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台飞血战龙狂

  •       上金顶。
           秋璇有些讶异,她这才想起,他们来峨嵋的目的,是为了借助山川灵秀之气,让郭敖施展出最强一剑,决战于峨嵋之巅。
           难道郭敖还没有忘掉这件事么?
           郭敖的脸色越来越冷。时近正午,蜀地日色幽淡,穿过峨嵋无边翠木,变成一片森碧,再照在郭敖的脸上,便将他的脸照得斑驳陆离、阴晴不定。
           金顶已然在望。
           郭敖忽然转过头来,对着秋璇道:“我将比剑的场所选在金顶大殿之前,你没有意见吧?”
           秋璇默然,点了点头。无论在哪里都一样,都只会以郭敖惨败而告终。
           钟成子的刀刃并非指向秋璇,他只是在炫耀,在求告。否则,他早就死了。
           不要向秋璇出剑,这也是个禁忌。
           金顶寂然,大门紧闭,似乎整座山都在沉睡着,并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郭敖猛然用力将大门撞开,里面的目光齐唰唰地向他们转了过来。
           秋璇没有想到,门内院子中竟然有这么多人,几乎将整个山头都塞满!这些人都穿着红黑相间的长袍,手上都握着兵器,可以看得出,他们的武功都不弱,甚至不少都是威震一方的高手。
           那些人显然没有料到二人的闯入,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郭敖却长笑了起来:“我没有失望,今日我赢定了!”
           他转身向着秋璇,悠然道:“这些就是我的剑!”
           秋璇看着他,眸子渐渐亮了起来,她嗅到了一丝有趣的味道。
           她能看出,从那个阴暗恐怖的洞穴中走出之后,郭敖身上起了某种莫名的变化,或许,这能让峨嵋之行变得有趣起来?
           她甚至有些期待郭敖的出手,让她好好看看,他究竟要刺出什么样的一剑。
           郭敖转过身,缓缓向人群的正中间走去。那些人想要拦住他,但郭敖身上升起一股异样的杀气,却让他们不敢妄动。但当郭敖逼近大殿时,几十把长剑同时亮了起来,雪浪般的剑光连成一片,将郭敖挡在了外面。
           郭敖低下头,血,将他的鞋袜染湿,他循着血流来的痕迹看去,就看到了一具扑倒在台阶上的尸体。那是一具女尼的尸体,郭敖知道她死的时间并不长,因为鲜血透过鞋袜,还能感觉到一丝温热。这样的尸体还有很多,歪歪斜斜地倒在台阶周围,将大殿围了一圈。
           殿门口,守着几十名女尼,脸上全都布满了惨烈的表情,郭敖看到了她们的心情,曾几何时,他也有过这种誓死保卫某物的决心。
           所以他停住,转过身来,就站在这群女尼身前,面向着那些人。郭敖的目光掠过他们,淡淡道:“我知道你们是天罗教众,也知道你们是来灭峨嵋的!”
           众人耸然动容,所有的目光齐聚在郭敖身上。郭敖笑道:“我们并不相干,我是来比剑的。”
           那些人稍稍松了口气,郭敖身上透出的气息让他们感到有些压抑,他们决不愿意在即将攻灭峨嵋的时候,惹上这么一个难缠的对手。
           哪知郭敖却说了句让他们费解的话:“但见到你们,我忽然想起我的另一把剑来。”
           他的手伸出,一把洋溢着淡紫色光芒的古剑出现在他掌中,郭敖手指抚过剑锋,那剑身上响起一阵微微的啸音,一望而知是柄绝世的好剑。
           众人中有几人见识广博,禁不住叫道:“舞阳剑!你是剑神郭敖?”
           郭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反手将舞阳剑插在台阶上,淡淡道:“舞阳剑以山川秀气为剑,但现在,我的剑却是你们!”
           他猝然凌空一抓,随着他手势才抬,一篷诡异的红光突然从他手间溅射而出,竟随着他的五指布散满周围一丈,鲜血飞溅,五名天罗教徒的头颅被这几道红光掠过,直飞向天!
