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血染重生

  •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阿嫦却一无所觉,她笑盈盈地张开手,向顾倾城扑了过去。她的神态、她的动作、她那眼睛中的光芒,都像极了才出生不久的婴儿,纯粹而天真,丝毫没受到人世的污浊。
      如果不论她的身体的话。
      她的身体,却是女儿最美丽、最奢侈的双十年华。
      顾倾城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阿嫦娇软的身体已经扑到了她的怀中。她立即确认了两件事:
      第一,阿嫦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她的的确确将自己当成了她的妈妈。
      第二,阿嫦对黯酃王一点感情都没有,因为她已经看到他了,但却一点表示都没有,宛如看到了一块石头,一块掺杂在河底的石头。
      顾倾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鸟类破壳出世之后,就会将第一个看到的生物当成自己的妈妈。那么,阿嫦在复生之后,是不是便是由于这个原因,而叫自己妈妈呢?
      顾倾城心中沉思着,她的目光抬起,掠过阿嫦的肩头,停在黯酃王的脸上。
      黯酃王巨大的身躯刚刚摇晃着站起来,却在这一瞬间震住了。他的呼吸,他的行动,他的生命,都仿佛就此凝固不动,被硬生生地中止在阿嫦扑过去的那一刻。接着,他的身子又在剧烈地颤抖起来。
      他的手伸出,那是枯瘦的,干裂的,漆黑的手爪。他伸出去,仿佛伸向的是光明,是希望,是他唯一存在于世界上的理由,喃喃的,黯酃王轻轻叫道:“阿嫦,过来吧……”
      阿嫦偎依着顾倾城,连看都不看黯酃王一眼,撇着嘴,凑在顾倾城的腮边轻声道:“妈妈,这个黑黑的丑怪是谁啊?”
      她的纤纤葱指,指向的正是黯酃王!但她似乎很厌恶满身都是浓黑气息的黯酃王,连指都不肯多指,马上就将手缩了回去。
      黯酃王却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就是他甘愿冒着天谴、用千人的鲜血饲养黯无之眼而复生的人么?这就是他一生一世爱着的、就算是被自己误杀,却依然捧着他的脸,说“我不怪你”的人么?
      强烈的颤抖从黯酃王的心底迸发出来,这不是他在颤抖,而是这个世界,是这个颠倒错乱到了连神佛妖怪都无法忍受的世界!但黯酃王强行压下心头的痛楚,他依旧笑道:“阿嫦,你不记得我了么?”
      顾倾城的心忽然一动,刹那之间,她意识到,这或许是杀黯酃王的最好的机会。她轻轻将阿嫦推开,柔声道:“阿嫦,你去将他杀了!”
      阿嫦身子一耸,睁大了眼睛:“只要杀了他,妈妈就会更喜欢阿嫦么?”
      顾倾城缓缓点了点头,她忽然有一丝不忍,但她随即克制住了自己,因为若是不除去这等魔头,只怕又不知有多少人会死在他手上。
      阿嫦一声欢呼,从顾倾城的手中接过长枪来。她喃喃道:“这个东西挺奇怪的,可不知道怎么用它……”
      她随手挥舞着,那长枪在她手中飙轮一般旋转了起来。她的劲力竟然大得异常,随手展动,长枪便发出一阵凌厉的啸声,抖起一团巨大的枪花来。阿嫦越耍越是顺手,猛然间长枪化作一道银光,从她的手中飙出,向黯酃王刺了过去!
      这一招威力之大,尚在顾倾城之上。就连老魔法师,也被这一招吓了一跳。转瞬之间,枪劲已然窜到了黯酃王的面前!
      哪知黯酃王竟然不闪不避,他的手仍然伸出去,似乎在眷恋、诉求着什么。这一枪,投胸而入,深深扎入了黯酃王的身体中,破背而出!
