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荒野潜龙

  •   这是个偏远的、荒凉的小村落,远在大山的深处。这里的景色极为壮美,山如锦,水如碧,野兽们自由地栖息在其中,并没有丝毫的喧嚣。
      这里的居民,只有一个,就是阿饱。
      阿饱并不能经常吃饱,因为他很懒。但他烹饪的手法却极为高明,因为他总觉得,吃饭应该是一种享受。但他实在太懒,所以,今天早上,太阳升起之后,他采了几个野果,简单的吃了一顿之后,就像往常一样,躺在大河岸边的沙滩上,仰望着天上的白云。
      他经常这样一望就是一天,一动都不动,直到满天的星辰升起,照亮他的眼睛。当星辰湮没,太阳初舒它那炫目的光影时,他仍然一动不动,只是这时他的眼睛中,就会透出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与沧桑。
      
      一年多来,阿饱一直是这么过着的。他几乎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大山中的野兽也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不时从他身边悠闲地走过去,到河边饮水。它们从来不觉得阿饱有什么威胁,实际上阿饱也从未对它们造成过伤害,因为他根本连动都懒得动。
      如果不是一个年老的魔法师迷路走到了这里,也许阿饱会一直这么躺着,直到老去、死去。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阿饱已经在河边躺了快三个时辰了,忽然,他听到了一阵丁零当啷的奇怪的声音。大山中的野兽们,包括钩足兽、恐象们都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阿饱很想看看这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但他实在懒得转动脖子。
      突然,一阵喃喃的念叨声传进了他的耳朵:“咦?难道我又上当受骗了?三千个腾蛇币换来的紫微斗盘,说好会带领我找到天命者的,为什么走到这荒山野村中忽然失灵呢?贼老天,你的心可真狠,竟然将我最后的一笔财产也骗走了!”
      接着,一阵哐啷哐啷的敲击声传了过来,跟着,一阵咒骂声、物体破碎声、惋惜痛哭声、跌倒声连接响了起来。阿饱静静地躺着,他觉得,或许这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尽管自从他不再说话之后,这是他一年多来在这里听到的第一句话。
      那声音忽然安静了下来,接着,发出了一阵惊喜的叫声,阿饱就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一只干瘦的手猛然抱住了,然后,那声音喜道:“紫微斗盘没有骗我,我终于找到你了!天命者!”
      阿饱有些迷茫,天命者?这里有天命者么?为什么自己住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呢?忽然,眼前一黑,一只巨大的帽子遮了下来,帽子里面捎带着一张兴奋得扭曲到一起的脸,阿饱吓了一跳,那干瘪的脸忽然凑了过来,向他的脸上亲了过去。
      阿饱一声惊叫,双手用力推了出去。就听扑通一声响,那个巨大的帽子连同干瘪的人头,被他一起推进了大河里。
      立即一阵挣扎、呼救的声音传了出来,那只大帽子将河水盖住,下面的人根本挣扎不出来,不一会子,就传出了呛水的声音。阿饱急忙扯过一根干树枝,伸到河水里,将那人拉了上来。
      这是个很老的老头,他的皮肤已经皱皱巴巴的了,但他的眼睛却依然闪亮着,紧紧盯着阿饱。如果没有那顶巨大到有些滑稽的帽子,他还是有些威严的。只是那帽子不但极大,将他大半个身子都罩了起来,而且花花绿绿的,插满了各种各样的装饰,看上去应该属于小丑,而不是魔法师。
      但那老头伸出手,严肃地介绍道:“我是鬼祖,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锻造师、魔法师、御灵者与占卜家。”
      阿饱有些困惑,他不太明白这些名号是什么意思。魔法师当然比较容易理解,是国土几乎覆盖满整个大地的玄武帝国中最通行的职业,但锻造师、御灵者与占卜家就不太知道了。他本着礼貌的原则,也伸出了手。
      那老头一把紧紧握住,兴奋道:“我非常高兴,能够见到你,天命者!”
      阿饱摇头道:“我不是天命者,我叫阿饱。”
      那老头的脑袋摇的更厉害:“不要企图说服我,也不要使我相信我化三千个腾蛇币所买的紫微斗盘只是一个银币就买十个的便宜货!你就是天命者,我会证明的!”
      阿饱很无奈地看着他,老人的脑筋都比较固执,老魔法师的脑筋,那几乎比圣山冈仁波吉峰还要顽固很多。如果他一定要这么认为,那就随便他吧,阿饱默默地想着。
      老头抖了抖脑袋,那顶巨大的帽子上的露水四下飞溅,老头道:“你有没有什么吃的?拿些来,抚慰一下我这可怜的老人的肚皮。”
      
