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望咫尺怒龙回


  •   宇文血璎注视着她的剑光,心中升起一种苍凉——这一招还未出手,但他知道自己已经败了!
      十四年的心血,体内近万年的修行,仍然不过是失败。难道神明的力量,真的如此无法企及?
      然而,他脸上又浮出一丝阴冷的笑意。他猝然住手,将劫灰剑缓缓平举,也向她一笑。
      皇鸾的剑光也瞬间凝滞,她生涩的侧了侧头,似乎在回应敌人的笑容,半晌,她轻轻开口,要说什么,却又似一时想不起人类的语言。
      皇鸾似乎还在思考,宇文血璎面色陡然一变,体内力量瞬息提升到极至,催动剑光,集合方才那招还未消散的威力,一齐向皇鸾身上直扫而下!
      这才是宇文血璎真正的第十四剑!
      天地也在为这不可抗拒的威力而颤抖瑟缩!
      皇鸾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她的手本能的动了动,却又垂下了。狂龙般的剑气从她胸口穿过,一道光影宛如鲜血,从她体内喷涌而出,她没有去护胸前巨大创口,双手毫无着落的凝结在空中,似乎想抓住一件并不存在的东西。
      她终于仰面倒下,眼中第一次浮起巨大的痛苦——和人类一样的痛苦。
      然而,她那至善至强的一剑,始终没有出手。
      宇文血璎脸上一片狂喜,他飞身扑上,竭尽全力在皇鸾胸口的剑柄上一按!长剑已然透体,血璎内力催吐不休,将皇鸾生生钉在天阶之上!
      这和宇文恕当年击败月酃的动作毫无分别。他破碎的衣衫猎猎临风,却是如此潇洒磊落。恍惚之间,仿佛十四年前的宇文恕复生人间。
      宇文血璎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皇鸾怔怔注视着他,脸上流转神光渐渐消散,她的容貌显得更加真实——她的脸竟和星铧有几分相似。
      宇文血璎也是一怔,然而他也不去多想,伸手向皇鸾心脏中挖去。
      皇鸾凝视着他,似乎并不能感到肉体的痛苦,但她的眼神,却流动着初生的疑惑与哀伤。紫衣破碎,皇鸾的身体莹洁得宛如凝形的美玉,无数道光影就在她身下流淌。
      宇文血璎的笑容有些狰狞,沉声道:“你这无血无肉的人偶,要心何用?还是给我罢!”
      他尖尖五指已然插入了皇鸾的胸膛。
      血影喷溅,染透了碧落树那乳白的血脉,两条筋络瞬间变得如此饱满、丰润,仿佛有整个生命倾注了上去。
      
      静谧的空气微微一震,遥遥天阶下,什么东西仿佛重生般的剧烈一跳。整个昆仑都在为之回响。
      血璎的动作赫然凝止。
      突然,一道青色的光华划开浓浓火光,向他猛地击来。
      这道光泽看上去莹洁非常,却只被用力抛起,并未带上太强的法力。
      宇文血璎并没有躲闪,甚至将护体光华敛起,任玉质青莲宛如落石一般击在他额头上。
      他头顶的发髻散漫下来,垂了一地。额头上殷红的鲜血浸出,沾染了他半个面孔,他缓缓抬起头,怔怔望着那枚熟悉的青莲,泪水滑过浴血的脸颊。
      脚步在天阶下急速响起。青莲先声夺人,而它的主人还在天梯上奔行。脚步有些沉重,也有些踉跄,仿佛一个大梦初醒的病人,已不习惯急行,只能在天阶上半飞半奔。
      漠漠昆仑,寂寂天梯,再也不会有别人到来。
      血璎垂下头,散发挡住了他急遽变幻的神情,嘶声道:“是你?”
      来人已然到了天阶顶端,止步血璎跟前。
      宇文血璎突然失去了理智,疯狂的扑身上去,跪在来人脚下,独臂死死抓住他的衣襟,嘶声道:“你醒来了,你醒来了,这十四年我无时无刻不想救你!”
