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幽谷魔踪

  •   
      阿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那团白骨仿佛从极寒的冰中取出来的一般,隔了六七丈远,兀自冷气逼人。白骨的表面,浮著丝丝黑气,随着谷中的微风吹拂,不断变换出各种狰狞的形状。白骨舒开,两团妖火从中闪出,正是那两只眼睛,仿佛在暗暗窥探着每个入谷者的心灵。
      那白骨沙哑道:“你们来此做什么,是将灵魂奉献给我的么?”
      他一开口说话,周围的空气更是冰寒,阿饱紧紧抱住了双臂,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有些好奇,这人周身都是骨头,那么是怎么发出声来的呢?难道是骨头摩擦?这个想法让他觉得好笑,但看了看周围仿佛活着一般的瘴气,他又笑不出来了。
      御使玄灵神狴的那人却丝毫都不为白骨的惊人气势所摄,淡淡道:“黯酃王?”
      那白骨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知道本王还敢入谷,看来你的修为不错。本王倒想尝尝你灵魂的滋味。”
      那人笑了笑道:“厉天烈的灵魂并不好吃,但这件东西,想必尊驾会动心。”
      他的手一翻,一尾白色的羽毛在他的掌心中闪现。立即,轻柔的白色毫光从羽毛上腾起,将方圆十丈内照得一片雪亮。那光芒并不甚强,但却仿佛能够穿透一切般,谷中浓黑的冥河瑞气竟然丝毫不能阻挡住它。
      阿饱无意间低下头,就见自己的身躯竟被照的一片通透,里面的心脏肺腑看得一清二楚、历历在目。他大为惊讶,抬头看时,厉天烈的身体却依旧如前,并未出现这等异状。这不由得阿饱又是大奇。
      黯酃王的瞳孔却在缓慢地收缩着,白骨中的双目不再转动,紧紧盯在这一片羽毛上。羽毛轻轻摇曳着,黯酃王嘎声道:“参合凤羽?”
      厉天烈点了点头:“而且是参合玉凤十三棵尾羽之一,并由凤阙公主亲自加持,如果与尊驾的心神相合,那么便可施展出参合玉凤三成的本领。”
      黯酃王灰黑的眸子闪亮了起来。
      阿饱或许久离尘世,不太清楚这魔法帝国的事情,所以并不讶异。但稍有魔法常识的人都知道,由地母神亲自孕育的八趾神龙与参合玉凤乃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魔兽,就连帝国最强的魔法师辛夷也无法驾驭。在帝国三十万魔法师中,只有具有最纯正的皇室血统的龙城太子跟凤阙公主,能够分别御使它们。虽然只是三成的本领,却已足够啸傲天下。何况黯酃王修习的乃是极阴极暗的御鬼之术,而参合玉凤乃是至阳之灵,与黯酃王心神化合之后,黯酃王本身阴阳调和,便有可能突破本身的桎梏,功力飞速进展。
      无论对于谁,这都是极大的诱惑,就连黯酃王这等万事不萦怀的人,都忍不住有些砰然心动。但他的目光却抬起,盯在了厉天烈的眼睛上:“说出你的要求。”
      厉天烈笑了:“不愧是黯酃王。我奉凤阙公主之命,求借黯无之眼一用。”
      黯酃王的脸色倏变:“不行!”
      厉天烈身子一震:“只借片刻的功夫,就在谷中使用,马上归还!”
      黯酃王双目中一片冰冷:“就算让你摸一下都不可能!快滚!”
      说着,白骨一挥,一片瘴气轰然涌动,向厉天烈打了过去。厉天烈身形一动不动,那些瘴气沾身之后,他的身上忽然腾起了一片青光,将瘴气挡开。
      他犹自不甘心:“龙城太子失踪了!”
      黯酃王冷冰冰的神色丝毫不变:“太子爱去哪里,关我什么事?”
      厉天烈胸口起伏,他强行压下一口怒气:“恐怕你不知道,若是不能在一个月内将太子寻回,那么太液池就会关闭!”
      黯酃王冷笑道:“那是你们皇家的事情,更不必我过问。”
      厉天烈厉声道:“你怎会不知道,太液池乃是天下魔力之源,若太液池关闭,那么天下的魔法师都无法再施展任何力量,包括你在内!”
      黯酃王淡淡道:“那不是很好?天下也不知多少人盼着我死呢!”
      厉天烈大吼道:“帝国魔法本出一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竟丝毫不已国家为重?”
