蔽日旌麾云外来


  •   宇文国师出征青鸟族之日,定在九月十九。这也是佛诞之日。
      那一天秋雨连绵,隋炀帝带着三公九卿,亲自在大兴城门为国师送行。
      炀帝递过撒上乡土的旨酒,宇文恕并没有饮,而是割开自己的手腕,将酒汁与鲜血一起泼洒到大隋衮龙旗上。
      他手腕上,有一大块天生而成的透明斑痕,甚至能透过那一片晶莹肌肤,看见他的骨骼与经脉。
      而他的血竟然也是桃花一般的夭红。
      那一刻,他背后那对传说中的金色羽翼也在秋雨中徐徐展开,大兴城的上空宛如升起了一轮金色的太阳,城头无边的雨云也惶然退避,。
      金翅挥舞,宇文国师端立城楼高处,血红的战袍猎猎飞扬,是如此庄严、俊逸、高大,宛如天神。
      大隋君臣忍不住望着染血的大旗热泪盈眶。远处围观的百姓唏嘘连声,有人喊出了国师千岁的口号。他们仿佛瞬间就忘记了关于国师是妖魔的传说,忘记了那些雨夜在国师府中啼哭的婴儿。
      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一定是天佑大隋,让天神降临了人间。
      雨停的时候,宇文恕辞别大隋君臣,三十万大军扬麾西进。
      大兴城的百姓们夹道欢送,他们相信,国师此去,定然能剿灭青鸟妖族,为大隋带来可流传万代的荣耀。
      
      大军车马隆隆,碾过尘土飞扬的黄河古道,听过漫漫的丝路驼铃,胡笳悲切,大漠飞烟,离中土的繁华,是越来越远。
      旌麾猎猎,虽然万里跋涉,但隋军的战阵依旧齐整而庄严。国师的战车金壁辉煌,由十六匹龙驹牵引,碾着炽热的黄沙,缓缓前进。
      车厢内锦帐低垂。宇文血璎静静的趴在宇文恕膝盖上,手中把玩着一盏白玉杯,金黄的长发披垂下来,宛如一匹锦缎,柔柔的堆在宇文恕脚下。
      他的眸子宛如碧绿的猫眼,妩媚而透明。苍白的皮肤褪去了血池中染上的红晕,竟和手中那只玉盏毫无分别。玉盏中是半杯浓浓的鲜血,另外一半还残留在他夭红色的唇边。
      他看上去已经有五岁大了。
      突然,马车一震。宇文血璎几乎站立不住,跌倒在地。他全身好像没有骨骼的支撑,柔软得不能承担分毫外力。
      一阵尖利的鸣叫响彻云霄,窗外的阳光陡然一暗,窗帘剧烈颤抖,瞬间已被绞成碎片!两只金色的怪眼将碎片冲开,而后伸出一只血红的利哕,略一张望,嗅到血腥之气,立刻恶扑而来。
      这是一只巨大的青鸾,双翼张开足有一丈长,全身陆离的青气几乎将大半个车厢塞满。它金色的怪眼发出锐利的凶光,径直扑向宇文血璎。桌椅、帏幕、车柱,凡所阻挡,都被它一啄贯穿!
      宇文血璎大愕,一时竟忘了抛开手上的血杯。
      杯中淡淡的腥气将青鸾激得发狂,刹那间,那血红的利哕已如雷电般击到眼前。
      宇文血璎透明的瞳孔瞬时张得极大。
      透过破碎的车窗,他看到在夺目的朝阳下,无数只青色的鸾凤在天空中飞舞,每一只身上都沾满了人类的鲜血。有的一爪抓起隋军,冲天而上,双爪乱绞,瞬间已将人体撕成齑粉;有的用利哕将人穿起,飞到半空再摇头抛下,另外几只青鸾就盘旋而上,在半空中彼此撕扯争夺。
      长空乱血如雨,残肢宛如破碎的木块一般纷扬抛落。车窗外撕心裂肺的惨呼听去仿佛极进而又极远。
      那只巨大青鸾血红的的利哕已抵入眉心,那一瞬间,深沉的恐惧从宇文血璎心头升起,他喃喃道:“不,不要!”
      突然一道光线从暗处穿射而出。这道光线并不明亮,却宛如将整个时空划破!
