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鬼王黯酃

  •   
      黯酃王的身子一震,空中忽然响起了一阵嘹亮的雕鸣,一头巨大的猛禽扑了下来。
      它的头宛如金雕,双目就如闪电一般,纵然是在这充斥着湿黑之气的深谷中,依然耀目生辉。它生着两只极大的羽翼,横着张开,几乎有三丈多长。但它的身子却极小,背后拖着一只长长的尾巴,在空中不停甩动着。它的身上覆盖的不是羽毛,而是巨大的银色鳞片,看上去极为凶恶。
      这正是帝国中最有名的凶禽六足风云兽。它介于禽、兽之间,兼有禽兽的长处,腹下生有六只长足,一对是狮爪,一对是鹰爪,一对却是鱼鳍。那六足风云兽天生就可水、陆、空三栖,灵力极强,多少有名的魔法师想要擒住一头,逼其做自己的魔灵,但它性情极为暴戾,往往宁可死去,也不屈服。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御使它?
      阿饱此时虽然吓的很,但也抑制不了好奇心,偷偷抬头看时,就见一袭翠衣在兽背上露出来,那乘坐六足风云兽之人,竟然是个绝美少女,年纪看去比阿饱还要小些,却是明眸皓齿,在这湿冷的黑谷中,就宛如一颗明珠般耀亮。只是她粉脸冰冷,含威带煞地看着黯酃王,手中握着一柄样式奇特的银枪。
      黯酃王抬头看了一眼,便低下头来,慈爱地盯着厉天烈。
      那少女见到厉天烈身上那无数的伤口,登时大怒:“你为了炼祭黯无之眼,杀人无数,我今日要替天行道,除去你这恶魔!”
      黯酃王淡淡道:“你一口一个恶魔,难道就不烦么?我要救我的妻儿,与你何干?”
      那少女怒道:“但你却杀了几百人,你以为我不知么?”
      黯酃王眼睛并没有望她,他的双目注视着遥远的,仿佛存在于天际的虚无,缓缓道:“我不知道你的世界是怎样的,但我的世界却只有三个人。为了复原我的世界,我不惜将另外所有的人都杀掉!”
      少女大怒:“那你就先杀了我!”
      她银枪一抖,风声骤起,向黯酃王刺了过去。黯酃王白骨一般的手指伸出去,少女的枪尖刺在他的手指上,竟然再也不能前进分毫。黯酃王一指弹出,少女就觉一股大力猛然涌了过来,情不自禁地踉跄后退。
      黯酃王淡淡道:“你以为这很困难么?”
      少女气的脸都红了,她娇叱道:“小六!”
      她身后的六足风云兽发出一声暴啸,黑谷中登时狂风骤起。那少女银枪化作一道闪电,再度探了出去。六足风云兽天生能御使狂风,此时双翅张开,怒啸连连,登时卷起了一阵狂风。那少女银枪滚动,竟然将这怒风之力与枪合而为一,一枪破空刺了出去!
      黯酃王眼睛中闪过一丝讶意,他的指骨再度弹了出去。但少女此时的这一枪显然威力与前大不相同,只听嗤的一声响,已然将他的指骨刺穿,夺进了他的胸口!
      那少女大喜,只见黯酃王冷冷地盯着她,竟然没有丝毫的痛觉。枪尖虽然刺中,但刺的乃是一块白骨,又有何用?那少女更怒,银枪再起,黯酃王忽然叹了口气,她就觉脑中一晕,腾云驾雾般摔了出去。
      这一摔,正跌在阿饱的身边。那少女极为坚毅,翻身跃起,长枪一摆,又要抢了上去。阿饱忽然伸手,扯住了她的衣服。
      那少女倏然回头,厉声道:“你拉我做什么?”
      阿饱吃了一惊,急忙放手。但他随即意识到不妥,又急忙拉住了,怔了好久,方才讷讷道:“你……你打不过他的!”
