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轩辕帝国

  •   
      顾倾城踉跄后退,跌坐在地上。
      一个娇小的身形飞射而下,偎依在她身边,笑道:“妈妈,我终于找到你了!”
      顾倾城吃力地抬起眼睛,与轩辕煌野一战虽然短暂,但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她虚弱地道:“阿嫦,是你啊。”
      阿嫦显然并没有留意到她的疲倦,她美丽的大眼睛忽闪着,兴奋地道:“妈妈,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她好看的小嘴扁了扁,似乎快要哭出来了。经过黯无之眼重铸她的肉体之后,她似乎获得了完整的新生,不再是黯酃王所眷顾的那个阿嫦,而宛如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天真而又活泼。她略带了点稚气的脸上闪着一片粉色的汗珠,娇俏可爱。这时做出惊讶的表情,当真连半点尘世的渣滓都不曾沾染。
      顾倾城点点头,她已不愿意再去辩解她不是阿嫦的妈妈这个事实,因为每次她这样说的时候,阿嫦的泪珠就立即挂下来,然后惨兮兮地说妈妈不要她了。顾倾城是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了她这种攻势的。
      阿嫦道:“后来我找啊找啊,忽然发现了一群小六!我记得妈妈也有一只小六,所以就冲上去问他们妈妈在哪里。他们笑话我,然后要欺负我,那些小六也一起欺负我。后来我躲了起来,悄悄地打昏了一个,然后穿上他的衣服,他们就找不到我了!我好高兴啊,他们居然就带着我找到妈妈了!”
      她得意地跳了跳,忽然发现了一边躺着的阿饱。她美丽的大眼睛里立即充满了惊讶,奇怪地走了过去,问道:“咦?这是什么东西?”
      也无怪她惊讶,此时的阿饱跟块焦炭差不到哪里去。见她发问,顾倾城心中一疼,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阿嫦蹲下来,轻轻戳了戳阿饱,然后急忙跳开,生怕阿饱会跳起来将她吃掉。但焦炭自然一动都不会动,阿嫦又悄悄走了过来,又是一戳。她此时的胆量已经大了许多。
      哪知此时阿饱的身子突然一动,坐了起来。阿嫦一声尖叫,纵身扑到了顾倾城的怀中,将头深深埋起,再也不敢看他。
      顾倾城身子震了震,惊喜道:“阿饱?”
      阿饱焦黑的身子慢慢坐了起来,他忍不住一声惨叫。八炎火狱绝对不是寻常魔法所能比拟的,这一击之威,火劲几乎已经烤透了他的身体。阿饱就觉浑身上下无一不疼,骨骼肌肉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而是一把把的尖刀,剜刻着他的心。他微微活动了一下,又禁不住惨叫起来。
      顾倾城皱起了眉头,老魔法师幽灵一般冒了出来,笑道:“放心,他是天命者,怎么可能有事?不会的啦!”
      老魔法师大力一掌拍在阿饱的肩头,阿饱刚站起来,几乎被他拍的又晕死过去,但老魔法师却已不再看他,细长的双目微微眯起,盯在了阿嫦的身上:“你为什么能施展地藏之力?”
      炯炯目光照耀下,阿嫦身子一震,急忙将头伏在顾倾城的怀中,喃喃道:“好可怕!好可怕!”
      老魔法师走上一步,厉声道:“你为什么有地藏之力?”
      阿嫦一声尖叫,跳了起来,她的指尖银芒乍闪,一股晶亮的银月之光从她的指端腾起,向老魔法师电闪而至。老魔法师却恍如不觉,他只是紧紧盯着阿嫦,似乎她是个比天命者还要珍贵的珍宝一般。
      阿饱见势不妙,急忙伸手,拉着老魔法师的身体猛力一扯。老魔法师极为虚弱,登时身子逛荡摔倒,一张脸结结实实地砸进了地面。他半边俊美的脸上立即布满了尘土,不由得大怒,使劲跳了起来,一脚踩在阿饱的脸上,大叫道:“你做什么!你做什么!”
      阿饱被踩得连话都说不出来,阿嫦扯着顾倾城的衣服,道:“妈妈,走!”
