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无极锁长年

  •   
      弱水上,彤云密布,天空宛如沾湿了露水的帷幕,沉沉低了下来,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而低矮的天幕,徐徐绽开九道流光溢彩的光带,宛如一道道小小天河,天河中泛起点点银光,却是万千星辰,彼此交映生辉,衬得广漠的大地,光晕变化,如梦如幻。
      紫络不由看得痴了,想到自己一心寻找的月影女神,就要以人类女子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眼前,她的心里就感到一阵莫名的激动。
      突然,天空中星河缓缓旋转,一瞬间星辰变异,仿佛千万年的时光都在这一刻逆转。
      一轮幽寂的明月,徐徐出现在弱水上空,却不知,这是哪年哪日的月色。
      暮云蒸蔚,一座玉色神山绵亘千里,渐入夜空深处。
      山高万仞,半山之上,已是万古冰封,积雪千丈,千万年来,从未有人踏足过。唯有在靠近顶峰的一处小小山谷中,终年一片青郁。处处牵藤紫萝,灵泉飞瀑,奇花异禽,飞楼画栋,将这片山谷装点得宛如仙境。
      只是这座山谷,永远只笼罩在月光之下。或者,这山谷更像明月本身。
      山谷东面,一座精巧的阁楼,阁楼右临绝壁,左面紫泉,顶端垂下八幅长长的流苏,和月色一起,将窗棂蒙上一层氤氲雾气。合欢檐上挂着一个珊瑚鸟笼,里边锁着一只金色雏凤,却已经睡熟。夜风徐来,流苏被轻轻撩开一角,露出一个纤弱的身影来。
      她侧身而立,隔着水晶帘栊,注视着那轮清泠的明月。她的容貌尚若隐若现在帷幕之后,但她的身姿却是如此寂寞,仿佛那亘古以来,就伫立在月宫桂影下的姮娥。
      这就是无尽传说的主人,五百年前的月影女神,三界中最美丽的女子,璎咛。
      突然,珊瑚笼中的雏凤惊飞而起,双翼乱扑,向着她身后厉声悲啼,似乎嗅到了可怕的气息。
      璎咛却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你来了?”
      她的声音宛如天际的浮云一样,无比温柔,也无比优雅、空灵。
      珠帘外月影浮动,来人止住脚步,默然良久,才微叹道:“今天,是你二十三岁生日。”
      璎咛淡淡一笑:“是的,我已经在座小楼里住了五年。”
      来人叹息一声,“五年过去了,你的心意还是没有丝毫改变么?”
      璎咛伸出纤细的手指,隔着笼子轻轻安抚着受惊的雏凤,幽幽道:“这座月宫之谷是我十八岁那年,你送我的礼物。此后,你再不许我离开这里。五年了,你囚禁我整整五年,到底要我改变什么呢?”
      雏凤隔着笼子,疯狂的挣扎着,突然她的手指一颤,已然多了一道鲜红的爪痕,却宛如白玉上滚动的珊瑚,美丽而凄伤。就在此刻,夏夜的微风将两人之间的帷幕扬起,来人的身形在婆娑月影中被照得纤毫必显。
      那人披着一身金色的绡衣,九百九十九只金乌,分九重被绣在衣衫之上。在皎洁月色下,千只金乌若伏若翔,仿佛随时要破空而去。夺目的光华从衣衫上透出,将一切都映得黯淡无光——除了衣衫的主人。
      他的容貌宛如太阳之子一样,光芒四射,惊人的美秀中却是如此自信、超逸,不带一丝阴柔。任何外物都不能淹没属于他的辉煌,因为他天生是世界的继承者,受诸神宠爱的王子。
      
      紫络站在流动的沙滩上,忍不住摇头道:“月影女神是我的姊姊,却和我一点都不像……但这个人是谁?”
      苍梧仰望流动的极光,缓缓道:“是我的哥哥,金乌族太子重华。”
      紫络哦了一声:“你哥哥也比你好看多了,你们是一起长大的么,一母所生的么?”