      那少女毅然道:“打不过也要打!有我在,我必容不得这等恶魔为祸人间。”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小姑娘,你的确打不过他!”
      老魔法师不知什么时候钻了过来,笑嘻嘻地从岩石上跳了下来,站在两人面前。那少女哼了声,道:“天下事天下人管,打不过就不能打了么?”
      老魔法师笑道:“你虽然打不过他,但这里有人能打得过。”
      那少女神情一振,急问道:“谁?是谁?”
      老魔法师嘿嘿笑了声,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女急道:“我是在问你谁能打的过他,你问我名字做什么?”
      老魔法师悠然摇着手,道:“没名字,没答案!”
      少女恶狠狠地盯着他,终于道:“我叫顾倾城!”
      老魔法师赞道:“顾倾城,一顾倾城,果然是好名字!他叫阿饱,我叫鬼祖,我们的名字没有你的好,不过也马马虎虎了。”
      少女见他越说越远,生气道:“快些站开,别误了我为民除害。”
      老魔法师慌忙拦住她,道:“别着急啊,我这个介绍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你不是想知道谁能战过他么?那就是……”
      他的手点在阿饱的面前,得意地道:“就是他!”
      顾倾城听他说的郑重,情不自禁地仔细端详着阿饱。但越看越不像,禁不住问道:“他?他是什么人物?”
      老魔法师傲然道:“他是我发掘出来的天下天命者!你知道么,我花了三千腾蛇币才买下那块紫微斗盘,靠着它,我整整跑了三年,才找到了他,众神祝福的天命者!虽然紫微斗盘是在跳蚤市场买的,但我知道它不会骗我的,他就是天命者!”
      他说完,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阿饱觉得这么骗顾倾城有些不太好,就补充道:“是他自己认为的,我可没说过我是天命者。”
      顾倾城冷冷地盯着他们两人,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天命者?跳蚤市场的紫微斗盘?哈哈哈哈!”
      老魔法师一愕,跟着跳了起来。他那巨大的花花绿绿的帽子也跟着一跳三丈高,差点化成风筝飞了。老魔法师急忙用手按住。这使他的身形失去了平衡,差点撞在了旁边的岩石上。他好不容易才从帽子与岩石的会战中摆脱出来,又羞又怒道:“不许侮辱我的智慧!不许侮辱我的三千腾蛇币!”
      顾倾城的确不再侮辱了,她甚至懒得再去看老魔法师一眼,整理了一下银枪,她的目光只盯在黯酃王的身上。
      黯酃王将厉天烈放在了地上,开始做法。万朵夜莲迎风摆动,渐渐闭合了起来,它们中间的骷髅也渐渐缩小,最后形成一盏幽幽的明灯,在空无的大地上照耀着。无馀谷又恢复了原来那死寂的样子,只有瘴气漂移弥漫,宛如空寂之花,无声地盛开、衰败。
      顾倾城决心离这两个小丑越远越好,她要靠自己的力量打败黯酃王。
      就在她的脚步迈开,刚要移动时,老魔法师的声音却悠悠地传了过来:“你为什么不试试?”
      顾倾城身子一震,她忍不住回头,老魔法师正含着一丝神秘的微笑看着她。他双目中闪闪发光,显然也在期待着:“为什么不试试看?”
      他手忙脚乱地将魔法袍撩了起来,然后手忙脚乱地在里面寻找着。终于,他双手高举,从他脸上那得意的神情来看,他已经找到他想要的了。
      这是一柄匕首,从它刃身上散发出的微光就可以看出,这是一柄魔法匕首。匕首的做工并不是很好,柄是用金属铸就的,成一个虎头的样子。看到顾倾城目光中的鄙夷之色,老魔法师有些生气,他愤怒地道:“不要小瞧了它,这是一柄歼邪匕首!歼邪啊!你知道么?”
