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崩泻日月摧


  •   周天又一次变幻,崩塌的山崖,飞舞的青鸾都已无影无踪。时光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三百年后。
      在昆玉山谷之上,月酃手中握着一枚夭红的心脏,站在宇文恕对面,青郁的脸上满是狰狞的笑意。那颗心脏宛如被利刃劈开了一道间隙,鲜血瀑布般从她手中倾泻:“你知道你刚才一剑刺穿的是谁的心脏么?是你母亲星铧的!你亲手洞穿了你母亲的心脏!”
      宇文恕仿佛从数百年的记忆中惊醒,愕然望着那枚心脏。
      心脏上八窍分明,第九窍已然成型了一半,还在月酃手中微微搏动。而心脏当中的那道裂痕狰狞丑恶,宛如恶魔在发出讥诮的笑容,难道自己刚才的那一剑,穿透的并非什么窗纸,而是母亲的心脏?刚才的幻境,竟是母亲残留在世间的记忆么?
      他心念刚动,四周的风雷水火立刻大盛,月酃赤红的眸子顿时扩到无穷大,垂照在天幕的上方,眸子中的光晕徐徐流转,宛如两颗燃烧的星球。天空中传来她森森的冷笑:“宇文恕,还有一场好戏让你看!”她突地挥手,将四周的云雾撕开一条间隙,透出地面的景物来。
      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鼻而来,山谷中宛如劫灭之后一般,传来沉沉死气。夭桃色的土地竟已被染的完全赤红,一道道鲜血汇聚而成的溪流,在山谷中绝望的流淌。
      大隋的衮龙旗在这血流之河中欲沉欲浮,那破碎的龙身和一个个已被鲜血浸染的“隋”字仿佛还在茫然的向着苍天。
      血溪边,尸体堆积如山,却没有一具是完整的。猩红的内脏残骸和褴褛的衣物混合纠缠,宛如一道道血红的蜘蛛网,凌乱地挂在草木之上,而残损的四肢跟泥土搅合在一起,在山脚溅起一朵朵残忍的血花。一颗颗头颅滚落四散,眼睛都已被食尽,只剩下两个巨大的血洞。
      青鸟族人脸上都泛起饱餍鲜血后的红晕,有的已卧地熟睡,有的还在尸堆中四处翻检着尸体,一旦找到胸前完整的,就一把将心脏剜出,大口啖尽。有的腹部已经高高隆起,手上还抓着几枚心脏,眼中流露出不舍的神情。而主人身旁的那一只只青鸾,却都还宛如饕餮一般,双爪踩在尸身之上,贪婪的啄食内脏,或者从眼洞中吸吮脑髓。
      宇文恕俯瞰着这一切,脸色阴晴不定。
      月酃狂笑道:“我说过,带这些凡人来,对抗半神的种族,是最愚蠢的行为!三十万,三十万血肉之躯,不过成了我们狂欢的盛宴!我不知道是否要感谢你,让我的族人陷入最快乐的沉醉。”
      宇文恕眼中迸出血光,猛地一声龙吟,心中灰剑已然掣出,握于掌心,剑尖颤抖不止,似乎也感受到天地间这沉沉的怒杀之意!
      月酃笑声不止,将手中那枚心脏往前一托,森然道:“刺!再刺一剑,刺下去!替我将这叛徒的心刺得粉碎!”
      那颗受伤的心悬浮在空中,伤口中鲜血喷涌,宛如一只流泪的眼睛,哀伤的望着他:“恕儿,你已经败了,别再久恋这里,快,快回东土去。”
      声音温存而忧伤,仿佛三百年前星铧遥望远天时的心语。
      宇文恕的脸色一变,他握剑的手似乎也在微微颤抖。
      月酃的笑声越来越厉,竟宛如磨牙刮骨一般,刺得人耳膜生痛。
      宇文恕眸中的神光渐渐汇为一线。
      突然,一道灰色的光芒从他体内裂出,彗星般至,瞬息已经洞穿了眼前那颗心脏!这一剑直刺而入,和刚才的伤痕交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几乎将那颗心脏完全破开。
      尖利的惨叫撕破长空,伴着心脏发出的怆然巨响。四周的风雷水火和上空的巨眼瞬息都已消失,山谷恢复了当初空明的姿态。而宇文恕手中的灰剑,已经深深刺入了月酃的胸膛。
      月酃的瞳孔瞬间张得极大,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你,你怎么知道这颗心是我的……”
      宇文恕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背后金羽大张,内力催吐,竟挑起月酃的身体,向她身后的一座玉峰上飞去。
      青鸟族人全部力量来自于心血,月酃一下要害被制,虽有千种法术,也无法施展,只得随着他的剑气向后飞退。
      宇文恕手腕一沉,竟生生将月酃钉在了山崖上。他望着月酃被剧痛扭曲的脸,却没有立刻将剑抽出,只冷冷笑道:“本来,元天太始内照封神阵未必不能杀我,然而你太贪心了,非要我死在全军覆灭、而又亲手杀母的痛苦之中。为此你不惜用自己的心脏来发动这摄心之术的最高奥义。然而,你错了一点。”
      月酃银色长发瀑布般散开,嘶声道:“什么?”