      苍梧皱起眉头,不去理会她,继续注视着天幕上的大蜃幻境。
      
      云雾散开,幻境仿佛更加清晰。只见重华金色的眸子中,竟是双瞳重生,他重瞳中透出摄人的神光,一对及地的金色羽翼在身后中缓缓扬起:“五年来,你不幸福么?”
      璎咛轻轻一笑:“你说呢?”
      重华的声音冷漠下来,道:“我强迫你留在月宫谷中,不过因为你们人类从来看不清,什么才是幸福。”
      璎咛叹息一声,不再看他,低头逗弄着笼中的雏凤。月光映在她雪白的香腮上,显出一个寂寞的笑靥。
      她是始终不会以怒向人的。无论别人怎样对她。
      重华突然道:“你在等人。”
      璎咛轻轻叹息道:“我五年没有见过外人了。”
      重华冷冷道:“五年来,有很多不自量力的人、半神、精怪,用尽种种办法,妄图进入这座月宫之谷,为的不过是见你一面,看看传说中比明月还要美丽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样子。这些人都被我杀死,沉在紫玉湖底。这座山谷,是我给你的礼物,本不应该有第三人进入。只是三年前,我弟弟苍梧无意闯入谷中,见到了你,从此之后,他每年的今天,都会来见你一面,带给你一件礼物。这头雏凤,应该就是他去年从青鸟族那里带回的礼物罢?”
      璎咛坦然一笑,道:“你说的不错,我是在等他,”她转过身,面对窗外,轻声道:“等他带我离开这里。”
      重华的眸子渐渐冰冷:“你决定了?”
      璎咛没有答话,只是打开珊瑚之笼,将雏凤托在手上,鸾凤怯怯的打量着四周,终于明白了主人是要放它翱翔,忍不住一声欢鸣,展翅飞去。
      璎咛回头微笑道:“你若真的喜欢我,请给我自由。”
      重华一声冷笑:“只有我才能让你自由!苍梧在哪?”
      璎咛遥望远天,并未回答。凄清的月色照在她的脸上,将她的清丽绝尘的容颜衬得完美无缺。只是,是她的肌肤是如此苍白,她的眼神是如此寂寞,似乎终年不见阳光的优昙,让那绝世容颜,在荒凉的夜风中寂寞盛开。
      重华注视着她,冷冷道:“去年今天,你曾对我立下一个誓言,你还没有忘记吧?”
      幽微的月影中,璎咛的手指似乎颤动了一下,她幽幽道:“我让你放过他,并且逼他立誓,今后再不踏入此地一步。”
      重华脸上浮起一个讥诮的笑容:“他再入此地,我必杀他。你等他来,莫非是想看着他死?”
      璎咛秀眉猛地一震,眼中的华光渐渐变得凄迷,她喃喃道:“对,还是永远不要回来的好,到人间去,过平凡的生活。”
      突然,一个声音隔空而来:“我是要去,但要带你一起。”清风将阁楼中的帷幕吹动,一个金乌族少年踏着月色缓缓而来。他一头红色的长发披垂而下,略显凌乱,青色衣衫在风中猎猎飞扬,却还是去年那袭旧衣,看上去有三分落拓,七分不羁。
      他就踏着月光凝成的无形阶梯,一步步向阁楼的窗栏走了上来。
      一只斑纹小兽被他抱在怀中,似乎已经熟睡,只露出毛茸茸的尾巴和尖尖的耳朵。
      璎咛的脸上透出一抹微笑,宛如明月一般动人:“你来了。”
      苍梧将小兽交到璎咛手中,笑道:“这是啸日云烟兽,有一千六百年的寿命。它长大之后,能通人言,更有天下最强的记忆力,能替你记住一切易忘之事。等我们离开这座永远不见天日的山谷之后,就找处阳光明媚的地方隐居,每天清晨,我俩一起牵着它在湖边散步,它会告诉我们,去年的今天,前年的今天,十年前的今天……我们在这里做过什么。”
      璎咛轻叹道:“一千六百岁,我怕是没有那么多岁月来供它记忆。”
      苍梧笑道:“一百年也足够了。”
      “不够。”重华向苍梧走过去,缓缓道:“我和你是半神的后裔,拥有近千年的寿命,而她,已经脱去了青鸟血统,仅仅只是一个人类。”他倏然止步,悬停在半空中,一指脚下的大地:“这些年来,我寻遍三界,移来朱水、紫脉、春木、琼花,汇聚于这片山谷,再凝聚月光的力量,才保持了她年华不老。你若真带她离开,不出二十年,你所眷恋的如花美貌,就会零落为灰土!”