      来人脸色苍白,身后的金羽敛下,尘埃乱落,已不复当年光彩,但那双冷淡的紫眸,赫然正是宇文恕。
      他淡淡道:“救我的人不是你。”推开宇文血璎,一步步向皇鸾走去。
      宇文恕将皇鸾拉起,一把撕开她的衣袖。她右肩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几乎露骨,看来绝非新伤,而是久久不能愈合的旧痕,一滴光影凝成的血珠,还在缓缓从其中汇聚。
      宇文恕眸中神光闪耀,沉声道:“四千年前,我留下的伤口,竟然还没有愈合。”
      皇鸾漠漠看着他,没有答话。
      宇文血璎却厉声尖叫起来:“你留下的?难道你是大禹转世?不,不可能!”
      宇文恕望天不语,似乎在为这千年因缘的错乱而痛苦。日影一点点升向中天,他脑海中翻涌的记忆碎片,也在一幅幅串连起来。
      四千年前,刚刚被启悄悄运下天庭的皇鸾,被迫在碧落树顶与禹一战,此战一直持续了整整十天,皇鸾在第十三剑时,将禹的灵魂封印。而她身上也留下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每年太阳上升的时候,会从太阳中滴出一滴鲜血。
      这些从日轮中坠下的鲜血,沿着碧落天阶滴落人间,化生了青鸟一族,也在天阶上布下了不容人神靠近的封印。而如今,又正是这十四滴渗入碧落树干的鲜血,将宇文恕的生命和前世的记忆一起唤醒。
      没想到他一直要剿灭的族类、一直要破解的封印,如今竟和他的生命有了同样的来源。
      更让他无法想到的是,命运竟是如此作弄。他那不可一世的前世禹,竟然在交战的十天中,和仅有最简单思维的剑奴皇鸾,产生了难以言明的情感。
      然而,这一丝相惜之情,并没有改变神明已注定的毁灭命运。两人在因缘之索的操纵下,生死相搏,最终被彼此封印在人迹绝难到达的地方,沉睡了足足几千年。
      而劫灰剑自天阶坠下,埋身密林。四千年之后,才被一个樵夫发现,经过无数传奇,被呈献给隋炀帝杨广。最终又回到了宇文恕手中。
      几千年的封印,两人的记忆都已淡漠。直到三百年前。居住在昆仑山上的金乌族洞悉了大禹陵墓所在,为了免受凶残的青鸟一族的侵袭,他们决心动用本族禁忌的金乌转轮秘法,将大禹封印解开一线,让他的灵魂得以转世到自己族内,对抗西王母庇护下的青鸟。
      然而,没想到的是,事情不慎败露,青鸟族族长在大禹转世的一瞬,联合以幻力破坏了转轮祭典。因此这个转轮而生的王子,虽然继承了大禹的灵魂,却没有得到大禹的半点力量。甚至他双手还带着与生俱来的残疾,连剑都不能握住。
      青鸟族欢欣鼓舞,金乌族叹惋不已。
      然而,因缘的复杂却远远超越了人类的计算——或者,每一步计算都是错误,是对神的僭越,只能招来更残酷的惩罚。
      受到了大禹灵魂的感召,皇鸾坠落的一滴鲜血,竟然有了自己的生命。这滴鲜血并非皇鸾本身,却具有了更多的情感与思想。它落入血池,化生为一个女婴,女王为她起名星铧。
      这一次,为了能彼此厮守,两人最终背叛了自己的种族,进行了一百年的斗争。然而星铧最终未能摆脱自己的本性,在新婚之夜,将金乌王子的鲜血饮于腹中。
      金乌族其实并不能繁殖本体,他们生育后代的方式,正是将自己的灵魂取出,整个注入后代体内。其实,在星铧撕开他心脏之前,金乌王子已决定要死去,而将自己的灵魂,留给他们两人的后代。
      因此,宇文恕不仅得到了母亲坚韧的性格与伟大的力量,还得到了父亲的整个灵魂。只是,三百年来,大禹两世的记忆并没有被唤醒。他是如此痛恨自己的母族,为了剿灭这群嗜血的青鸟族人,他不惜毁坏无数条生命,作下滔天罪孽,用鲜血浸透了法器。