      黯酃王缓缓转身,冥河瑞气在他身后凝结成巨大的黑影,仿佛两只垂天的羽翼,将他托在空中。
      黯酃王淡淡道:“你若是有本事,只管来杀了我。想要黯无之眼,只有靠你自己的力量来抢!”
      厉天烈厉声道:“那就怪不得我了!”
      他一声怒吼,那浮游空中的玄灵神狴狂啸相应,巨大的兽口张开,猛然吐出一片极大的清光,向黯酃王窜了过去。
      黯酃王长长的手骨伸了出去,湿黑的瘴气在他的指尖凝结,形成一个拳头大的黑团。他的手轻轻抖了一下,黑团疾飞而出,跟那青练撞在了一起。
      青、黑相接,空中猛然爆发出一阵咝咝的啸响声,那青练跟黑团忽然一齐燃烧了起来。厉天烈大喝道:“起!”
      他的手掌一挥,干天炙云的青焰化生为万千火龙,向黯酃王猛扑过去。黯酃王灰黑色的眸子中一点表情都没有,他的双手垂了下来。他的手极长,按在了地面上,吟唱道:“将生与死奉献给我的灵魂,从静默中复苏,像莲花一样绽放在光明的末端。”
      一阵凄惶的鬼啸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阿饱猛然就觉地面一阵动荡,几乎立足不稳。他忽然发现,这些鬼啸声,竟然是从他身周的黑色岩石中发出的!这个发现让他几乎晕了过去,他战战兢兢地尽量缩小了自己的身躯,不要让这些可怕的岩石发现。
      波波一阵轻响,那些岩石顺着身上白色的纹理裂了开来,每块岩石都冒出一团漆黑的雾气来。那雾气笔直地上升着,渐渐舒放开来,变化成一朵黑色的夜莲。阿饱偷偷瞧了瞧,谷中阴气森森,仿佛有千万朵黑莲在这一瞬间盛开了。
      猛然,仿佛微风吹过一般,夜莲中响起了一阵轻微的爆响声,紧紧含闭的苞蕊倏然绽放开,露出了一点微光,将周围的瘴气照亮。微光摇曳,层层叠叠的夜莲交相辉映,在夜色中绽放出逼人心魄的美来。
      但阿饱却情不自禁地打起冷颤来。莲蕊绽放后,黑谷中更是冷气逼人,几乎要将他冻僵。同时他看清楚了,在莲蕊中闪光的,并不是玉石或者灯火,而是人的头骨。
      每一朵莲蕊中,都嵌着一只人的头骨。磷光闪烁,正在慢慢站起。
      它们虚无的眼眶中,是一片的漆黑,它们就用这漆黑的眼睛,盯着满空的火龙,轰然一声疾响,死寂的深谷中涌起了一阵狂风,登时风火相交,狂烈的咆哮声响成一片,嘶咬在了一起。那些夜莲却仿佛一无所觉般,依旧在静静绽放着,渐渐张到了最满。它们的苞蕊中所站立的白骨骷髅,也生长到了最大,它们忽然一起发出了啸声!
      满空鬼哭,形成凄厉的声爆,在青焰中炸开。
      突然,一声嘹亮的狂啸响起,玄灵神狴在青焰中突然显身,巨大的头颅掉动,向地面轰然冲下。
      这一冲宛如天塌下了一般,炽烈的暴风与漫天青焰相摩擦,满地的夜莲登时被它扑散了几十朵,莲中的骷髅落地就消失不见,宛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玄灵神狴怒啸连连,杀出一条血路,猛然向黯酃王扑了过来。
      黯酃王不避不闪,淡淡道:“雷。”
      一道霹雳轰然从天际怒发,宛如光芒之枪般击在了玄灵神狴的身上。那神狴一声怒啸,黯酃王手一指:“雨。”
      谷中漆黑的冥河瑞气奔马一般聚了过来,刹时之间天地一片漆黑,暴雨倾盆落下,将玄灵神狴冲得身形微滞。
      电火燎空,雷神巨斧一般的霹雳不断轰然震发,向玄灵神狴追击而去。而冥河瑞气凝成的血雨更是阴毒之极,玄灵神狴身周缭绕的青焰被那暴雨一浇,竟然熄灭了好多。玄灵神狴情知不妙,悲声嘶啸,呼唤它的主人。
      但厉天烈却始终没现出身形来。黯酃王目中露出沉思的表情,突然道:“不好!”
      电光激闪,茫茫暴雨之中,就见那火焰一般的黯无之眼面前,站着一个人。
      厉天烈。
      他的双手抬起,刺破自己的手腕,将鲜血向黯无之眼洒了过去。
      黯酃王厉声道:“不要!”
