,身子电闪错了开来。
      阿饱却毫不收势,身子直窜进了炎流中,双掌猛地压下!
      那炎流一喷之势,简直可以裂天,这时被硬生生地阻了去势,登时一阵狂吼,猛地四散溅开!阿饱已被惊神针将他跟火精连在了一起,不惧火焰威力,就挟着这炎流乱舞之势,猛扑而至!
      他全身都充斥着惊神针激起的炎力,当真不斗不快。
      这一下威力何止强了十倍!
      顾倾城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就算以她的修为,都未必能挡得住这天地之威,何况,她并不想杀阿饱!
      但又要破解这炎流,又要不杀阿饱,谈何容易!
      就在此时,一声清脆的娇叱响了起来:“不要伤我妈妈!”
      一道红影飞射而下,同时一泓洁白的光芒随着她的身子幽幽如新出的弦月,将整片悬崖笼罩住了。那狂暴的炎流在这白芒的映射下,竟然也变得柔和起来,缓缓止住了去势。
      那红影飞至,一脚踹在阿饱的身上,将他踹到了老魔法师的脚下!
      阿饱一阵大声的咳嗽,他猝不及防受了这一突袭,体内炎力登时紊乱,几乎一口气喘不上来。
      他不想作战,也没有作战的经验,却哪里能应付得了这种战斗?
      老魔法师的眼睛一亮:“地藏之力?阿嫦,是你?”
      那红影悄然落在顾倾城的身边,对着老魔法师做了个鬼脸道:“我都在边上看到啦,你们三个臭男人欺负我妈妈,尤其是你这个半人半鬼的家伙,最坏的就是你了。”
      老魔法师苦笑道:“我?我最坏?”
      阿嫦跺了跺脚,道:“反正阿嫦讨厌你!从第一眼看到起,阿嫦就很讨厌你。”
      老魔法师看着她,还要再说什么,只见阿饱吃力挣扎着坐了起来,咬牙对他道:“你……你还有没有惊神针?再扎我一下!”
      老魔法师眼中闪过一阵异光,道:“你还受得了?”
      阿饱苦笑道:“我想应该可以吧。”
      他看着悄然立着的顾倾城,看着她背后耀眼的金光,淡淡道:“我一辈子没什么用,总该让我做点什么吧。”
      老魔法师深深看着他,道:“世人往往容易被外表迷惑,但我却相信你是天命者!你若想打开金色天堂,让天工城的人有饭吃,那你一定能做到的!”
      阿饱摇了摇头,他缓缓站了起来:“我不想做天命者,我就想做个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用做的阿饱……但……”
      他没有再说下去。
      昆莽看着汤时的那双眼睛是他永远忘不了的。
      是的,无法忘记,这世界上还有忍饥挨饿的一批人,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地方。或许阿饱的力量真的很微薄,但现在他试着去相信,或许就是因为他的这点力量,就能让哪怕一个人能吃一口饱饭。
      他咬牙拖着满是伤痛的身子,向顾倾城走去。
      惊神针是很霸道的法宝,刺激了人体潜力的同时,也消耗着他的生命、健康。
      阿饱每迈出去一步,两腿都宛如刀割着一般。
      但他绝不停留。
      老魔法师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紊乱,顾倾城的手握着紫晶龙枪,却没有动。
      阿饱努力聚攒着力量,一拳轰了出去。
      赤红的火潮卷涌,从他的手掌上怒放而出,宛如一朵燃烧着的花。但这是一朵转瞬就会凋落的花朵,这一点,就连阿暴都看出来了。
      顾倾城并没有躲闪,这一拳就这么结结实实地轰在了她的腰间,一缕鲜血慢慢从她的嘴角滑下,滴在了阿饱的手臂上。
      阿饱震惊地抬起头来,急问道:“你为什么不躲闪?”
      顾倾城笑了:“因为就连没用的阿饱都这么坚持的事情,我忽然也很好奇,我也想看看,金色天堂究竟能不能让天工城的人吃饱。”
      阿饱大喜,收拳。顾倾城的身子一阵踉跄,几乎跌倒。这一拳并不轻。
      阿饱急忙扶住,连声问道:“你有没有事?”他转头对着老魔法师大喝道:“你有没有伤药?”
      老魔法师白了他一眼,道:“这点小伤还要用药?过一会自然就好了!”他走到阿饱身侧,突然伸手,将那两枚惊神针拔了下来。阿饱一声大叫,头脑中一阵天旋地转,似乎全身的精力都被他拔走了一般。而在同时,那团火影倏然从身体中抽离,窜回了火精的体内。
      火精发出一阵哀鸣声,变得没精打采的,蹒跚着飞进了阿饱的怀里。它仿佛也受了很大的伤害,一会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阿饱定了好久的神,方才清醒过来,就见顾倾城素手紧紧握着紫电龙枪,凝目瞧着对岸金色天堂那游离的金光,轻声问道:“你说,我们真的能找到永远收割不完的粮仓么?”
      阿饱没有说话,他也凝望着那片穗穗的金光,缓缓道:“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寻找,一定能找到的!”
      顾倾城轻轻点了点头,忽然回头,对着阿饱盈盈一笑,道:“有时候我觉得你也挺可爱的!”
      她不等这句话说完,身子一纵而起,手中紫晶神龙发出一声锐啸,倏然窜了出去,正扎在先前老魔法师凝成的那团冰流之上。
      顾倾城一声娇喝,手上猝然发力,那冰流一阵扎呀呀的爆响,被她挑的飞了起来,直向悬崖对岸投去!
      苍青色的冰流宛如一条无比长大的巨龙,瞬间就横过了这条宽阔的岩浆河流。
      老魔法师急道:“我们快些过去!”
      几人都是精神一震,急忙飞身而起,向那冰龙上跃去。阿饱身子才一动,便觉一阵头晕眼花,几乎摔倒在地。突然,旁边伸过一只柔软的手来,将他的胳膊托起,顾倾城笑道:“快些走吧!”
      阿饱心中一暖,金色天堂的光芒似乎透过冰龙炎河照了过来,一直照进了他的心底,他也笑了起来:“我们走!”
      老魔法师最高兴,飞快地跑在最前面,一面扬着那顶巨大的帽子,一面欢啸道:“金色天堂,我来了!”
      他身后,愤怒的阿嫦吼道:“死老头,别挡着我的路!”
      这几十丈的路途转瞬之间就走过,金色天堂的光芒,就在他们的身侧。老魔法师的脚,甚至都已经踏进了那广袤到无边无际的麦田中去了!
      便在这时,那虚无但无所不在的金光宛如活了一般倏然收拢了起来,迅速地爬高涨大,宛如一个巨大的金色水泡般鼓涌而起,麦浪起伏中,它悬浮在辽阔的碧空下,跟着一声轻响,炸了开来。
      飞腾的金色流芒宛如汁液般溅烧着,却赫然组成了一张巨大的女人笑脸,一闪而没,跟着,那金色光液宛如狂潮一般,向几人卷了过来!
      老魔法师的脸色变了,一路行来,惊险叠遇,但阿饱跟顾倾城从来没见到老魔法师的脸色变得如此厉害!
      两人的心中升起了一阵不祥之感,就听老魔法师撕心裂肺地大喊道:“地母神!地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