      因为他相信自己这样做是正确的。
      而如今,命运给他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他心头猛然一震,低头注视着皇鸾。跨越了四千年的光阴,再次相见,皇鸾依旧宛如光影凝聚的人偶,眉宇之间,却是星铧的坚毅与执着,而他早已不是当年的样子。
      苏醒的心中一阵刺痛,他的眸中透出深深的痛苦,突然沉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我一生的心愿,就是亲手将青鸟族剿灭,再踏上这肮脏的天阶,将你一剑劈开!为什么上天这样作弄我?为什么我会是禹?为什么我会和我父亲有着相同的灵魂?”他用力摇晃着皇鸾的身体,皇鸾胸前伤口震裂,鲜血如泉涌出。
      她怔怔望着他,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她和人类越来越像,渐渐能感到肉体的痛苦,细长的双眉微微蹙起,温婉而坚强。
      宇文恕充满仇恨的心仿佛被深深一刺,刺痛了最柔软的一面,他突然涌起一种想抱紧她,安抚她创伤的冲动,但随即又怒道:“你到底是我的母亲,还是我的情人?”前生后世的记忆纠缠让他无比痛苦,无论是哪一种,眼前这个正在拥有血肉之躯的人偶,都会是他唯一所爱的人。他的声音变得嘶哑而绝望:“你若成了我所爱的人,那我的仇恨呢?我这三百年的仇恨又放在哪里?若我是大禹、金乌王子,那宇文恕又在哪里!”
      他仰天一声长啸,对天幕深处厉声喝道:“这就是我的命运?这就是神安排下的因缘?你们瞎了么,聋了么,疯了么!”他一咬牙,扬起一掌就要向皇鸾头顶击落。
      衣袖退开,他手上透出一大块透明的斑痕,透过莹洁的皮肤,骨骼筋脉纤毫可见。这一次的转世,他不再有父亲的残疾,但却保留了这份记忆的佐证。为了这印记,数千年的柔情蜜意瞬间涌上心头,这一掌如何还击得下去?
      皇鸾也在注视他手上的斑痕,眼中的神光不住跃动。
      宇文恕紧咬牙关,曾山盟海誓的爱意和刻骨铭心仇恨同时在他体内决荡,他突然双手紧紧抱住头颅,脸上的表情极度痛苦,似乎恨不得把自己撕成两半。
      宇文血璎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宇文恕的手,两眼中尽是猩红的血丝,用力摇道:“宇文大人,别这样,别这样,杀了她,杀了她你就不会痛苦……你不动手,血璎帮你!”他刚一抬手,就被宇文恕一把甩开。宇文恕缓缓抬头,紫色的眸子竟然变成金黄色:
      “你敢伤害她,我就杀了你。”他的声音低沉而陌生,血璎不由一怔。
      “你吃下青鸟女王的心脏之后,不仅得到了她们洞悉人心的智慧,也继承了她们心中最阴险卑劣的渣滓。你早知到自己没有胜利的把握,于是用幻心术推知了这场因缘。你得知皇鸾对我曾有过情愫,于是你故意作出种种迹象,让她误以为你就是劫灰剑的主人。虽然数千年的封印中,将她的记忆大半损害,但她还是隐约感到那份情感。因此,她本能在第一年就杀了你,但她最后手下留情,只是斩落了你的一只手臂。
      后来每一年,她的记忆渐渐恢复,对你的情意、怜惜也就越来越重,你知道这一点,索性更加欺骗未经人事的她。你模仿我的动作、神态,让她渐渐的回忆起那段破碎的因缘。最后她在对你出第十四剑的瞬间,你本已必败,却冒险收剑,对她一笑。这一笑唤起了她的记忆,让她不忍出手,而你趁机洞穿了她的心脏!