           郭敖缓缓收指,他每根指尖上都凝结着一点鲜血,他将沾满鲜血的手掌加于额头,阖上双目,长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在享受这血液的温暖。
           然后他睁开眼睛,双目已变得完全赤红。
           他的手再度挥出,诡异的红光闪电般掠过,又有十几人被这红光扫成两段!
           而每杀一人,红光便强盛一分。天罗教徒一阵大乱,纷纷掣出兵刃,向郭敖攻了过来,但郭敖身子已幻成了一团血光,每一动便有几人死亡!
           秋璇心头闪过一阵不祥的预感,眼前的郭敖已不是她能够想象与控制的了,她再也不想继续。于是,她转身,向山下走去。
           红光陡然强盛,一闪就到了她身前,郭敖长笑道:“我还未出手,你怎能走?”
           秋璇就觉一道大力涌了过来,她纵身疾退,绯红的衣衫越过人群,飘到大殿门前。她身子才站稳,就看到了郭敖那红到诡异的眸子。
           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起了山洞中陈列的那些扭曲的肉团。
           从进入山洞开始,郭敖的行为就渐渐失常。难道这可怕的剑法,也就是他封印在自己心底的秘密么?那么,他为什么又将它施展出来呢?
           秋璇蹙起了秀眉,沉沉思索着。
           郭敖的声音轻轻传来:“小心了,我要出剑了!”
           她猛地一惊,就见几朵血花炸开,组成一幅凄美的图画。那是郭敖的手闪电般挥过,将几名教众的头颅斩下。而他的手掌染满了这些鲜血,也仿佛一朵赤红之花,妖艳地在空中滑过,逼人的剑气就从其中流泻而出,直溅秋璇!
           秋璇并不担心这道剑气,她只是有些心惊。
           因为,她完全看不到郭敖,她看到的只是一个完全幽闭起来的灵魂。
           她看到的仍旧是剧烈颤抖着的、昏迷着的、怀着无际无涯的惊惧,蜷缩在绝望尽头的孩子。
           剑气冲天,卷起峨嵋金顶上残存的森森碧气,陡然化得凌厉无匹,带着冲天厉啸,向秋璇直斩而下。
           天罗教徒的脸上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这一剑威力之强,恐怕连金顶大殿都能斩成两半!
           剑气直取秋璇。
           不要向秋璇出剑。这个禁忌就要在这一刻被斩碎,化为尘埃。
           秋璇却全然不动,漫天红光就在触及她衣襟的一瞬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郭敖忍不住动容,他的剑气仿佛击到了汪洋大海中,并未激起一丝风浪。他骇然抬头,就看到两只面具。
           一左一右,两只青铜面具,森然矗立在郭敖面前,几乎将面具背后的人完全覆盖住。面具的顶端有两只突出的魔怪一般的利角,上面涂满了奇怪的花纹,看上极为骇目;但面具上雕的,却是无锡阿福一样的胖娃娃脸,在满足而天真地笑着。这面具的雕工精细之极,魔怪长角的森厉,胖娃娃的富态,都栩栩如生。这两者组合在一起,却有种异样的诡秘。
           面具后伸出四只红润的手掌。郭敖那威力无匹的剑气红光,就被这四只手掌挡了个干干净净。郭敖血红的双目中也不禁露出了一丝讶异。
           一个干涩而有些沉闷的声音从面具背后响起:“飞血剑法?”
           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从另一具面具背后传出:“这等邪剑本该灭绝才是,想不到我们两个老头子又见到了。”
           秋璇笑道:“既然让正义的哼哈二将见到了这么邪恶的剑法,那一定就要铲除的了。你们慢慢打,我先回去了。”
           郭敖目中赤红之色更浓,长笑道:“想要铲除我?那就看你们受不受得了我的剑了!”
           他一探手,红光陡长,向两边疾射而去。那两位头戴面具的神秘客同时出手,郭敖就觉两道沛然之力猛然扫出,凌空将他的剑气截断,跟着反压而下。那么霸猛的飞血剑法,竟被这两人硬生生压制住。
           耳听那两人怒道:“在我们两位老人面前,还敢施展这等邪恶的剑法,难道当我们这两位武林正义使者不存在么?”
