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魔魇起彷徨

  •       幽光极为隐晦地闪烁着,仿佛是在向他们宣示生之希冀,又仿佛是在诱惑,诱惑他们投入到更大的黑暗中去。
           郭敖突然住脚,一股恐惧感从那幽光中喷薄而出,硬生生地植入到他的心中。
           那是一位高手对于危险的直觉,曾在危急关头数度救了郭敖的性命。
           难道有什么更可怕的敌人藏在这洞中,等着阻杀他们?
           难道那敌人比钟成子更为可怕?
           郭敖目中泛起了一阵复杂的神色,命运再度以广漠的未知姿态矗立在他面前,让他感到无边的恐惧。
           这种恐惧,原本只存在于那些残破的记忆里,多年来重未有过,而今却如此不可遏制的涌上心头。
           秋璇皱眉道:“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的确有些来不及了,因为钟成子背后又伸出几只更粗更长的刀刃,正以刃为足,向他们缓缓逼了过来。
           进还是退?
           郭敖一咬牙,拉着秋璇的手,冲进了洞穴那淡淡的微光中。
           隐约之中,他听到了钟成子一声长叹。
           幽光越来越盛,将他们包围住。两人被这幽光吞没,只剩下脚步声撞在洞穴的壁上,铿锵作响。
           郭敖的脚步猝然顿住,再也不肯前进半步。
           秋璇一下停不住脚步,但郭敖的手紧紧攥住她,拉得她手臂一阵剧痛。秋璇讶异地看了郭敖一眼,却赫然发现郭敖身子剧烈地颤抖着,一双眸子完全被惊恐塞满。
           秋璇心中升起了一阵错愕,她看到的似乎不是个身临极度危险的剑客,而是一个被惊惧压倒的孩子。
           她忍不住顺着郭敖的目光看去,美丽的面容瞬时也被惊愕充满。
           这并不是通往山外的通道,而是一间小小的房子,是间陈列室。只是那些陈列品太过于奇异。它们每一件都是模糊的,扭曲的,仿佛是一团写满了墨,然后揉烂了的纸团,被乱糟糟地堆在了这里。但盛着它们的托盘,却是镂刻了极为精致的花纹的金盘。
           一丛巨大的水晶从金盘中矗立而起,将它们包裹在中间,它们就仿佛是亿万年前的化石,被冻结在这巨大的水晶中。
           这一团团模糊的陈列品,却恍惚散发着极为诡烈而残忍的气息,让人不忍再看。
           因为,它们实在太像一个个的人。
           一个个被扭曲,揉烂了的人。
           秋璇甚至看到了一个头颅,那个头率头颅尚且完好无损,也因此它面部上的表情是如此生动,生动到它每一丝纹路中所表现出来的恐惧,都足以骇破一个常人的胆。
           秋璇忍不住想象,那团污糟的黑团,实际上就是它的身体!这个想法让她禁不住一阵恶心。究竟是什么样的手法,会将一个人的肉体蹂躏到这等地步?
           秋璇呆了片刻,转身向外冲去。她绝不愿在这里多呆哪怕一秒钟。
           猛然一声响,郭敖一头栽倒在地。
           他的手仍然紧紧握着秋璇,任她如何用力,都无法摆脱。那仿佛是沉入奈河的鬼魂所握住的最后一丝温暖,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开的。
           郭敖双目紧闭,身子抽搐着,竟已昏迷了过去。
           秋璇怔了怔,将头上簪着的海棠摘下,用力向郭敖眉心刺去:“快些起来!这里不能睡的!”
           一个声音道:“每个月的十五,我都要到这间房子里呆半个时辰,好好看看我的这些作品。”
           钟成子身形潇洒地踱了过来,尽管鲜血浸透了他胸前的衣襟,还在不停地向下流淌,但他却全然不觉。
           他的神情中带着一丝傲岸,看上去荣耀无比:“虽然它们都失败了,但却源于一个伟大的构想,所以它们一样伟大无比。”
           他的目光从这些污团上掠过,目光中带着无限的赞赏:“每次我坐在这间斗室中,我都觉得是与伟大同在。”
           他的目光掠过它们,最后落在抽搐的郭敖身上,那声音柔和无比,仿佛带着无上的慈祥:“再次回来的你,是为了完成我的构想,还是响应着它们的召唤呢?”
           他的双手大大张开,仿佛要拥抱这些污团:“它们都是你的兄弟啊!”
           昏迷中的郭敖仿佛听到了这句话,身子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秋璇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你……你说这些都是他的——”
           她仿佛觉得这两个字很残忍,犹豫了许久,方才吐出:“兄弟?”
           钟成子微笑道:“不错!它们都很伟大,为了成全他们中最优秀的一个而牺牲了自己。若不是郭敖这个懦夫在最后关头逃走,它们就不会死得这么没有意义了。”
           他的眸子落在秋璇身上:“所以你肩负的责任重如泰山,它们将因你而变得伟大无比,而我的构想,也将实现。”
           秋璇冷笑道:“让我完成你的构想?你可知道我是谁?”
           钟成子的微笑优雅无比:“你是我的孩子,我的公主,是造物伟大的创造——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体内流淌着的每一滴血液,只有真正的剑道天才才能拥有,别再逃避了!”