      她虽然强大,在情感上不过是一个刚刚有了自己思想的少女,却如何能和你心中千万年的人情世故、阴谋诡计相比!”
      他目中神光宛如利刃透出,却是无比冷漠,逼得宇文血璎本能的后退了一步。爱意和仇恨,前生和今世的交织,竟然将心智刚刚复苏的他撕裂为了两个不同的人!
      血璎惶然摆了摆手,喃喃道:“不,宇文大人,这不是你,你……”
      宇文恕喝断他,紧紧拥抱着皇鸾,道:“你现在身怀万年修行与智慧,手持三界最强的利刃,你的力量,已经超越众生、匹敌神明,却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取得胜利,你不觉得可耻么?”
      宇文血璎嘶声摇头道:“不是,不是,就算我卑鄙,也是为了你!什么超越众生,匹敌神明,这些在我眼中一文不值,我只是想救你。你可知道这十四年,我为你吃了多少苦?”他抬起脸,猫一般明媚的眸子中布满血丝,清秀的脸上半面浴血,一只空空的袖管在空中飘扬,他的声音又低了下去,柔声道:“我模仿你,不仅仅是为了骗她,我是给自己造了一个梦,梦想你就在我身旁,我时而扮作自己,时而扮作你,这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
      宇文恕冷哼一声:“十四年?我和她相识了四千年,我们为彼此流过的血,都能再造一个魔血灵婴!你滚吧,别再打扰我们。”他一把将皇鸾拥在怀中,似乎再也不愿放开。
      宇文血璎的泪珠不停沿着下颚滚落,他缓缓摇头道:“我不走,我宁愿死在这里。”他突然指着皇鸾,声音拔得极高,听去凄厉无比:“她不过在四千年前和你战斗了十天,我却为了你,和她决战了十四年!她已经根本不认得你了,我却宁愿为你而死!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宇文恕喝道:“够了。你是魔血灵婴,将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当作最亲的人,这不过是你的本能——就和你嗜血的本能一样。不是你的恶,也不是你的善。若你第一眼看到的人不是我,而是星芸、是皇鸾,那就是另一个结局!”他叹息一声,低头望着皇鸾,轻声道:“世间的情感,你又怎会明白。”
      宇文血璎的瞳孔一点点收缩,他身上的怒气宛如狂龙一般在他身后乱舞,熊熊燃烧的碧落之树也在一点点熄灭,他一字字道:“我明白,我体内有一万年的记忆,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你们所谓‘世间的情感’!”他突然回头对宇文恕嫣然一笑:“我的记忆告诉我,若我杀了她,你就会慢慢的把这些情感忘记的。你体内的,你父亲留下的记忆,也会消失!”
      他缓缓起身,一轮巨大的光晕从他体内升起,在他掌上氤氲流转。宇文血璎森然笑道:“你阻止不了我的,我现在的力量,连天神都可以击落。”
      “你要杀了她?”宇文恕将皇鸾抱在怀中,一股怒意从他眼中升起,山峦都在为他的怒气颤抖!突然,他的眉心又是一阵剧痛,眸子竟又缓缓变回紫色!
      他猛地转身,一把扼住皇鸾的咽喉,一面冷冷笑道:“你要杀了她?”声音却变得凌厉无比:“杀她是我一生的梦想,岂容你染指!你是什么东西?”
      宇文血璎的面容因痛苦而扭曲着,似乎已经忘记了宇文恕的变化,字字道:“我?我是天下的霸主,最强力量的拥有者,但只要你愿意,我就是你的奴仆!”
      宇文恕嘴角浮起一抹讥诮的笑:“你是青鸟一族的禁忌。原因并非是西王母的旨意,而是你是真正的灾星。无论培植你的降世的人也好,抚育你长大的人也好,只要在你身边,就会受到万劫不复的果报!然而,我当年一心复仇,不顾一切代价,让你降临人间。看来我的报应来了!”
