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参合玉凤

  •   
      他们很快就上路了,因为老魔法师的水晶球告诉他们,离去的风云战营的禁卫军们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大部队,即将对残余的玄铁卫士进行围剿。
      顾倾城自然义不容辞地担当起了保护他们的责任,虽然玄铁卫士一再强调说他们并不需要保护。到后来,老魔法师说出了实话:是他想取得玄铁卫士的保护。
      总之不管怎么样,他们一齐上路了。
      此处的气候依旧那么恶劣,一会是艳阳高照,地面上的冰雪几乎都要化了,但才过不到一刻钟,狂风骤起,乌云啸聚,又开始纷纷扬扬地下起大雪来。雪才落到地上,就立即冰冻住。冷光满目,映着遥远的地平线,似乎天下的世界,无非就是一片晶莹。
      阿饱也知道了那个要将汤藏起来的女卫士叫露钥,她有个弟弟叫昆莽,不过昆莽的年纪还很小,还没取得分配的权力,只能由她供养。
      在天工城这个资源极度匮乏的地方,分配制度也同样残酷:只有接受了锻造仪式,成为卫士的人,才具有分配的资格,能够每天领取一份食物。而不具有这一资格的人,就只能靠亲人的赡养。经常有人因为没有食物而饿死在这片冰天雪地中。
      在这里,生存是最大的问题。
      但露钥并没有怨恨,相反,阿饱经常从她那细长的眼睛里看到满足与喜悦,因为从去年开始,她就成功晋级为卫士了,而且是较为高阶的玄铁卫士,这样她每天就可以分到一整个馒头,和一小碗热汤,维持住自己跟弟弟的生命。
      她的弟弟是个纯血的黎侏人,而且从小体弱多病,根本无法通过锻造仪式。露钥唯一的愿望,就是晋级到太阳卫士,这样,她就有足够的食物,供给心爱的弟弟了。
      阿饱的心情很沉重,露钥的话让他觉得极为压抑,他想象不出来天工城的人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竟然还要化这么大的力气在生存上。
      玄武帝国号称覆盖整个大地,所有的人都沐浴在地母神的眷顾中,为什么却独独对这些人这么苛刻呢?难道就是因为他们不会魔法么?可是既然魔法已如此盛行,就他们几个不会又有什么关系?每一个帝国公民都富足到可以供养自己、家人乃至宠物,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分出一点余力,将他们当作弱者来照料,而不是当作异端来屠杀呢?
      阿饱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气候虽然恶劣,道路虽然难走,但玄铁卫士当真是铁打的一般,对如此冰寒竟然毫不在意,于玄冰之上也一样健步如飞,反倒是他们这几个外来者举步维艰。顾倾城心高气傲,哪里肯服输?她的六足风云兽虽已失散,但运起风魔法来,仍然行动自如。只是她马上就在阿饱的劝说下放弃了使用魔法,因为这不但会引来其他天工卫士的袭击,更可能让帝国禁卫军的魔法侦测到,从而引祸上身。
      只是放弃了魔法,她很快就变得跟阿饱一样狼狈了。
      不过阿饱有一点比她强,那就是他的怀中有火精,可以抵御掉外面的严寒。阿嫦显然也非常喜欢火精,紧紧靠着阿饱。她的身体里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让这严寒与狂风都丝毫不能影响到她,连脸色都不红。只是当她偶尔望见老魔法师的时候,眼神中就会闪过一丝迷惘。
      一行人中,最舒服的就是老魔法师了。他干脆倚老卖老,让两个玄铁卫士搀着他走,一路上大讲自己的历险经历。那些卫士们多半没有出过天工城,听的津津有味,反而搀得更舒服,好让他多讲一些。
      突然,顾倾城的脚步顿住,遽然的出力让她的脚深深陷进了冰雪中,她整个人都宛如石桩般定住,一动不动。她的双眸盯住前方,脸上露出了郑重的神色。
      前方,一个小小的黑点渐渐扩大,成为人的形状。能够在此处出现的人,想必是个高手。才遭帝国禁卫军袭击的玄铁卫士们都如临大敌,纷纷将兵器掣了出来。
      那人越走越近,露钥忽然惊呼道:“昆莽!怎么会是你?”