      顾倾城回首看了看那些玄铁卫士,道:“走?好吧,我们就跟他们一起去天工城。”
      老魔法师停住对阿饱的猛踩,赞成道:“去天工城?是个好办法!反正你杀了帝国的皇室,我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三人正要移步,忽然一阵狂风吹起,剩余的六足风云兽缓缓飞动,向这边逼了过来。
      顾倾城一惊,纵身站了起来,她的手习惯地向旁边捞了过去,但她抓住的只是阿嫦的手,而不是她已用惯了的银枪。她的银枪早就已断裂,最后一段也插在了轩辕煌野的身上。她的心开始下沉,没有了银枪,她实在没有自保救人的把握。
      阿嫦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担心,悄悄道:“妈妈,你不要怕,我给你准备好了!”她变戏法般的从怀中掏出一块黑色的铁尺,两手徐徐拉伸,那本来只有手臂长的铁尺竟越来越长,变成了一条七尺余长的长枪,在冰雪的映照下乌光流转。
      魔法师啧啧称奇:“这是黯无之眼的核心,经过了黯酃王数十年的锻造,凝结了千万阴魂的法力,实在是了不起的宝物,小丫头,你这次可因祸得福啦!”
      顾倾城盈盈一笑,将长枪接了过来。正要摆弄,突然,狂风骤停,那些六足风云兽整整齐齐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当先一人沉声道:“你打败了我们风云战营的轩辕首领,依照帝国的法律,你就是风云战营新的首领,请加入我们,领导我们。”
      所有的骑士全都从风云兽上下来,单膝跪倒在地,等待着顾倾城的命令。
      顾倾城缓缓吐了口气,她的心这才放下。她扫了一眼,那些骑士全都极为恭谨,不似作伪。她笑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先从这里撤走吧。”
      那些骑士身形动也不动,齐声道:“我们等着新首领立功。”
      顾倾城疑道:“立功?立什么功?”
      那些骑士没有回答,他们只是抬起头来,盯住了周围的玄铁卫士。顾倾城忽然明白了他们要的是什么,她断然摇头道:“不行!”
      那骑士冷冷道:“那么你就不是我们的新首领,而是谋杀皇亲的帝国的叛逆!”
      顾倾城冷笑道:“就算是叛逆又怎样?我只要行我所甘愿,就算与整个帝国为敌都一样!”
      那骑士不再说话,他们盯着顾倾城,慢慢后退。六足风云兽悲声长嘶,肃杀之气陡然之间强盛起来。顾倾城紧紧握住了拳头,她知道,大战就在眉睫!
      但那些骑士却并不出手,齐齐翻身上了风云兽,狂风纷涌,起在了空中。他们最后看了顾倾城一眼,然后策兽飞入了遥远的天际。
      阿饱看着顾倾城那娇怯但却坚定的背影,他的眼中慢慢闪过了一阵痛苦。但随即他的眼神就回复了原来的木讷。
      是啊,这才像个黎侏人。
      
      老魔法师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抖抖索索地靠着,想抵御一下这冰雪之地的严寒。
      这地方的气候真是差劲到了极点,方才还是一片翠晴,转瞬之间就狂风大作,大地之间一片冰寒。那些玄铁卫士本来想走,但老魔法师居心叵测,哪里肯放?禁不住他盛情邀请,他们只好留了下来。
      何况,他们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轩辕所施展的磁摄术仍然存在,他们的行动艰难之极,所以只有留下。但他们显然对这些身有魔法气息的不速之客深怀敌意,无论如何不肯坐近他们。
      老魔法师喃喃道:“这个时候,若是能有堆火烤烤就好了……”
      他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火!哈哈,我怎么没有想起来!”
      他匆匆忙忙地从口袋里翻出了一本书,找了好大一阵子,然后叽里呱啦地念了起来。最后,他长吟道:“火!”
      一团火猛然在三人的中间炸开,火势好大,等它熄灭的时候,阿饱跟老魔法师的头发都只剩下了一半了。顾倾城见识不妙,早闪开了些,躲过了这一劫。老魔法师扑了扑脸上的灰,尴尬道:“错了错了……”
      他又是一阵翻弄,终于,脸上露出了笑容,叽里呱啦地又念了起来,长吟道:“火精!”