      宇文血璎面色狰狞,厉声道:“你撒谎,我一心对你,怎么会给你带来恶报?一切都是她,是她造成的!”
      宇文恕摇头道:“芸长老在饲养你的时候,用的是自己的鲜血。她为了报复我,将自己嫉妒、卑劣的心意,和对世界的刻骨仇恨统统注入了你的体内。
      魔血灵婴,本是没有性别的怪物,如此,你更有了男人的残暴与凶恶,又有了女人的妒忌与刻薄。你无论有多么强大,却永远是别人的奴仆,无论你蚕蜕几次,奴性始终植根体内——你才是非男非女,无心无肺的人偶。”
      宇文血璎厉声道:“你胡说!我有心,我有心!”他突然一手插向胸前,一阵乱抓,似乎要将胸膛撕开。
      宇文恕高声大笑起来。
      他突然推开皇鸾,紧紧卡住自己的咽喉,一阵喘息之后,目光又已透出金色的温柔和怜惜。他看也不看血璎,轻轻将皇鸾抱起,转身向天阶下走去。
      皇鸾依旧怔怔的凝视着他,似乎还在回忆以前的岁月。宇文恕轻声道:“昆仑山中有一处山谷,谷上开满的桃花,桃花深处是一座小木屋。屋前一口水井,屋后一片菜畦,风起的时候,落花就将小路埋起——你记得了么?”
      皇鸾的黯淡的眸子中掠过一线熠熠的神光,她苍白的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宇文恕带着微笑,侧耳去听。
      她的声音嘶哑而生涩:“我记得……小极乐天……桃花……木屋。”
      宇文恕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抱得如此之紧,似乎再也不愿放开。
      四千年,四千年的情感,终于在此刻延续。刻骨的仇恨仿佛也为这一刻暂时让路,让他们沉沦这片刻的幸福之中。
      皇鸾淡淡的眸子中,也透出深深的喜悦,僵硬如人偶的身体,也渐渐变得柔软。本来,她出世的时候,会具有人类最完美的姿态,然而启却提前一天将她从瑶池盗下。
      这天上一日,让她在人间多等了四千年。
      此刻她终于在所爱之人的怀抱中重生!
      她全身的肌肤、经脉都在发出劈啪微响,那些流动的光影正一点点沉积,化为真实的血肉、骨骼,又过了片刻,她还半透明的胸膛下,原来那团光影之心缓缓散去,四周初生血液带着淡红的色泽,正向其中快速凝结,越来越深,最终一颗精致的十二窍心脏凝形而成,“砰”一声轻响,开始了第一次搏动。
      重生的快乐是如此销魂蚀骨,晕眩般的快感化为沉沉实质,宛如电流一般,在她初生的肉体上恣意冲突,她秀眉紧锁,莹洁的肌肤禁不住颤抖,喉间发出轻轻的呻吟。
      快乐和痛苦到了极至竟是如此的相似,宇文恕有些茫然无措,只得将她抱得更紧。
      他们身后,宇文血璎披发浴血,发出凄厉的呼啸,卷起一道强悍的金光,向两人冲来!宇文恕护住怀中的皇鸾,正要躲开,突然一脉灰暗的光华,从他肋下洞穿而出!
      他讶然低头,却正是皇鸾。
      她长发摇散,胸前的劫灰之剑已被她拔出,剑光透过宇文恕的身体,随着大蓬喷涌鲜血冲天而起。
      劫灰剑在空中拖出长长的虹尾,以美到无以言说的姿态划破天幕,裂空透下!
      女娲在她体内贯注的最后一剑,终于重现人间!
      伏羲的承诺也终于实现——至善至美的一剑,出自劫灰之中!
