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三珠神树掩尘埃


  •   宇文恕一挥手,先前悬在空中的无色莲花徐徐降下,花瓣披拂打开,宇文血璎竟还莲蕊中熟睡,仿佛刚才天崩地裂的生死大战,他竟浑然不知。
      宇文恕一把将他抓起,抱在怀中。血璎仿佛嗅到了血腥之气,碧绿的眸子突地睁开,芙蓉般的脸上又露出贪婪之极的神情,两只小手在空中乱抓,似要够向宇文恕剑尖的心脏。
      宇文恕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心脏递给了他。宇文血璎双手抢过,一把塞到口中,疯狂的咀嚼着,似乎在享用天下最甘美的盛宴。
      夭红的鲜血在他雪白的指间飞迸,只听他体内劈啪作响,瞬间竟然已经长到十三四岁了。宇文恕望着他,淡淡笑道:“若依照平常的饲养办法,你要食人心近千年才能拥有十八岁的形体,但是借助青鸟族长老的心血,却只需要一瞬间。那时候,你的力量和性情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宇文血璎哑然道:“另一个人?”
      宇文恕嘴角浮起一丝讥诮的笑意:“就如同破茧而出的蛹,你如今不过是体内储满营养、却孱弱无比的青虫,然而那时候,你将是冷静、强大、在黑暗中守候猎物的吸血妖蛾。”他眼中掠过一片阴霾,似乎想到了三百年前,自己破壳而出的恐怖夜晚,和成长中孤独而痛苦的漫长岁月,一时住口不语。
      宇文血璎停止了舔噬手上的残血,抬起眸子,真诚的道:“大人对我真好,我好想快点长大,能为大人分忧。”
      宇文恕望着山谷那头,冷冷道:“只需要吃掉青鸟族女王日韫的九窍之心,走吧。”说着抱起血璎,双翼挥舞向山谷对面飞去
      血璎躺在他怀中,好奇的看着身下滚滚云雾水流,天空变幻的云霞以及四周呼啸的寒风,脸上充满了欣喜之色:“她在哪?”
      宇文恕冷冷笑道:“青鸟女王自从即位起,就不能踏出三珠洞一步。她现在应该还深居洞中,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
      宇文恕身后巨大的金翅展开,带着血璎破宵飞去,仅仅片刻,已然越过了绵延数十里的群玉山谷。谷后是好大一片桃林,徐徐沿山展开,从云端俯瞰下去,大片桃花如海浪一般,随风起伏,不时有片片落英,被风反卷而上,缤纷乱舞,宛如红雨。青郁的大地早已被桃瓣染的嫣红,珍禽异兽就在林中自由徜徉,几只未长成的雏凤,在树梢初试羽翼,青黄夹杂的双翼在空中划过,虽还有些颠簸,却已然有了鸾凤翱翔天际的风姿。
      花林随山势铺开,缓坡越来越高,宇文恕催动双翼,瞬间已到了山坡尽头。一片耀眼的彩光从坡崖下迎面而来,宇文血璎呀了一声,本能的伸手挡住双眼。
      一道巨大的阴影耸立天际,透过眼睑,宇文血璎仍能感到这阴影上,旋转着无数缤纷陆离的彩光,他的心不由激动起来,好奇的挪开手指,将双眼睁开一线。
      眼前是好大一棵玉树!
      玉树依山而立,树干宛如奇峰秀石一般,婷婷而立,树上珠光璀璨,灿如云霞。
      这颗玉树绝不同于普通树木,树干通体玉质,晶莹剔透,本身虽无艳色,却能返照出七色光华,叠光错彩,炫目已极。树身如刀斧削成,挺直秀拔,毫无瑕疵。又自干底分出三支玉枝,每枝再三分开去,如此层层铺开,也不知究竟有多少条玉枝,珠玉锦簇,灿烂非常。每条玉枝的末端,无花无叶,只结着赤、白、青三颗彩珠,每一颗都有碗盏大小,浑圆润泽,晶莹剔透。更为神奇的是,每一脉玉枝,都各自以不同的方向徐徐旋转着,玉枝婉转珠错落,看去真有目眩神摇之感。
      宇文血璎喃喃道:“这是?”
      宇文恕注视着玉树,冷冷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三珠神树。也是青鸟女王的宫殿。”轻轻将宇文血璎放到树下。
      宇文血璎讶然打量着神树树干,然而树体珠润玉圆,毫无瑕疵,更不要说有入口,又哪里像能供人居住的宫殿?
