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雪原荒城

  •   
      巨大的晕眩感始终包围着阿饱,他虽然目不能见,耳不能听,但却仿佛感觉到是在剧烈地飞奔着,高速产生的压迫感让他几乎死去。
      良久,他才从这巨大的头晕眼花中清醒了过来,但他随即呆住了。
      眼前一片浩瀚的银亮展开,厚厚的冰雪覆盖在大地上,连绵地展开,几乎看不到尽头。阳光返照在雪海上,产生出一层浮光掠影,在远处凝结成瑰丽的彩虹。再远一些,便是巍峨的群山,但它们也一样笼罩在皑皑白雪的怀抱中,显得肃穆而庄严。这单纯的色调以及巨大的空间产生出极为宏大的壮美,瞬间令他屏住呼吸,脑海中只留下了赞叹。
      只见老魔法师背对着他站在雪地上,大声叫道:“老天啊,怎么让我来到了这恶毒的地方!我宁愿死一千次,也不愿到这里来!”
      顾倾城的状况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吃力地稳住身形,道:“这是什么地方?”
      阿饱回头看了看,却不见黯酃王一家三人的踪迹。那巨大的爆炸不知将他们掀到了哪里去。也许已经在其中湮没了。
      想到此处,阿饱不禁有些怅惘。黯酃王虽然可怕,但他对阿嫦的坚执的爱念,却让阿饱不由得佩服。
      ——为了他的世界,不惜杀掉天下所有的人,我的世界呢?我的世界又在哪里?
      他不禁有些迷茫。耳听老魔法师大声道:“这里是天工城啊!”
      顾倾城身子一震,忍不住道:“你说的是帝国的死敌,号称要颠覆魔法的天工城?”
      老魔法师用力地点头,颓然坐倒,道:“这下惨了,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里!”
      阿饱不是很懂,天工城是什么地方,竟然这么可怕?
      老魔法师忽然盯着他,道:“你是不是觉得这里很好?”
      阿饱点了点头,这里晶莹玲珑,仿佛是琉璃世界,有什么不好的呢?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片的冰雪,看去很是新奇。
      老魔法师颓然道:“玄武帝国憎恨天生不会魔法的黎侏人,几乎是一旦发现,就立即格杀。由于黎侏人一点魔力都没有,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所以几乎被屠戮干净。但在一百多年前,突然出了位极高的高人,他创造出了一种秘法,自称为‘天工术’,可以让黎侏人也修习成绝顶高手,从而才改变了黎侏人的命运。后来他来到了此处,开创了天工城,专门收容被帝国欺压的弱者,逐渐壮大了起来。由于黎侏人天生对魔法绝缘,好多魔法对他们都无效,因此,帝国势力虽然强大,但却也不能将他们赶尽杀绝。帝国憎恨他们,他们也就憎恨一切会魔法的人,这里可以说是魔法师的墓地!”
      他一面说,一面转过头来。顾倾城突然一声尖叫,银枪霍然举了起来!
      阿饱一惊,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不由得一震。只见老魔法师的脸全都变了,左半边露出了森森白骨,就跟黯酃王一模一样;而右半边却光滑丰润,看上去比阿饱还要年轻一些。眉目之中有些像老魔法师,但却俊美之极。如此诡异的面貌衬着他满头飘散的银发,现出了妖异的诡秘来。
      老魔法师见他们如此惊讶,笑道:“你们见鬼了么?”
      顾倾城不答话,手中银枪却越握越紧。老魔法师见他们神情古怪,也有些慌张,摸出了一面镜子照了照,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天啊,怎么会这样!”
      但他随即大笑了起来:“这样也不错!唔,年轻时的我可真是英俊啊,阿饱,你赶不上我。”
      他一面说着,半边俊秀、半边骷髅的脸嘻笑着,向阿饱转了过来。那半边森森白骨也做出了个笑容,阿饱没有说话,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老魔法师一呆,道:“你可真是胆小!”
