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工神厨

  •   
      太苍晶石能够吸收太阳的光芒,在夜晚的时候释放出来,多用作照明。但此地终年被冰雪围绕,太阳光便不很强,那太苍晶石的光芒也就有些黯淡,一如整个天工城。
      玄铁卫士领着众人沿着冰山的阶梯缓缓而上。他们对老魔法师的态度恭谨到了极点,绝无半点可以挑剔的,但老魔法师却不断地唉声叹气,仿佛进了牢笼一般。对他来说,恭谨只是疏远,客气反而是最可怕的牢笼。
      然后,阿饱就看着他被套上了最华丽,也最繁琐的华裳,坐在了神殿正中的巨大冰座上。整座城中的人闻说圣王回归,都涌来跪拜,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巨大的喜悦,仿佛只要看到圣王,就看到了他们未来的美好的希望。
      阿饱渐渐有些明白老魔法师为什么要从这里逃走,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承受这么重的希望。在天工城贫瘠的环境下,每一张孺慕而虔诚的脸都是一条鞭子,他甚至能看到坐在冰座上的老魔法师在羞愧着,在无地自容。但厅中的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营造的喜悦中,他们充分地享受着接近神的快感。
      为了圣王的归来,整个天工城狂欢了整整三天。他们拿出所有的食物来,尽情地欢乐着,完全不去管吃完这些东西之后,会面临怎样的困境。
      在三天结束之后,有人来通知阿饱,说他必须要工作,因为天工城绝不允许任何吃白饭的人,就算是圣王的朋友也一样。但作为圣王的患难之交,他们给了阿饱最大的特权,那就是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
      阿饱想了想,他决定做一个厨师,因为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睡觉,但睡觉是不能列入工作的范围的,所以他只能考虑第二个乐趣,那就是美美的吃一顿。他很相信自己的手艺,他也诚心地希望,既然天工城的人并不能吃饱,那么就让他们吃的好一点,可口一点。
      也许真的是因为圣王的威严高高凌驾于每一个天工城民之上,他们很干脆地就答应了阿饱的要求,带他到了天工城的厨房。
      这是个很大的地方,因为整个天工城的饮食,都是从这里运出去的。在之前,阿饱绝想不到,这个厨房竟然会这么大。
      在天工城的最底层,也就是构成天工城的冰山的最底部,冰层几乎被挖空,只剩下许多不规则的巨大的柱子,支撑着整个冰层,这,就是天工城的厨房。这里是最适合囤放食物的地方,绝不担心食物会腐败。
      但这么庞大的地方,却只有三个厨师。毕竟食物太少了,根本就没有烹饪的必要。
      三个人,阿饱一下子就全都见到了。
      满脸横肉,头发乱的像个鸡窝,但是眼睛极大的阿暴,他的手绝不会离开他那柄巨大的,像是半个车轮一样的刀,他是厨房里的切菜工。他负责把要做饭的所有的东西都切成指肚小的菜丁。
      骨瘦如柴,几乎一走路就会倒、但偏偏怎么都不倒的强龙,他的人虽然干瘦,但却有两只极为巨大的拳头,也许是因为他负责的工作是将面揉在一起,做成拳头大小的馒头。
      第三个人矮墩墩的,长的像黑炭一样,几乎连路都走不动,但他的名字却偏偏叫老狼。老是老,但阿饱怎么看都不觉得他像狼。他的工作就是烧火,从天一明,就开始烧火,一直烧到天全黑。
      阿暴、强龙、老狼现在全都聚集在阿饱的身边,手托着腮,他们很发愁。
      他们不晓得阿饱来了之后,好干些什么。
      天工城什么都不出产,食物只有从外面抢,抢来什么吃什么,也就不再讲究,所有的东西都剁碎了,一半做馒头,一半做菜。做菜很简单,全倒进大锅里,烧开就可以了。所有他们所有的工作就是剁菜、烧火、做馒头,正好一人负责一样,那么阿饱能做些什么呢?这几乎将他们愁死了。
      阿暴可以一连剁三大座小山一样的菜团子而不皱眉头、不歇一口气;强龙可以闪电一样在一呼吸之间揉出十几个馒头;老狼可以不停不停地烧火一直烧一年,但现在,他们却无法解开这个仿佛注定无解的命题。
      阿饱讷讷地苦思,面对着如此敬业的三个人,他感觉自己无法再像从前那样浪费青春与活力,他觉得自己应该从此奋发,不能天天想着睡觉,他要找点有意义的事情来做,证明他不是个无用的人!