      阿饱并没有什么好吃的,他最喜欢的就是躺在大地的怀抱中,仰望着天空。他能够一整天一整天地保持着这枯燥的姿势,一动也不动。但偶尔,也许是风吹的柔和的时候,也许是那鸟的叫声格外婉转,他的心情便会好起来,这时,他就会弄一点好吃的,犒赏一下自己。
      就像现在,他用大山里的蘑菇煮起来的一大锅汤,足足让那叫做鬼祖的老魔法师垂涎三尺。他不停地围着大锅打转,不时问道:“可以吃了么?”每次,阿饱都告诉他,还不行,如果多煮一会,那味道就会好很多。这句话对老魔法师显然极为有效,又让他停住了那悸动的食指。
      汤的香味越来越醇,阿饱一面拿大木勺搅着,一面将晒干了的作料投进去,于是香味就更为浓郁,老魔法师的口水就流的愈长。终于,阿饱尝了尝木勺上的余沥,点头道:“可以了。”
      老魔法师迫不及待地将整个汤锅都举了起来,直接就凑到嘴上喝了起来。阿饱吃了一惊,但老魔法师先念了个咒语,周围寒光闪动,凝结出了一层浮着的细小的冰晶。饶是如此,那刚开锅的汤仍烫得老魔法师呲牙咧嘴,但他仍然停都不停,直到将整锅汤喝了个一干二净。
      最后,他吧嗒着嘴,恋恋不舍地将汤锅放了下来,一面用尖长的手指将剩余的蘑菇挑起来,送到嘴里咀嚼。阿饱宽容的微笑着,他的汤这么受欢迎,让他很是高兴。
      老魔法师赞叹道:“饿了三天的肚子,现在终于饱了……”
      他满意地拍了拍鼓胀起来的肚子,躺了下去。但他突然一个翻滚爬了起来,因为满足而眯起来的眼睛重新张了开来,放射出炯炯的目光,这目光盯在阿饱的身上,老魔法师神采奕奕地叫道:“你要跟我走!我要证明,你就是天命者!”
      对于是不是天命者,阿饱并没有兴趣,他也不想证明。他摇了摇头。老魔法师脸色惨变,他怪叫道:“你要是不跟我走,那就赔我三千个腾蛇币!”
      三千个腾蛇币?阿饱快要晕过去了。要知道一个腾蛇币足足值十六个蛇币,而每个蛇币又值十六个银币,三千个腾蛇币,那可是普通的富人全家的财产啊!
      老魔法师见阿饱害怕,身子前倾,恶狠狠地道:“我为了寻找天命者,花了三千个腾蛇币买了紫微斗盘,然后找到了你,但你却不跟我走,难道你不该赔我钱?你不赔我钱,那我找谁要去?难道你要让我这么老的人沿街乞讨去?”
      他越嚣张,阿饱就越畏缩。阿饱拿不出三千腾蛇币,打死他都拿不出来,所以,他只能跟着老魔法师走出了大山。
      但他也并没有留恋,因为,山外面的世界跟山里面的世界,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他的生活与生命,就是躺在大地上,仰望天空。
      
      老魔法师一脚踩在脚下的大石上,双目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这是一座连绵的、巨大的山脉,与别的山不同,它上面的所有的石头,都是漆黑的,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每块石头上都有着怪异的纹理,仿佛是一张狞笑着的人的脸。只是这脸上没有肌肉,全是白森森的骨头。
      黑色的,长着白色头骨纹理的石头,无论大小,都一模一样,布满了整个山脉。
      山脉中间,环绕着深邃的山谷。山谷中什么都没有,没有花,没有树,没有草,有的只是一块块星罗棋布的黑色巨石,那些石块上也全都孳生着狞笑的骨脸纹理。
      山谷中,飘动着一股湿黑的瘴气,将整座深谷连同大半山脉全都笼罩住了。
      风雨逼人。
      老魔法师宛如一位睥睨天下的将军,右手霍然在身前挥过,大声道:“天命者,现在你冲进谷去,将黯酃王揪出来,证明你给我看吧!”
      阿饱在旁边纠正他道:“我不叫天命者,我叫阿饱!”
      老魔法师恶狠狠地回过头来:“为了我的三千腾蛇币,你必须叫天命者!”
      他的恶魔般的气焰让阿饱退缩了,阿饱畏缩地低下头,看着这瘴气飞舞的深谷。
      静寂宛如瘟疫一般在这谷中蔓延着,没有丝毫生机栖息其中,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宁静。这宁静侵逼出无形而庞大的压力,让阿饱打了个冷战。黑石上的骷髅白纹宛如活了一般,在他的眼前晃动着。阿饱讷讷道:“我们走吧。”
      老魔法师叫道:“不行!这谷中住着的乃是最邪恶的法师黯酃王,他也是御鬼之术最高的御灵者,你必须杀死他,好证明你是天命者,去吧,这是你的使命!”
      阿饱摇了摇头,道:“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
      老魔法师叫道:“那你喜欢什么?”
      阿饱想了想,道:“我喜欢睡觉。”
      老魔法师盯着他,突然,巨大帽子下那明亮的眼睛开始颤动起来,突然,一脚很有力地踢了出去,阿饱顺着山石咕噜噜滚了下去,一直滚进了山谷中。
      