      黯酃王骨骼组成的身躯,竟然也被这一招重创!银枪之上发出一片晶亮的光芒,黯酃王的身躯与之接触,竟在渐渐的畏缩。但他却没有还击,两手抱了回来,将收势不住的阿嫦抱住,呜咽道:“阿嫦……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
      他的双手越来越紧,将阿嫦紧紧抱住,沾满鲜血与泪水的双唇,向她的秀发上吻了下去。这是他的世界啊,为此,哪怕杀一千、一万的人都无所谓。
      哪知阿嫦一声怪叫,惨声道:“妈妈!妈妈快来救我!”
      她又蹦又跳,出力地挣扎。黯酃王丝毫魔力未运,哪里抱得住她?阿嫦一阵风般从他的怀中逃了出去,躲到了顾倾城的背后,再也不敢露出头来了。
      黯酃王却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茫然而急促地在周围寻找着,他的一举一动,都因身体的颤抖而显得无比诡异。
      顾倾城冷冷看着他,冷冷道:“据说所有逆天而行者,都会遭到天谴,或许,这就是你所受的天谴!”
      这句话宛如霹雳一般,在黯酃王的耳边炸开。他仿佛被这雷声震住了,双目中尽是茫然的苍白。
      顾倾城大喝道:“就是现在!”
      她的背后,银光裂电,宛如蛟龙般掣动,一瞬之间,已经刺入了黯酃王的心房中。就连他心脏破裂之声,都清楚地传了出去!
      黯酃王踉跄后退,鲜血汩汩冒出,瞬间就将他全身的衣裳沾湿。黯酃王再也站立不住,跌坐在地上。他的眼睛,仍然盯在阿嫦的身上。
      阿嫦忽然有了一丝犹豫,她转过身去,不看黯酃王,猛然一脚踢出,正踹中黯酃王的脑袋。阿嫦也不看这一脚造成了什么后果,欢呼着向顾倾城跑去:“妈妈,妈妈,我已经杀了他了!”
      她的头深深埋进了顾倾城的怀中,再也不肯抬起来。她的声音虽然欢快,但她的脸上,却连一点欢愉的表情都没有。
      谷中现出了一片广漠的宁静,只有黯酃王身上的鲜血,在缓缓滴落。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可以清晰地感知到,他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失去,一股死寂般的绝望,弥漫在他的身周。
      也同样弥漫在整个深谷中。
      突然之间,黯酃王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天谴,天谴!老天,到最后你还在跟我作对!”
      他摇摇晃晃地站立了起来,他身上仍然余留着巨大的伤口,那鲜血也在奔流冲涌着,但他却毫不在意,他执意地站立着,面对着覆压在大地上的天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永远无法践踏我的意志!”
      他的头垂下来,双目中燃烧的火焰已经冰冷,变成了两泓死一般的黑潭,他的声音宛如从冰窟中传来:“我能够让她复活一次,就能复活第二次!只要我杀了她,再用千人心血从黯无之国中将她召唤回来,那她就会重新归于我的怀抱了。”
      他冷笑道:“我会引爆黯无之眼,方圆三百里内的生物尽皆化为灰尘,被其吞噬,连你们也在内!那时候,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挠我们了!你们这些卑劣的蝼蚁,全都去死吧!”
      他的双手霍然举了起来,一股狂风陡然在深谷中盘旋啸腾,将那些湿黑瘴气凝聚在一起,在他的手间盘旋飞舞,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气团。而在同时,黯无之眼中的赤红血光,也再度升腾而起,隐隐然跟那黑团相呼应,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啸声!
      顾倾城大怒,厉声道:“恶魔!你又要造这等无边杀孽!”
      她从阿嫦手中接过长枪,真气暴运,向黯酃王刺了过去!六足风云兽感受到顾倾城那凄厉的杀意,双翅一阵盘旋,将风之力源源不断地向顾倾城身上送去。但她才射到黯酃王身边三尺处,就被那团黑气飙散出的黑光击得倒飞而出!