      顾倾城来到了天工城,拜了名师,得了秘宝,指日可成为天下一流高手,他阿饱一定要做个天下第一流的厨师,决不能让她瞧不起!
      这么一想,他立即燃起了万丈的雄心!
      阿暴、强龙、老狼对望了一眼,强龙蜡黄的脸上浮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他望向老狼,老狼郑重地点了点头,于是他们一起望向阿暴。他们那严肃的表情感染了阿暴,只见他目中精光一闪,道:“老二老三,你们都决定了么?”
      强龙、老狼一齐点头,道:“老大!是该说出我们天工厨房最终的奥秘的时候了!”
      阿暴凝重地点了点头,他转身对阿饱道:“我们听说过你的事,你的诚心感动了我们,我们暴、龙、狼三人组,现在决定要把世界最伟大的厨房——天工厨房最终的奥秘传授给你,希望你能够继承发扬我们的传统,不负我们的嘱托。”
      单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将要说出的话有多惊人,何况还是世界最伟大的厨房的最终的奥秘,恐怕连厉天烈都会心动吧!阿饱也兴奋起来,紧张道:“请你们告诉我吧!”
      阿暴严肃地道:“你知道么,天工厨房中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剁菜、烧火、做馒头,而是……”
      他住了嘴,但他的表情却越来越严肃,阿饱忍不住问道:“是什么?”
      阿暴一字一字道:“是寻找失去的金色天堂!”
      
      金色天堂?
      阿饱对于这个名词陌生的很,就连似乎无所不晓的老魔法师也从来没提起过,那么它是什么地方呢?又怎么会成为天工厨房最重要的工作?
      阿暴、强龙跟老狼的脸却都变得肃穆起来,似乎提到了什么伟大的名字一般。阿饱忍不住道:“金色天堂?”
      阿暴沉着地点了点头,道:“你知不知道天工城为什么要建在这里?”
      阿饱摇了摇头,对于这个问题,他也很疑惑,为什么要建在这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地方呢?
      阿暴道:“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此地乃冰雪极地,易守难攻,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金色天堂就存在于此地的地下!”
      阿饱见他说的郑重,忍不住重新问道:“究竟什么是金色天堂?”
      阿暴不答,反问道:“你知不知道天工城最缺的是什么?”
      阿饱不知道,他虽然只来了一小会,但却觉得天工城什么都缺。
      阿暴道:“是粮食!够天工城所有人吃的粮食!”
      他不待阿饱再问,接着道:“传说埋藏在天工城底的金色天堂,拥有一片无边无际、永远也割不完的麦田,只要能找到金色天堂,那就再也不用担心粮食的问题了!”
      阿饱身子一震,永远收割不完的粮食!从露钥的身上,他深深体会到粮食对于天工城是多么的重要。如果真的有金色天堂存在,那么天工城的人将再也不会挨饿。这实在是很具有诱惑性的一个提议。
      阿暴叹了口气,道:“传说归传说,却从来没有人知道金色天堂在哪里,虽然明知道吃不完的粮食就在身边,但却没有人能够吃的到!”
      他粗壮的手臂在桌子上擂了一拳,那胡桃木的古老桌子就吱嘎吱嘎地响了起来。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直到几天前,我才找到了正确的方位,金色天堂的麦子,即将流入到天工城中!”
      强龙跟老狼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但他们却仍然忍不住泛起了兴奋之色,兴高采烈地互相对望着。阿暴双目中精光暴射,盯着阿饱道:“现在就要你来帮我们去寻找金色天堂了!”
      阿饱呆了呆,道:“为什么是我?”
      阿暴道:“第一,因为你已经来了天工厨房;第二,因为他们两个要做饭,实在走不开;第三,因为我喜欢你!”
      阿饱吓了一大跳,道:“你喜欢我?”