      阿饱有了前车之鉴,急忙拿袖子挡住了脸。但这次冒出的火苗却很小,只在冰空中闪烁了一下,然后悄悄地悬浮在了那里。阿饱见没什么动静,这才将袖子放下。
      只见一个一尺多长的火精灵浮在空中,它身上窜出细小的,紫色的火苗,将周围的冰雪映亮。它生的好像一只直立着的猫咪,连耳朵也是尖尖的,背后还甩着一只长长的尾巴。这火精才出现,众人便感觉身上一阵暖意。
      老魔法师惬意地向后一躺,笑道:“这火精乃是地火元气所凝结,本身炽烈无比,但是又不会灼伤人。将它召唤过来,就好比生了一团永不熄灭的火,冰雪于我何加焉……”
      他越说声音越低,眼睛睁的大大的,脸上的神情越来越难看。因为那火精在他的极口夸赞下,竟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然后身子一阵发冷的颤抖,咪咪地叫了起来!
      老魔法师的眼珠子几乎都快掉出来了,火精竟然会怕冷?这怎么可能!一阵风雪刮了过来,那火精马上丢弃了自己的地位与职责,咪咪叫着,大大的眼睛四处搜寻着,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阿嫦马上伸出手,喜道:“火精,到我这里来!”
      说着,她就兴奋地扑了上去。那火精倒给她吓了一跳,一转身,蹿到了阿饱的怀里。立即一股暖意从阿饱的怀中升起,迅速蔓延到了他的全身。酷寒的冰雪世界,也不那么难挨了。
      火精整个身子都蜷缩在阿饱的衣服里,直到觉得外面再没有危险了,这才悄悄地探出头来,大大的眼睛咕噜噜转动着,看着众人。它前两只爪子很小,捧在胸前,样子有些滑稽。不一会子,它就跟阿饱熟络了,用这两只爪子捧起阿饱的衣带,啃了起来。一串串细小的紫色火焰从它的牙齿上发出,将那衣带烧焦。火精似乎很喜欢这灰,舒服地打了个滚。
      阿嫦极为失望,她凑了上来,小手悄悄地伸出去,向那火精摸了过去。却不料那火精口中突然喷出了一口烈火,轰然一声,灼在了她的手上。阿嫦一声尖叫,急忙缩手,那火精得意地冲她叫了几声,似乎是在示威。阿嫦气得抬手就想揍它。
      老魔法师却满脸高兴地走了过来,奸笑道:“火精乖乖,让我摸一下……”
      火精显然看着他那半阴半阳的脸更是没有半点好感,还没等他的手伸到,就是一口烈火喷出。不过与阿嫦不同,那老魔法师显然早有防备,身子一侧,闪了开来,大赞道:“好暖和!”
      他竟然将火精当作了火炉,冷的时候就过来摸一下,让火精的喷炎暖和暖和。那火精看来道行还小,喷了十几口,就有些气喘。阿饱站起身来,在周围的雪地里拣了几十根半湿的木柴,让火精喷了口火,燃了起来。那火精也不在他怀里蹲着了,一跳跳进了火里,像鱼一样游了起来。看得阿嫦心痒难搔的。
      老魔法师拍了拍肚子,道:“该吃饭了。”
      他取下头上那巨大的帽子,也不知念了什么咒语,那帽子变成了个大铁锅,架在了火堆上。老魔法师取出一个口袋,里面满是在阿饱睡觉的大山中采的蘑菇、野果。他吃了一顿之后,大为赞美,就采了许多放在身边。
      阿饱选了些干净的雪,捧到锅里面,因为有火精在下面,不一会子,雪就化成水,然后咕嘟咕嘟地开了。阿饱将那些蘑菇、野果倒了进去,浓郁的香味飘散了出去。
      他将自制的作料不断添放进去,那香味就越来越浓。老魔法师大赞着他的手艺,忽然转头对顾倾城道:“你会不会煮什么东西,也露一手给我们看看?”
      顾倾城摇头道:“我的愿望是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管尽天下不平事,才不学这些东西呢!”
      阿饱一面搅着锅里的汤汁,笑着接口道:“天下第一高手也需要吃饭啊。”
      顾倾城冷笑道:“你身为男子,不思进取,居然得意于这等烹饪小道。若是天下男子都像你这样,那不如都死了好呢!”
      阿饱有些不理解,为什么烹饪就是小道,天下第一就是大道呢?他不喜欢打打杀杀,只喜欢舒舒服服地躺着,什么事情都不想。肚子饿了,就煮些好吃的犒赏自己一下,这么悠闲地过着,不是最幸福的么?
      若是不再打仗了,天下第一高手又有什么用?
