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化灵血炼心顽

  •   
      大幻仙境猛地一颤,五色幻影宛如一双阖上的双眼,最后完全化为黑暗。
      她怔了怔,突然转身抓住苍梧的衣襟:“你的天眼通呢,快看啊,快看清救我姊姊的方法!”
      苍梧将她挡开:“我已经看清了。”一挥手,弱水上空的暮云如经风吹一般,瞬间散得无影无踪。天地又是一片清明。
      风吹沙动,月光下河岸皎洁得宛如绵延万里的雪原。
      沙地上,一枚七彩璇玑,宛如千年蚌珠,在宁静的夜晚悄悄享受太阴精华。而月蜃的身体,却早已化为万亿流沙,和这沙之雪原,融为一体。
      夜风,一如大漠上的胡笳,哀鸣不绝。
      紫络静静的站在沙地上,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明的伤感。她虽和月蜃只相处了短短一段时间,但她让紫络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并非无依无靠,还有着父母、姊妹、亲人。但是她唯一见过的亲人,又已离她而去。
      她紧紧握住双拳,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苍梧并不看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拾地上的璇玑。
      紫络突然惊醒,冲上前去挡住他:“你做什么?”
      苍梧道:“拿着璇玑,救我爱的人。”
      紫络一挺胸:“不行,要去带我一块去!我要寻找月影女神,寻找我姊姊!”
      苍梧摇了摇头:“走开。”轻轻将她推到一边,扬手一指,璇玑宛如流星般落入他掌中。
      紫络被推了一个踉跄,却又固执的冲了上去,劈手去夺苍梧手中的璇玑。苍梧顺势一让,紫络站立不住,跌倒在沙滩上。
      苍梧脸上有些愧色,正要去扶她,紫络突然从沙堆中跃起,一把将璇玑一头抓在手中,用力争夺。苍梧想要运力将她震开,又怕把她击伤。只得道:“这条天阶高不可攀,并且附上了最恶毒的诅咒。人类、半神除非能渡劫飞升,绝无法登上山顶。你只要踏上一步,就会全身爆血而亡!”
      紫络清秀的脸上满是砂土,神色却坚决已极:“我不怕。你既然有把握救出姊姊,一定有破解诅咒的方法。”
      苍梧皱眉道:“即便你到了山顶,又能怎样?我的对手是重华。五百年前,我集齐十二炎龙珠,也不过打散了他的第二原神,五百年后,他到底拥有多大的力量,根本无法想象。”
      紫络摇头道:“我不怕他,他也未必有你说的那么坏。”
      苍梧脸色一沉:“他失去第二原神之后,变得喜怒无常,当年对我和璎咛都能痛下杀手,何况你?”
      紫络抬起双眸,注视着他:“为什么非要打打杀杀?你们既然都爱着对方,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快乐生活?”
      苍梧愕然,只觉她的话不可理喻。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我一生下来,就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人爱我,关心我,我不明白,为什么本该相亲相爱的人,却非要杀个你死我活。”
      苍梧实在无从解释起,只得甩手道:“有些事情,你根本不懂。”
      紫络跟上一步:“是的,可是你也不懂。天地间最强的东西,并不是力量,而是信念。”
      她转到他面前,逼视着他:“你对我姊姊的爱,是信念;我要为乐游谷人找回月影女神的承诺也是!还有,我要为青鸾重铸元丹,我要为月蜃救回姊姊……”
      苍梧打断道:“你说够了没有?”
      紫络道:“没有。”她深吸了一口气:“我还希望,你们兄弟间再不要彼此残杀……”
      苍梧道:“你做不到!”
      紫络决然道:“无论做不做得到,我都要试试。你不带我,我就自己从这天阶走上去。”
      苍梧一时无语,终于道:“好,你自寻死路,我也只有成全你。我只把你带上天阶顶端,之后你是死是活,都与我毫无相干。”
      紫络脸上浮出一对狡猾的笑靥,宛如得计的小狐狸,伸手擦去脸上的砂土:“好啊,到时候看我们谁先救出月影女神。”
      苍梧不去理她,从袖中取出一粒月白色的种子,轻轻托在掌心。那粒种子在月光的照射下,逐渐由月白变为血红,在他掌心急速旋转,片刻之间,种壳徐徐绽开一线,吐出了两片娇红的新芽。
      紫洛大吃一惊,就见那支纤细的新芽瞬间长大,在空中牵出丈余高的藤蔓,巨大的红叶渐渐覆满了藤蔓,从中吐出一支硕长的花蕊,在风中渐渐盛开。
      花朵大如栲栳,共分九层,层层披垂而下,似莲又似芙蓉。花瓣本为透明,却布满了无数血红的经脉,晶莹的脉络下,殷红的汁液脉脉游走,仿佛以一种神秘的节奏,在轻轻搏动。
      紫洛垫起脚尖,伸手正要去触摸花心,花瓣倏的一声,又已合上,上面的经络鼓胀,不住跳动,催动汁液向花心汇聚,仿佛一颗正在结实的心脏。不一会,原本丰润的花瓣仿佛被攫尽了养分,老妇一般枯萎憔悴,一瓣瓣从花上零落。
      花房中心,赫然躺着一个初生的婴儿。
      那婴儿还在熟睡,全身丰润雪白,玲珑可爱,几近透明的脸上,却绽开着两朵病态的血晕。
      苍梧俯身抱起婴儿,顺手将残留的花萼震碎。
      紫络怔怔的看着他,突然惊道:“这……这是你儿子?”