      顾倾城银枪一转,狂风骤起,在她的枪尖凝结成一道巨大的龙卷,指向老魔法师,她厉喝道:“快说,你究竟是谁!”
      老魔法师脸色却突变,大叫道:“我说过这里的人憎恨魔法,不要施展魔法!”
      他话音刚落,一阵锐响声破空传来,夺夺夺一片响,几十支冰箭刺进了他们身周的雪层中,形成一个半月形的包围圈,将他们笼罩住。
      就听一个声音冷冷传来:“魔法的拥有者,退出这片纯洁的土地,否则……死!”
      随着这话语,几十条人影迅速地在周围出现。他们的行动好快,宛如惊虹掣电般闪过,将三人包围在了中间。他们的手臂以及肌肤上都闪着青褐色的光芒,看上去极为怪异。每人手中都握着一柄冰弩,闪亮的冰矢正对着老魔法师。
      老魔法师喃喃道:“玄铁卫士?天工城的精锐们来啦!”
      阿饱此时缓过神来了,问道:“什么是玄铁卫士?”
      老魔法师道:“天工术的秘密,就是将人与物相合,从而使人能够具有物的属性,增强人的力量。你见过铁匠的锻造么?铁可以被锻成钢,钢再加入稀有元素,被锻造成合金,威力便提高了不止一倍。那位高人对此有所感悟,所以才创造出了天工之术,通过自然中的霸道之力,比如雷电、地火等,将至刚至烈之物锻造进人体,使人突破自己的极限,攻击、防御都大幅度地提高。这玄铁卫士,就是将天外陨石中的玄铁锻造进自身者。战斗起来不惧刀砍剑伤,稍微弱一点的魔法,甚至连他们的皮肤都划不破。威力大概相当于帝国的禁卫军吧。”
      顾倾城脸色变了变,道:“这么说来,这些人很难惹了?”
      老魔法师点了点头,他突然笑了笑,道:“不过你今天不用害怕,因为他们就要全部死去了!”
      顾倾城疑道:“为什么?”
      老魔法师悠然道:“玄铁卫士的职责是保护天工城不被外来者侵入,但依我看来,此处距离天工城,却足有三百里。”
      顾倾城道:“那又怎样?”
      老魔法师笑道:“三百里外,本不属于天工城的范围,他们出现在这里,那只有一个原因:他们被人诱过来了!”
      仿佛是在验证老魔法师这句话的正确性,周围的积雪轰然爆发,晶亮的白色冲天而起,嘹亮的雕鸣声中,十七八只六足风云兽张开长大的翅膀,将碎雪扇的蔽天而起,刹那间,将玄铁卫士们挡在了中间。
      与小六不同,这些六足风云兽的眼睛全都是赤红色的,闪烁着妖异的光彩。老魔法师有些惊讶道:“施展了啸月术的魔灵?帝国的皇室禁卫军?”
      顾倾城知道,啸月术可以大幅激发魔灵的能力,甚至可以让魔灵暂时进一阶。如此强力的魔法,自然被帝国皇室垄断,只准在皇室禁卫军中施展,已经成了禁卫军的标志之一。
      但见那些六足风云兽翅膀略一闪动,积雪便被轰然激发,宛如箭矢一般飞溅而下,顷刻之间将玄铁卫士们打得阵型散乱。那些玄铁卫士知道中了埋伏,连连呼哨,纷纷搭起冰弩,进行还击。他们锻炼就的玄铁之躯坚韧之极,风雪打在身上,连动都不动。反而借助着身子的灵活,不时飙飞半空,向下扑击。
      猛地一阵吟唱声刺空响起,一只巨大的六足风云兽背上迸射出一道红光,才一舒之间,就将周围几十丈的空间全都笼罩住。老魔法师脸色一变,道:“磁摄术?”