      氤氲的乌光散去,这是一柄墨莲。莲花半开半阖,看去十分清雅,莲萼处镌刻着十二个史籀大篆,更显古意,除此之外,再看不出特异之处。而那只凶戾的青鸾却宛如看到了命中的魔星,顿时丧失了杀戮的勇气。它畏缩的向后退去,全身的羽毛都在瑟瑟颤抖,金色的眸子也变得一片灰白,眼中竟有种乞怜的神情。
      宇文恕轻轻一弹指,那柄墨莲顿时飞跃而起,卷起数尺长的乌光,在青鸾脖子上一绕,而后顿时破窗而出。青鸾甚至还未发出一声惨鸣,头颅已然折断,跌落到地上。大蓬夭红色的血花,宛如地府魔泉,盛开在它尚未倒下的残躯上。
      宇文血璎不再害怕,反而爬上前去,围绕着青鸾的尸体,饶有兴致的看着,仿佛在欣赏一株妖异而美丽的花树。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颠起脚尖,将雪白的双手在青鸾碗口粗的伤口上,去拨弄那口血泉。喷洒的鲜血受了阻止,四处乱溅开去,将他的衣衫染上朵朵桃花,他却丝毫不以为意,眼中露出兴奋的光泽,似乎在享受这血中的余温与馨香。
      过了一会,血泉渐渐低了下去,宇文血璎感到有些失望,掣回手,轻轻舔食起来。
      那朵墨莲化身如剑,破窗而出,宛如一只狂怒的巨龙,从鸾群中绞过。乌光过处,青鸾尖声哀鸣,无不头身分裂,从半空中重重跌落。满天桃红色的血雨随着剑华乱散,宛如在蓝天中拉开一道瑰丽的彩虹。
      突然,一声清越的哨声从远方响起,剩下的那群青鸾宛如得了命令,飞速向西方逃去。瞬息已经不见踪迹。
      西方天幕空远,只有一团浓厚的红云,沉沉垂在地平线上。
      宇文恕冷眼看着它们,轻一挥手,那朵墨莲从天空中回转,瞬息已消失在他体内,竟宛如和他本人合而为一一般。
      军士们仰头望着天空,似乎已经痴了,连地上散落的青鸾和同伴的尸体也不再看一眼。
      良久,一个副将上前道:“大人,下令追击么?”
      宇文恕举手道:“不必。那只是探信的青鸾,它们的主人,想必已经得到消息了。”
      副将讶然道:“它们的主人在哪里?”
      宇文恕冷冷道:“就在这西昆仑山中。”
      西昆仑山?难道他们已经到了传说中的群玉之山?然而天幕高远,四周黄沙漫漫,日色苍茫,又哪里有西昆仑山?
      宇文恕一挥手,一朵淡青的莲花,从他指尖升起,开始只有蚕豆大小,在掌上悬空升高,花瓣披拂,却是越开越大,大到极处,竟化为一朵巨大的涟漪,突地扩开。
      砰然一声轻响,众人眼前隔挡的一层朦朦沙土,都似乎被狂风吹散,而后,这圈巨大的涟漪仿佛渗入地表,迅速扩散开去。边缘所到,茫茫沙漠竟然平空消失,幻化出一片青郁的大地。
      大地尽头,一座高耸万仞的神山,渐渐显影留形,出现在蓝天白云之下!
      副将瞠目结舌,良久才道:“难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青鸟族的幻术?能让这样广阔的地方改变形貌,实在神乎其技!”
      宇文恕冷冷笑道:“它们改变的只是你的心。”他抬头仰望神山,背后的双翼突然展开,夺目的金光瞬息了他的全身。
      只听他一字字道:“从今天起,我要将它们的心,一颗颗挖出来!”
      
      昆仑之西,是美玉诞生之处。上有玉楼十二,下有弱水三千。
      山势开阔,一道五色河流横亘在众人眼前。水势浩淼,宛如天空中一弧巨大的彩虹,被天孙巧手剪裁而下,轻轻系在这玉山山脚。
      水流分为五股,赤、黄、青、白、黑,分别笼罩着一层同色的薄雾,虽在一起流淌,但彼此绝不混淆,看去光影陆离,绚丽无比。
      河水幽微浩淼,宛如天河一般,深广浩淼,不可测度,其中,也没有任何草木水禽。
      “昆仑地之中也,其外有五色弱水,横绕三千里,深十三寻。鸿毛不浮,不可越也。”
      在这弱水之中,连鸿毛都不能浮起,一切灵力也将被封印。
      渡过这弱水,就是群玉谷。山谷的另一端就是青鸟族聚居之地。宇文恕所走的这条路,正是靠近青鸟族的秘密捷径,最快捷,却也最为险恶。他为这一战准备了整整十年,再不想作无谓的耽搁。他跋涉千里而来,却只想打一场战争,那就是决战。
      然而弱水三千,不可跨越。
      森森寒意就从七月的流水中蒸腾而出,透人骨髓。大隋三十万大军都在这横亘千里的河流边驻足。从这边望去,五色流水无尽浩淼,对面只剩下隐约一线,也不知是河岸,还是遥远的地平线。
      宇文恕从袖中取出一朵粉莲。这朵粉莲大如碗盏,莲瓣微合,含苞未放,通体由一块粉玉隋雕成,晶莹剔透,宛如一滴巨大的水珠凝结而成。宇文恕手指微扣,一团金光笼罩粉莲之上,莲台在空中缓缓旋转起来。每旋一周,莲瓣便张开一层,待到莲花全部绽放之时,却发现莲心却无花蕊,却盛着半盏冰片。冰片层层叠叠,却尽是夭红的色泽,宛如一蓬刚刚流淌的鲜血,却在莲台中心凝成了瑟瑟寒冰。
      宇文恕一指,粉莲倒顷而下,那片片寒冰从莲心中飘摇散出,只在空气中一触,就宛如烟霞一般化开去。只见这烟霞弥散得极快,一时间,仿佛整个河面上空都染上了夭红的影子。
      宇文恕突然伸手在眼前的烟霞中画了一个十字。一瞬间,宛如整个时空都被这个十字撑开巨大的间隙,一声遥不可及的裂响似乎从地脉深处透空而上,眼前的五色弱水突然震颤起来,仿佛那深不可测的河流之底,也被这道间隙裂开,天河一样浩瀚的河流顿时向其中倾泻而去!