      阿暴用力地点头,裂开一张满是黄齿的嘴笑了起来:“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了。有你在,我们一定能打开金色天堂的大门!”
      他忽然伸手,将旁边那口极大极大的锅掀了开来,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口。阿暴沉声道:“这就是入口,我们进去吧!”
      阿饱很不想去,因为他的确什么魔法、天工术都不会,既然金色天堂这么多年都未被发掘,想必不会是康庄大道,其中的艰险困难,恐怕是他所不能负担的。而且自从出了大山,他就没有歇息过,他很累,很想躺在地上,什么事都不要管,好好地睡上一觉。
      从根本上讲,他是个很懒很懒的人,他没有什么计划,也同样没有追求,他只想能够舒舒服服地将今天过去。
      但顾倾城就不同,她的生活是有着明确的目标的,而且她也在非常努力地向着这个目标努力。阿饱的脑海中忽然闪过顾倾城那倔强而执着的面容,忽然之间,他觉得有点羡慕她。
      也许,人就应该那个样子吧,要有理想,有追求,为整个世界的不平而活着。
      所以,阿饱咬了咬牙,跟着阿暴跃了下去。
      天工城所坐落的巨大的冰山直投进地下几十米远,所以两人所在之处,仍然是一片坚冰。一条幽蓝的通道,就在两人面前,斜着向下伸展而去,不知道通向何处。
      阿暴的声音在这个地下冰窟中,显得有些沉闷:“这就是我发现的金色天堂的入口,我们只要顺着这通道前行,就会找到金色天堂的大门的!”
      他的兴奋与期待感染了阿饱,让阿饱也跟着满怀憧憬起来。
      两人刚要迈步,突然,啪的一声响,两人面前毫无征兆地突然爆开了一团蓝光,跟着,纷繁芜杂的彩色光芒潮涌一般从其中怒卷而出,狂潮般向着两人追袭而至。
      阿饱骇的脸色都变了。就在此时,他身边的阿暴突然一声大喝,他的右手隐然有一团红光暴出,一声猛啸从他的手上传了出来,迅速放大,跟着那红光裂扯扭曲成一头豹子的形象,随着他一拳击出,那赤红光豹怒啸声中,向着七彩光团猛然扑了过去!
      就在两股力量眼看就要撞在一起的时候,那七彩光团猛然急速收拢了起来,然后骤然消散于无形,露出一个打扮的极为怪异的老头来,他手中正拿着一只花花绿绿的特大帽子,向自己的头顶扣了上去。
      阿饱忍不住叫道:“鬼祖!”
      阿暴见他认识,急忙聚力撤招。那光豹身子猛然腾起,电光石火之际,越过了老魔法师的发际,轰在了通道的冰层上。立即宛如整个大地轰鸣,这一击之威所制造出的声波在通道中不住撞击传袭,几乎将阿饱的耳朵都震聋了。
      那老魔法师几乎骇的昏了过去,等阿暴手掌中的红光消退了之后,他才惊魂始定,喃喃道:“我早知道你想杀我,但也不用这么着急啊。”
      阿暴冷冷看着他,道:“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收手了!”
      看来他们不但认识,而且很熟,只是令阿饱疑惑的是,老魔法师既然是天工城的圣王,何以阿暴对他这么不尊重呢?
      老魔法师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微笑道:“老朋友,自从你那次败在我手上,就始终耿耿于怀。这又何必呢?反正你永远不可能胜过我的!”
      阿暴呸了一口,道:“若不是你净耍阴谋诡计,我又怎么会败!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也正是阿饱想问的。老魔法师搔了搔头,有些难为情地道:“在天工城里呆着太闷,而且没什么好吃的,我想出去走走。我这顶破帽子,枉费我花了五千腾蛇币来买它,我跟它说去一个‘能出天工城的地方’,它居然将我带到了这里。早知道遇到你们两个倒霉鬼,我还不如直接说是‘到天工城外面去’呢!”
      他不断地唉声叹气着,似乎极为后悔自己的决断。
      他瞅了瞅阿饱跟阿暴,问道:“那你们又在这里做什么?”
      阿暴冷冷道:“我们去寻找金色天堂!”