      红光越来越强,那些玄铁卫士的身形却跟着缓慢下来。磁摄术乃是将方圆百里的地磁之力聚集过来,形成一个巨大的磁场,对金属产生牵引之力,从而限制敌人的行动。多数是用来制约敌方的兵器,但此时对于肌肉骨骼已与玄铁合而为一的天工城卫士来讲,却无疑是地狱。
      咯咯一串轻响,几只六足风云兽俯冲而下,将四名行动迟缓的卫士重重地撞在地上。鲜血喷在雪里,就如盛开的梅花。帝国皇室禁卫军瞬间占据了绝对优势,六足兽纵横来去,片刻功夫,所有的玄铁卫士全都重伤倒地。
      狂风卷啸,六足风云兽缓缓降落,停留在卫士的上空。风云兽巨大的趾爪踩进卫士的身躯里,那些卫士紧紧咬住牙关,决不呼痛求饶。
      身躯最为庞大的六足风云兽上传下一句冷冷的话:“一只一只地将他们的手脚折断,我看这些帝国的敌人还能强横到哪里去?”
      立时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那些卫士身子剧烈颤抖着,有些人痛的晕了过去,但他们却仍然绝不出声!
      那冷冷的话语淡淡道:“再折!”
      突然一人大声道:“住手!”
      顾倾城冲了出来,怒喝道:“两国交兵,你要杀就杀了他们,为什么这般残虐?”
      那声音淡淡道:“因为我喜欢!”
      一个高大的身形从风云兽背上站了起来,他傲然俯视着顾倾城。老魔法师的脸色变了:“糟糕!我该早些封住这丫头的嘴的!”
      顾倾城愤怒道:“就因为你喜欢?”
      高大身形道:“还因为他们是黎侏人,是贱民,贱民该死!”
      顾倾城怒火冲天而起,厉声道:“该死的是你!”
      她的手一翻,银枪掣出,整个人化作一道绚丽的银光,向那人刺空而去!
      
      顾倾城的武功绝不是最高的,她没有厉天烈那股悍然之气,也没有黯酃王的圆熟老辣,甚至比这些帝国禁卫都高不到哪里去。女子修习这种霸道的魔法,本就要弱一些,何况顾倾城并没得到真正明师的指点。
      但她的招式中却有种凛然之气,这气势,更在她的招数之上。你可以击败她的招数,但无法击败这个人!正是因为她没得到明师的指点,她才更完整的保留了这股气势。这气势,让她瞬息之间,能够爆发出山岳般的压力来!
      风之力被她掌上的银枪搅动,形成一个极为高速的螺旋,向兽背上那人刺去。那人的瞳孔倏然收缩。令他吃惊的,并不是这一招,而是顾倾城身上的气势!这气势竟然让他微微一窒。
      就是这一窒,他那傲岸如山的气势突然出现了一丝破绽。顾倾城虽然不是一流高手,但她大小战役无数,经验极为丰富,枪尖气流窜动,已然感受到这一破绽,那枪势陡然大盛,竟然破那人护身的魔气而入,向他的胸前奔袭而至!
      锐风狂啸,顾倾城咬牙送枪,她的脑际微微一空,这一招,已然施展出了她全部的力量!
      啸然之声猛响,那人猝然出手,啪的一声轻响,顾倾城手中的银枪已断!顾倾城心念电转,一口鲜血喷出,她手上风魔法那特有的淡青色倏然转浓,功力陡长,断裂的银枪脱手而出,将那人头上带着的铁盔刺落!
      顾倾城身子急速后翻,落在了距那人两丈多远处。
      同时,当的一声响,铁盔落地!
      那人身子一震,倏然一阵狂风骤起,那人的双眸变成了凌厉的金色!
      老魔法师骇然道:“你竟然是帝国皇室?”
      那人狂笑道:“不错!也只有我们轩辕皇室,才会拥有金色的眼眸!小丫头,你刺落我的头盔,我要你死!”
      他锐利的目光落在了顾倾城的身上,他的目光仿佛是有形的一般,顾倾城的身子竟然被他压的抬不起来!那人冰冷的声音有如雷霆怒发:“下等的人,我给你一个恩赐,若你匍匐在我的脚底下,祈求我的宽恕,我将饶过你!”