      风生水起!天地回响之声隆隆不绝,那三千里弱水,竟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寸寸收缩!顷刻之间,就成了只有一尺来宽的浅溪,而四周峰峦耸立,桃林片片,竟没有丝毫改变。
      宇文恕手中的粉莲却仿佛越来越重,他身后的金色羽翼徐徐张开,在空中飞扬,身上护体金光若聚若散,似乎也在承受这巨大的压力。而从莲口中倾泻而出的夭桃色的光环,化作一条常常的丝带,将整个浅溪表面罩住。
      大隋军士无不目瞪口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宇文恕喝道:“下令渡河,决不可碰到这些水!”
      副将怔了怔,令旗一挥,三十万大军一字列开,向这缩微后的弱水跨去。军士们虽觉得不可思议,然而国师积威之下,也只得上前。
      一步跨出,四周的景物旋转变幻,竟有惝恍迷离,如在梦中之感,似乎这一步竟然已经跨出了千万里的距离,不过是双腿抬起、落地这一瞬,却真是恍如隔世,似乎自己跨过的,并不是一条浅浅的溪流,而是冥界忘川。
      一瞬间,已经经历了生死交替的轮回,世界已是灭度而又重生过了。而从粉莲口中飘出的那条索带,却仿佛始终将自己的笼罩其下,指引这人们前行的方向。
      突然,一道青光从云天深处劈下,这一击宛如均天雷裂,迅捷无比,也强悍无比,宇文恕手中一震,粉莲竟然被震碎了一瓣,裂开了一个缺口!满蓬夭桃色的冰片瞬间破碎,化为一道道红色的溪流,沿着宇文恕的手腕淌下!
      那条缩微的弱水突然涌起滔天巨浪,随着轰然巨响,迅速还原,又铺衬为浩淼无涯的巨流!
      时空宛如无法承受这突然的延展,发出一声声被强行撕裂的痛苦嘶吼,而后边少数还未来得及跨过河流的军士顿时跌入深深弱水之中,瞬息依然沉入河底。有的士兵整个身体也被生生撕裂,首级尚留在这头,一脚却已在三千里之外的对岸!
      宇文恕眉头一皱,一招手,战车的顶盖宛如被飓风卷开,宇文血璎像一朵落花般的被长风托起,轻轻落到宇文恕怀中。宇文恕一手抱起血璎,一手托着粉莲,背后羽翼猛然挥动,向弱水对岸飞去!
      只一瞬间,二人已在千里之外,而他身后,隋军万蓬凌乱的鲜血,宛如赤红的莲花一般,在五色弱水上开了又谢,惨呼之声直洞云霄,又最终归于沉寂。
      他猛然敛翼,轻轻降落在对岸的土地上。这里的泥土,竟宛如桃花堆成的一般,鲜艳无比。而四周的景物,都笼罩在桃色浓雾之中,数丈之外,竟已完全不可见。已渡过河的军士,正站在这浓雾之中,惊魂未定,望着宇文恕的身影,他们又齐声欢呼起来,仿佛又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宇文恕身后羽翼一张,万道光华从他身后发出,将眼前的浓雾渐渐驱散。
      一座完全由七彩美玉垒成的山谷宛如画卷一般,在眼前徐徐展开。风暖日净,良玉生烟,若从这堆积如山的琳琅中随意取下一块——哪怕是其中最黯淡无光的一片,都将是价值连城的珍宝。
      昆山玉谷,彩色烟雾蒸腾,紫泉静静喷涌,撒开万点彩珠。这就是无尽的传说的缘起之处,人类想象中仙家富贵的极至之所。
      然而,这美玉之谷却被一片沉沉杀意笼罩——青鸟族的战阵,已经在谷中森然列开。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