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唳碧落血成灰


  •   天极高远。宇文血璎也不知在上面攀行了多久,纤细的手足都被磨破,鲜血沾染了天阶上朵朵玉莲。
      痛苦的眼泪不断从他苍白的脸上滑落,他多少次想瘫软在天梯上,只有一种信念在支撑着他,那就是他相信,宇文恕不会死死。
      他也相信,在这不知所终的天梯之上,他必定能找到所要的九窍灵心。
      半空中,碧鸡啼了一次又一次。
      也不知是否碧落树端,有太阳正在升起,前方的阶梯渐渐变得炽热难当,四周的空气也在这股股热浪下变形、模糊。而身后那柄劫灰之剑,却宛如受到了某种无形的召唤,微微震颤着,似乎随时要脱身飞出。宇文血璎只觉一阵晕眩,下意识的伸手去捂背后的长剑,却顿时失去支撑,一头摔倒在天阶上。
      又不知多了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却又立刻闭上了。四周都是眩目已极的白光,将一切吞没——看来太阳终归是在不远之处升起了。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回手去探身后的劫灰剑。
      剑还在。他的惊恐稍微平静,因为他知道,这已是他唯一的希望。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除了不受天阶封印的影响外,和一个不会武功、法术的人类毫无区别。他甚至无力操纵这柄剑,也无法以虚弱的身体攀爬到炽热的天阶顶端,只怕再过片刻,他就会被太阳的烈焰烤化,然而只要劫灰剑还在,他的希望也还在。
      他的手无意识的在剑柄上抚摸着,突然指尖传来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讶然将手举到眼前——鲜血淋漓的手指上,居然染上了几粒暗红的灰土。他仔细的俯身嗅了嗅,眼中立刻掠过一丝惊喜,这分明是凝固已久的血液!
      有了血迹,他就有了生命的来源。
      他立即寻着刚才倒下的地方找去,那朵莲阶的纹路上,果然沉积着几块暗红的斑纹。刚才他倒下的时候,劫灰剑的剑柄无意碰到了上一极的莲瓣,将凝固的血迹震碎,散为尘埃,沾上了剑柄,又鬼使神差的到了自己手上!
      这几粒尘埃看去和普通尘土毫无区别,又夹杂在他手上的伤口中,瞬间就湮灭了。不要说常人,就是宇文恕、日韫等高手,也决不会留意。然而,只有他,从小就在血池中长大的魔血灵婴,无论多么微小、无论干枯多久的血液,他都能嗅出!
      然而,这血迹看来至少有百年历史,决不会是他自己的,也不是宇文恕或者日韫的。那么这天阶上还有谁呢?
      他眼中一亮,仔细搜寻着台阶上的蛛丝马迹,向天阶前方爬去。
      这一次,莫名的力量一直在支撑着他,让他走出了好远。
      日已中天,却是如此巨大,沉沉悬在不远处的头顶,宛如巨硕的火团,将一切烤成焦土。
      血璎汗如雨下,细腻的皮肤早已发红、破裂,内脏似乎也被烤得枯萎如纸。就在他要倒下的瞬间,他看到天阶的一角,倚着一个人影。
      他拼尽全力,爬到那人身前,抬头看去——那赫然是一具干枯的尸体。
      尸体闭目盘膝而坐,身后银白色的长发披垂,在地上高高堆起。她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被抽空,苍白得呈现出一种透明的姿态。然而她的尸身却丝毫没有腐败,依旧能看出当年的容颜——她看上去竟宛如十三四的少女,眉目婉约如画,玲珑的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就如水晶精心雕成的娃娃,却可以透过晶莹的肌肤,看到她精巧的骨骼、内脏,美丽无比,却也诡异无比。
      这正是传说中,登上天极的某届青鸟女王。不知多少年以前,她登上天阶,在途中预感到了大限的来临,于是在此处坐下,微笑着等待自己全身血液爆裂的时刻。
      宇文血璎眼中透出狂喜的光芒,他扑了上去,拔出劫灰剑,将尸体的胸膛剖开。他手腕颤抖,全身无力,好几次才将尸体的胸腔打开,而那具水晶娃娃一般的尸体,却已被他毁坏得不成样子。
      胸腔中,是一具九窍开启的心。
      然而,心已成铁。
      千年岁月的消磨下,那具心脏已然没有一丝血迹,唯留下干枯的空壳,墨黑如铁。
      宇文血璎厉声大叫,没有鲜血的九窍心肝,对宇文恕毫无用处!