      宇文恕冷笑道:“我当然知道那不是我母亲的心。因为——”他眼中浮出一抹痛苦的笑意,用力指着自己的胸膛道:“它在这里!”
      月酃一怔,宇文恕凝视着她,缓缓道:“你的故事,应该讲到我出生为止。而后,是我亲手撕开母亲的胸膛,将她的心一点点吃掉。”他的声音低沉而痛苦,仿佛在回忆一场难以忘记的梦魇:“这是青鸟族最大的秘密。为了繁衍后代,青鸟女子必须吃掉孩子的生父;母亲要亲手杀死不该出生的儿子;女儿要吃掉生产后的母亲……这就是你们,你们自称半神之族的繁衍规律。”
      月酃摇头狂喊道:“不可能,我亲眼看到过去,怎么可能有错!”
      宇文恕遥望血红的天幕,沉声道:“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过去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那个风雨之夜,我从那颗巨卵中破壳而出,母亲注视了我良久,最终不忍杀死她这本不该出生的儿子。于是她静静的躺下,等候这初生的婴儿,蹒跚的爬过去,用那双比我父亲更加孱弱的手,剜出了她的心脏,一口口吃尽……后来,母亲在临死前召唤了她的坐骑,再将第二原神附着在青鸾身上,以均天神雷突破了星芸的包围,送我来到中土。”
      他脸上又浮起了那种讥诮的笑意:“你所谓的记忆,不过是女王植入你脑中的幻象。青鸟族繁衍的规律,实在过于罪恶肮脏,连族人自己,也没有勇气承认。所以这个秘密只有族长知道。族人虏到配偶后,必须前往渺无人迹的深山中分娩,而后死去。她们只知道必须在男婴破壳的一瞬将他杀死,却不知到自己的孩子稍后会将自己吃掉。何况她们分娩后力量会急遽衰竭,而青鸟族女婴出生就会具有强大的灵力,到时候就算母亲想反抗,也无能为力……
      我却是例外,我母亲以她的修为,在我出生前的一瞬,洞悉了这个秘密,这一次,她接受了命运安排下的结局,静静的看着虚弱而笨拙的我,将她的心,一点点剜出、吃尽。
      你那天因故去晚了片刻,只看到满地的尸体,包括我母亲的残骸。然而你不相信靠星芸她们能够剜出我母亲的心脏,于是你去找了女王。女王怕秘密暴露,趁你不备,用摄心术将你这部分记忆清除,重新植入了你和我母亲决斗的幻象。”
      “其实,你并没有杀死我的母亲,”宇文恕长长叹息了一声,目光陡然一凛,道:“但魔鬼一般嗜血而残杀亲人的种族,本不该存留在这世上。所以,你还是死吧!”
      他正要扬手,月酃因失血而变成青色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笑意:“你杀了我又怎样?你刚才看到的,不全是幻象。你的军队已经全部覆灭,难道只凭你一人,就能抵挡三万青鸟族人么?她们一旦从醉血中醒来,就能将你撕成碎片……”她忍不住咳嗽起来,笑道:“你也是一流的高手,却要死在无数兽爪之下。想到你困兽犹斗、垂死挣扎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笑。”
      宇文恕也笑了起来:“你忘了,我身上也流着青鸟人的血,我知道你们一个巨大的弱点”
      月酃的笑容凝结,讶然道:“什么?”
      “当你和你们的坐骑一次餍足了太多热血之后,就会有片刻的时间,不能飞翔。”
      月酃的脸色渐渐沉下:“那又如何?”
      宇文恕望着不远处盘旋的五色弱水,沉声道:“这座山谷三面被弱水包围,我已经用天眼通照临过,玉凤升龙二峰,是山谷最薄弱之处,玉山虽然坚固,未尝不能破坏。一旦将这两峰洞穿,弱水会在片刻之间淹没整个山谷。”他眼中的寒意森然透空而来:“至于那三十万隋军,本来就是为这些饕餮准备的食物。当你们一个个餍足人血,陷入沉醉的时候,那鹅毛不能浮、封印一切灵力的三千弱水,才将成为我真正的武器!”