      宇文恕伸出一指在眉心一点,一朵珠莲就在他额上绽开。这朵珠莲共三瓣,分别由赤白青三色彩珠串缀而成,珠体大如杯盏,莹洁光润,莲柄却还保持着玉枝的形态——这珠莲的竟仿佛完全是从这三珠神树上取下的一般。
      宇文恕缓缓伸手在胸前画了一线,那朵珠莲宛如飘尘落花一般,轻轻向三珠树飘去,只听树身发出一声极轻的裂响,张开了一道数寸见方的裂痕,树枝转动,发出欣喜的沙沙声,似乎在迎接珠莲的归来。只见那朵珠莲光华一盛,也如落叶归根,倦鸟投林一般,瞬间没入了树身裂痕中。
      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光洁的玉树身上,竟打开了一扇数尺高的大门。
      门内珠光莹莹,似乎比门外还要明亮。
      宇文血璎一声惊叹,拔腿钻了进去。宇文恕方要扬手阻止,耳畔又传来一声雷裂般的震响,大地猛然一荡,几道裂纹顿时蔓延开去,无数粒彩珠从树梢纷纷坠落,在地上碎为七彩灰烬。
      宇文血璎虽然长大了十岁,行动也已经宛如常人,然而在这样的振荡下全然不能立脚,重重跌倒在地。
      宇文恕脸色一变,不由分说将血璎抓起,向珠光中飞去。洞后是一条狭长的走廊,四周光影耀眼,血璎还来不及看清,宇文恕猛一转身,眼前顿时一扩,一片红光扑面而来,宇文血璎定睛一看,两人正站在一方白玉高台上。玉台下面,一片夭红的血池还在泛着道道涟漪,仿佛一块破碎的红色水晶,还随着波澜的余威而震颤。
      血影摇曳,青鸟女王日韫正站在玉台之下。
      日韫全身赤裸,她的身姿、肌肤看上去都宛如极美的少女一般,纤秀而细腻。虽然青鸟族女子的容貌无不美秀非常,然而她无疑是其中最为绝色的一个。月酃、星铧的清丽的容颜中,总是带上了男子般的坚毅与傲慢,然而这些与都她无关。她身体的每一处,都将女人做到了极至。
      完美无缺的妖娆,无可比拟的妩媚,她站在血池当中,就宛如一尊上天精心雕琢的塑像,然而塑的不是神,而是深山之中,幽泉之侧,披辟莉、带女萝的鬼魅。
      她双目紧闭,两手结印胸前,半身浸入血池,足有一丈长的银发在她身后的池波中漂开,铺满了半个池面。从玉台鸟瞰下去,正宛如一朵银色的优昙,正在氤氲血影中绽放出刹那芳华。
      她似乎感到了有人进入树宫,缓缓睁开了眼睛。她的眼波宛如落霞一般,透出浓紫色的幽光,缓缓道:“你来晚了。”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却极为好听,宛如这血色的余波一般,在人耳边轻轻震动,却是另一种销魂摄魄的魅惑。
      宇文恕冷笑到:“哦?”
      日韫的脸上也透出一丝笑意,她这一笑,竟宛如四周的夜色都和她一起笑了起来:“在你和月酃大战前,我已经看到了命运之星划出了毁灭的迹象。于是我令日、月、星三姓长老提前选送来有王位资格的三位女婴。本来,筛选真命女王的仪式要持续整整七天,然而你们却在第六天半的时候来到了三珠树前。所以我只得强行为她们全部开启了心中九窍,然后沿着血池底的秘道,将她们送走。秘道已被我封死,刚才那声巨响,就是入口毁灭的巨响。”她轻轻瞥了宇文恕一眼,叹息道:“你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了。青鸟族的血液,将在她们身上万代传承。”
      宇文恕瞳孔骤然收缩,目光宛如刀斧一般在日韫脸上掠过,他字字道:“然而我却可以杀了你。”
      日韫轻轻叹道:“你可以。为了同时开启三枚九窍之心,我的灵力已经完全消耗。如今,我已是垂垂老朽,你杀与不杀,我都不会再看到次日的太阳。”话音未落,她体内传来一声极细的轻响,只见她金色的秀眉竟在缓缓变长,最后竟如老者的寿眉一般,长长垂下,直到胸前。而她美艳无双的面容,也在缓缓浮现出道道皱纹,身体也一点点变得干瘪而苍老。
      她凝视着身下动荡的倒影,叹息道:“我没想到,竟会在此处目睹自己的衰老。”
      她的声音有些苍凉。还有什么样的折磨,能比让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亲眼看到自己一点点变成鹤发鸡皮的老妪更加痛苦?