      他悲怒交加,双手握着劫灰之剑,一次次向尸体的心脏插落!心脏被割得凌乱不堪,然而依旧没有鲜血淌出。
      剑气纵横,血璎挥泪如雨,手下那具尸体已被他分成数块,四处散落。唯有那张精致的脸孔依旧完好,只是嘴角的笑容,看上去却有些讥诮。
      他注视着那张脸,突然又是一声尖叫,一把将破碎枯萎的心脏剜出,狠狠塞入口中。
      他对这具衰朽千年心脏,干枯如铁的心脏没有丝毫欲望,他只是在痛恨自己的软弱、无力。
      他终于支持不住,伏地哀声痛哭,让带血的眼泪在玉莲上尽情流淌,一面哽咽着将心脏的碎块吞下。胃里顿时一阵剧烈收缩,他却捂住嘴,不让自己吐出来,巨大的痛苦反而让他的心感到一些轻松。
      不知过了多久,血璎脸上的泪痕渐渐干枯。他体内竟又有了前行的力量,而天阶上的热力,似乎也消散了许多。他心中涌起一阵奇异的感觉——自己似乎又长大了几岁。
      成长的力量给了他前行的动力,于是他又向上攀去。
      一路上,他遇到了许多青鸟女王的尸体。有的狰狞怒目,有的美艳惊人。他不再愤怒,也不再哭泣,只是默默的将她们的心脏剜出,放在袖中。
      不到虚弱得无法行动的时候,他决不会去吃第二枚。因为他一定要将力量保存到天阶的顶端。
      日升日落,四时交替。
      当无尽的玉莲之阶终于终结在他脚下的时候,他袖中一共储存了十四枚心脏。
      天阶顶端,碧落树巨大的树冠在他眼前展开。每一片树叶都金光璀璨,又勾描着翠碧色边纹,华丽异常。万千树叶云浪一般翻滚着,在天空中铺开一片金翠海洋。
      海洋的中心,一轮山岳般庞大的红日,就在翠浪中欲沉欲浮。
      一片金红耀眼的世界中,隐约能看到一个淡紫色的身影,横陈日轮的中心。
      西王母。
      传说中青鸟族的庇护者,女娲元神和九天极光一起凝聚而成的神明,天下至强至美剑术的拥有者,就沉睡在这轮烈日之中。
      烈日似乎刚刚从中天落下,还在缓缓向天阶顶端迫近。天幕已被染的一片赤红,漫天烈焰飞扬,宛如无数头金色的火凤正凌空狂舞,彼此追逐争斗,直舞的金羽乱落,天地变色,最后更化为无数朵火浪,呼啸卷涌,似要将一切淹没。
      宇文血璎苍白得宛如一个没有厚度的纸人,劫灰剑几乎都能压断他纤细的脊梁。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取出了另一枚心脏,一点点咽了下去。
      他脸上突然现出剧痛的表情,仰面跌倒下去,在天阶上不住抽搐,他全身的骨骼都在噼啪作响,仿佛正在寸寸碎裂!血璎突然大叫一声,一跃而起,而又重重跌下,伏地呕吐起来。
      一口口暗黑的血液从他体内不断呕出,仿佛数年沉淀的血液都要在此刻顷尽。他的身体越来越轻,渐渐展现出一种半透明的姿态,仿佛随时要在狂风中飘起。
      ——两颗青鸟女王的干涸心脏,给了他成长的最后力量。他终于突破了青虫般幼虫的姿态,经历痛苦的蜕变和新生,成长为妖异的血蛾。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从血泊中站起,握剑立于火焰卷起的热浪之中。
      他已经完全成长为十八岁少年的姿态,清秀的面容显出水晶般透明的光泽,眼中却透出一种莫名的沧桑。
      血璎握剑的手已经不再颤抖。他不再是锦绣珠玉中长大的柔弱少年,而是身怀世间最为妖异之力的魔血灵婴。
      唯有他对宇文恕的情感,没有丝毫改变。
      烈日逼近,缓缓向下沉去,宇文血璎突然暴出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剑宛如得到了无形的感召,化为一道流沙构成的长虹,向烈日卷涌而去!
      只见那轮红日突然受到攻击,当中被流沙之虹击得凹陷下去,四周飞舞的火凤齐声发出狂怒的嘶鸣,一起张开数丈长的羽翼,向宇文血璎恶扑而来。
      一时间,长空中宛如千日齐辉!
      宇文血璎反手将劫灰剑入鞘,手腕向下一沉,在胸前结出一个怪异的法印,七道金色的祥光从他胸口中卷出,呼啸之间,已经拉出数十丈的长虹,在云蒸霞蔚的天幕中交织成一道罗网,将猛扑来的火凤一一挡住。
    一金一红两团光芒猛然撞在一起,直震得天地撼动!