      顾倾城吃力地想要稳住身形,但这次得反击之力却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轰然摔倒在了地上,几乎摔了个头昏眼花。
      影影绰绰的,就见一个人影跑了过来,奋力想扶她起来。顾倾城用力摇了摇头,才看清楚那人是阿饱。他艰难地将顾倾城拉了起来,想要拖她到稍微安全的地方。
      而在同时,黯酃王的手霍然张开,朗朗的魔咒声轰响整个深谷,他手中的那团黑气,突然明亮了起来。
      跟着,黯无之眼的八只巨瓣一瓣一瓣地掉了下来,铺成一条长长的桥梁,一直横架到了这团血黑的光芒中。一阵轻烟散过,那些巨瓣忽然变成了一道光流,宛如地狱中的三途河,在黯酃王与黯无之眼间奔流着。
      阿嫦一声尖叫,那光流中仿佛有极强的吸力,将她凌空摄起,向黯无之眼中落了下去。同时,巨大的震动在整个天地间响起,黯无之眼的血光骤然明亮,刺目欲眩!
      顾倾城心中一震,但她身上的劲力几乎涣散,连挣扎着爬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她猛然抓住阿饱,厉声道:“快!快阻止他!”
      阿饱吃惊地道:“我?”
      顾倾城道:“当然是你!快些阻止他!要不所有的人都会死去!”
      阿饱脸上闪过一阵惶惑之色,但他瞬间就恢复了原来的怯懦,低下头,嗫嚅道:“可是……可是我不会魔法啊……”
      老魔法师双眼一阵闪亮,叫道:“你不会魔法?”
      阿饱点了点头,老魔法师盯着他仔细地瞧着,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水晶球,向阿饱仔细地看着。那水晶球照向顾倾城的时候,闪烁出一片淡淡的青光,而向着黯酃王的时候,则是深沉的漆黑,但当它将阿饱映在其中的时候,却什么颜色都没有,水晶球中是一片通透,清晰地映出阿饱的样子来。
      老魔法师一愕,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来,他笑的连腰都弯下去了,怎么直都直不起来。顾倾城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
      老魔法师喘息道:“天命者……原来天命者竟是黎侏人!什么魔力都没有的黎侏人!”
      顾倾城向阿饱看去,阿饱的脸上却有一丝疑惑,他也不明白什么叫黎侏人。
      那老魔法师解释道:“玄武帝国将魔法发展到了空前强盛的地步,几乎每个人都天生具有魔力,轻易地施展出较为简单的魔法。他们将这叫做进化,以之表示自己比从前的人类先进……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总有极少极少的人,他们完全与魔法绝缘,身上不带丝毫的魔力,也不受魔法的影响。帝国的魔法师们将这些人叫做黎侏人,意思是说他们是下等、低贱的人群。他们认为这些人是帝国发展的耻辱,因此,下令将之格杀勿论,黎侏人也越来越少了,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
      他摇晃着硕大的脑袋,看着阿饱:“黯酃王的两只眼睛,其实是假的,他只能靠魔力的波动来感知到周围的动静。但你身上一丝魔力都没有,又哪来的波动?所以身为黎侏人的你,却正是他的克星。紫微斗盘没有骗我,在这个无馀谷中,你就是神赐的天命者。”
      他越说越兴奋,突然大声道:“去吧!杀了作恶多端的黯酃王,这是你身为天命者的使命!”
      阿饱吓了一跳,什么天命者云云,他根本就一点概念都没有。要他去杀黯酃王,那几乎是送死。但老魔法师却不管他,使劲一脚踹出,将阿饱向前踢了出去。他还伸手将顾倾城拦住,笑道:“不要怕,他能行的!”