      顾倾城自然知道,歼邪乃是一种上古神兽,最喜欢吃鬼怪妖精,因此被很多人当作图腾来崇拜。它长着虎的头颅,但却是牛的身子。力大无比,尤其喜欢红色的东西,每次见到之后,都要扑上去撕碎才罢休。这柄匕首若是真的蕴含了歼邪之力,那倒真不可小觑。
      但老魔法师的下一句话,却让顾倾城刚累积起来的一点敬意泻了气:“这是我化一千个腾蛇币买来的,一千个啊!”
      三千腾蛇币买来的是一个呆瓜,一千能买来什么好东西?这样的组合能够打倒黯酃王?顾倾城宁愿相信自己手中的银枪。
      老魔法师将匕首塞到了阿饱的手中,大声道:“去!将恶魔打倒吧,天命者!”
      阿饱被他这么一推,踉踉跄跄地向前跌去。等他爬起来的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黯酃王的面前!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转身要跑,但老魔法师吹胡子瞪眼的,对着他发威,又使他不敢这么贸然返回。顾倾城的银枪却提了起来,全神戒备。阿饱距离黯酃王极近,黯酃王随时都会对他下毒手,顾倾城并没有多少把握能将他救下来。
      但奇怪的是,黯酃王似乎并没有觉察到阿饱的存在,他依然在全神贯注地施展着魔法,将黑色的气息缠绕在厉天烈的身上。
      阿饱仿佛是透明的一般,任由瘴气在他的身边缭绕,却一点障碍都没有。
      老魔法师目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就连顾倾城也发现了这一异样,但她却无法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魔法师打了个手势,示意阿饱去攻击黯酃王。阿饱看了看手中的匕首,又看看了黯酃王,他心中极为害怕这个由骷髅构成的家伙,但这个家伙却仿佛一点都没意识到他的存在,这让他稍稍放了点心。
      他渐渐靠近了一些,只听黯酃王柔声道:“孩子,当年我初习御鬼之术,魔法才成就迫不及待地赶回家去,想要见你们母子一面。哪知我身上散发出的死灵之气却非平常人能抵挡,竟让死灵之气侵蚀了你们母子。你母亲为了救你,拼力用身子遮挡,虽让你免遭无妄,但却……但却……”
      黯酃王的身子一阵抽搐,他仿佛极力抑制住,才能说下去:“我救好了你后,你却再不肯原谅我,孤身远走。我那时候,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你妈妈复活,我们一家再次团聚。直到我得到了黯无之眼,这个愿望才有了实现之机。孩子啊,你们就是我的世界,为了让你们能再笑一次,我愿意毁灭这个世界!”
      他的手轻轻地在厉天烈的胸口上按着,柔声道:“只有将心挖出来,才能抛弃这个已浑浊了的肉体,获得新生……”
      他只剩下白骨的指爪按下,已渐渐刺入了厉天烈的心口。阿饱脱口道:“不要!”
      黯酃王高大的身躯轰然站起,厉声道:“谁!是谁在打搅我!”
      阿饱就站在他的面前,但他却仿佛看不到一般,在狂乱地四处搜寻着。
      老魔法师惊喜道:“天命者!果然是天命者啊,连黯酃王都无法发现!我的三千腾蛇币没有白费!”
      黯酃王的双目中突然精光大盛,凌空一抓飞了过来。老魔法师怪叫声中,他们遮身的巨大岩石,被黯酃王一爪抓裂!老魔法师登时吓了个魂飞魄散,大叫着逃了出去。
      顾倾城一咬牙,身子腾空而起,凌厉的雕鸣声中,立在了六足风云兽的背上,傲然面向黯酃王。
      黯酃王大笑道:“原来还是你们这两个!”
      大笑声中,他的双爪一错,一抓老魔法师,一抓顾倾城。阴风啸然,老魔法师仓惶躲闪,但黯酃王抓风凌厉,直将周围的巨大岩石抓得满地乱走,有几次差点抓到了他的身上。
      老魔法师狼狈万分,大叫道:“不公平啊不公平!为什么近的不抓,反而专抓老的!阿饱,砍他!”