      老魔法师怔了怔,随即捧腹大笑了起来。他似乎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一笑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阿暴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阿饱见事不妙,急忙暗中扯了老魔法师一下。
      老魔法师终于还是给了阿饱一个面子,喘息着站了起来,道:“金色天堂?你真的相信有这样的地方?那只是传说而已!”
      阿暴盯着老魔法师,他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在急遽地变化着。
      阿饱很担心他会一拳将老魔法师打得脊骨骨折,幸好他突然拔步,向通道最深处走了去。
      阿饱招呼老魔法师道:“走啊,我们去寻找金色天堂去?”
      老魔法师反问道:“你也相信有金色天堂?”
      阿饱呆了呆,道:“我宁愿相信有,这样天工城的人就不用挨饿了。”
      老魔法师轻轻地点着头,他缓缓道:“走吧,至少还有个想头、盼头,就幸福多了!”
      
      他们在通道的尽头停了下来,阿暴没有骗他们。
      尽头是一面巨大的门,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看去碧沉沉的,仿佛有千钧万钧重一般。它的四周都深深嵌进了冰层中,仿佛亘古以来就是如此,而此后千千万万年,也再不会移动分毫一般。
      门上刻着两行极大的字:“金色天堂,无尽虚藏。”
      金色天堂!
      难道这门之后,就是有着割不尽的麦田的金色天堂么?
      阿饱的心,忽然也激动了起来。
      阿暴的神情反而平复了下去,缓缓道:“经我多日揣摩,这门后面,十有八九就是金色天堂!”
      老魔法师似乎也相信了阿暴的话,他走到了那扇大门前,轻轻扣了扣门扇,仔细地听它的回音,然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这门坚固异常,没有几个人砸的开。”
      阿暴冷笑道:“没有人能砸的开?那我呢?”
      他突然一声长啸,双手张了开来。同时两道红光从他的掌心中迸射而出,瞬间将周围的冰层照得一片赤亮,厉啸声中,那两团红光猛地滋生膨大,跟着变化成一雕、一豹两只巨大的凶禽猛兽,双目中赤色的电光照出一丈多远,静静地盯在那紧闭的大门上。那雕、那豹仿佛感受到大门那窒息的压迫感,同时发出一声凄叫,向大门扑了过去!
      轰然怒发,雕、豹那巨大的身躯撞在了大门上,那大门一阵扭曲,仿佛变成了一块极为粘稠的橡皮泥,被雕、豹冲击得瘪进去一大截。但随之那大门上面迸发出了一连串的银色火星,将整个玄冰通道照的通亮,跟着,一股狂风般的力量从大门上潮卷而出,将那雕、豹全都反弹而回!
      阿暴一声怒啸,手上红光突然暴涨,硬生生地将雕、豹停在了空中。他的脸也被这反震之力憋得通红,一口气许久都喘不上来。
      而那门却缓缓恢复了原样,仿佛从来没有被攻击过一般。
      阿暴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忽然扭头,对阿饱道:“记住,一定要找到金色天堂!”
      他突然回手,一拳击在自己的胸膛上,立时,一股血箭怒冲而出,他这一拳下手极狠,竟然将胸口击开了一个好大的口子!阿暴双手收拢,竟然全都插进了这伤口中。他手掌中的红光尚未消退,那一雕一豹才一沾到他的鲜血,立即双目变得赤红,竟然俯首在他的心头,大口大口吸着他的鲜血!
      阿暴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但他手掌上的红光,却越来越浓郁,几乎就如天边那血一般的晚霞!突然,他高高扬起拳头,大喝道:“你们也喝够我的血了,冲吧!”
      雕、豹仿佛全身都是血凝成的一般,不再是原来那样的虚形,而已进化成了实体。它们同时发出了一声强猛的啸叫,身子再度向大门扑了过去。
      阿饱目中一阵恍惚,时间似乎仿佛突然变慢了,血雕血豹的身形在空中拉出两条长长的赤红痕迹,仿佛末日时出现的景天长虹一般,贯进了大门。
      那大门突然片片碎散!