      两人嫣红的血液交融飞溅,在空中盛开朵朵妖莲。
      皇鸾脸上残存的快乐还留在嘴角,痛苦却已深深布满了她的眼睛。在她沉睡的四千年中,她用滴落的鲜血创生、庇佑了青鸟族人;青鸟族人也用碧落树根巨大的血池,源源不断的供给树冠的日轮,帮助她最终能凝形出世。于是,当她拥有万亿青鸟人供奉而成的体态和思想之时,体内也沉淀了无数青鸟的鲜血与欲望。
      于是当重生的极乐铺天盖地而来之时,不可遏制的欲望也随之而至,万亿青鸟人的神识在她体内沸腾,汇为嘈杂而喧嚣的巨浪——
      杀死自己的爱人,饮尽他的鲜血,让他永远和自己融为一体。这才是天长地久。
      她初生的心智无法抗拒这万亿声音,虽然她是神。
      于是,她迷茫中重复了星铧的命运——诸神早已注定的命运。
      
      宇文恕大叫一声,他的心脉被这一剑完全震碎,重重跌倒在天阶上。永生的力量让他残存了最后一道原神,而他依旧没有放开怀中的皇鸾。
      碧落上,剑华满天。
      这最后一剑卷起炫目的光芒,如天河倾泻般洒下众人。宇文恕用尽最后的力量与血璎同时抬头——他们在这一瞬间忘怀了一切,屏气凝神,注视着剑华的每一处变化。
      幻生万亿,无穷无尽,每一种都如此赏心悦目,让人甘愿沉睡在它的威严之下。面对这样的死亡,两人的眼中已没有恐惧,没有战栗,有的只是由衷的大庄严、大欢喜、大敬畏、大解脱。
      两人的眸子睁得极大,发出炯炯神光,宛如秋夜中的两对晨星。
      突然,一块碎片从眸子中脱体飞出,而后细密的裂痕瞬时交布整个眸子表面,刹那之间,完全蓬然碎裂,宛如一天血雨,纷纷落下。
      剧烈的疼痛让两人忍不住跌倒下去,殷红的鲜血瞬间撒满了天阶。
      
      早在四千年前,女娲已经明白禹的不敬。于是她在这一招上种下了一个诅咒——当这第十四剑刚刚发出的时候,见者双目会立刻破碎,而使出此招的剑奴,出剑后会神形俱灭,化为尘埃。
      因此,这一剑是真正的绝响。
      是永不可见的传说。
      这就是天神对禹不敬的惩罚。
      
      宇文血璎凄厉的哀鸣着,在天阶顶端翻滚,他力所及处,玉阶、金枝、碧树都被他扫为尘芥。宇文恕却只静静的坐在日影下,任眼中的鲜血流淌。
      满天的剑影渐渐散去,宇文恕怀中的皇鸾也越来越轻,最后化作缕缕清影,飘逝云端。唯有一双眸子久久没有消散,在不远处注目着他,直到被风吹为尘埃。
      那一瞬间,天空似乎也落寞了起来,那临去的一瞥,在幽怨岁月中沉寂千年,终于绽放,何尝不是一种绝代的芳华?
      可惜他已看不到她的眼神。
      皇鸾消散之后,宇文恕最后的原神也随之而去,他的肉身双目破碎,枯萎如纸,看去狰狞异常,只有嘴角依旧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在最后一刻,到底是爱的记忆充满了他的心灵,还是刻骨的仇恨主宰了他的生命?谁也不会知道。
      然而宇文血璎,因为劫灰剑,得到了永生的力量。
      因此他还要独自在碧落顶端,度过无穷无尽的岁月。
      这才是命运的结局。
      
      很多年之后,下界有修仙的人类得道飞升的时候,偶尔会经过碧落。他们那时可以打开天眼神通,看到残碎的天阶顶端,坐着一个少年,抱着一具干枯的尸体,正在喃喃自语。
      他看上去如此美秀,脸上却只剩下两个干涸的血洞,仿佛已在此槁立了千万年的时光。他将胸前那具尸体抱得如此之紧,仿佛恨不得和他融而为一,然而他苍白的胸口却裂开一道巨大的间隙,里边空无一物。
      他反复着这一句话:“我的心呢?”
      “我的心呢?”
      (全文完)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