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锻倾城

  •   
      所有人都惊得呆住了,没有人能够想到顾倾城竟然这么做!
      她实在没有必要废去自己的魔法,这就等于将她以前的修炼全部抹杀,现在,即使一个刚修习过几天魔法的学徒,都可以轻易地杀死她。
      而这,不过是为了一个她刚认识不到半天的人,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悲伤的故事,为了别人的饥饿。
      “力量是用来保护的,不是欺压的。”
      “我要管尽天下不平事!”
      也许,这些话,在许多自命洞察世情的人看来,是可笑的,但此时的顾倾城,却一点都不可笑,因为就为了这两句话,她可以舍弃掉一切。
      要知道,在玄武帝国土地上,魔法就是一切。
      天工城主看着她的眼神,也不禁有些肃然。她轻轻抬起手,覆在顾倾城的头顶,缓缓道:“谢谢你。”
      那些玄铁卫士们有些惭愧地低下头来,与顾倾城相比较,他们想用老魔法师换回昆莽的行为就太卑劣了些。
      顾倾城拭干嘴角的血迹:“我只希望你们能让我跟你们并肩作战。”
      天工城主笑了笑:“你一定会的,因为我将收你为弟子!”
      众人都是一阵骚动,天工城主缓缓道:“你是我第一个弟子,也将是最后一个,我的一身天工术……就靠你来继承了。”
      顾倾城大喜,急忙跪倒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天工城主叹道:“可惜了,我现在没有很好的材料,否则在你新生(这是天工城的专门术语,意指舍弃魔法投诚天工)之时马上加以锻造,必将有很好的效果。”
      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把我的紫云苏给她吧。”
      空中忽然现出了一抹紫影,缓缓降下,落到众人面前。
      紫气淡淡地缭绕在一个少年身周,仿佛是蓝田映日而生的玉烟,让他看上去有些恍惚。那少年生得极为清秀,但却显得有些孱弱。他的脖子上挂了个细细的玉链,链子下面垂着个紫色鸡心大的玉石,那紫气就是从紫玉中发出的。
      城主的脸色变了变,道:“不行,紫云苏是给你护身的,怎可……”
      那少年淡淡笑道:“反正有母亲大人在身边,又有谁能够伤得了我?何况我钦佩这位姑娘的胸襟,就让紫云苏能多为天工城做些事情吧。”
      说着,他轻轻地从脖子上摘下那串玉链,笑着送到了顾倾城的面前,道:“你锻得紫云苏之力后,再来保护我,那也是一样。”
      紫云苏离了他的身体之后,那团紫气立即收拢进了玉中。失去了屏障后,他的脸色在冰雪的映照下极为苍白,几乎看不到半点血色。
      顾倾城看着他的脸与那玉链,她的心情有些复杂。
      天工城主轻轻道:“既然羲儿有心,你就收下吧。他天生身有暗疾,所以魔法、天工术都无法修习,你以后多照顾他一点。”
      顾倾城点了点头,天工城主道:“既然如此,我就直接带你去执行锻造仪式。你们迎接圣王进城,不要让圣王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她后面的话,却是对玄铁卫士们说的。她对老魔法师行了一礼,拉着顾倾城的手,破空而去。那由帝国魔法师通力协作所布下的最强结界,竟似对她一点作用都没有一般。
      顾倾城心中又喜又羡,偶尔低头看到了阿饱,却见他脸上仍是那片呆呆傻傻的样子,不禁有些失望。
      天工城的少主却向着她微笑挥手致意,他的笑容在这碧天白雪中,显得那么灿烂。
      
      那些玄铁卫士躬身道:“请圣王移玉天工城。”
      老魔法师啐了一口,道:“走路就走路好了,还叫什么‘移玉’。我老人家还没有死,都给你们恶心死了。”
      那些玄铁卫士不敢再说话,老魔法师等了半天,也不见他们辩解,不由得有些兴味索然,摇头道:“走吧!”
      但他才走了几步,就忍不住这寂静,对阿饱道:“你看别人已经拜了名师,不久就将学会一身的本领,你呢?你不眼馋么?”
      阿饱摇了摇头,道:“不眼馋啊。我又不想打打杀杀的。”
      天工城的少主笑道:“不想这位兄台倒跟我相似,我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不同的是,这位兄台是真的不喜欢,而我却是因为不能修炼,所以不得不喜欢。”
      他伸出手去,他的手跟他的脸色一样苍白、细瘦:“我叫少羲,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阿饱慌忙伸手,跟他握在一起,道:“我……我叫阿饱。”
      他的脸有些红,因为阿饱这个名字实在有些滑稽,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会大笑不止。他急忙解释道:“也许是因为我幼时经常吃不饱饭,所以妈妈才给我起这个名字吧。”
      少羲却没有笑,他的目光有些悠远:“只有在天工城中的人,才知道吃饱饭是多么艰难的事情。我很喜欢你这个名字。”
      这是阿饱第一次听到有人夸他的名字,他立即对这个少主产生出了好感。
      但老魔法师显然不像他这么想,他歪着脸看着少羲,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紫云苏在九大秘宝中排名第四,乃是用九条紫晶巨龙的龙心锻造而成,据说若修炼到心神相合时,便可以自由御使这九条巨龙,威力大到不可思议。你这么轻松地就送给了别人,难道就不心疼?”
      少羲淡淡地笑道:“有什么好心疼的?你不觉得这么好的宝贝在我这个废物的身上,正是怀璧其罪么?”
      老魔法师目中露出了些讶异之色,道:“你小小年纪,想的倒是挺多的。总之,是顾丫头的运气好吧。”
      他叹了口气,道:“才一入天工城,就得了天下第四秘宝,拜了天下第一的人物为师。阿饱啊阿饱,你的运气咋就没这么好呢?连带的我都衰了起来!”
      阿饱苦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所幸,传说中的天工城,也就在这时候,崭露出了它的头角。
      这是一座无比巨大的城,砌城的不是砖石、木料,而是巨大的冰块。每一块冰,都几乎有一座房间那么大,高高地垒砌起来,一直上升到那缥缈的云雾中去。如果仔细看时,那巨大的冰岩中还闪烁着瑰丽的七彩芒朵,显然,其中必定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冰城蹲踞在茫茫的雪原上,狂风吹起积雪,打在它身上,它就如同上古洪荒巨兽一般,骄傲而又孤独,沉凝而又威严。
      玄铁卫士们念起了一长串奇怪的法咒,那冰城上立即伸出了一个巨大兽眼,打量了他们一阵,城门缓缓地打开了。那城门也是一整块巨冰,颜色带着些惨绿的幽暗,目光穿过它时,仿佛被吸收了一般,竟然无法透过。那冰门看上去巨大,但操作起来极为简便,隐隐约约就见城头那人拉了什么一下,它就缓慢而无声地滑开了。
      进入天工城之后,他们方才发现,这个城其实本来是一座巨大的冰山,后来被掏空了,才成了现在的天工城的样子。人们的居所,就是在这座冰山上掏出来的一个个洞窟,大大小小的,在最顶端,是一座巨大的冰雕神殿。这些居所都是半透明的,几乎可以看的到里面的人的行动。
      天时已暗,用以照明的太苍晶石们缓缓亮了起来,幽淡的光芒直照进冰山的深层,整座天工城都变成了一座华丽的冰灯,一时宛如进入了童话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