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络龙血飞碧巅

  •   
      众人循声望去,金阙台边那棵巨大的龙血树上,一枝开满龙血兰的树干斜逸旁出,碗盏粗的藤萝从枝干上披拂而下。藤萝上紫花盛开,蜿蜒虬结,却不知何时被人结为了一张硕大的秋千,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斜倚藤上,似笑似怒的望着台下的人群。她一身紫衣,无数条穗带临风飘飞,也不知是树上的紫藤,还是她衣上的流苏。
      云楼瞥了她一眼,冷冷道:“紫络,你还没有死么?”
      紫络笑道:“原来是云楼哥哥。上次你骗我陪你去后山寻找麒麟,却把我困在夜狼谷里,自己逃掉了。还好我曾救过谷中那只头狼,否则早就被它们撕成碎片了,这种玩笑,下次可千万别再开了。”
      云楼冷哼道:“谁是你哥哥?你体内流着肮脏的血液,是受月影女神诅咒的妖孽。你出生三日,长老会已决定将你送往雷霆洞中,受天雷轰顶。若不是我叔叔一念之仁,留你性命,打扫侍奉金阙神台,哪里还有你的今天?”
      紫络皱了皱眉头,道:“我一直不明白,自己体内到底流着什么样的血液,你们这么恨我?”她微微欠身,却从身后拿出了一条铁索,原来她也和青鸾一样,被一条长长的铁索锁在龙血树上。铁索从她肩胛骨上穿过,随她的举动铿锵作响。
      紫络将铁索托在掌中,她肩上伤口早已凝结,眼中的神色却宛如蓝天一样纯净,没有一点渣滓。仿佛十六年艰难屈辱的生活丝毫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仇恨的印记,她只是轻轻的问:“你们为什么要把我锁起来?我做错了什么?”
      云楼正要出言,族长断喝道:“够了。紫络,如今是我族挑选月影使者的日子,你有什么话日后再说。”
      紫络点头道:“哦,原来你们是在挑选月影使者,那为什么不通知我?”
      云楼大笑道:“你也配?月影使者至少要是我六枝族人才能参选,哪里是你这杂种……”
      紫络秀眉微皱,美玉一般的肌肤上也起了一抹红晕:“你说我不是六枝族人,那我到底是谁?我问了十六年了,为什么不肯把我的身世告诉我?”
      云楼勉强止住笑,高声道:“你要听?你敢……”
      “住口!”族长狠狠的瞪了云楼一眼,打断道:“紫络,你实不相瞒,你父亲是六枝族人,母亲却非我族类。但血缘从父不从母,我们一直将你当自己人看待,十六年来,也未曾亏待于你。”
      紫络点头道:“那好,既然如此,我也有权竞争使者之职了?”
      她话音不大,却惹得四下一片咦声。
      云楼更是忍不住笑道:“你?你去做月影使者?”
      紫络看了他一眼,道:“既然是公平竞争,我为什么不能参选?莫非这月影使者早已内定有人,今天的大会不过作作样子?”
      族长脸色一沉,道:“休要胡说!今日遴选使者,只看本领,不问出身,无论是谁,只要驯服了这头青鸾,就能接过御灵宝印,成为月影使者。但这头青鸾野性未循,嗜血好杀,你若执意要去,一旦有什么意外,可休怪大家没有提醒你。
      紫络清秀的脸上掠过一抹笑意:“我要有什么意外,大家就都解脱了。”铁索震动,众人眼前一花,那袭紫衣已如晚云出岫,飘到了高台之上。
      受伤的青鸾退到金台一角,低头将烧焦的羽毛一根根拔出,只拔得鲜血淋漓,却一声不吭,赤红的双目中尽是仇恨的烈焰,恨不得挣断身后的锁链,将台下族人一一撕碎。紫络此刻上台,可谓恰逢其怒,而她一介弱质幼女,又深族人猜忌,从未传习过半点法术,这样赤手上前,怕不到一个回合,就成了青鸾喙下冤魂。
      青鸾并未抬头,却感到了生人的逼近,突然一抖羽翼,发出一声厉啸,只震得台边的那棵龙血树落叶纷纷。
      紫络眼中没有丝毫的惊恐,有的只是怜悯,仿佛青鸾的伤痛,正是她自己的。她轻轻走到青鸾面前,俯下身去,将自己的额头完全暴露在青鸾的爪喙之下。
      众人一片惊声,云楼忍不住喃喃道:“她是不是疯了?”