           “我管你!”
           “你肆意行此恶事,滥杀无辜,难道就不怕天诛地灭么?”
           “你管我!”
           “咦?!”
           郭敖甚至能想象到两只面具后的脸的表情,他心底涌起一阵快意,忍不住长笑起来。
           笑声中,众人的脸色却都有些沉重。
           飞血剑法是最为邪恶的魔道剑法之一,乃是以敌人或者自己的鲜血增加剑势的威力,杀人越多,威势越盛。这种武功虽为罕见,但也并未罕见到绝传江湖的地步。几乎每一代都会有几个邪派高手,仗着这种剑法,横行江湖。然而,却没有一个人的飞血剑法,能凌厉到郭敖这种地步——这几剑一出,几有天地破碎,神鬼难当之力!
           难道他还得到了其他秘法的淬炼,才让这种邪道剑法显得无所不能?
           猛地一阵响亮的大笑声传来,就见峨嵋金顶上冉冉飞来三四只巨大的璇玑青凤,钟成子的声音铺天盖地而来:“好!杀得好,这样才有霸气,才会成为天下无敌的剑神!什么狗屁的天理人情,天诛地灭,都是骗小孩子的玩意!”
           他的手扬起,指着金顶万千人中的郭敖:“杀吧,在大罗真气的引导下,这些人都将成为你的剑,而你将成为天下无敌的剑!”
           天罗教众闻言一阵惊恐,有人认出钟成子来,大叫道:“钟成子,你也是天罗教众,竟敢行此残杀同道之事,难道就不怕雄尊降怒,教主将你形神俱灭?”
           钟成子大笑道:“我已与天地同寿,什么人能灭我?什么天罗教,什么雄尊,岂能约束得了我钟成子?今日我修成剑道极诣,连崇轩都不是我的对手,你们这些小孩子,还是乖乖地成为剑的一部分吧!”
           他座下的青凤突然一声鸣叫,口中喷出一阵淡红色的粉雾,迅速在金顶布开。天罗教众惊恐叫道:“钟成子,你下的是什么毒雾?”
           钟成子笑道:“放心,此乃桃花仙瘴,只会令你们的内息迟缓,武功打点折扣而已。”
           那些天罗教众齐声怒喝,纷纷向外冲去。钟成子慢悠悠道:“但你们千万不要冲出这团红雾,因为桃花仙瘴之外,就是青梧仙瘴,沾之必死。”
           众人这才看清楚,粉雾之外,还有一层淡淡的青光,映在峨嵋山千重碧气里,十分隐晦。但山顶风那么大,却依然吹不散这层青光。想到钟成子的种种可怖之处,天罗教众不禁都是一凛。他们不由都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要是崇轩在这里就好了!
           只听钟成子悠悠叹了口气,道:“若是崇教主在此,我忌惮他神鬼莫测的手段,若是没有十分的把握,可真不敢动手。但现在,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粉雾更浓,天罗教众就觉内息都是一窒,胸口烦闷之极,几欲呕出。但郭敖却感觉到无比的舒畅,这层粉雾中仿佛含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正不住灌输到他体内。他的目光越来越锐利,身上的杀气也越来越浓。
           哼哈二将的掌力,已渐渐约束不住那团跃动的赤红。
           郭敖直盯着哼哈二将,两人心中同时升起一股寒意,哼大叫道:“乖乖不得了,这小子越来越厉害了,老头子快撑不住了!”
           哈也跟着叫道:“咱们这天下无敌的正义使者,看来是主持不了正义了!”
           郭敖目中泛起一阵冷意,大笑道:“原来你们已经明白了,那就送你们上路吧!”
           他身子倏然后退,被哼哈二将控约住的那道赤红剑芒立即被拉长,宛如一道长虹,溅射在郭敖与哼哈二将之间。郭敖身子闪电般向一侧跃出,只听一阵惨叫,被这道剑芒触及到的天罗教众,尽皆身子断为两截,浓重的血腥气冲天而起,金顶之上顿时充满了腥风血雨!