           一只只刀刃从他背后伸出,将整个洞口挡住。刀口上反射着洞中充斥的幽光,那幽光漂移着,无边无际,不可捉摸。
           秋璇忽然想到,这幽光正是从禁锢着那些污团的水晶上发出的。
           她用力地抓住了郭敖的手。
           但郭敖却连动都不再动了。钟成子脸上的微笑让秋璇有种毛骨悚然的危险感,她突然抽出一柄匕首,猛然刺在了郭敖的肩头上。剧烈的疼痛让郭敖倏然弹身而起,然后,他的目光便被那些养在水晶中的污团紧紧吸住,再也无法移开。
           曾几何时,他熟悉他们每一人,他熟悉他们每一张脸。
           他也记得他们离开他,走向那团烈火时的惨叫,最后,是他在那团烈火中。
           那是地狱般的回忆,本被紧锁在郭敖的心底,是他永远不愿触及的。
           但现在,这个封印被血淋淋地揭开了,于是悲痛与惊惧一齐来。
           他想要伸出手来,触一触这些早就迷失的脸庞,但他却不敢,他只怕一动,就会再落进那个梦魇中,再也醒不过来。
           钟成子带笑的声音传了过来:“还记得被他们包裹住的感觉么?”
           这句话猛然刺进了郭敖的心,他那宁静的身躯再度剧烈地颤抖起来,无法控制的颤抖!钟成子发出一阵刺耳的尖笑声,似乎是在享受着郭敖的恐惧。
           一阵苍凉的怒啸自郭敖的口中发出,他的双目猝然转过来,冷冽地盯在钟成子的脸上。他的颤抖那么剧烈,但这双眼睛却极为安静,仿佛天地改换,风云变诡,都不能影响这双眸子!
           因为这眸子中再也没有任何感情。
           那是伤到极处,怕到极处后的宁静。
           撕裂的怒啸带起郭敖的身躯,向钟成子冲了过去。钟成子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仿佛终于等到了这一刻,白光骤然激烈,他背后的刀刃带起一阵七彩疾风,向郭敖斩下!
           郭敖并没有闪避,刀刃斩在郭敖身上,那些七彩光晕瞬间透体而入,深深钻入了他的血脉中。然而郭敖一刻也不停,一拳向钟成子的脸上轰去!
           这一拳一出,满洞幽光登时黯淡,十几块巨大的水晶一齐破裂,郭敖拳头上涌起一篷鲜血,却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突然生出,牵引着那炸响再度汇聚到这拳头上,仿佛带着十几人的怨恨,痛快地轰在了钟成子的脸上!
           钟成子的脸立即扭曲,被这一拳砸得直向后跌出,重重撞在了洞壁上。
           他那精妙无比的大罗仙阵,竟然挡不住这一拳。
           但他却狂笑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珍宝一般:“打得好,打得好,从此,大罗真气已然注入你的身体,你再也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郭敖大踏步向他冲来,却被秋璇一把抓住,叫道:“快走!”
           郭敖头脑稍稍一清,知道钟成子奇怪的机关极多,再不走,只怕再也不能逃脱了,急忙与秋璇一起,向洞外奔了出去。
           钟成子的狂笑声轰彻整个山洞,远远传了过来:“你一定会再回来的,你记住,这是你的宿命!”
           这笑声宛如诅咒般深深刺进了郭敖的心中,他咬住牙,拼命压住心底的恐惧,狂奔而出。
           这一次,他们并未受到任何阻拦,顺利地冲出了山洞。但山洞在悬崖的正中,他们无处可逃。上视是苍茫的天空,下视是青翠的山谷,他们就悬在半山腰中。
           秋璇皱起了眉头,也许他们应该抢下那只璇玑青凤的。
           郭敖忽然放开她的手,向自己的胸口抓去。他的表情极为痛苦,似乎要将体内某种肮脏的东西挖出来一般。
           片刻之后,他似乎发现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劳,只得颓然住手,仰头向天空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凄厉,震动云霄。他突然踊身一跃,向谷底跳下!
           这并不是要逃命,而是自杀。
           秋璇大惊,不明白郭敖何以如此,伸手欲要拉住他,却又哪里来得及?
           云雾缥缈,崖下早已不见的郭敖的踪迹。她从怀中将那两只怪虫掏出来,道:“咕咕、噜噜,快些帮帮我!”
           那两只怪虫尚在沉沉睡着,闻言强自张开眼睛,不甘心地啸叫一声,慢腾腾地张开两只巨大的耳朵。秋璇身子凌空跃起,两只怪虫四只巨大的耳朵尽皆张开,仿佛四只巨大的伞,将风兜住,让秋璇平稳落下。
           山谷中是一片浓密的丛林,里面生满了藤蔓野草,积了厚厚的一层。也因此,当秋璇找到郭敖的时候,发现他虽全身是伤,却并未送命。只见郭敖嘴紧闭着,绝不肯说一句话。秋璇知道,在那个山洞中,一定留有郭敖极为痛苦的过去。
           她轻叹一口气,沉默地拉起郭敖。
           郭敖挣扎着,用尽全身力量向外爬去。藤蔓缠住了他的脚,他就使劲蹬扯着,野草挂住了他的手,他就用力撕抓着,仿佛要将恶魔植入自己体内的种子驱除。
           然而他不能。他能做的,只是远离这个山谷。
           他想要离开的也许并不是这个山谷,而是那段记忆,那场梦魇。
           秋璇静默地跟在他身后,她知道,在这件事上,没有人能帮得了他。
           要走出自己的心,终需只能靠自己。 一天一夜的挣扎,他们终于走出了山谷。
           秋璇已彻底对这次峨嵋之行失去了兴趣,她只想快些回到华音阁,躺在自己那片海棠花丛中,尽情欣赏美酒与夕阳。
           江湖险恶,秋璇甚至后悔再次踏足于这片土地上。
           朝阳升起的时候,郭敖脸上的狂乱已经渐渐平复。甚至,比以前还要冷静、坚毅。但他的眼中,却透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他机械的向前走去,却并不是在下山,而是上山。
           秋璇望着他的背影,竟隐约感到有些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