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契阔两茫然

  •   
      重华看着他,冷笑道:“杀死我?你凭什么?祈祷么?”他霍然抬头,面向墨黑天幕中那道金色的符咒,笑道:
      “为什么,不能给我看一个神话?诸天神佛为什么不为我弟弟执着的爱而感动,赐给他和我战斗的勇气?”
      苍梧嘶声笑道:“你说的对,只有天神能够杀死你。但是,他已经来了。”突然一挥手,天空中的符咒顿时收束为一道金光,直扎入地底。而天空南面赫然已经变得一片血红。无数大团妖红的血云,还正在向南天汇集。
      他低声笑道:“还记得祝融炎雷之阵么?”
      重华淡淡道:“你又找来了龙珠?”
      苍梧摇头道:“不。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最强炎雷阵的发动,靠的不是龙珠,而是杀死雷龙者的鲜血。五百年前,我为了发动炎雷阵,杀死了十二炎龙的肉身。如今,只要我用鲜血做引导,十二炎龙就会追踪而至,为自己的肉身复仇。到时候,炎龙齐聚,祝融神也会出现。这一次,神龙和祝融都充满怨恨,必然将所见一切都化为灰烬……而由于双生锁的力量,你至少有一个时辰不能离开我三尺以外,所以,我就有了和你同归于尽的机会。”他突然伸手,死死抓住重华的手臂,疯狂的笑容中显出一片决绝来,突的一用力,金色的双生锁在他掌中化为粉芥!
      赤云涌动,整个天空都变成一片翻滚的血海!
      隐隐战车之声从南天深处传来。
      重华脸色陡然一变,一把将苍梧推开。苍梧倒在地上,嘶声笑道:“没用的,双生锁靠至亲骨肉之力而发动,任何法力都无法破坏。如今,你无论如何也无法离开我三尺……”他抬头仰望天幕:“祝融就要再次现世,发动炎天烈火,将你我一起化为灰烬!你没有了第二原神,又被魔翼禁制,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躲开了!”
      重华冷笑道:“你不想再见璎咛了?”
      苍梧笑道:“不想了。我没有你那么自私……你我死后,石阵会自动解开,她将重回人间,过自由的生活。虽然我不能伴她左右,但却已经心满意足……”
      重华长眉挑动,唰的一声轻响,手中的长剑已经抵上了苍梧的额头。
      苍梧笑道:“炎雷阵已经启动,你就算现在杀了我,也无法改变事情的结局!”
      “住手!”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
      苍梧讶然抬头,不敢相信的道:“紫络?”
      紫络衣衫上浸透了夭红的鲜血,跌跌撞撞的向这边跑来,一头全身羽毛化为灰白、老态龙钟的青鸾蹒跚着跟在她身后。
      紫络扑入苍梧怀中,却忍不住跪了下去,她苍白的脸上透出一丝苦涩的笑意,伸手拂去他脸上的灰土:“一会不见,你……你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
      苍梧摇头道:“为了救你姐姐,无论怎样我都心甘……”他用力将紫络推开:“你快走,炎雷阵就要发动了,不要伤到你……我和这个人同归于尽后,帮我照顾璎咛。”
      紫络看了看重华,突然转头对苍梧道:“不,你不能发动炎雷阵,你会杀死他的!”
      苍梧咬牙道:“我是要他死!”
      紫络怔怔摇头道:“不,你不能这么做!”
      苍梧怒道:“为什么?”
      紫络道:“因为自五百年前一战后,十二炎龙就一直潜伏在他体内,控制他的神髓,攫取他的血液!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和璎咛!”
      苍梧愕然:“你说什么?”
      紫络道:“他现在身受十二魔翼禁制,不是因为他发动了石化之阵,而是替你和璎咛受罚!”
      苍梧道:“我和璎咛?”
      紫络点头道:“接触过雷龙珠的人,都是炎龙报复的对象,它们会夺走受罚者的双目,再附着他血脉当中,时时吮吸他的精髓,受罚者稍有行动,炎龙就会钻入血髓,让人痛不欲生。这种惩罚一旦开始,就永远无法摆脱,炎龙最终将吸干受罚者的肉身,让他成为一具枯骨……重华为了让璎咛和你免受炎龙报复,五百年来,一直承受着十二魔翼的折磨,加上用自身生命维持石化之阵,他体内的力量已经不多了……如今,你再度召唤炎龙,十二炎龙就会从他血脉中破体而出!”紫络的眸子中掠过一片恐惧的阴霾:“全身血脉破碎,就算是天神也无法承受,你若这样做,他一定会死的……”
      苍梧不相信的摇摇头:“不,你在骗我,这些事你怎么可能知道?”