      宇文血璎幼小的心灵也为她淡淡的叹息一震,一时竟忘了所来的目的,就是要剜出她的心脏。
      宇文恕冷笑道:“我不杀你——因为我怕你体内那些腐败的血沾到我的剑上。”
      日韫紫色的眸子一动,却并没有震怒,只是透出更深的忧伤:“我其实也已经厌倦了我自己。”
      宇文恕挥手道:“够了,打开碧落天梯的入口,我就放你在此处等死,如何?”
      日韫的止水一般的目光骤然凌厉,声音也有些尖锐:“你要去碧落天梯?”
      宇文恕淡淡笑道:“你们以为,青鸟族的最高秘密真的不会有人知道么?”
      日韫注视着他,点头道:“我差点忘了,你母亲也曾是女王继承人,而你吃掉她的心脏后,就得到了她部分的记忆和力量。”
      宇文恕望着血池深处,缓缓道:“青鸟女王即位之后,再不能离开三珠洞一步,说是为了潜心修炼法宝、预见未来,其实却是为了守护三珠洞后通向的碧落天梯。”
      他目光一凛,注视着日韫道:“每一任女王,在替继承的女婴开启了九窍灵心后,就会用秘法打开天梯入口,然后一步步登上去。而这天梯据说有秘魔的封印,无论是凡人,还是青鸟族人,体内的血液都会在这封印中渐渐沸腾,最终爆裂而出。因此,能在天梯上行走多远,完全取决于那一任女王剩下的灵力最终能够与这封印抗衡到什么时候。然而据传说,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到达过天梯的顶端。至于你们为什么不惜全身爆血而死,也要登上天梯,而天梯后边到底有什么,我倒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日韫注目摇曳的血影,轻轻叹息道:“传说这道天梯,通向太阳出生之处——碧落之树。在碧落树顶端,停栖着一轮太阳,这是当年后羿射落的九阳之一。而天地间最伟大的神祗、我们尊奉的西王母,就沉睡在这煌煌明日之中。她已经沉睡了数千年,只有青鸟女王的血,才能将她唤醒。”她湖波般动荡的眸子中透出一种虔诚的光芒:“用我们最后的生命与力量,无限接近西王母,最终将她唤醒,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的荣耀,也是我们的信念。我们相信,总有一天,青鸟族能诞生一个超绝一世的女王,她能抗衡天梯的一切封印,来到了西王母面前,用自己的心血将她唤醒。那个时候,也就是我们的使命完成的一刻。”
      宇文恕冷眼望着她苍老而虔诚的面容,缓缓点头道:“说得好,按照你们的族规,现在该是你登上天极的时候了。然而你强行同时打通三个继承人的九窍灵心,现在全身都已变得衰朽不堪,不要说见到西王母,就是向天极上多走两步也不可能。”他的眸子显得有些森冷,嘴角浮起一抹讥诮的笑意:“不如你把入口开启的方法告诉我,我代你去见你们的神。”
      日韫摇头道:“不可能的。你体内也流着青鸟的血,也受这个封印的制约,就算我告诉你天梯的入口,你一样会在途中爆血而亡。”
      宇文恕笑道:“你忘了,我有魔血灵婴。他是天地间唯一不受这封印约束的异类。只要一路对他善加利用,补充体力,我相信能在这天梯上走得很远。”
      日韫注视着宇文恕,愤怒、惊讶慢慢散去,她摇头叹道:“作为青鸟族的后裔,居然修炼西王母禁忌的魔血灵婴。你不配作青鸟族的后代。”
      宇文恕冷冷道:“我只是金乌族的后人。这魔血灵婴,也并非我亲自修炼。饲养他们的人,正是青鸟族长老星芸。我缩地术小成之后,曾多次潜回昆仑,除了搜集青鸟族人心血之外,就是在一个隐秘的山谷中,找到了星芸。她的原神溃散,却因雷裂的力量,肉体还未消亡。我治好了她的伤,再将她虏回大隋,让她在湖底为我培植魔血灵婴。当年,她为了获得长老才能拥有的八窍之心,不惜出卖我的母亲,数十年后,我终于亲手把这颗肮脏的心脏挖了出来,饲养我身边这具灵婴。而后,你们族引以为豪的九霜战神月酃成了第二个饲主,而你,若不肯交出天梯的秘密,就将是第三个。”
      日韫淡淡一笑,道:“你不该如此恨星芸的。她之所以这样作,不过是因为她太爱你的母亲。她在追随你母亲征战的日子里,经历了无数次战斗,每一次都舍生忘死、奋不顾身。她身上所有的伤痕,都是她痴心的见证。只是你的母亲从来没有接受过她的爱意。当你母亲最终选择了金乌王子的时候,她在最高的峰顶上,将自己的心剜出,抛下。只有我知道她的心碎成了什么样子。与其说长老会是为了替她开启第八灵窍,不如说是为了修补她的生命。”
      宇文恕喝断道:“够了,你们这种野蛮的种族的丑事,我再也不想听。天梯入口在哪里?”
