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怅百年

  •   
      复眼后面,是一双巨大的触角,和展开足有数丈的彩翼。彩翼上布满碧蓝的鳞片,上面还勾描着美丽的金边。
      紫络上下打量眼前的怪物,不由张口结舌:“这是,这是……蝴蝶?”
      苍梧皱眉不语。
      这的确是一只蝴蝶,但却比正常的蝴蝶大了数千倍!昆仑神山之中,虽然异兽众多,但从未听说过有这样巨大的蝴蝶。
      蝴蝶无数只复眼一起转动,双翼微微起伏,发出一种诡异的弦音。
      紫络神色陡然一变:“它想抢这枚灵石!”
      话音未落,巨蝶双翼猛地卷起一阵狂飚,只击得四周山石乱飞,紫络本能抬手挡住双眼。就在这一瞬间,巨蝶如一片碧云,无声无息的逼到紫络眼前。悄悄从伸出一对触角,探入紫络袖中,将那枚灵石卷起,急速向岩下飞去。
      紫络睁开眼,发现灵石已被掠走,怒喝道:“还给我。”
      她猛地松手,整个身体宛如流星一般,向巨蝶去处飞坠而下,瞬间已然消失在云雾之中。
      苍梧大惊,急忙催动双翼,回身向岩下追去。刚飞行数步,就见紫络正挂在巨蝶身上,一手抓住一只触角,用尽力气想爬上去。巨蝶护痛,在空中不住翻滚,只甩得紫络摇摇欲坠。
      苍梧飞身上前,劈掌打出一串苍雷种。这种雷种采集于东海之上,威力比天雷种要小了许多,但也绝非普通精怪可承受。
      数十枚苍雷种尽数打在巨大的蝶翼上,顿时暴散出一片青光。青光在巨蝶身上一绕,燃起熊熊大火,巨蝶痛彻骨髓,双翼乱翻,蝶身扭曲着向谷底跌去。
      苍梧一把抓过紫络的手腕,将她带回天阶之上。
      万丈绝壁,云封雾锁,那团巨大的火焰瞬息就已不见了踪迹。
      苍梧怒喝道:“你疯了?”
      紫络用力甩开他的手:“你才疯了!”
      苍梧强行压住怒火:“我疯了才去救你。刚才就该让你这累赘摔得粉身碎骨!”
      紫络挺起胸膛道:“谁要你救?”一指腰间。
      纤腰一握,系着一条长长的流苏,流苏的那头,一直延伸到天阶顶端。
      苍梧一怔,他没想到这个人类女孩竟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腰间的流苏系在身旁的岩石上。
      紫络得势不让:“我出生七天,就在几十丈高的龙血树上荡秋千了。你以为我那么傻,会手无凭借的往下跳么?”
      苍梧转过身去,不再理她。
      紫络眼中流露出一丝狡捷的笑意,绕到他面前,擎起拳头,在他眼前摊开:“笨蛋,给你。”
      那枚洁白的灵石,正躺在她的掌心。
      
      碧鸡数声长啼,巨大的曦和日车从两人身边隆隆掠过,司风云雷电的神祗们纷纷乘着彩络宝车,驾龙御凤,在霞光中迎送往来。清晨、日中、日落,等到傍晚的云彩渐渐散去,皓月从西天升起,无尽的阶梯也终结在两人脚下。
      一大片云英与水精凝结而成的悬空之谷,在两人眼前徐徐展开。
      紫络站在阶梯的尽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阶与悬空谷交接之处是一道七彩云英筑成的山洞,无数粗如碗口的藤蔓将洞口布满,中间留出一个小孔,只容一人通过。而那些藤蔓上盛开着紫色的鲜花,每朵都有一人高,形状宛如一只巨大的漏斗,淡红的花蕊就从漏斗中披垂而下。