      紫络焦急的道:“是炎龙说的!我能听到它们的声音,他们就在重华身后的魔翼上,窃窃私语,嘲弄你们的彼此残杀!”
      苍梧一怔,望着重华。重华脸上仍然看不出任何表情,但他握剑的手,也已因为用力而苍白。炎龙已经开始在他的血髓中蠢蠢欲动,他虽然极力克制,但痛苦仍然一点点爬上他的眉头。
      苍梧的眸子渐渐还原为金色,透出深深的悲哀来,他对紫络道:“谢谢你告诉我,但是炎龙已经得到召唤,已经不受任何控制了!”他又转头低声对重华道:“谢谢你为我和璎咛做的一切。但我已无法收手。”
      重华冷笑道:“她的一切都属于我,我自然要为她承受一切,与你全无相干,你也不必谢我!”
      苍梧怆然笑道:“好,既然都是为了她,干脆谁也不要得到,就让她醒来后自由的生活罢。我和你一起死在祝融烈火之中,了结掉这段恩恩怨怨!”
      紫络挡在两人中间,急声道:“不,不能!”
      一道雷火划开天幕,将周围罩上一层摇曳的火光,天空炎雷滚滚,大地回响不绝。一架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战车从远天驰来,悬停在山谷上方,赤红的大地上被投下巨大的阴影,空气宛如沸腾一般灼热。半空中红云飞驰而下,低低垂罩在几人头顶,放出万道光芒。
      苍梧突然一掌,击在紫络背上,紫络的身体宛如一片落叶般,向一旁的湖泊坠去。
      青鸾一声哀鸣,随着紫络飞去。
      战鼓擂响,祝融神缓缓从车上站起,他身长数丈,全身披满鲜红的云罗,赤红的长发宛如无数条丹蝮长蛇,一直披垂入云中,与彤色云彩融为一体,难分彼此。
      祝融满面怒容,向下一看,将手中燃烧着的天雷杵举过头顶:“重华,苍梧,又是你们!”他的声音宛如黄钟一般,破空而下,直震得天地万物都瑟瑟颤抖。
      重华强行压制住体内不断翻涌的炎龙,笑道:“五百年前,你击碎我的第二原神,又在我身上种下魔翼,我还没有找你算帐。”
      祝融怒道:“我们的帐日后再算,这一次我是为十二炎龙复仇而来,赶快跑得远远的,不然雷火无眼,伤到无辜可不要怪我!”
      重华冷冷看了苍梧一眼,叹道:“他打开了双生锁,现在我只有和他共存亡了。”
      祝融哼了一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就一起死罢!”劈手一道雷电,向两人头顶击去。
      重华飞身而起,射日剑化为一轮明日,正和雷电撞击在一起。山河震动,碎石乱飞,大地也裂开道道罅隙!重华喷出一口鲜血,长剑几乎脱手,向后退了三步才立定身形。
      祝融却大大咦了一声,他万万没有想到,仅仅具有半神之体的金乌族人竟然能接下这一招。他由惊转怒,又是一击向重华轰去。
      重华举剑横挡在两人身前,雷光在他的剑身上四散炸开,蓬开朵朵烟花。重华的身体被巨力推动,生生向后退去。苍梧宛如受了无形的牵制,也随他飞退。突然,苍梧脚下一空,已踏在悬崖旁边。他双翼折断,不能飞翔,飞身向山崖坠下。
      重华一把将射日剑插入岩石,一手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拉起,用力扔在一旁。自己拔起长剑,徐徐站起,举剑示意他再攻。
      祝融赤红的双目瞪得宛如铜铃:“你竟能挡住天雷杵?十二炎龙何在?”
      他这一声呼唤宛如具有无形的魔力,重华身后十二只漆黑的羽翼瞬间在夜空中展开,上面龙纹隐动,似乎想要挣脱羽翼的束缚,破体而出,却又始终不能,只急得在翼上翻滚游走。
      重华持剑而立,一股金色的光华从他体内透出,将十二只黑翼包裹起来,金光宛如丝缕,将羽翼上突起的龙身紧紧束住,翻滚的龙形又渐渐隐没下去。然而,重华运行这股光华之时仿佛极为痛苦,灰暗的双目下,眼角迸裂,淌出两缕血痕。
      重华抬手拭去脸上的血迹,冷笑道:“祝融,天雷杵并不足以杀我。你的十二炎龙被我禁制在体内,要挣脱开来,至少需要半个时辰,而你现世的时间却要到了。要么拿出钧天丹,将我和十二炎龙一起击为灰烬;要么滚回南海,继续享受顽夫愚妇的祭祀罢!”