      阿饱绝对不想成为无馀谷的一块烂骨头,在这里陪着黯酃王腐烂。他转身就要回去,但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厉天烈。
      黯酃王的法术被强行中止,但厉天烈却被吊住了一口气,他吃力地张开眼睛,盯着阿饱。阿饱也盯着他。
      厉天烈吃力地道:“过……过来……”
      阿饱见他浑身是伤,也不知道他是人是鬼,忐忑着磨蹭着过去。厉天烈突然一伸手,抓在了歼邪匕首之上。立时,他的手掌被匕首刺穿,残存的血液将匕首染成通红。看到鲜血,阿饱就觉头一阵疼,忍不住蹲下身子,哀叫了起来。
      “砰”的一声,厉天烈抓在匕首上的手整个炸开,化成了一团血雾,被那匕首迅速地吸收了进去,跟着,一声嘹亮的虎吼声响起,一只巨大的透明神兽从匕首中高跃而起,飞在了空中。
      那神兽生着一只硕大的虎头,但身子却是牛形,啸吼声震天动地,突然向着厉天烈冲了下来!
      厉天烈一声惨叫,那神兽完全没入了他的身躯中,他的身体涨大、再涨大,猛地一跃,竟然直直地站了起来!
      他身上的伤仿佛已不碍事,厉天烈的双目中流动着赤红的火焰,突然烈腾空跃起,身子化成一道红光,在空中跟玄灵神狴卷在一起,风暴之声狂啸,一红一青绞成一股巨大的龙卷,向黯酃王落了下去!
      他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将自身与匕首中的歼邪魂魄合而为一,这一击,几乎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顿时激发出了毁天灭地的力量!
      歼邪之虎头、玄灵神狴之龙首,在空中愤怒地嘶咬着,直贯长空而下!
      黯酃王一震,他停止了施术,哑声道:“我的儿子啊,难道你要杀我么?”
      他并没有招架,青、红厉光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身上。歼邪、玄灵神狴都是御鬼之术的克星,黯酃王的脸色霎时一片苍白,但他的手跟着挥出!
      连接着黯无之眼的赤红光流怒卷而出,将厉天烈一并吸摄在内,向黯无之眼中投去。黯酃王脸上现出了一丝狂乱的狞笑。
      “没有人能阻止我,就算我的儿子也不行!”
      他仰头,被他召来的风雷怒吼,雨激下,黯酃王向天挥拳,魔气挥舞,将风雨切开,他狂啸道:“谁也不行!”
      阿嫦与厉天烈相拥在一起,躺在黯无之眼的正中间,血色光流卷舞,将他们的身影绞弄的一片模糊。阿嫦的脸上又显出了那抹温柔,而厉天烈的脸也变得清爽起来,他仿佛变成了十一二岁的孩子,正躺在妈妈的怀中。
      也许那是最温暖的所在吧……
      黯酃王低下头,看着这一切,他的眼前一阵恍惚,他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一刻。
      ——那时,他御鬼之术初成;
      ——那时,他兴冲冲地赶回家;
      ——那时,他看到的妻子与孩子;
      ——那时,他们倒在他面前!
      黯酃王的心忽然抽紧,阿嫦苍白的脸仿佛呼吸一般萦绕在他面前,她的呓语恍惚之中,又回荡在他耳边:“我不怪你……”
      血色赤流中,阿嫦的嘴唇似乎依旧在开合着,说着同样的话。
      “我不怪你……”
      一阵尖锐的痛楚猛地从心底传了出来,黯酃王忍不住嘶吼道:“不!”
      他抽出手,抱着自己的头,大声道:“不!不!”
      浑浊的眼泪从他的手心中溢流出来:“阿嫦,我不能再杀你一次!我不能啊!”
      那血色光流才脱离了他的手掌,立即狂暴地炸开,黯无之眼也仿佛失去了控制,周身那明亮的宛如透明一样的血光,闪过了一阵不稳定!
      而黯酃王却浑无所觉,他只是抱着自己的头,陷入了深重的精神错乱中。
      这些年,他活在自己的希望,自己的梦中,阿嫦,不但成为支撑他生存下去的理由,而且也成为他生命的桎梏。在通天法术遮掩下,他的心早如琉璃一样脆弱。
      血光震动,那黯无之眼竟然在缓缓闭合着。阿饱吓了一跳,他急忙冲了上去,抱住阿嫦的手臂,使劲往外拖着。
      那黯无之眼感受到有人在争夺它的猎物,它发出一声极度愤怒的嘶吼,周身的血光猛地炙烧开来!阿饱就觉身上一烫,皮肉宛如着火一般,剧痛难忍。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放手,但他接着用力一拉,打算在这最后关头,将阿嫦和厉天烈救出来!