      月酃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度苍白,一种灰垩的颜色第一次出现在她骄傲的眼睛里,她想要阻止,然而心脏被剑光穿过,全身真气居然不能聚集半分,只得嘶声道:“住手!”
      宇文恕森然冷笑,一抬手,三朵并蒂雪莲从他掌心徐徐升起,开始方如豆大,瞬间已化为三道十丈长的闪电,向玉凤升龙二峰飞跃而去。
      只听隐隐雷鸣不绝,并蒂雪莲已然到了双峰之间,只见莲台一震,左侧莲心突然喷出千万条彩丝,彩丝凌空暴涨,化为无数巨龙般的狂飚,在围绕着两峰狂啸盘旋,那崔巍纯玉山石竟似经不起这巨飙侵袭,裂开道道巨痕,摇摇欲坠。正在此时,第二朵雪莲突地暴开,腾起一团凌厉无比的雷火,向双峰怒扑而去。只听一声巨震响过,双峰碎玉乱飞,数丈见方的玉岩分崩离析,向谷底急坠。隆隆雷声中,硕大的峰峦竟然只剩下了当中两线玉髓,悬之一线,不绝如缕。这时,第三朵莲花光华陡然一盛,瞬息已经恢复了常态。这一变无声无息,似乎远不及前两朵风雷之势凌厉,然而月酃却已然看出,这三朵并蒂雪莲,其中暗藏的竟然是道家三重天劫之意。其一为风,二为雷,三为天魔。风雷来势虽烈,终为外力,修行极高之人未尝不能相抗,然而天魔却全为内心魔劫,无声无息,防不胜防。
      青鸟族人已有半神之体,并不需修仙渡劫,然而对这道家三重天劫还是有所知闻。宇文恕不过三百年修行,竟能以人力模仿出天劫之威,天纵奇才,实在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地肺隐动,恐惧的气氛在赤血大地上蔓延,青鸟族人似乎已经预感到了灾难的来临,欲要唤起青鸾,振翅飞起,却全身宛如宿酒未醒一般,沉沉乏力。
      就见那两线山峰被第三朵莲花所发光华一照,莹莹玉光顿时委顿下去,片刻死寂之后,玉山内心竟迸出道道裂纹,然后由内而外,完全崩塌!
      青鸟族人还未来得及惊呼出声,五道天河般的巨流已然冲破碎玉,暴顷而下!
      “不——”月酃一声惨呼,灰垩的色泽迅速在她脸上蔓延开去。宇文恕微微冷笑,手腕一沉,剑光直划而下,要将月酃的身体整个剖开!
      月酃眸中的惊痛渐渐散去,显出一片绝决之色。她闷哼一声,十指如勾,伸向自己体内猛力一抓,而后连着一团血肉带灰色长剑一起,重重抛开。
      宇文恕手腕一震,长剑竟忍不住脱手——没想到虚弱到只存一息的她竟还能爆发出如此大的力量!
      那颗夭红的心脏与同宇文恕的剑尖竟被她高高抛起,而她的残躯却迅速往谷中坠落。
      身下已是滔滔弱水。她留下的最后一瞥依旧固执而傲慢。
      夭血乱溅,宇文恕飞身上去,将飞坠的长剑接住。剑身震颤不休,月酃的心脏正贯穿于剑上。八窍分明,第九窍已然成型大半。
      大地轰然震动,那三千弱水卷起的洪波,在天地间肆意冲决着,将触及到的一切,都吞入它巨大的腑脏当中。
      传说世间的恶到了极处时,天神将降下洪水,将一切洗涤干净,只有纯善的人才能获得拯救。但这个世界上,有善的存在么?难道种下这恶因的,不是操纵人世姻缘的神明本身?
      三朵莲花重新成型,浮荡在宇文恕的脚下。弱水滔天,他的身躯也随之上涨,一双平静的眸子,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三十万大军,三十万血!
      三万青鸟,三万半神!
      但在这滔天的弱水中,一切都平等了。一切在沉醉中荒嬉、糜烂,忘掉忧愁困苦的同时,也失去了身体与意志,成为洪水的一部分。青鸟也好,凡人也好,他们的战斗,永远地停止了。
      同时停止的,是无尽的传说。
      宇文恕叹息了一声,收起回剑,缓缓举步前行。唯一不能停止的,是他还在燃烧的仇恨。
      为什么,神明会让这样凶残的种族降生世间,还如盲如聩的庇护了她们数千年?为什么,偏偏是他,一出生就陷入杀母的罪孽,体内还恰恰流淌这最恶毒的血液?
      谷中五色弱水滔滔,肆意冲突决荡,重重拍在四围玉山之上,碎石乱飞,卷起滔天巨浪。
      五色河流上,只剩下几只脱落的凤羽,在水面片刻回旋后,也沉入那无底的河流。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