      厉天烈另一只手挥动,一道青气在他的身前横开,瞬间连绵涌动,他的身形变得模糊了起来。黯酃王身形化作一道闪电,向他冲去,却听一声震响,被那青气挡在了外面。
      黯酃王一声怒吼,他的手伸了出去。
      几十朵夜莲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吸引着一般,向他的手臂上聚去。顷刻之间,聚合成一条漆黑的手臂。黯酃王一声暴喝,挥拳向青气击了下去!
      这一拳乃是集结了黯酃王所收摄的这几十只灵鬼的力量所凝,一拳击出之后,那些灵鬼也就灰飞烟灭,所有的灵魂之力都将迸发出来。因此,这一击也就惊天动地,大到不可思议。
      厉天烈虽然修为高深,但又哪里是这老魔头全力出击的对手?护身的青气在这一击之下,登时袅袅散乱为无形。
      但这微微一阻,他腕中的鲜血,已经洒在了黯无之眼上。
      厉天烈朗声道:“显出影像吧,为我寻找龙城太子的去向!”
      他的声音忽然哑住,黯酃王白森森的手骨从背后刺出来,扼住他的脖子。
      黯酃王本来很冷静的骨脸此时却极为狰狞:“我告诉过你,不要使用黯无之眼!你为什么不肯听!”
      猛然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传了出来,那呻吟声竟然是从黯无之眼中发出的!厉天烈一惊,就见黯无之眼剧烈地蠕动了起来。黯黑色的血液从它身上流淌而下,滴在了黑色的大地上。它身上那炽烈的火焰也明灭闪烁不定,妖异地变化着。
      黯酃王惶急道:“阿嫦……你忍住些,我马上寻鲜血给你……”
      他微一用力,将厉天烈举了起来,厉声道:“这是你自作孽,不可活,须怪不得我!”
      他的手爪掐住厉天烈的脖子,厉天烈的脸色变了,他想要说话,但喉咙却被狠狠拧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黯酃王手一挥,指爪宛如利剑一般,将厉天烈的肌肤撕开,大蓬的鲜血飞溅而出,洒在了黯无之眼上。
      那黯无之眼发出了一阵满足的叹息声,更加剧烈地蠕动起来。厉天烈的鲜血竟被它吸了进去,吸得干干净净的。黯酃王双手用力,将厉天烈的鲜血不住洒出来,滴到黯无之眼上。厉天烈被他的力量钳制住,竟然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直到他身上的鲜血几乎再也滴不出来了,黯酃王才一挥手,将他的身体扔到了地上,再也不看一眼。他的目光,只被那妖异蠕动着的黯无之眼吸引。
      厉天烈却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声来。
      不知为什么,黯酃王听到他的笑声,心中竟然一悸。他烦躁地问道:“你笑什么?”
      厉天烈身子极为衰弱,但他却不住地笑着,仿佛要将全部的生命都化成这笑声一般。黯酃王大吼道:“你笑什么!”
      厉天烈直笑到再也无力,他的头抬起,仰望着苍穹:“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凤阙公主会派我来了,原来只有我和你的血,能引动黯无之眼……”
      黯酃王一怔,思考着他话中的意思。黯无之眼是他用心血炼祭,早已和他息息相通,旁人绝难引动!
      除非——除非他们流着同样的血!
      黯酃王忽然冲了上来,指爪轻易地将厉天烈的衣服撕开,露出他的胸膛来。
      那上面,是一个漆黑的星形,仿佛已烙进了他的肌肤里,就算再好的药,都无法将他平复。黯酃王身子一震,禁不住踉跄后退。他深嵌进白骨里的眼睛竟然有些涣散,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厉天烈的狂笑声又响了起来。
      黯酃王抱着头,大吼道:“不可能!我怎么会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阿饱的心突然一震,什么?厉天烈竟然是黯酃王的儿子?他禁不住向两人看去,却没发现眼前这两人有丝毫相似之处。
      厉天烈的笑声渐渐止息,身体也僵硬下去。黯酃王忽然抱住了他,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狂乱的自信:“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让你复活,就像你母亲那样!”
      他盯着黯无之眼,已经吸饱了鲜血的黯无之眼渐渐平复了下去,依旧被炽烈的火焰包围着,冷冷注视着这个漆黑的世界。
      黯酃王的脸上有些疯狂:“我既然能创造出一个黯无之眼,就能创造出另一个!我一定能让你复活的。”
      他坚定地说:“为此,我不惜杀光世间所有的人!”
      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厉声道:“恶魔,我不容许你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