      阿饱见老魔法师的情势实在危急,就运起手中的匕首,向黯酃王刺了过去。但黯酃王的骨骼极为高大,又来去若电,他如何能够刺的到?老魔法师跑的帽子几乎都快掉了,忽然大声道:“去刺那眼睛!那眼睛是他最宝贝的东西!”
      阿饱倒也真是听话,抓着匕首就奔着黯无之眼冲了过去。
      突然,一声虎吼声嘹亮地响了起来,他手中的歼邪匕首上忽然腾起来了一阵炽亮的光芒,在他的身前翻腾怒吼,渐渐凝结成一个巨大的虎头,浩然怒啸声中,向着黯无之眼冲了过去。
      歼邪恶红,那黯无之眼正是一片赤红,所以才引动了歼邪之力,猛冲了过去。歼邪的炽芒轰然没入了其中,黯无之眼忽然猛烈地悸动起来!
      接着,这悸动倏然停止,黯无之眼上的血色更是鲜亮欲滴,一阵隐秘的声音微微响了起来,慢慢的,那浑圆的火球竟然孳生出八瓣血一样的花瓣,缓缓张了开来。
      花瓣中间,扶摇的是颤盈盈的花蕊,而那花蕊的中间,躺着一个影子。一个淡淡的,随时会消散的影子。
      奇异的是,这影子才接触到高空那清冷的月色,便倏然一震,透明的影体中仿佛升起了一团雾气一般,变得朦胧了起来。这时,它才有些真实,却听一声长叹,那影子缓缓坐了起来。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并不很美,但却很温婉的女人。她静默地坐着,并不说话。她的脸极为精致,月光淋下来,闪烁着宝石一般的颜色。可惜的是,她的两只眸子却漆黑空洞,没有半点生机。
      黯酃王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倏然回首,眼睛却在接触到那女子的瞬间凝固住。
      他那巨大的身躯竟然在不由自主地颤抖,仿佛是哭,又仿佛是笑,他悲嚎道:“阿嫦!”
      他再也顾不得老魔法师与顾倾城,踉踉跄跄地向张开的黯无之眼冲去。
      顾倾城叫道:“不要让他过去!”
      阿饱一惊,手中的歼邪匕首一挥,向黯酃王刺了过去。黯酃王心神激荡,自然仍旧看不到他,但是他那巨大的脚掌却一脚踏下,顿时阿饱就觉身上仿佛塌下了一座山般,几乎晕死了过去。
      便在这时,顾倾城的身子倏然窜下,她从黯酃王脚掌的间隙中将歼邪匕首抢过,倏然向黯酃王刺下!
      这歼邪匕首既然能破开黯无之眼,想必也能克制黯酃王。等到这个阿嫦也醒过来,他们夫妻联手,可就不知道会怎样了!
      匕首在顾倾城的运用之下,发出刺目的光芒,歼邪本就有破魔之力,这一剑的光芒射处,那些夜莲们都开始悸动不安。
      黯酃王一声大吼,他的手掌横空挥来,向顾倾城击了过去。但他的眼睛却仍然凝结在阿嫦的身上。顾倾城身子凌空翻动,借助着风之灵力,她的身子仿佛一片落叶般,倏然就翻到了黯酃王的身前,匕首当头刺下!
      黯酃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这一匕,深深刺入了他的面门!狂暴的歼邪之力立即奔发,向他的身体里钻了进去。黯酃王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顾倾城身子一跃,向端坐不动的阿嫦扑了过去!
      就算拼了她的性命,她也要歼掉这两个恶魔!
      就在这时,阿嫦那灰黑的眼眸中,却突然有灵光一闪,跟着,这双眼睛明亮了起来!
      它们宛如一双星辰,在混沌初生的夜空中照耀,它们纯粹如烈火般纯粹,晶莹如寒冰般晶莹。它们一尘不染,又如在梦境深处的精灵,只会在人间停留一瞬,便轻盈地飞去,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双眸子,静静地盯在顾倾城的脸上,接着,她说出了她复生之后的第一句话: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