      祝融哈哈大笑:“受钧天丹轰击者,将神形俱灭,化为劫灰,埋入十二重城之下,受最恶毒的诅咒和折磨,永世不得超生。你非要逼我出手么?”
      重华仰天笑道:“我的心愿既已不能完成,与其轮回转世,化为无知愚夫,何妨留此生记忆,永远活在地底之中!”他托剑在手,墨黑的长发与羽翼在空中徐徐展开,宛如就是暗夜本身。
      苍梧从地上爬起,一把抓住他道:“你疯了?他要杀的是我!”
      祝融大手一挥:“你们不必争了,钧天丹一出,方圆数丈,全部都要化为劫灰,这样你们到了地府之中,也好有个伴!”阔口张开,一粒火红的珠子从他腹中吐出,见风长到栲栳大,在两人头顶呼啸盘旋,突地当头轰下!
      紫络从湖中爬起来,嘶声道:“不!”却被青鸾阻拦在湖岸上。
      璎咛的石像上,数滴红泪落清池。
      一道合抱粗的火光,劈开浓浓夜云,将整个山谷照得雪亮。
      钧天雷裂,震耳欲聋,周围山石簌簌坍塌,重华摧动双翼,向雷火最盛处迎了上去。他的身影瞬间已被火焰吞没。
      四周一片火海,万物众生灰飞烟灭。
      流火乱落如雨,炎光刺目已极,但紫络却无论如何不肯闭上双眼,两行清泪从她的雪腮上滑落:“重华——苍梧——”
      
      高远的半空中,祝融挥舞袍袖阻挡着升腾而起的尘埃,一面将钧天丹举到眼前,红丹已变为黑色,再不复当初的通透。祝融叹息道:“可怜我豢养多年的十二炎龙也在劫难逃,何况每次动用钧天丹,都要折我功德十万,看来凡人的事情,还是少管为妙……”言罢一抖缰绳,战车向南方隆隆而去,瞬间就已不见了踪迹。
      
      火势在山谷中弥漫,那些巨大的草木禽兽终难以逃脱死亡的命运,飞回湮灭。剧烈的地震和不住飞陨的落石却渐渐停息。紫络踉踉跄跄的向方才两人站立的地方跑去,一面嘶声呼唤道:“重华——苍梧——”
      山谷空空,只有她凄凉的回声。
      紫络一面痛哭,一面在山谷中飞奔,她在每一处废墟下,搜寻他们可能留下的痕迹。她纤细的双手,都被炽热的石块烫起一片水泡。
      突然,她止步在一处凹地上。
      不远处,苍梧倚着一块巨石而坐,他双翼无力的垂下,浑身浴血,脸色却苍白如纸,双眼怔怔的看着前方,没有一点神光。
      紫络心中惊喜过望,冲上去握住他的双手,用力摇晃道:“你怎么了?”
      良久,一滴泪水,从他金色的眸中落下,他将手掌摊开。
      掌心上,躺着一枚金色的挂坠。挂坠上布满了许多细小的裂纹,看上去仿佛是被重新拼接而成。
      紫络惊道:“双生锁?”
      苍梧嘶声道:“他用最后的原神将这枚双生锁重新凝聚,然后把我推出了钧天丹笼的罩之下。”
      紫络的眼中也聚起泪珠:“重华?他在哪里?”
      苍梧摇了摇头。
      化为劫灰,永远埋葬在十二重楼之下,这就是他最后的命运。两人不由自主的望向远方。
      朝阳下,漫空尘埃飞舞,哪一粒,又是重华所化?
      紫络面对朝霞,泪水沾湿了衣襟。她低头扶起苍梧,幽幽道:“他会原谅你和姊姊的。”
      她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姊姊还在石阵之中!”
      两人当下彼此掺扶,向着石阵的方向而去。
      湖水已从血红变为幽绿。十二只优昙花柱不知何时,又已浮出地面,围拱着幽寂的湖波。若非第十二只石柱已经残破大半,还见证着不久前的战斗,两人几乎要怀疑,自己所见的不过是一场梦境。
      苍梧胸前的挂坠突然一跳,再次碎裂。
      紫络几乎同时惊呼道:“重华?”