      日韫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字道:“你心中充满仇恨,却不敢面对仇恨的真相。青鸟族人掠夺他族男子、同性相爱、吃掉配偶、杀死男婴,这些,都是神明赋予我们的本能。就如同狮虎肉食、人类侵占其他族类的生息之地一样。凡人也好,青鸟也好,金乌也好,不过是神明的卒子。我们每一个人身后都牵着命运的丝线,丝线的那头就握在神明手中。神可以庇护你,也可以毁灭你,这些都不是你能决定的。”
      “无论你怎么想,只要西王母还存在一天,我们这个种族就将延续下去,这正如你体内流淌着青鸟族的血液,只要你还活着,就无法改变一样!”
      宇文恕的双目都变得赤红:“可以!我要登到天梯的顶端,劈开那轮腐败的太阳,将里边供奉的所谓西王母的肉身劈成碎片!从此没有了青鸟族,也就没有了这恶毒的本能,以及我体内无法摆脱的血液!”他突然一扬手,那柄灰色的流沙之剑破胸而出,抵在日韫眉间,森然道:“天梯入口在哪里?”
      日韫似乎并不在意他逼人的杀气,而是静静注目他手中的长剑,声音有些嘶哑:“昆明池底,劫灰之剑,你是怎么得到的?”
      宇文恕手腕一沉,日韫苍白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痕:“你不必知道——天梯的入口在哪里?”
      日韫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她微微侧头,似乎在等着自己眉心的那一滴夭红的鲜血从他的剑尖坠下。血珠盈盈滚动,在空中滑过一道淡淡的痕迹,落入那片血池。
      砰,这声若有若无的轻响,竟似直透入人的心底深处一般。
      血池中,一道微弱的涟漪轻轻扩散开去。
      池波动荡,这圈涟漪竟然一重更叠一重,越扩越广,越震越高,似乎根本没有终结的时候。这让本来极为普通的一幕带上了阴郁的色彩。一股森森寒意从动荡的血波中缓缓透出。
      突然,两人脚下的大地似乎从最深之处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罅隙,整个树宫都振荡起来!
      血池瞬间泛起巨大的波涛,红浪反卷奔涌。瞬息之间,整个树宫都被潮湿的红云湮塞,宛如大雾的清晨,伸手不见五指,而浓浓的血腥之气充斥着每个角落,让人阵阵作呕。
      宇文恕的瞳孔也因愤怒而收缩:“劣性不改,受死罢!”手上长剑再不容情,向雾气中那条淡淡的人影直刺而去!
      一池鲜血就在这一刻完全爆散,而后又被无所不在的热力烤灼成团团血云。
      长空血乱,地脉振荡。
      漫空云影卷涌变幻,将一切笼盖。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长剑已将那条人影洞穿。然而,空中却传来一声得意的笑声,瞬间就已无处不在。那条人影却宛如一团融化后的冰雪,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渐渐弯折、变形,最终从腰间裂开,然后蓬的一声,化为片片碎屑,消散的无影无踪。那笑声也随之越来越远,最终宛如消失在地底深处一般。
      云消雾散,剧烈的振荡缓缓平息。一池鲜血已然完全干涸。五色玉石雕琢而成的池底在多年鲜血的浸润下,也呈现出夭红的色泽。池底完全由整快美玉雕成,毫无间隙,更没有天梯的入口。
      血池宛如在一瞬间枯萎,再也不复当初生动灵异的姿态。空树动荡,青鸟族女王日韫,竟然借着这一滴鲜血,从宇文恕的剑下遁走!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