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凤鸣动地哀


  •   她花了一百年的时间,才修成这匹敌造物的极乐大法,让他们能摆脱一切外物的束缚,过着只有彼此的神仙生活。
      然而,她错了!
      人类通过苦行,可以得到与诸神相匹敌的力量,却无法超脱欲望本身。一旦超脱,人便成了神。这一点,才是神明高高在上,操纵人类宿命的根源。
      她能摆脱一切法则、道德、外力、甚至诸神的束缚,然而她不能摆脱的,却是她自己心中的欲望——对鲜血,对杀戮的欲望!
      其实,这种欲望从来没有消解过,只是当面临断追杀、四处征战、血染战袍的时候,这种杀意化为了对青鸟长老们的仇恨,以及用性命捍卫少年的周全的决心,然而一旦只有他们两人,默默相对,情意缱绻的时候,她骇然发现,原来最想杀死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她本以为这是自己太累、太快乐而产生的幻觉,然而在两情欢愉,那爱意点点积累到极处之时,她心底的挣扎也就越来越烈,一个个声音反复在他耳边回响:
      “吃掉你所爱的人,这是青鸟族女子的宿命!”
      “若不能吃掉他,你的孩子会因得不到足够的养分而死去,你愿意么?”
      “没有一种爱情能经得起时间的摧残,他只有三百年的生命,而你,却有一千年!他的身体迟早会化为灰土,而你只有在寂寞中受那虚无回忆的折磨!只有把他的心,放在你的腹中,让他的血肉渐渐化为你身体的一部分,这才是天长地久!”
      这些声音越来越凌乱,最后汇成一个:“吃掉他,这就是你的心意!”
      那一刻,她正紧紧拥抱着他,感受他的体温与呼吸,那巨大的快乐和撕心裂肺的痛苦宛如巨浪一般,铺天盖地而来,让她窒息,无法思考!
      突然她仰头向天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呼。山河震动,一片血影如落桃般飞起,砰的迷茫了她的眼睛。
      她的指间突然一热,低头看时,竟然已深深插入他的心脏!
      指节颤抖,他的面孔已被冷汗濡湿,然而他眼中的剧痛却渐渐平静,他轻轻叹息了一声,仿佛这是他早已预料到的解脱,而后,那双宛如秋夜星辰般的眸子,轻轻阖上了。
      星铧望着他,仿佛同时也听到了自己的心中,传来破碎的声音。
      自己竟然亲手杀死了他,这个用生命与鲜血守护了整整一百年的爱人!她的眸子中渗出夭红的血液,沿着她苍白的脸颊滑落,她突地一挥手,少年那颗精致的心脏竟被她生生剜出,托在手中。
      星铧的面容被血泪沾湿,嘴角却带着疯狂而凄绝的笑意,她突然俯身,将那颗心脏一点点递入口中,缓缓咀嚼着。鲜血将她赤裸的身体染上大团妖艳的花朵。
      空气中,湿润而腥咸的气息让她疯狂,体内的血液巨浪般沸腾,她将头伏在他胸前的巨大伤口中,一口口吞咽他的血液。
      所爱的人的鲜血,竟是如此温暖。
      
      窗外,宇文恕缓缓阖上了双眼。
      原来是母亲,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还将他的鲜血滴滴饮干。原来自己的母亲费尽心机,还是未能摆脱神明早已用欲望禁锢在她体内的宿命!他抬起头,望着山谷上空那风雷交集的夜空,眸中清冷而平静,宛如一汪沉寂的井水,而他身后的羽翼,却已张到极至,在狂风中烈烈飞扬。
      
      星铧的疯狂渐渐平静,她坐在地上,低头注视着怀中的尸体。
      他身体失去了最后的血色,整个呈现出白的几欲透明的姿态,这让他看上去宛如神匠精心刻成的雕塑,还没来得及画上最后的色彩,却是如此完美无缺。
      她俯下身去,深深亲吻那渐渐冰凉的双唇,身后她银色的长发宛如天河一般张开,布满了整个夜空。
      突然,她长眉皱起,似乎突然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这种痛苦从肉体深处而来,却完全无法抵御,她抱着他的尸体,在地上翻滚着,长发从空中垂下,宛如大堆凌乱不堪的白纱。她全身颤抖,凄声呻吟,她的双臂是如此用力,几乎连他的骨骼都要勒碎!
      雷电轰鸣,大地回响,星铧就在天地间忍受着这重生重死般的剧痛。
      终于,在黎明时刻,她诞下了一枚巨大的卵。这是她和少年百年等候的唯一结果。
      来不及欣慰,她用最后的力气从眉心掣出长剑,爬到了巨卵前,脸上是狂喜而又狂悲的神色。
      她在等候命运的判决。
      一声剧烈的雷鸣,巨卵终于摇晃起来,砰的一声,从顶端破开一线。而后,哇哇儿啼传出,新生的婴儿终于破壳而出!