      阿饱抬头看时,就见青苍的地平线上,现出了一个瘦弱的男孩,狂风似乎随时都能将他吹倒,但他仍然坚毅地举步,向前奋力走着。听到露钥的呼叫,他惊喜地抬起头来,大叫道:“姐姐!”
      这惊喜让他放松了警惕,一阵猛烈的风暴吹来,他的身子一阵摇晃,扑到在地上。露钥急忙纵身而起,抱着他飞了回来,问道:“你不在家里呆着,到这里来做什么?”
      昆莽的嘴唇扁了扁,哭道:“我……我害怕,姐姐第一次出勤,我好怕姐姐出事……”
      他似乎做了什么恶梦,额头上还残留着惊悸的虚汗。
      露钥心中感动,轻轻搂住他道:“傻瓜,姐姐已经通过锻造仪式,怎么会出事呢?”
      昆莽仍不放心,上下打量着姐姐,确信露钥一点伤势都没有,这才慢慢定了神。露钥取出装着蘑菇汤的皮囊,笑道:“你看,有个好心人给了姐姐很多好吃的,你快吃吧。”
      昆莽接了过来,虽然已经冰冷,但那蘑菇的香味还是极为浓冽。昆莽吞了口水,抬起头来,像个小大人般道:“还是姐姐先吃吧,姐姐出勤,一定累坏了。昆莽今天已经吃过馒头了,一点都不饿。”
      阿饱跟顾倾城都转过头去,不忍心看这对姐弟。
      突然,空中一声尖锐的啸叫,一道碧光轰然从天而降,倏然贯穿那只皮囊,“噗”的一声,蘑菇带汤洒了满地都是。跟着,碧光炸开,仿佛一朵青菊般溅地收缩,昆莽惊叫声中,已被碧光将全身绑住,倏然收到了空中。
      这变化太过激烈,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露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昆莽!”
      众人一齐抬头,就见厉天烈傲然站立在玄灵神狴上,一抹碧光从他的左手中腾出,昆莽的身体急速上升,被他左手收拢,抓在了手中。
      顾倾城目眦欲裂,怒啸道:“厉天烈!”
      厉天烈面色冷冰冰的,他脸上由左到右,现出一抹极为凄厉的惨红,仿佛是伤痕,又仿佛是刺青,让他英俊的脸看上去有些妖异。
      相对于上次在无馀谷中,这次的他以完全没有了平和之态,而只剩下令人心惊的阴沉。
      他静静看了昆莽一眼,右手在空中划了个奇特的图案,向昆莽按了下去。立时,昆莽的尖叫声就仿佛被捂住了一般,再也无法发出。厉天烈锐利的目光穿透重重云雾而下,盯在了露钥的身上。
      他的嘴角残忍地挑起,形成一个神秘的笑容:“你很想他活下去。”
      露钥拼命地点头,厉天烈的目光扫动:“天工城的废物,还有帝国的叛徒……每个都该杀!”
      他轻轻抚摸在昆莽的头,似乎在表示着他的怜爱。但随着他的手抚过,昆莽的头发却纷扬落下,散了满空。
      厉天烈的目光微微收了收:“不过我今天不是来执行公务的,我只要他,只要你们将他抓给我,我可以不伤害这头可怜的小羊羔。”他的手挥过,笔直指向老魔法师。
      老魔法师一惊,怪叫道:“为什么!你找我做什么!”
      厉天烈冷笑道:“黯酃王!你以为你躲在这具衰老的肉体里我就找不到你么?你身体中的血腥味,就算隔得再远,我都能闻到!”
      阿饱跟顾倾城同时一惊,黯酃王?难道老魔法师的样子变得这么古怪,就是因为黯酃王竟然将自己的魂魄移到了他身上么?