      顾倾城脸上闪过一阵愤怒,她猛地挺直了身躯!那人金色的目光陡然一盛,压力宛如山岳般轰然震下,几乎将顾倾城的脊椎压弯,但她仍然强行支撑着,身子并没有一丝的倾斜。
      她的声音,也像她身体一样悍然不屈:“我顾倾城生平唯一的愿望,就是管尽天下不平事!你有力量,你用你的力量去压迫那些没有力量的人,但你又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你又想没想过你会被比你力量更强的人压迫?”
      那人哈哈大笑道:“笑话!没有力量的人就该死!”
      顾倾城用力摇头:“不!我就要为没有力量的人而战!我要向你们这些有力量的人宣布,你们不能随意欺压别人!这是我的愿望,我愿意以生命来捍卫它。”
      她的眼睛中再度闪过那丝凛然之气,她决然地重复道:“力量是用来保护的,不是用来欺压的,绝不是!”
      她手中并没有兵器,她的力量仍然极为渺小,但六足风云兽上的那人,却忽然有了一丝犹豫。因为他已清晰地意识到,顾倾城绝不是他能打败的。
      这世上已没有人能够打败得了她!
      这念头让他有些心烦意乱,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不顺畅。他的魔法竟然无法震慑住自己的心神,使他的精神与肉体之间有了空隙,不再那么完美。这感觉让他极为难受,他决定尽快解决掉这件事,然后将所有的人都屠杀干净,让满地的鲜血洗涤掉这不愉快的回忆。
      所以他的笑容转为冷酷,他的手伸了出去。
      低沉而寒冷的咒语声响了起来,他身前的土地摇晃了起来。这摇晃渐渐剧烈,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大,而周围的温度也渐渐增高。
      老魔法师的脸色变了,他沙哑着声音道:“八炎火狱?”
      那人狂笑道:“想不到你竟然识的我这绝招!不错,这就是八炎火狱,能够焚尽一切的地火之狱!”
      老魔法师登时面如土色,喃喃道:“完了、完了!我们这次完到不能再完了!”
      便在此时,他们身侧四丈处,猛地爆发出一声巨大的裂响,大地轰鸣声中,土石纷飞,现出一个大洞来。炽烈的火气从中怒吐而出,缭绕成漫天的火云。紧跟着,炽烈之气大张,一道赤红的火柱冲天而出!
      这八炎火狱乃是以自身的无名火勾动地底千百丈之下深埋的地火,将敌人焚尽的招数。但此等招数威力实在太大,波及极广,而且极为损耗施术人的元气。
      盛怒之下,那人一出手就情不自禁地施展出这等绝招!
      顾倾城一惊,她虽然知道此人的魔法修为极高,但也未曾料想竟高到这种程度!火云飞舞,周围的地面不住裂开,几丈粗的火柱奔涌而出,还未烧在身上,那炽烈的火气已然将人熏的几乎晕了过去。
      她手上并没有兵器!但顾倾城一咬牙,身子腾空而起,她嘴唇扇动,竟然将风魔法施加在自己身上。她的身体闪烁出一片微弱的银光,高速旋转起来。她整个人都化成了一柄凌厉的长枪,向着那人刺了过去!
      那人身子岿然不动,他身下的六足风云兽突然一声狂嚎,一股凌厉的暴风猛然成形,向顾倾城卷了过去!她的身形微微一窒。就在这片刻功夫,那背后的火柱轰然击来,顾倾城一声闷哼,身子被击得远远甩了出去。
      兽背那人手轻轻挥了挥,火柱轰然爆发,向顾倾城压下。
      她的手握住了枪柄,但八炎火狱的火劲在她的身体中窜绕着,几乎已将她全身都麻痹掉。她悲凉地发现,她已无法逃脱了。
      难道就这样死去么?这世界上的不平之事还会有谁来管?