      阿饱摔得头昏眼花的,他有些愤怒,他不喜欢被逼着做他不喜欢的事情。他决定悄悄地溜走,不再陪老魔法师玩了。他还是比较喜欢大山里面。
      他爬了起来,就看到了一双脚。
      这双脚踩在地面上,显得坚定而干练,使人不由自主地相信,如果他不愿挪动,那么就没有人能够让他挪动分毫。阿饱的心中有些迷茫——这深谷中也有人么?他以为谷中的居民就只有这些黑石呢。
      他的目光抬起,就见玄色衣衫流淌,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正在凝视着谷中。
      风雾凄迷,他望向的,就是凄迷的最正中,他的脸上,只有两种表情,坚凝与沉静。阿饱忽然觉得这个人非常难惹,大山里所有的野兽,都没有给他这样的感觉,他决定离的远远的,最好再也不见到这个人。
      阿饱的生性有些孤僻,并不喜欢跟人在一起,他比较喜欢野兽一些。
      那人的掌心忽然腾出了一团青色的火焰,手掌晃动,青色的火焰渐渐布散开来,发出了微淡而摇曳的光芒。那人的神色渐渐变得郑重,左掌覆到右掌之上,那青焰登时增加了一倍,随着一声轻喝,青焰脱手而出,砰然炸开,显出一个巨大的头颅来。
      那人双掌不断挥动,青色的火焰源源不绝地从他的掌心中涌出,那头颅也越来越大,终于化生成一头极为巨大的怪兽。
      它的头颅有些像龙,身子却又像是狮子。四只爪子上生着厚厚的肉垫,青色的火焰不住地从爪上喷出,将它整个身子缭绕围住。它的鼻子高高隆起,两边各生了一溜十余只眼睛,每颗都有拳头那么大,青光从中喷出,直照耀出丈余远。那怪兽才一出现,便是一阵响彻天地的长啸,阿饱就觉魂魄一阵摇动,竟似要被这怪兽吸了去一般。
      那人口中念诵,双掌送出,怪兽四爪舞动,浮空滑行,向那谷中飞去。充斥在深谷中的湿黑瘴气被它身上的青焰浊烧,雪浪般退了开来。
      那人淡淡道:“冥河瑞气虽然厉害,但却挡不住万邪克星的玄灵神狴,黯酃王,请出来吧。”
      他仿佛只是自言自语,但随着他手掌上的青焰炸开,那话语却仿佛轰天动地一般,在整个深谷中回响着。
      若是阿饱的见识多一些,他就会知道,玄灵神狴乃是上古瑞兽,名列天下珍异的第十三名,威力大到不可思议。虽然比起地母神亲自诞育的八趾神龙跟参合玉凤稍逊一筹,却也是赫赫有名的灵物。而且它天生具有噬魂的异能,更是御鬼驱魔之术的克星。潜藏此谷者不知何人,但见此地鬼气森森的,想必是御鬼一派,正受玄灵神狴的克制,不战已居于下风。
      那玄灵神狴宛如游鱼一般在空中滑行着,布满整谷的冥河瑞气虽然厉害,但却未对它造成任何的阻碍,眨眼之间,就行出去了几十丈远。
      忽然,谷的正中处红光一闪,现出一只巨大的火焰之眼,随着它的眨动,炽烈的光芒不住腾出,将整个山谷照耀明亮。那湿黑的冥河瑞气也仿佛燃烧起来了一般,腾出炽芒烈焰。
      玄灵神狴一声高昂的啸声,四爪缓缓顿住,它那两串巨大的眼睛一齐盯在火焰之眼上,极为愤怒的咆哮着。
      瘴气在火焰之眼前凝结着,渐渐凝成一团巨大的黑影,然后慢慢分开,现出一团白骨来。咯呀呀一阵响,那白骨徐徐站起,阿饱打了个冷战,原来那并不仅仅是一团白骨,而是一个人!
      只不过这个人跟骨头几乎已没有了分别,除了一双眼睛依旧明亮,嵌在头骨之中外,他的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肌肉。
      瘴气自由地在他的身躯中漂移着,不受任何的阻挡。那头骨张合,咝咝冷气从中喷出:“是谁进入无馀谷,打搅我的修炼?黯无之眼,请你告诉我。”
      白森森的指骨伸出,点在了他身后那炽烈的火焰之眼上。猛然一团极为强烈的赤光飞腾而出,照射在御使玄灵神狴的那人跟阿饱的身上。同时黑影闪动,那团白骨霍然闪到了两人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