      老魔法师暴跳了起来:“胡说!我穿着九千腾蛇币一套的‘草寇’牌魔法套装,连内裤都是‘草寇’牌的,草寇啊!知道不知道,这世界上最顶级的魔法套装,防魔99.9999999%啊,怎么可能被黯酃王搞进去呢?你有没有搞错!”
      厉天烈却不管他这辩解,冷冷道:“那你不妨跟我走,若是经过血魔炼魂之后,确信你不是黯酃王,我自然会将你放走的。”
      老魔法师怪叫道:“血魔炼魂!炼过之后我还有命么!”
      厉天烈哼了一声,不再回答,他只是手微微抖了一下,顿时鲜血当空洒下,昆莽的一只右手,被他硬生生扯了下来!露钥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周围的玄铁卫士齐声怒吼,突然一齐出手,满空登时闪过了一片凌厉的剑光,向厉天烈刺去!
      这些玄铁卫士本身就是最好的兵刃,当他们运起天工术时,手臂就会变化成一道利刃,随手挥动,就发出仿佛能切割破天空的强烈光芒。他们目睹亲人的惨状,都是极为激愤,这下出手,剑光几乎将遍地的雪光都压了下去!
      但厉天烈只是冷冷一笑,他的右手突然举了起来。那巨大的玄灵神狴昂首怒啸,雪浪般的青色光气从神狴身上怒涌而起,随着他的手势变化成巨大的青色光柱,直指天穹。
      厉天烈手突然挥下,宛如大山崩倒一般,那光柱轰然散开,潮涌般的强猛力道飙散而开,将玄铁卫士们全都推了出去!
      厉天烈傲然笑道:“就凭你们,还不足从我手中夺人!”
      顾倾城的脸色变了,相对上次见面,厉天烈的功力竟然长了好多。但顾倾城仍然站了出去,银枪一指,正对准了空中的厉天烈。她怒喝道:“我说过,力量是用来保护的,不是欺压的!厉天烈,你不配拥有这力量。”
      厉天烈大笑:“我也这样觉得,那你来啊,来将这力量取走,打败我!”
      他疯魔一般笑着,那张清俊的脸隐隐笼罩着一层血光,显得分外诡异。他手一伸,压在了昆莽断折的手臂上。昆莽疼的脸色都变了,虽然在厉天烈的禁制下,他无法出声,但那惨烈的啸响,依旧响彻在众人的心头!
      顾倾城怒喝道:“我要挑战你!”
      她再也不理会什么顾忌,一声清脆的啸声,施展开风魔法,顿时,狂风聚成的巨大龙卷在她身周缠绕,直撼向厉天烈!
      老魔法师忽然拉住了她,叫道:“先等等!”他跟着将阿嫦推了出去:“你认识不认识她是谁?”
      顾倾城心中一动,阿嫦是厉天烈的母亲,也许她能够让厉天烈恢复这狂乱的魔性。
      哪知厉天烈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冷冷道:“帝国叛徒,我怎么会认识?”
      顾倾城心中顿时一片冰凉。在无馀谷的爆炸之后,肯定还发生了很多惊人的事情,厉天烈的这种变化,就是明证。
      老魔法师笑道:“那就好了。”
      他大声道:“阿嫦,跟你妈妈一起合力,用你的地藏之力将这个家伙打扁!”
      阿嫦清脆地应了一声,嘿的一声蹿了出去。老魔法师有很强的自信,因为以阿嫦能轻松压制住八炎火狱的力量,要击败厉天烈并非没有可能。何况还有顾倾城助阵。
      但接下去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禁不住慨叹,命运当真是人最大的敌人!
      阿嫦身在空中,双手交叉,猛地挥了出去。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那银月一样的光辉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她差点摔倒在地上!
      老魔法师大叫道:“阿嫦,你不要玩了!”
      阿嫦着急地一阵挥手,但无论她怎么挥,那神秘而强悍的地藏之力却再也没有出现,就算她急得几乎哭了出来也一样!