      苍梧皱眉:“这是魔血灵婴!”
      紫络睁大眼睛:“那……那这魔血灵婴是你生的么?老实说,大不了我不告诉姊姊。”
      “你……”苍梧一时无语,只得将婴儿抱在紫络面前:“难道你看不出,他不是人类?”
      紫络摇摇头:“你生的当然不是人类了,是金乌,还是青鸟?”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苍梧总算明白了她是故意取笑,于是不再纠缠,转而仰视天阶道:“这道天阶上有极为恶毒的诅咒,唯有汇聚万人鲜血而成的魔血灵婴,能超脱其外。只要一路将它的鲜血洒落在自己的身上,就能抗衡天阶封印,平安抵达阶顶。”
      紫络讶然,指着婴儿道:“一万人的血?这也太残忍了!”
      苍梧道:“魔血灵婴的祭炼方法,需要万人心血,干犯天遣,自古被西王母禁用。为了璎咛,我也不愿多犯杀孽。唯一代替的方法,是让一万人心甘情愿刺破指尖,将鲜血和祝福送给收集者。这对于金乌族人而言,甚至比毁灭一万条生命更加困难。然而,我终于还是在五百年间,游历四方,一点点集齐了这些鲜血,又采集了一块灵石,让它慢慢浴血成长,化为人形。”
      紫络难以置信的指着婴儿道:“他,它就是那块石头?”
      “是。”苍梧将目光投向远天:“五百年前,我双翼折断,又为射日剑重创心脉,有整整三百年,不能动用丝毫法力,只得在神山各部族中流浪。好在我自幼游学四方,会一些药石之术。我每治好一人,分文不取,而是向他们的家人讨一滴指尖之血。一开始,大家都视我修炼邪术的妖人,将我驱逐,我很少能在同一个地方呆过一年。”
      紫络担忧的道:“他们会打你么?”
      苍梧微微苦笑:“何止。别的部族也还罢了,唯有你们人类,好几次差点将我烧死。不过渐渐的,我还是取得了众人的信任。终于开始有人原意献出鲜血与祝福。五百年来。我周游天下,与人类、半神、妖兽们一起生活,成为朋友。终于集齐了这一万滴鲜血,培育成世间第一个不犯杀孽的魔血灵婴。”他低头看着怀中的灵婴,似乎想起了那五百年四处流浪的岁月,一时默然无语。
      紫络望着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你也这么可怜。”
      苍梧脸色一沉:“我随自己心意行事,有什么可怜?”
      紫络道:“几百年来,没有人关心你,想念你,这就是可怜啊。”
      苍梧冷哼一声,不再说话,拾起灵婴的手腕,正要划破。
      没想到那灵婴一声梦呓,竟苏醒过来。
      它的眸子宛如一对紫色水晶,带着纤尘不染的笑意,静静注视着苍梧,朱红的唇中竟发出一个稚嫩的声音:“哥哥,我们这是哪里?”
      紫络一声惊呼:“它在说话?你不是说它不是人么?”