           哼哈二将急忙收手,郭敖手一抬,那道剑芒顿时收缩到他的掌间,吞吐不定。漫天血气宛如受到什么牵引一般,向他的掌间汇聚而去。那道剑芒更深、更红,耀眼欲盲。
           郭敖长啸道:“试试这一剑!”
           他身子飙射而出,赤红的剑光萦绕在他身周,宛如一个巨大的血球,向哼哈二将冲了过来。哼哈二将冷笑道:“才学了几招剑法,就想挑战老头子?”
           他们退后一步,两只手掌一起拍出。一掌直立,一掌横斩,郭敖的剑光竟然无法越雷池一步!
           但郭敖全然不惧,长笑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那就等我再杀几人!”
           他身子闪电般退入人群中,血浪立即高高溅起。他的身形一退即进,掌间那无形的剑光更加浓烈起来。
           郭敖双目浓赤,但神情却极为冷漠:“十人之剑不能胜你们,我就杀百人,百人不能,我就杀千人!”
           钟成子闻声纵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知道么,你缺少的就是这道邪魔之气啊,现在你完美了!”
           郭敖赤瞳抬起,冷冷盯在钟成子身上:“我杀了这两个老不死后,接着就来杀你!”
           钟成子兴奋地大叫道:“我等着你呢!只要你能杀得了我,我死都甘心!”
           郭敖不再说话,双瞳缓缓垂下,照在哼哈二将身上。怨怒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开,整个金顶都被这股凌厉的邪气包围。
           哼哈二将忍不住退后一步。
           突地,大殿殿门轰然打开,几十位女尼鱼贯而出,秋水一般的剑光指向郭敖。
           郭敖一动不动,目光却倏转森然:“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的剑为什么却对着我?”
           为首一位尼姑身上遍染血迹,正是峨嵋九凤中的轩清,面容肃然道:“本派讲究的是除魔卫道,你滥杀残忍,便是魔头。”
           郭敖大笑道:“我杀的都是你们的敌人,岂能是滥杀?”
           轩清合掌道:“阿弥陀佛,峨嵋弟子乃方外之人,并无敌人。”
           郭敖怒极,道:“那这些人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呢?难不成他们要杀你们,你们就引颈就戮。”
           轩清道:“那倒不必。他们乃是凡俗之人,不懂慈悲,是以打打杀杀。峨嵋弟子志在自保,方才据挡各位施主,误伤了十几条人命,已是大为过分,死后当落血池地狱了。”
           郭敖冷笑道:“如此说来,我若是死后,要生生世世都浸在什么血池地狱了?”
           轩清道:“那也不至于。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只需消了杀意,峨嵋立时又成清净之都。”
           郭敖冷笑道:“我却不相信什么神佛地狱。我只知道,若我真的放下手中刀,我立即就会落入地狱!你们是出家人,我不想杀你们,快快闪开,我要出手了!”
           轩清面容无比虔诚,道:“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若是出手,便请先对付我们吧!”剑光如水,层层布在郭敖身前。
           郭敖脸上的红光一闪而灭,冷冷道:“你们当真不闪开?”
           轩清缓缓摇了摇头。她身材瘦小,裹在宽大的僧袍里,并不显眼,但现在却仿佛是一块碑,将郭敖所有去路一齐挡住。郭敖不再说话,红光倏然破空而出。
           猛地眼前风声大作,一座庞然大物猛然向他砸下。郭敖心灵与剑光几乎相合,动念之间,身子已然斜退八尺。只见一个巨大的金卵矗立在他的面前。
           那卵有一人多高,尽是由金色的丝线缠成,坚固之极。卵顶上,坐着一位头戴青铜面具的黑衣人。哼哈二将大喜,叫道:“大哥来了!”
           他们得意洋洋地对郭敖道:“我大哥嘻来了,你就威风不起来了!”
           嘻、哼、哈,他们的名字可真是奇怪。
           郭敖知道,这决不是他们真的名字,这三位老人看似疯疯癫癫的,功力却深到不可思议的境界,远远超过郭敖所遇过的高手。他们为什么会形影不离地保护着秋璇,郭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要打败他们,取得华音阁阁主的位置。
           那时他才不辱没了手中的舞阳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