      而这些巨大的花朵,正是人间随处可见的牵牛花。不仅如此,道路两旁的蘑菇都长到丈余,宛如一个个硕大的帐篷;矮小的灌木如参天大树一般挺立,花叶累累;不远处密林中的树木,更是高足百仞,每一株都如传说中的若木、碧落,顶天立地,直通天庭。
      “布谷……”几只归巢杜鹃的啼叫从遥远处传来,紫络抬头望去,只觉几个巨大阴影,在高不可及处盘旋,却头晕眼花,根本无法看清。
      这座山谷中的生灵,竟似乎得到了某种神奇力量的滋养,在五百年的岁月中,已成长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紫络正在惊讶,苍梧挥动雷火,将密如高墙一般的野草斩去,将她拉进入洞中。
      洞里注满了清泉,沿着山洞徐徐流淌,苍梧带着她,在洞中踏水低翔。洞顶不时有月光透过岩石罅隙照下,在水面蒸腾起一片薄薄的云气。
      紫络低头看着自己飞翔的倒影,觉得有趣之极,不时展开双臂,扮作各种鸟类的姿态,突然她足下一涩,似乎踏在了某个极其滑腻的物体身上。
      紫络讶然低头,只见一条巨大的碧影潜伏在她脚下,定睛一看,却是一只足有两人合抱粗的青蛇。
      紫络连忙摆手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哗”的一声巨响,那头青蛇已然破水而出,小山一般的头颅微微转动,露出森森巨齿,不断发出咝咝声。
      苍梧一把将紫络挡在身后,手腕略沉,一把苍雷种就要出手。
      紫络连忙挡住他:“别急,先礼后兵,我跟它谈谈。”只见她嘴唇微动,发出一种古怪的声音,像虫又像蛙,唯独不似蛇声。
      那头青蛇碧绿的巨眼微微眯起,打量了两人一眼,点了点头。
      紫络高兴的道:“它答应不追究了。”言罢向青蛇鞠了一躬,牵起半信半疑的苍梧,向洞口而去。
      两人刚飞到洞口,突然一根青色巨柱破水而出,卷起一股凌厉的水柱,当头击下。紫络正在得意,毫无防备中被打了个正着,扑通一声落入水中。她自幼被锁在龙血树上,丝毫不谙水性,顿时呛了好几口河水,向洞底沉去。苍梧大惊,飞身坠入河中,摸索了好一阵,才将她捞了起来。
      紫络不住咳嗽,白皙的脸孔微微肿起,一个蛇尾印赫然印在上面。
      苍梧大怒,回头正要找那青蛇算帐。只见那青蛇躲在远处的山石后,裂开大嘴向两人一笑,大摇大摆的游走了。
      苍梧要追,紫络一把拉住他:“算了,反正也没受伤……”脸突地一沉,带着哭腔道:“就是差点给毁容了,待会见到璎咛姊姊,还以为是你欺负我。”
      苍梧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将她扶起,从怀中取出一片酒盏大小的水晶,轻轻印在紫络脸颊上。这片水晶并不十分通透,而是仿佛一枚模糊的小镜。里面光晕流转,竟是越看越深,永无尽头。水晶小镜感受到她的体温,渐渐变软,从中生出一股白气来。白气氤氲,苏生出两只巨大的羽翼,将她的左腮完全覆盖住,只消片刻,紫络脸上的红肿就全然隐退,那羽翼也渐渐收回到了水晶镜中去。
      水晶比原先更加浑浊,镜面中隐现出万缕红丝黑线,交缠在晶莹的质体中间,宛如一枚琥珀。
      紫络惊喜的抚腮道:“这是什么?这么有用?”
      苍梧将水晶扔在她手上:“这是回天镜,你收着罢。对你这样毫无法力、却又自以为是的人比较有用。”
      紫络哼了一声,还是将回天镜小心收起。苍梧望着洞口,脸色一沉:“时间不早了,快去找你姊姊。”
      紫络打量着他道:“你现在落汤鸡似的,不怕你哥哥见了笑话?”