      顾倾城嘴角挂上了一丝苦笑。
      突然,一个身影急速冲了上来。他一把将顾倾城抱住,手中的歼邪匕首使劲刺下。轰然震响声中,地面被匕首的强光击出好大的一个坑来。那人抱着她滚了进去。
      那人的身体压在她身上,漫天火劲倏然落下,那人竟然一声都不吭!
      顾倾城大惊,奋力挣扎,但那人紧紧抱住了她,再不放手。
      顾倾城使劲一用力,那人终于无法再抑制她,被她从身下挣脱。漫天的火劲已然消失,只剩下轩辕那狂妄的笑声。顾倾城顾不得理会他,急忙将伏在她身边的那人拖了起来。她的心忽然抽紧!
      他的身体完全焦黑了,上面纵横分布着各种的伤痕。有的是瘴气造成的,有的是烈火的灼伤。他的面目也几乎被烤焦,但顾倾城认识他。只是她始终没有想到,能奋力来救她的,竟然是阿饱,一个什么魔法都不会的黎侏人。
      她立志坚决,要为天下没有力量的人而战斗,但她却极为看不起那些自甘软弱的人。她总认为,就算是黎侏人,也应该要努力向上,要自救。但阿饱显然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她其实并没有多看这个人一眼。
      但现在,却是这个最没用的黎侏人,扑上来,从必杀的八炎火狱下,将她救出。她清楚地知道,八炎火狱是什么样的魔法,击中了人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她的头倏然昂起,她紧咬的牙关下已然溅出了鲜血!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滚落,她喃喃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怎么这么傻!”
      然后,她的头抬起,盯着六足风云兽上的轩辕煌野,她一字字道:“你、该、死!”
      她倏然跃了起来,她手中的半截银枪倏然绽放出了粲然的力量,宛如景天长虹一般,向轩辕袭了过来!她悲啸着,这一招,几乎是在用她的生命燃烧!
      轩辕煌野的瞳孔骤然收缩,他不喜欢这种威胁感!他的心在抽紧着,加重了他残杀的欲望。他怒啸一声,双手交叉,挥了出去。
      但他错了!顾倾城含愤出手,那力量之强,远远超过了她的极限!银枪厉芒飞舞,竟然破光而入,向轩辕煌野胸前刺了下去!
      轩辕煌野的心中一阵惊骇,他不知道是什么使顾倾城的力量提升到如此强劲的地步,但他立即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他的手倏然压下,全力发动了他最强的法术!
      大地轰然震响,地火猛烈爆发,八炎火狱就在轩辕煌野的惊骇中,以无比迅捷的速度迸发了出来!
      火柱冲天而起,所取的,就是身在半空中的顾倾城!这一次,轩辕煌野有足够必杀的信心!他甚至绽放出了一丝笑容。
      八炎火狱乃是玄武帝国的皇室魔法,只有具有皇室血统的人才能够施展,其威力自然极为凌厉,自从轩辕煌野学成之后,还没有人能够挡住!
      猛然,他的背后响起了一声娇叱:“不要伤我妈妈!”
      他并没有回头,因为八炎火狱已经几乎消耗了他全部的精神,而且,他也没有机会回头!那人来的好快,娇叱才发,人影已经闪到了轩辕的头顶!一股巨大的威慑力铺天盖地而下,轩辕忍不住猛然抬头!
      银厉的光芒宛如皎月般煌煌洒下,一瞬之间,所有的色彩与光芒都消失了,只剩下那淡淡的光辉,犹如空际永恒的月华,在静静地凝视着世间每一个人。
      轩辕煌野的脑海中一阵恍惚,然后,他的胸口突地一疼。
      他低下头,顾倾城的银枪已经完全没入了他的胸口。他眼睛的余光扫过,只见被八炎火狱掀起的地面,已经完全恢复了本来的模样。他举起头,想要再看一眼那辉煌的月色。但他的瞳孔却缩到最小,眼睛里满是惊惧,他哑声道:“你……你为什么有地藏之力?”
      然后他庞大的身形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