      灵婴似乎很不满紫络的大惊小怪,嘟起小嘴道:“喂,小丫头,对老人家要客气一点,我已经五百岁了。”
      苍梧拍了拍它的头,笑道:“五百年来,它一直跟随我游历天下。我治病的时候,它就变为石针,为病人过穴;或变为臼杵,在夜间捣药,渐渐接受草木精华,吸取人神灵气,已能拥有部分原神,成为山精石灵了,只是一直赖在我身边,以小孩自居。没想到今天见了你,倒充了一把老人家。”
      那婴儿脸色一红,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紫络哦了一声,上前去双手捏住婴儿的小脸,笑嘻嘻道:“原来如此。小石怪,我来介绍一下,你爸爸是我姐夫,你应该叫我姨妈。哇,你这样看上去很像狐狸呢。”
      “放手!”婴儿拼命摇头,将紫络的手甩开,很不高兴的揉了揉眼,四下张望。
      它突然长叹一声:“看来,这就是天阶了。”它扭头向着苍梧一笑,声音却柔和了许多:“五百年来,我做梦都梦见和哥哥来到这里,帮哥哥完成了心愿。”
      苍梧的神色却黯淡下来:“然而,这里也是你生命终结之处。”
      那婴儿摇了摇头,笑道:“我知道,但我不怕。我本是昆仑山谷中一颗石子,受风雨催逼,无知无觉,无生无死。是哥哥将我采出,又集齐了那么多好心人的鲜血与祝福,才让我有了生命。”它眨了眨眼:“其实,我并不想做一块石灵,我希望来世托身为人类,能够用我几十年的生命,陪伴哥哥左右。”
      苍梧沉声道:“我一生唯一愧对的就是你。在我一无所有,满身伤痛的日子里,只有你陪着我。而我要的,却是你的血。”
      那婴儿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我知道。但是我从来没有难过过。唯一伤心的是,从今之后,不能再和哥哥一起了。”它紫色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忧伤,须臾又微笑起来,伸出白白胖胖的小手:“哥哥,赶快去救璎咛姊姊吧。”
      苍梧看着它,一时竟下不了手。
      那婴儿皱起眉头,似乎有些责怪:“哥哥等了五百年,才有了这个机会,我们不是说好了,为了救出璎咛姐姐,不惜牺牲一切的么?”
      苍梧一时默然。
      那婴儿眨了眨眼:“出生以来,我就一直想为哥哥做一件事,今天,总算等到了。”他突然张口,在自己的腕上重重咬下。
      紫络一声惊呼,想要将它拉开,却已经迟了。
      夭红色的鲜血,艳如桃花,顺着它凝脂一般的手臂,徐徐流下。
      魔血灵婴,一旦破血,伤口就永远不能凝结,至死方休。
      灵婴身上的元气,也仿佛随着第一缕鲜血,点点消散。
      皱纹和白发,立刻布满了它尚在微笑的面孔,两缕细长的寿眉,渐渐掩盖了它新月一般的秀眉,披垂而下。
      灵婴费力的抬起不再纯净的眸子,凝视苍梧:“我其实真的,真的好想去看看,传说中的月影女神,璎咛姊姊到底是什么样子,希望来生,来生……”喉头哽咽,却再也说不下去。
      苍梧猝然合眼,拥它入怀:“来生,你会成为和她一样美丽的人类女子。”
      灵婴轻轻阖上双眼。幸福的笑容缓缓爬上它苍老的脸庞,却仿佛是它整个生命镌刻而成,在这一刻尽情燃烧出灿烂烟华,又瞬间被山风吹灭。
      它的身体猛地一震,就整个僵硬下去,唯有手腕上淋漓的鲜血,还在不断流淌。瞬间,已沾湿了苍梧的衣襟。
      苍梧抱着灵婴的身体,站在天阶底端,猎猎山风扬起他的乱发,将他脸上的神情隐藏在一片阴霾之下。
      紫络不忍打扰他,默默的站在他身边。
      良久,他突然叹息一声,将灵婴的身体交道紫络怀中,平静的道:“抱紧它,如果感到不能承受就把它的血直接滴到胸前。”
      紫络接过灵婴,怔怔的看着他,终于忍不住问:“你,你不难过了么?”
      苍梧一字字道:“正因为牺牲的人已经太多,才更加不能软弱。我们一定要剖开月影禁制,救出璎咛。”
      紫络还想说什么,苍梧一把捉住她的手腕:“走罢。”扬起双翼,沿着天阶,缓缓向着绝壁攀翔而上。
      
      罡风凛冽。
      紫络容身在苍梧羽翼之下,小心的抱着灵婴的身体,手中的重量却正在一点点失去。灵婴的手腕无力的垂下,嫣红的血液更漏般点滴坠落,见风化开,弥散出一种奇异的香气。一如风中夜莲,清冷而悠远。
      而灵婴的身体似乎也随着这种异香,在风中溶解,散得丝丝袅袅。只消片刻,它粉雕玉琢的身体就只剩下一颗贝珠大小的白石。
      这枚白石,是灵婴的本体,又被它用五百年的时间,努力炼为元丹。石灵,本是资质最差的修习者,虽然经过五百年修炼,它们的元丹仍不能凝聚任何力量,可谓毫无用处。
      但是它还是悄悄苦炼元丹,为的只是让自己的身体有一部分,能不被天阶罡风吹散,长久的保存下来,永远陪伴着苍梧。
      紫络望着手中莹洁的白石,心中有些伤感,她抬头去看苍梧,只见他只冷冷注视着前方的道路,绝不回顾。
      他是不想回头,还是不敢回头?
      紫络叹息一声,小心的将灵石收在袖中。
      突然,一声诡异的风声从头上响起。紫络愕然抬头,却见一对巨大的复眼,正虎视眈眈,悬垂自己头顶!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