      一切的痛苦、欢乐、希冀,都在星铧脸上凝结,她的眸子又变得静如止水——这竟是一个男孩。她长叹一声,抽出长剑,就要向孩子头顶插下。
      就在这一瞬间,那孩子竟然抬起头来。
      他生着金色的长发,淡紫的眸子,还有一对幼小的羽翼,柔弱的护在他的身后。而他脸上带着的淡淡笑意,竟和自己百年前,在金乌王宫中邂逅的王子,一模一样。
      星铧注视这婴儿,仿佛过了一世的时间,她将剑收起,脸上又浮出那种坚毅的表情,她决心再次违背青鸟族的命运法则,将这个男孩留下!
      然而这个时候,小极乐天的夜空竟然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痕,而后整个轰然坍塌下去,眼前竟然是一片高高的山崖,渺渺云海宛如星河一般,在山崖下涌动翻腾。
      三十头巨大的鸾凤围成半圆,已然将她和新生的婴儿逼到山崖边上。
      星铧望着领头的女子,面若冰雪:“星芸,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想不到却出卖了我。”
      那女子在青鸾上冷冷笑道:“不出卖你,我何年何月才能跻身长老会,开启心中第八灵窍?我跟随你征战这么多年,你最后不过弃我如尘土,跟这小白脸享清福去了,又何尝把我放在心中?”她秀眉跳动,似乎难以自控,良久才又平静道:“这极乐大法随主人心意而动,看似神妙,其实破绽极多。比如,你在承受分娩剧痛之时,就无力再完全控制这周天极乐世界,而我暗中在你身上种下的桐露香,就会从那微小到难以察觉的缝隙中透出,察觉你的所在。”
      星铧冷冷道:“那你带她们来,是想要我怎样?”
      星芸望着天空,一字字道:“我要你死!”
      星铧深吸一口气,道:“好!”突然身化飞电,向星芸扑去。若在平时,星铧的修为与星芸自有天渊之别,然而青鸟族人分娩之后,正是全身力量急遽衰竭之时,星芸却是有备而来,扬手抛开一团彩练。那彩练凌空飞舞,瞬间织成一张罗网,挡在两人之间。
      星铧认得这是女王祭炼的护身七宝之一,如意彩幢,看来星芸出卖她所得,并不仅仅是长老一职。
      星铧冷哼一声,也不变招,去势更快,径直向罗网上撞去。只听一声巨响,那团彩练竟被她生生撞碎!她银色长发披散而下,满面浴血,看上去正如夜魔罗刹一般,甚是惊人。众人为她的气势所迫,不由一怔。
      就在这一怔之间,星铧眉心处一道剑光旋转而出,眼看就要透入星芸的身体!
      突然两人中间一暗,仿佛有什么东西横插进来。
      星铧的剑光竟宛如受了莫大的阻挡,不能再前进分毫。星铧紫眸流转,一字字道:“月酃?”
      一柄夭红的长剑和星铧的剑光格挡在一起,剑身后,月酃的目光比那流转的剑华还要妖异,她冷笑道:“是我。”
      星铧秀眉一挑,道:“想不到,人称‘九霜元正’的月酃大人,竟与这宵小混为伍。”
      月酃冷冷道:“她们也配。”她注视着星铧,微笑到:“不过你就不同了。听说在我闭关百年期间,出了一个传说,说有个叫星铧的后辈,成了青鸟族第一高手——说的就是你罢。”
      星铧不答,只凝神控制着剑光,不让月酃凌厉的剑气侵入。
      月酃叹息一声道:“我想这次的传说是错了。只是不知我若剜出你的心来,挂在昆玉山顶,能不能纠正族人的这种谬论?”
      星铧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我也听过一个传说,月酃大人已经六百年未尝败绩了,不知道到是否也是谬传?”
      月酃紫色的瞳孔渐渐收缩,缓缓道:“你想知道?”她突然握拳在空中划了个弧圆,向上一抛,一蓬烟花宛如星雨流沙一般,在空中盛开。才只片刻,就在夜风中凝形,成九星运转之势。
      日升月恒,水火土金诸星围绕日月而运行,其余星沙化为一带脉脉星河,横亘夜空之中。
      众人只觉眼前星月交辉,竟宛如升起另一个小小宇宙一般,具体而微。而这九星缓缓运行,也仿佛真的牵引着整个星河的力量,化为一股沉沉巨力,催动月酃夭红色的剑华,向星铧压去。
      星铧的脸色渐渐变成青色,她突地一口真气喷到剑上,剑光陡然一盛,强行将月酃的长剑挡住。
      这时,空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凤鸣,一头浑身青羽都化为金色的鸾凤在星铧身旁盘旋,眼中全是哀恸焦急之色。它双翼卷起巨大的旋风,修为差一点的人,竟被它吹得几乎站立不住。
      星铧双手交叉胸前,全力向下一压,她光洁的皮肤上迅速裂开道道细纹,夭红的血雾从那些细密的裂纹中迸散而出!四周被剑上爆出的血光照得赤红,让人一时难以睁眼。满天血影中,一道暗红的微光无声无息的从她体内透出,附着在青鸾身上,青鸾似乎有所知觉,双翼展开,将那缕微光护翼其下。
      就听星铧嘶声对青鸾喝道:“走!”