      
      顾倾城也不再跟他辩论,自顾自在冰雪上坐下,用起功来。
      也许她有自己的理由吧。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道路,有的大道通衢,有的坎坷崎岖,若是自己先前走的路跟她一样,想必也会有她这样的想法吧。
      ——她以前的路是什么样子的呢?阿饱忽然有一丝好奇。
      这好奇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锅开了。
      老魔法师一叠声的催促下,阿饱先盛了一碗给他。跟着老魔法师旅行,就是有很多好处,他那口袋里仿佛什么都有,一抓就抓出大大的一叠碗来,居然连一只破碎的都没有。
      阿饱也盛了一碗给顾倾城,但她还在练功,所以就先给了阿嫦了。她不客气地呼噜呼噜吃了起来,阿饱笑着招呼道:“你们也一起过来吃吧。”
      这一声很平常的招呼却让那些玄铁卫士感到了一阵惊讶,他们显然有些惶惑,也伴随着惊喜,离得最近的一人讷讷道:“不……不了……”
      阿饱笑道:“来吧,这么一大锅,足够我们吃的了。”他是个喜欢将快乐跟别人分享的人,他总觉得,如果多一个人跟他分享快乐,那么这快乐就多了一倍。
      那人迟疑着转过身去,看着别的同伴。一个身材粗壮、高大的人怒道:“不要过去!会魔法的没有几个好东西!”
      阿饱又觉得有些困惑,自己并不会魔法啊。何况老魔法师跟顾倾城都会魔法,却对人很和善,为什么说他们不是好东西呢?他暗暗叹了口气,觉得外面的人实在太难理解了,也许还是大山中比较适合他吧。
      老魔法师一面大口吞咽着汤菜,一面含糊不清地道:“你们不要怕,他也是个黎侏人!”
      那粗壮者上上下下打量了阿饱几眼,目中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阿饱笑着看着他,任谁都看的出来,他实在是什么恶意都没有。老魔法师的下一句话打动了他:“你们要不吃饱,怎么对付帝国的人!他们随时会杀回来的。”
      他们互相交换了下眼色,陆续走了过来,从阿饱手中接过盛满了的汤碗。
      阿饱忽然觉得有点异样,他们看着汤碗的目光,竟然如此渴望,就跟老魔法师在大山里看着他烧滚的汤锅一样。
      阿饱有些困惑,这时老魔法师的碗终于放下了,他已经吃了七碗。他看着眼前这些玄铁卫士,眼中难得地露出了一抹哀伤,轻轻道:“你知道么?他们每年只能吃一次饱饭。”
      阿饱的身子一震,老魔法师缓缓道:“你也看到了,天工城并不是个物产丰富的地方,而帝国为了打垮这个顽固的敌人,在天工城的周围设立了严密的魔法屏障,几乎封锁了它所有的进出口,他们所有的饮食,只有靠自给自足。每个人每天只能分得几片菜叶子,跟半块馒头……”
      他的声音中难得地有了些沙哑,阿饱的心却抽紧了起来。几片菜叶子、半块馒头……人怎么活下去!玄武帝国空前强盛,魔法极度繁荣,哪怕是最卑贱的人,都很容易就能丰衣足食,甚至铺张浪费。但强盛的背后,却有着如此的凄惶!
      又有谁将他们当作是人呢?
      也许就像是顾倾城所说的,在这个世界上,弱者根本就不是人。
      阿饱默默地举起勺子,在他们每个人的碗里都添了一大勺。但他舀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却发觉她的碗中连一滴都没少。
      她并没有吃,只是紧紧捧着碗,看着。
      阿饱忍不住问道:“你不喜欢吃么?”
      她仿佛吓了一跳,急忙道:“不……不是的!”她怯怯地看了阿饱一眼,小声道:“这位先生,我能保留这一碗么?我……我弟弟很久没有吃饱了。”
      阿饱觉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可怜的人!他默默地拿过一只碗来,用热汤装满:“你放心吃吧,我再准备几碗,让你带回去。”
      那少女大喜,但他仍然没有吃,她将两碗汤都倒在了自己带来的皮口袋里,笑道:“那请你允许我带回去,我要跟我弟弟一起吃。”
      阿饱别过头去,他不忍心再看这少女一眼。他满满地舀了几勺子,将她的口袋装满。背后,静坐着的顾倾城的眼睛忽然睁开一线,她的嘴唇咬紧!
      天下不平事,难道还有甚于此的么?
      顾倾城忽然觉得自己很无力,所有的愿望、理想,都仿佛是空谈一般,甚至比不上阿饱的这几勺子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