      青鸾巨怒难遏,一声悲啼,双翼宛如山岳一般向紫络压下。
      紫络全身的紫衣宛如云朵一般,随着青鸾翼上的气流上下翻飞,仿佛她纤弱的身形也不胜这飓风的侵袭,随时会从金台上跌落,然而她的眼神却静如止水。她轻声道:“金鸟儿,你不认得我么,我在你旁边的大树上,和你做了十年的邻居。”
      青鸾飞腾的双翼突然凝止在半空中,它狠狠的盯着紫络的眸子,眼中却是半信半疑的神情。
      紫络再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一个果壳做的小瓶,往掌心里倒了一些紫色粉末,往青鸾头顶伤口处涂去。
      青鸾陡然跃开,卷起的劲风几乎将紫络吹倒。紫络却毫不生气,依旧笑道:“你不相信我?这是龙血兰花粉。可以镇痛,我采集来本是为了让自己暂时忘掉这个伤口的。”她微微转身,将肩上的铁索露出:“我和你一样,也是被他们锁起来的。”
      她一面说话,一面将手中的粉末一半涂在自己的伤口中,一半托在青鸾面前。
      青鸾的神色依旧有些狐疑,但也不再挣扎,任紫络将整瓶花粉都涂了上去。龙血兰花粉馥郁无比,一旦沾血化开,立刻有一股清凉从伤处透入,体内的烈焰苦毒顿时少了很多。青鸾眼中的烈焰渐渐平复,喉中的悲唳也化为低声短鸣,仿佛在和紫络交谈着什么。
      紫络微微侧头,嫣然笑道:“是啊,每次月圆之夜,你想回家,我就在龙血树上唱歌给你听。”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出声来,抱着青鸾的脖颈,低声道:“他们都不知道,只有我能听懂你的话。”
      青鸾点了点头,用头顶的鸾羽轻碰紫络的脸,似乎在表达感激。它突然想起了什么,向四下一望,似乎在提示紫络。
      紫络点头道:“我明白。”徐徐起身,对台下目瞪口呆的族人道:“我赢了,可以做月影使者了吧?”
      众人都是一怔,云楼怒道:“这怎么行,做使者的条件是驯服这头青鸾,你现在……”
      紫络轻轻倚在青鸾背上,笑道:“这样算不算驯服了?”她身下的青鸾一声长鸣,似乎在证实紫络的话。
      云楼怒道:“明明是你和这头妖兽勾结!”
      紫络微笑道:“无论我用什么方法,总算达到了你们的要求,你们族长的话,到底算不算数?”
      族长脸上阴晴不定,良久才道:“当然算。”
      云楼愕然到:“可是她明明是……”
      “住口!”族长望着云楼,脸上尽是失望之色:“是你自己没有抓住机会,现在,她是月影使者了……”族长长叹一声,颓然道:“紫络,接御灵宝印。”
      御灵宝印,其实是一块系着红线的五色石,传说乃是女娲补天时遗落世间,具有非凡的力量。是六枝族代传之宝。
      众人摇头叹息不止,九长老的面色更是宛如死灰。但紫络看也不看,大大方方的将宝印挂在脖子上,还在台上走了两圈,顾盼自雄。
      族长脸色更沉:“时候不早了,你带着青鸾上路吧。如果途中遇上金乌国王次子苍梧,一定要设法跟随他左右,希望你不要辜负我族的希望。”
      紫络笑道:“可是族长大人似乎还望了一件事,我不至于要带着这条铁索去见女神吧?”
      族长冷哼一声,对云楼道:“去拿钥匙来!”
      紫络看着他铁青的脸,拍拍青鸾的头颅,笑道:“不光是我的,还有我这位朋友。”
      族长猛地一拂袖,八道金光涟漪般从中扩散开去,整个金台都为之一颤。青鸾身上剩下的九道铁索已然打开了八道。
      紫络忍不住一愕。
      族长转过身,将一枚莲花状的钥匙提到眼前,一字字道:“你要听好,这是最后一道、也是最重要的禁制的钥匙。若将它打开,这头青鸾的本性就会完全发作,再没有东西能控制它。它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你的内脏掏空吃尽,然后飞回青鸟魔族的栖息之地,继续和它的主人一起,为非作歹,残害人类。你相信也罢,不信也罢,总之我现在将它交到你手中,你好自为之。”
      紫络接过钥匙,骑上青鸾,笑道:“我会的。”
      青鸾突地一振双翼,两股巨大的龙卷从它身下升起,众人眼前一花,青鸾扶摇而起,瞬息已腾上了数十丈,渐渐消失在暮色之下。
      云楼紧跟两步,仰头恨恨道:“叔叔,你怎么就这样让她走了?你不怕放虎归山么?”
      族长望着暮空,道:“这个女孩,竟然有与神兽交谈的力量,或许她真的能为我们找回月影女神,也未可知。”
      
      青鸾迎着满天晚霞,在夕阳余光中尽情穿梭游戏,本为翱翔九皋、睥睨万物的神兽,却被人类禁制折磨了数十年,如今终于能再次展翼于昆仑神峰之上。青鸾纵横云间,长鸣连连,四周云山簌簌,轻雷隐隐,似在与之唱和。
      紫络也不阻止,笑吟吟的看着脚下蒸腾的云彩,好奇的寻找白云中,曦和神车隆隆驶过留下的辙印。过了好久,四周的云母已经变化了无数种姿态,一轮皓月就要从西方升起,紫络才收了游兴,拍了拍青鸾的额头道:“金鸟儿,别贪玩了,现在该你送我上月影绝壁了。”
      青鸾似乎玩得还不尽兴,不满的长啼了一声,但还是纵翼向九天之上飞去。
      青鸾越飞越高,罡风也凌厉了起来,紫络渐渐呼吸困难,手足冰冷。她宛如一只小猫般蜷缩在鸾背上,轻轻拉过几支凤羽盖住身体。眼前绝壁耸立万仞,宛如永远没有尽头。先还能看见白云、仙鹤以及来往采药的真仙从崖壁上飘过,再往上走,就只剩下光秃秃的岩石,什么也没有了。紫络心中也有些疑惑,难道月影女神真的住在这绝壁的顶端?