      那头青鸾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似乎再向主人作作后的道别,它一旋羽翼,将地上哇哇啼哭的婴儿抓起,展翅破空而去。周围的青鸟族人纷纷放出飞剑阻挡,只见那些七彩的剑光被它金羽一碰,立刻化为顽石,跌落到地上。剑声锵然中,青鸾冲天而起,满天的结界竟也挡它不住。
      月酃眸中妖光更浓,催动九星加速运转,回头对星芸喝道:“蠢货,拦住它!”星芸慌忙中应了一声,将如意彩幢祭起,一面剑与身合,向青鸾直扑而去。
      彩幢嗖的散开万条虹练,在空中交织穿插,宛如一个巨大的蚕茧,将青鸾整个包裹起来。只听青鸾怒啼,在蚕茧中左冲右突,却似乎受了极大的阻挡,无法脱身。星芸得势不让,掐指默念咒语,那蚕茧登时宛如得了神力催动,飞速旋转起来,数条彩带脱出,利刃般在其中穿插斩落,似乎要其内的东西生生搅碎。只听凤鸣生生,婴儿的啼哭也越来越凄厉起来。
      月酃冷冷笑到:“看到自己的坐骑和后代被绞成齑粉的感觉如何?”
      星铧双眸都已赤红,道:“未必!”双手又是一压!血光迸散,卷起一道沉雄已极的力量,铺天盖地而来。月酃心中也不由一惊,全力行法,瞬间已将九星连珠之力提升到了极限!
      一时天地震颤,整个山崖似乎都难以禁受这足以令天地改易的力量,坍塌下去。
      突然,山崖东面传来一声轰然雷鸣!那团旋转的彩茧顿时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星芸心知不妙,正要将彩幢脱手,却已然不及。那神雷瞬息已追踪而至,在她颅顶当头击下。只听一声惨呼,星芸全身已被这均天神雷烧灼,宛如陨星一般向山崖下坠去。而如意彩幢竟被击为碎片,彩蝶般飞散得满山遍谷都是。
      刹那间,那头青鸾破茧而出,带着婴儿,向天际呼啸而去,片刻已然消失了踪迹。
      月酃一怒之下,将全身灵力再提升一倍,让九星正好运行成一线连珠之相。只见九道光芒汇而为一,如江海怒啸,如天河倒泻,向星铧卷去。
      四周峰峦隆隆作响,整座山崖彻底崩崔,连高远天幕,似乎也被强行撕开道道巨痕——这一击竟宛如灭世的劫,要将一切渡化到天地尽头!
      然而,那贯天透地的力量,从星铧体内直穿而过,竟似乎没有遇到丝毫抵挡!夭血绽放,月酃五指如勾,已然洞穿了星铧的心脏。两人的身形向着已崩塌的山崖下飞速坠落,月酃脸上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反而是一片狂怒。
      星铧刚才竟利用血影的掩护,将自己的第二原神藏于青鸾翼下,引诱星芸施展出如意彩幢,而后用原神体内真火,引来均天神雷,拼着神形俱灭,将如意彩幢以及星芸的原神完全震散。而那青鸾,竟趁机托着新生的婴儿逃走了。
      月酃当然是胜了。然而对手事先因分娩而元气大伤,如今又分走了第二原神!
      她们到底谁才是青鸟族中最强的战士?这个疑问已经永远没有了答案!
      月酃眸中光华流转,宛如地狱妖莲徐徐绽放。她猛地一掣手,星铧的心脏已然被她剜在手中。上面八窍分明,第九窍已然成型了一半,还在脉脉搏动。
      星铧她遥遥望着远天,缓缓闭上了双目。她苍白的脸上显出一丝嫣红的笑意,那里边竟然没有痛苦,有的只是解脱。
      星铧的身体在夜幕中飞速坠落。
      她的肉身,终于在死亡的瞬间,如蚕蜕般挣脱了神明的约束,化身为蝶,在无尽的夜色中自由飞舞。而那无尽的宿命与传说,最终不过一具干枯的脱壳,被她抛弃在这三丈红尘,大千世界。
      天地一片黑暗。
      ——只有在这样的夜色中,她和她所爱的人才能真正相拥安眠。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