      但阿嫦竟然被紧紧吸住了,他全力一拖,阿嫦却动也不动!
      忽然,人影一闪,黯酃王竟然冲进了黯无之眼中!阿饱大吃一惊,黯酃王白骨一般的脸上狞笑道:“没有你们,何至于此?都给我死吧!”
      他一掌向阿饱击了过去。粘稠的瘴气在他的手掌间聚结,仿佛毒龙一般猛扑了过来。阿饱大惊之下,顾不得救阿嫦与厉天烈,急忙一个跟头,滚了出去。
      黯酃王并没有追,他的脸上现出一片温柔,他轻轻地在阿嫦与厉天烈的身边坐了下来:“我们终于团圆了……阿嫦,你喜欢么?”
      轰然震响中,黯无之眼的血色狂潮一般卷动了起来,明亮的雷电在周边成形,连接成巨大的链状,似乎要将它封锁起来。
      阿饱一骨碌爬起来,叫道:“救他们!”
      老魔法师却拉着他道:“我们逃吧!这里要爆炸了!”
      顾倾城冷笑道:“逃?你能逃得过爆炸么?”
      老魔法师一呆,但他突然大笑了起来:“帽子!我有帽子!”
      他抓着头上戴着的那顶巨大的帽子,狂笑了起来:“这帽子可是我最强的法宝啊,当年为了买它,我足足花了五千腾蛇币,五千啊!”
      阿饱看了看他那小丑一样的帽子,忍不住问道:“它有什么用啊?”
      老魔法师得意地笑道:“它能带我们去个安全的地方!”
      他眼睛咕噜噜转着,四下瞧着,喃喃道:“这里什么地方最安全呢?”
      突然,他大喜道:“就是这里了!”
      他指向的,是黯无之眼的最中心。
      链状的闪电越来越猛烈,仿佛雷神巨鞭,无情地鞭挞着周围的一切。那些盛开的夜莲被雷电触及,立即便化成飞灰,消散为无形。黯无之眼周围一片雷霆震动,但它的中心,却平静异常,就连黯酃王三人的脸上,也是一片宁帖与平静。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老魔法师大喜,拉着顾倾城与阿饱,大叫道:“我们也进去吧!”
      随着他这句话,他头上的帽子突然发出了一阵光芒。帽子上花花绿绿的色彩,这时全都变成耀眼的光芒,五光十色的,将三人包围了起来。在这光芒的保护下,猛烈的闪电再也无法侵透,跟着,那七彩光芒张开,三人就觉眼前一阵恍惚,猛然之间,就闪到了黯无之眼中去!
      黯酃王漆黑的眼眸忽然张开,他的双目深处竟然浸满了血色,他大叫道:“不许进来!”他那骷髅般高大的身材突然跳了起来,向老魔法师扑了过去!
      黯无之眼跟着整个压了下来,与那七彩光芒撞在了一起。大地轰鸣,整个世界突然崩溃!
      老魔法师发出一声尖叫:“我憎恨魔法,帽子啊帽子,快些带我去没有魔法的地方吧!”
      彩光倏然暴涨,但在此同时,黯酃王高大的身躯已然扑至,一抓抓进了老魔法师的胸膛!老魔法师一声惨叫,黯无之眼火海怒卷,瞬息炙天蔽日,蒸腾喷啸,跟彩光交织在了一起。在两股强大的力量争斗下,整个空间开始扭曲起来。
      突然,老魔法师跟黯酃王齐齐发出了一声惨叫!
      阿饱就觉眼前人影变化,有黯酃王的,也有阿嫦的,有厉天烈的,也有顾倾城的。巨大的压力逼空而来,几乎将他的身躯刺透。他的眼前一黑,在这炽烈的包围中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