      空气越来越冷,鸾羽也渐渐结上冰凌,休说紫络,就是那头青鸾,也渐渐禁受不住,正在此时,紫络眼前的景物突然一阔。
      一条绵延如带的五色弱水,宛如天河倒泻一般,从绝壁的中央缓缓流过。
      紫络惊呼道:“快看,这是传说中的弱水!”
      五色弱水,光晕流转,美丽非常。青鸾却无心观赏,因为它知道,这条弱水,正好位于月影绝壁的半腰。这道绝壁直通天极,高二十万仞,若它受伤前应能勉强飞到顶端,但它在金阙莲阵中被封锁炼化了数十年,法力已受损过半,刚才又受了天雷真火的轰击,虽然勉强高飞,其实已是强弩之末。如今刚到弱水河边,就已筋疲力尽。青鸾心中焦急,用力振翅,拼着再飞一段,不料这一下伤口震裂,痛彻心肺,再也不能支持,从空中重重的跌落下去。
      
      紫络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弱水河边的白沙台上,四周寒风吹拂,流沙宛如漫天飞雪。青鸾无力的伏在她身旁,一道金色的血迹从鸾翼下淌出,沾湿了她的紫衣。她爬起来,小心拂开青鸾的双翼,只见它肋下还贯穿着一道玄铁索,铁索透胸而过,在青鸾的脖子上绕了个死结,最后被一把莲花状的金锁系在喉下,莲锁看去年代久远,已深深长入了血肉。如今铁索洞穿的旧伤破裂,鲜血汩汩流出,而莲锁吸饱了血液,竟还在不断长大,将伤口一点点撑开。
      裂胸之痛,岂同小可。青鸾忍不住哀声长啼,双翼不住在沙地上乱拍,卷起阵阵白沙。
      紫络看它如此痛苦,澄静的眸子中荡开道道涟漪。她一手紧紧抱住青鸾的脖子,试图减轻它的痛苦,一手掏出了莲锁的钥匙。
      青鸾羽翼一拍,狠狠将她甩开,喉中低声呻吟了几声。
      紫络从地上爬起来,望着青鸾,轻声道:“你是怕我解开了这道禁制,你会控制不住自己,恢复嗜血的本性么?”
      青鸾痛苦的哀吟,似在回答,紫络微笑道:“你不会的。”
      “因为我知道,”她将钥匙轻轻插入锁孔:“让你性情改变的,不是金阙莲阵中的神火,而是你和人类相处的三十年的时光。”
      青鸾全身翎羽一震,金色的眸子中泛出星辰般的光泽。锵然一声脆响,紫极玄铁索跌落在地上,瞬间就被飞沙掩盖。
      紫络深深吸气,脸上绽开孩子般的笑颜:“现在,你自由了。”
      她撕下身上的一道流苏,为青鸾包扎上伤口:“走吧,回你思念的家乡去。”
      青鸾细长的眼睛中透出痛苦的光芒。
      紫络轻抚它的额头,道:“你不可能送我到绝壁顶端的,你尽力了。相信我,自己能找到月影女神。”她从脖子上摘下五色灵石,挂在青鸾的脖子上,道:“这是御灵法印,是西极玄水之英炼成的,可以排除你身上的雷毒。”
      青鸾金色的瞳孔缓缓收缩,又长鸣了两声。
      紫络微笑道:“我会给族人一个交代,或许那时,他们终会明白,只有人本身才是真正的秘宝。”
      青鸾依旧摇头,紫络皱眉道:“走吧,你不走,只会连累我。”刚刚作出几分凶像,自己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青鸾犹豫良久,终于点了点头,它突然站起身子,双翼抖动,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苦。紫络讶然道:“你怎么了?”突然青鸾一声长唳,一道金光从它额间破体而出。
      夺目的光晕微微散开,只见一颗碗盏大的金珠悬在半空,在数团红云的包裹下缓缓转动。青鸾长喙张开,将金珠衔下,放到紫络掌中。
      紫络愕然道:“不行,这是你修炼七百年的内丹,怎么能随便赠人?”
      青鸾摇了摇头,向后退了几步,对着紫络长鸣三声,宛如道别,而后缓缓展翼,向绝壁下飞去。紫络持着内丹追上前去,然而青鸾一飞千里,哪里还能追上?
      云雾间,青鸾的影子不住回头,遥望紫络所在,然而神山高远,片刻之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