      阿暴发出得意的大笑,但随即一阵猛烈的咳嗽袭来,将他的笑声硬生生噎住。血雕血豹仿佛受了极重的伤一般,步履蹒跚地回了来,依旧没入了他的手掌中。阿暴挣扎着想跨入这大门中,但他却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他失去的并不仅仅是鲜血,那也是他的生命,他的精华。
      老魔法师看着他,半边骷髅、半边俊颜上似乎泛起了一阵无奈,缓缓道:“你这样做值得么?”
      阿暴无力地垂坐在地上,他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值得?像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值得不值得?”
      老魔法师深深看着他,叹道:“但愿你不要失望才好!”
      他踏入了大门中去。阿饱将阿暴架了起来,笑道:“我们也进去吧。”
      他并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觉得,阿暴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开路,如果不能亲眼看到金色天堂,那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阿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粗豪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兴奋与期待之色,道:“我们走!”
      
      一跨进大门,立即一片金光迎面闪了过来,几乎将他们的眼睛晃晕。
      那是万千细小的金光组成的巨大光幕,每一个光点,都渐渐具化成一朵巨大的麦穗,随着微微流动的风,在他们的面前摇晃着。他们甚至能够清晰地看到,每当一朵麦穗在风中折落的时候,它的茎上便立即又生出一朵来,迅速地成熟。
      永远收割不完的麦田,金色天堂!
      阿饱与阿暴齐齐大喜,他们向金色天堂冲了过去。
      一只手将他们拉着,老魔法师的声音传了过来:“年轻人,越靠近理想的时候,越应该注意你的脚下。”
      突然一阵赤红的炎烈之气就从他们的脚下怒涌冲上,那温度高得不可思议,几乎就贴着他们的脸掠过,将阿饱二人的眉毛烤焦!
      两人一惊,急忙后退,这才看清楚,他们立足之处,竟然是在一座悬崖的边上,而悬崖的下面,全都是汹涌红赤的岩浆,不时腾起,如火龙般直贯入几十丈的高处,然后轰然落下。
      方才,若不是老魔法师拉住,他们只怕早被这岩浆之龙吞噬掉了。
      那悬崖足有几十丈宽,炎流滚滚,当真是飞鸟难越。而那片仿佛无边无际的麦穗,就在悬崖的对岸,只要越过这片炎流,便可任意采撷。天工城几万人的温饱,从此再也不用担心。
      阿暴目中闪过一阵炽烈的欲望,大叫道:“快想个办法,我要过去!”
      老魔法师悠然看着阿饱,道:“你有办法么?”
      毫不出任何人的意外,阿饱摇了摇头。老魔法师叹了口气,道:“看来只有我出手了。”
      他取下头上那顶巨大的帽子,却突然摇了摇头,道:“不行,这里被一种强力禁制封锁住了,若是用这顶帽子传送,我无法保证不撞上这些该死的岩浆。”
      仿佛响应他的咒骂一般,又一大股炎龙冲天而起,溅落的火舌几乎烧在了他们的身上。
      老魔法师突然喜道:“有办法了!”
      他双手高举,喃喃地念起了咒语来。
      “冰!”随着他的咒语声,空气中不住地出现细小的闪电,将他念诵出的魔力消解掉。他念了许久,手上才凝结出一个极小的冰球来。
      老魔法师极为恼怒,他突然用力撕下一大绺头发,随着咒语声,用力地挥了出去。
      立即他的咒语声暴强了几倍,那头发在空中自动封结成个人形,忽然窜出了大门。跟着轰隆隆一阵巨响,巨大的冰流随着那小人从门中挤了进来。老魔法师大口大口喘着气,但他的脸上却全都是得意之色,笑道:“我们用这冰流将岩浆冻住,搭一座直通对面的桥,就可以过去了!”
      说着,他指挥着那头发小人向岩浆投了过去。阿饱跟阿暴的脸上都露出了一阵喜色,这或许真的是个办法!
      金色天堂,马上就能到达了!
      但就在此时,一声清啸从头顶传了下来:“住手!”
      霸强的龙气猛然将这个庞大的空间充满,跟着,就在三人愕然抬头的同时,一个红影突然在他们的头顶闪现,卷舞起惊人的炽烈龙卷,向着他们轰然冲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