      苍梧冷冷道:“他知道我带了这样一个累赘来和他决斗,才要笑死。”
      
      出了洞口,就已进入山谷的核心。
      洞口绯红的祥云散去,眼前赫然出现一片奇景。
      一弯新月形的湖泊,在密林繁花的簇拥下,静静展开。
      湖水并不清澈,而是鲜血一般的嫣红,湖面没有一丝波纹,宛如整块美丽的红玉之髓,映着寂寂深林间斑驳的月影,透着一种妖异而瑰奇的微光。
      湖水中央,一朵巨大的优昙正沐着月光怒放,仿佛千年一遇的刹那芳华,却在这人迹罕至的幽谷中,凝结为不变的永恒。
      一轮明月般的光晕,就静静停栖在优昙的花蕊之中。
      月影中纤影婆娑,正是已在石阵中守候了五百年的月影女神——璎咛。她脚下一湖朱水如镜,倒映着更为空寂的天幕。湖天交接之处,二十四支洁白的玉柱围绕湖水,散布得疏落有致。柱高十数丈,通体由整玉雕成,每一支上,都浮雕着九千九百九十九朵含苞未放的优昙,素瓣轻合,在夜光中更显得通透玲珑。
      而这二十四支优昙玉柱,也正是朱水石阵的枢纽所在。
      苍梧从怀中取出先天璇玑,挥翼向第一支玉柱上飞去。一蓬琉璃般的彩光,从璇玑核心处散开,瞬间笼罩了整个玉柱。只听空气中传来一声微响,第一支玉柱上九千余支优昙竟同时盛开,花瓣徐徐披拂,流光幻彩。
      紫络抬起头,已然被这惊人的美丽所震慑,苍梧的神色却十分凝重,目光在所有的花朵上逡巡,这些同样形态的花朵交叠开放,实在难分彼此。他的目光渐渐集中在一处,掌上璇玑突然光华大盛,噗的轻响,已深深刺入某朵优昙的花心。
      近万朵优昙似乎同时发出撕心裂肺的哀鸣,玉柱与大地交接之处,猛地爆出一股雪白的烟雾,整个玉柱剧烈震荡,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突破沸腾的尘埃中,迅速下沉,片刻就已无影无踪。
      而大地,瞬间又已弥合,仿佛这十数丈高的玉柱从来不曾存在过。
      紫络目瞪口呆,她仰望着苍梧的身影,只见他在玉柱间不断穿行,将先天璇玑一次次插入特定的优昙花心。大地颤动,发出隆隆巨响,将玉柱一根根吞没。
      当她偶然回头,却惊奇的发现,随着玉柱每消失一根,笼罩在璎咛身上的那轮月影也渐小一圈,最后只剩下薄薄的一层,宛如光影般沿着她的身体轻轻流动。
      而此刻,二十四玉柱也只剩下最后一支。
      苍梧眼中透出一丝欣喜,一丝期待。只要最后一次将璇玑刺入石柱,封锁璎咛五百年之久的石阵就会完全消解。
      五百年。
      五百年能听、能想、能感知一切,却身化石像的岁月。
      五百年在茫茫天阶的顶端,孤独守候的岁月。
      五百年在人世间四方流浪,饱经风雨沧桑的岁月!
      终于就要在这一刻终结。
      那张豆蔻年华、倾国倾城的脸,是否还一如往昔?
      那颗山盟海誓、不离不弃的心,是否也没有一丝改变?
      苍梧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他深吸一口气,向最后一支石柱飞去。
      
      璇玑发出冰冷的光泽,已然触到了那朵久违的优昙。
      突然,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呼啸而至,猛地在苍梧和石柱之间炸裂!一切都在巨力的撕扯下扭曲、变形,那朵盛开的昙花、和只差一线的七彩璇玑就眼睁睁在苍梧面前裂为芥粉!钻心的剧痛从指尖传来,他的羽翼完全无法打开,身体顿时如陨石一般,从空重重跌落。
      紫络一声惊呼,抢上前去,将浑身是血的苍梧扶起。
      他的伤势并不重,只是右臂被撕开一条长长的血口,一时不能运转。懊恼、愤怒却让他的眸子整个变为血红,死死盯在黑暗深处。
      玉屑飞扬,宛如在他们眼前下了一场尘雪。
      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