      厉天烈爆发出一阵讥讽的大笑:“你们难道不知道么?这里是天工城与帝国最后的交界,也就是帝国最强的魔法师借助地母神的力量,所施展的镜闇结界所在处。在这里,所有强大的力量都无法施展,无论魔法还是天工术都一样!”
      老魔法师反驳道:“那你怎么可以施展了?”
      厉天烈冷笑道:“那是因为我身上有参合凤羽!”
      他小心地张开手掌,一只美丽的白色羽毛飘了起来。那羽毛白的几乎透明,在雪光的反映之下,显得那么的美丽,微微的荧光从上面散发出来,将厉天烈笼罩住。
      厉天烈喃喃道:“公主殿下,我必不辜负您的嘱托!”
      他的头低下,目中血光激射:“再不交出来,我就杀了他!”
      众人心头一震。老魔法师大笑道:“你以为就你有参合凤羽?我也有!”
      他在口袋里一阵乱摸,果然,也找出了一根羽毛,交给阿饱,道:“给他看看!”
      这根羽毛几乎跟厉天烈所持一模一样,洁白到透明,发出白净的光芒。阿饱大喜,高高举起来,道:“你看清楚了!”
      厉天烈身子一震,脸色开始变了!阿饱高兴之极,举着那羽毛抢前几步。顾倾城目中精光大起,手中银枪发出了一阵啸声,她已准备出手!
      但就在这时,老魔法师的苦笑声却轻轻传了过来:“这根凤羽是假的。”
      阿饱跟顾倾城身子同时一震,道:“怎么会是假的?”
      老魔法师悄悄道:“你看羽毛的柄。”
      阿饱急忙去看,就见那羽毛的柄上刻着一行极小的字:“玄武帝国12005年5月11日造”。
      阿饱几乎气的吐血,原来这片参合凤羽竟是赝品!
      老魔法师悄悄道:“千万不要露出破绽来,让他识破了的话,我们就没有活路了!”
      厉天烈脸上阴晴不定,他的手倏然抬起,那巨大的贯天青气长柱再度出现,轰然坍塌,向四周激绕而出。但这次却没有攻击别人,而是在他身周形成了几十层的青气长幔,将他包围在中间。
      厉天烈冷笑道:“我现在有碧血长城护身,以你们的实力,一个时辰之内,绝对无法攻破。但若是在一刻钟内你们还没有将他拿下交给我,我就杀了他!”
      他目中杀意骤显,绝对没有人敢怀疑他的决心!
      露钥终于醒了过来,她并没有再哭,只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中充满了血丝,死死盯在老魔法师身上。老魔法师给她看的心中有些发毛,却发现,周围的玄铁卫士都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
      老魔法师笑道:“你们是不是想我贡献这条衰老的生命,换回你们的亲人?”
      他本想说个笑话,让大家轻松一下。但没有人笑。老魔法师的笑容再也挂不下去了。他只好转头对阿饱跟顾倾城道:“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顾倾城咬牙道:“厉天烈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谁若是想要用同胞的生命换取敌人的同情,我第一个先杀了他!”
      老魔法师长长吐了口气,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露钥冷冷道:“那我弟弟怎么办?”
      顾倾城坚定地道:“我一定会将他救出来,相信我!”
      那个粗壮的玄铁卫士吼道:“你去救?怎么救?”
      顾倾城一窒,他接着吼道:“若不是遇到你们这群会魔法的人,我们又怎会如此?都是你们害的!”
      顾倾城盯着他,冷冷道:“不错,这件事是由我们而起,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她扬起头,大叫道:“厉天烈,你可敢跟我一战!”
      厉天烈淡淡道:“我何须一战?”
      顾倾城胸口起伏,突然将银枪望地下一扔,道:“那好,你放了他,我做你的人质。”
      厉天烈轻轻摇了摇头,笑道:“他比你好,他的背后,还有一群老鼠肯为他咬猫,你有么?”
      顾倾城无言,仿佛示威一般,厉天烈的手指轻轻划过昆莽的脸,一道血痕跟着出现,越来越深,直达他的颚骨。做这些的时候,厉天烈一直看着顾倾城,他的目中闪动的,尽是讥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