      重华静静的躺在璎咛的石像下。他身后的十二黑翼已然消失,一对辉煌的金色的巨翼轻轻披垂而下,覆盖上劫后重生的大地。
      他身上的阴霾之气完全褪去,朝霞照耀下,他的容貌宛如初生婴儿一样纯净,丝毫未染上尘世的杂质。
      紫络放开苍梧,冲上前去扶起他,轻声呼唤道:“重华?”
      他徐徐睁开双眼,眸中的黑影已经不在,金色的重瞳中透出极为深邃的神光。
      紫络惊道:“你,你能看见了?”
      重华冷冷看了紫络一眼,将她推开。刚要站起身,却是一个踉跄,他勉强立定身形,扶住璎咛的石像。他怆然一笑,伸手摩挲着石像的脸庞,目中注满了难得一见的柔情。
      “我还是失败了,璎咛,你不会怪我罢?”
      苍梧有些愕然,道:“哥哥……”
      “住口!”重华的脸上的笑意瞬间冰冷,回头逼视着苍梧:“无知的蠢材,本来还有三天,璎咛就会甦醒,以永恒的生命和美貌,神一般的生活。而你,却让我五百年的心血功亏一篑。”
      苍梧一惊:“你说什么?”
      重华叹息道:“朱水石阵,是石化之阵,也是永生之阵。山谷中的一草一木,都因阵法的影响,变得无比长寿。五百年来,我用自己的鲜血维系着这个阵法,让璎咛能够脱去人类的形体,获得神族的永生。就在她形体具备,脱胎换骨,渐渐打开月影优昙的桎梏之时,你和紫络,却找上门来,将法阵打碎!”
      紫络想起了什么,讶然道:“一月前,乐游谷的六枝族人看到月影渐渐消失,难道就是这个原因?”
      重华不去回答她,只叹息道:“三天,三天的时间,却已经将一切改变。”
      苍梧摇头道:“我不信!如果你是为了给她永生,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我?”
      重华淡淡道:“朱水阵的秘密,这也是天罚之一。只有等我的生命结束,禁忌打开,才能说出这个秘密。”
      苍梧一怔,不由后退了一步,他摇了摇头,似乎仍然不肯相信这个事实:“不能永生又怎样?璎咛不需要你给的永生,她愿意和人类一样生活!”然而,他的声音再大,也无法掩饰他内心中的不安。
      重华不再看他,只凝视着璎咛的石像。他的声音低沉下去,透出深深的悲哀:
      “难道你没有想过,人类,经不起五百年的等待。”
      随着他话音落下,石像上最后一层白色的光影也如春冰破冻,碎了一地。
      娇艳的色彩,从石像头顶缓缓浸染开去,透达她的全身。五百年的禁制终于解开,她又恢复了血肉之躯。
      她的容颜依旧如五百年前一般美丽,诸天神佛,都不禁为之叹息。
      然而这种美丽却宛如千年一开的优昙,瞬间就在晨风中凋零。
      皱纹和白发布满了她风华绝代的脸,她身后的优昙花零落为尘,她的身体也如落花一般,轻轻倒在重华怀中。
      璎咛睁开重生后的眼睛,看了这个世界一眼,而后就永远的闭上了。
      谁也不知道,她最后这一眼,看向了谁。
      谁也不知道,经过五百年的等待,她是否还坚持着自己的选择。
      她最后的心事,和那曾经颠倒众生的容颜一起,随风而散。
      重华紧紧拥着她的身体,一手轻抚着她的额头,仿佛要为她抚平时光的痕迹。
      “人人爱慕你年轻的脸,谁又愿意负担岁月的变迁?”
      他怆然一笑:“璎咛,你选错了。”笑声中,他的身体也急速衰朽下去,瞬间已白发苍苍。
      他和璎咛紧紧相拥,仿佛一对劫波渡尽的夫妻。
      四周的树木已经枯萎,黄叶乱飞,衰草迷离。
      “初见你的时候,我就承诺要给你永恒的美貌。”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虽然,她不曾爱他,但为了这个承诺,也总算陪她到了白头……
      
      一声极轻的微响,从两人体内传来。无数细微的裂痕,布满了两人的身体。
      苍梧嘶声道:“不!”他冲上前去,一触手,两人的身体几乎同时化为灰烬,在晨风中飘散开去。
      苍梧跪在地上,双手保持着怀抱的姿态,很久很久。
      只是,他已两手空空。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