      “而那时,你和现在没有任何改变,”重华冷冷注视着苍梧:“当岁月改变了模样,你又如何面对她白发苍苍?”
      苍梧脸上浮起一个不经意的笑容:“这些我早就想过了。我说爱她,就会陪她一生,看着她白头。”
      重华金色的瞳孔一点点收缩:“白头之后呢?当她的尸骨都化为尘土的时候,你还拥有无尽的生命,还要承受无尽的痛苦。”
      苍梧笑道:“我愿意陪着她终老,让她在我怀中死去。之后千万年的痛苦,都由我一个人承担。给她快乐的一生,就足够了。
      重华怒道:“荒谬!”
      苍梧的笑容渐渐散去,他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你更荒谬。你自以为是的结下这个不老结界,将她囚禁其中,让她守着一个不爱的人,渡过千年岁月。就如月宫中的嫦娥一样,你给她的,不是永恒的生命,而是永恒的寂寞和痛苦。”
      重华冷笑一声,将目光投向苍穹深处:“没想到,你和人类一样愚蠢。既然谁也不能说服对方,那么遵循宇宙中永恒的法则罢。”
      苍梧明白,他认同的法则只有一个——力强者胜。
      重华一挥手,四周的空气宛如瞬息被抽空,一点金色流光从他手中落下,在两人脚下展开数点光晕,瞬息就涟漪般扩散开去,在阁楼窗外凝结成一座十丈见方的云英高台。
      苍梧一笑,将云烟兽放到璎咛怀中,拾起她的双手,轻轻放在窗棂内:“等我回来。”身后的双翼陡然张开,徐徐降落在高台之上。
      他向重华走去,四周的光线渐渐黯淡,清风皓月的山谷顿时被一阵阴霾笼罩,凄厉的风声仿佛从九天之外响起,夹杂着隐隐雷鸣。他的羽翼舒展而开,在碧蓝的天幕中投下巨大的阴影,道道雷电宛如怒放在狂风中的暗夜之花,在他金色的羽翼间不住跳跃。
      重华只是冷眼看着他,淡淡道:“十年前,我传你风雷法诀,如今你只能施展出第七重,进展实在是太慢了。”
      苍梧缓缓抬头,他金色的眸子已然变成一种奇异的蓝色,在明灭不定的月光下显得有些阴森。
      苍梧注视着重华,一字字道:“是的。一出生开始,你就教给我法术武功、天文地理、星相变化、物种生息、是非对错,芸芸种种,没有一件不是你教给我!似乎没有了你这个兄长,我就是宇宙中的一块渣滓,一片尘埃!你何曾听过我所说,想过我所想?我好容易才避开你,游历天下,可没想到,你又将另一个无辜的人囚禁在月宫之谷中,让她瑟缩在你无所不包的羽翼下,心如死灰,寂寞终身——”
      他眼中蓝光宛如火焰一样燃烧:“这就是你给我们的幸福,你给我们的永生!”
      
      幻境之下,紫络绕到苍梧面前,好奇的看着他的眸子:“原来你们的眼睛是会变色的啊。”
      苍梧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这和金乌族人的力量有关。平时是金色,战斗之时变为绿色。如果力量超越常人,能调动雷龙,则变为蓝色;再强者若能召唤炎龙,则为红色;最终能运用太阳的力量,则是炽白。”
      他的话音未落,整个幻境突然一震,一声巨响如均天雷裂,从天空传下。
      
      苍梧身后的羽翼一起在夜色中汹涌,双手突地一合,大团蓝色的雷火在他身前蓬然炸开,散为万亿星辰,又瞬间凝聚为一条幽蓝的雷龙,向重华席卷而去。
      “雷龙卷!”