      宇文血璎清秀的眉头紧紧皱起——他吃下青鸟族女王的心脏后,也得到了她们部分的力量和记忆。这一招本是青鸟族十大秘术之一的七瑞灵心,专门克制火的力量,有足以另天地改易的力量。宇文血璎从女王残留的记忆片断中得到了这个法术,然而却远没有达到收发如意的地步。初会大道,开始那一瞬间虽然占了上风,然而片刻之后,那群火凤又催动红光逼了过来!
      眼看团团烈焰已到了眼前,正在宇文血璎无所退避之时,只听远空中传来一声微微的裂响,那团被劫灰剑劈中的日轮竟然从中心裂开了一道罅隙!
      这道罅隙开始细微无比,片刻已如碎瓷一般遍布日轮火红的表面,突然砰然巨响,从中裂为两半!
      所有的火凤都静止下来,双翼合拢,低头伏跪,似乎正欢欣而又敬畏的,迎接那神秘的天地主宰的苏醒。
      残日如血,破碎云浪也片片飞红。日轮那半圆形的碎片宛如两半巨大的蛋壳,轻轻铺陈在碧落树冠之上,还在微微摇曳。
      烈日中心,一朵纯粹为光影构成的巨大莲台缓缓升起,当中那紫色的人影也越来越近。
      人影宛如僵直的人偶,一点点从莲台立起。
      她一身紫衣,全身笼罩在一层流动的日晕之内,似乎是有形无质、晶莹透明的虚体。然而,无论多么强的光线,却都无法透过她的身体,仿佛她就是光的本身。五色绚烂的光华在她身体的每一处汇聚,如云霞烂漫,却又比云霞更加剔透。
      这就是九天极光凝形而成、女娲铸就的剑奴——西王母皇鸾。
      她的眼睛猛然睁开,眸子却是外紫内白,淡得宛如一抹铸造时不经意刻下的阴霾。
      宇文血璎为她的眼神一震,缓缓将劫灰剑掣在手中。初生牛犊不畏虎,就算此人真是神魔,他也要将她一剑斩落!
      就在这时,她缓缓抬起一双毫无血色的手,往眉心处一合。两道淡青的秀眉间似乎凸起一粒珠子,在她透明的前额下飞速轮转,猛然间一道明亮无比的光华透天而出,竟似乎整个宇宙中的光芒都猛然都被它吸归己身——更或者,它本身就是宇宙中最初与最后的光明,在亿万年前将自己粉碎,化为这日月星辰、芸芸众生!
      而千万年之后,它一出现,宇宙间所有的光芒都回归了黯淡的本原。这个过程是如此强大、不可抗拒却也如此自然;这道光芒明亮已极却又毫不刺眼——剑光还未离体,宇文血璎却觉得自己眼中的一切光明都已离他而去,黯如死灰。
      宇文血璎觉得自己就这样槁立了一万年,不知生,不知死,他能看到宇宙中唯一的一道光芒从他身边穿越而过,然而他的世界依然黯淡,他渐渐觉得一种入骨的恐惧。
      剑芒直奔他的眉心,最后却宛如流星一般,从他肩畔划过。
      那一瞬间,天地似乎也落寞了起来,光华清冷,宛如深闺独处、对镜自怜的佳人,那幽怨岁月中沉寂多年,偶然绽放的美丽,何尝不是另一种绝代的芳华?
      大团的鲜血宛如无根莲花一般,在云光火影中盛开。
      宇文血璎没有格挡,甚至根本没有知觉,他握剑的右手已经被那道剑芒生生斩下!
      完全成长的魔血灵婴,竟然敌不住她的随意一击!
      劫灰剑锵然落地。
      长空血乱,火凤乱舞,争相上前去簇拥、膜拜那紫衣女子。而她的眼睛又缓缓阖上,仰面向莲台倒下,继续陷入沉睡。
      天阶又是一阵震颤,那裂开的两半日轮竟缓缓合拢,火凤们惶然退避,却还心有不甘的围绕日轮哀鸣,似乎恨不得投身日轮之中。两半日轮轰然聚合,一道金色烈焰从裂纹中铺陈开去,在日轮表面熊熊燃烧,又渐渐熄灭。片刻之间,那斑斑裂纹竟已合好如初,甚至宛如浴火重生一般,呈现出更华丽、庄严的姿态。
      宇文血璎退了一步,跌倒在天阶上。此刻,钻心的剧痛才从伤口遍布全身,他勉强将右肩布下止血的封印,而后就失去了知觉。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