      彭湃的热浪瞬间充盈了整个山谷,浩瀚夜空仿佛也被这开天辟地的巨力撕裂成片片羽屑!重华却依旧站在高台上,他金色的长发和衣衫被巨飙猎猎扬起,那道蓝色星河所过之处,山石、楼台、树木皆被雷电卷为尘芥,形成一个巨大的龙身,瞬间已经轰至重华眼前。
      重华冷笑道:“已能调动雷龙,看来我低估你了。”双瞳中金光暴涨,扬手将那道雷龙抵在了掌心!
      重华修长的指间缓缓垂下五道金光,宛如五道捆龙索,将雷龙牢牢困住。雷龙越是挣扎,金光就收得越紧,只急得雷龙不住翻滚,无数龙鳞化为团团天雷,四面轰击,一时间,蓝光乱落如雨,雷龙悲鸣连连,拼命挣扎,大地众生仿佛在两股巨力的撕扯下,不住战栗!
      雷龙极为凶恶,以施法者心血祭炼,一旦出而无功,不能痛饮敌人鲜血,就必定反噬施法者。
      苍梧脸色苍白,凝神支撑,握着法诀的双手都已被反噬的雷火击得鲜血淋漓。
      重华叹息一声,缓缓握掌。
      就听雷龙爆出一声极为尖利的惨啸,龙头砰的暴散!一瞬之间,数十丈长的龙身裂开无数罅隙,从头到尾,寸寸散为尘埃。蓝色烟华开了满空,须臾就已被夜风吹散,无影无踪了。
      苍梧一个踉跄,呕出大口鲜血来。
      重华望着苍梧,眼中透出一丝悲哀:“你走吧,别逼我杀你。”
      苍梧捂住胸口,突然大笑起来,一面笑一面咳血不止。重华皱起双眉,正要用挪地术将他扔到千里之外,任他自生自灭,苍梧却渐渐站直了身体,他双眸中彩光变幻,赫然已经化为赤红!
      重华不由一惊,苍梧沉声笑道:“祝融炎雷阵……”
      话音甫落,一道巨大的火柱撕开大地咆哮而出,同时,无数赤莽莽的岩浆如山岳崩崔,当头击下,卷起炽热的狂飚,一起向重华袭来。原来方才雷龙不过是障眼法,苍梧趁着重华与雷龙对峙的时机,暗合星辰法相,在两人立足的高台下布下了雷系神术中最高法诀——祝融炎雷之阵!
      
      紫络愕然看着幻境,道:“祝融炎雷阵,到底是什么?”
      苍梧道:“传说南方之神祝融兽身人面,乘龙御火,后又在天战中将十二雷神收服,化为十二条火龙,随之征战四方。这些火龙秉承雷火之力,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若聚齐其中之六,就可横扫天下,战无不胜,若能齐集十二条,则连天神都可以击杀。这就是所谓炎雷之阵。”
      紫络咋舌道:“神龙这么厉害,你怎么能调动它们呢?”
      苍梧道:“十二火龙随祝融飞升之时,将肉身留在了人间。这些龙的肉身不老不死,永远蛰伏在天下洞天福地之处。要想调动火龙的力量,就必须找到火龙肉身,将龙颔下龙珠取出。然而,火龙肉身平日虽在沉睡,一旦惊醒,则变得凶戾嗜血,四处杀戮,龙珠更处于颔下逆鳞之间,触则暴怒,要想取得龙珠,只能将火龙肉身斩杀。我当年花了近百年的时间,历尽艰辛,斩杀神龙,才从各处找来了龙珠。”
      紫络摇了摇头,清澈的眸子凝伫在苍梧脸上:“你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杀死你的哥哥?”
      苍梧长长叹息了一声:“我是为了璎咛。”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