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碧血照澄塘

  •       那怪兽情知不好,莽然一声巨啸,一头向潭中潜了下去。突听机簧声大响,一排巨弩从花丛中激射而出,正中怪兽的对对肉翅。每只弩上都拖了一枝巨竹,怪兽肉翅被锁,无法扑腾,再加上巨竹浮水,登时行动大为迟缓,几次想要潜水,却无论如何都潜不下去。行动稍大,牵动了肉翅伤处,阵阵剧痛传来,引得它一阵阵痛呼。
           秋璇红裳如花,从天而降,赤足踏在那怪兽的头顶,笑道:“我早就叫你投降,你却就是不听,怎样,还不是落在我手中?”
           那怪兽见了秋璇,不知怎的极为惊惧,硕大的头颅埋在水中,连动都不敢动。它伤处的鲜血流出,将整个潭面染得通红。
           秋璇笑道:“有了你,我家咕咕跟噜噜又可睡个好觉了。不是我要伤你,实在咕咕和噜噜很可怜,没的吃没的睡,所以你不要怪我哦。”
           她笑盈盈地扯住丝线,将郭敖浸在怪兽的血中,道:“此兽也是上古龙种,其血可辟百毒。姑娘今日心情不错,先放了你,以后休要再来罗嗦了。”
           那怪兽的鲜血浸入郭敖体内,郭敖就觉全身暖洋洋的,被鹤顶红困住的身体渐渐复苏了起来。猛地,他就觉那潭水又是一阵凶猛的震动,急忙大声道:“不好,快走!”
           潭水突地冲天而起,水中又露出一个硕大的头颅,跟先前的怪兽极为相象,只是更大一些。那头颅一显即隐,潭中水势却又狂又猛,不住上窜。噼啪几声,那些钉在怪物翅身的巨竹一一断裂。
           郭敖虽已能够行动,但真气几乎枯竭,却哪里能够挣脱?被潭水冲了个昏头转向,猛地一团巨大的黑影已在面前。
           耳听秋璇娇叱道:“孽畜找死!”
           她身上忽然冒起一团彩光,一左一右,两只淡绿色的怪虫舞空而起,向潭水中扑了下来。两只怪虫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都极似金甲虫,只是耳朵极大,仿佛翅膀一般悬浮在空中。狂风陡起,怪虫的两只耳朵兜风张开,竟达到身体的数倍余长。日光透过,衍射出七彩华辉,一线啸音直上,烟火般层层爆开,如九钟齐鸣,天神作乐。郭敖心神大震,竟差点被这啸声所摄!
           双虫直扎入潭中,猛地一阵浓血涌出,潭水急速退了下去。双虫齐齐飞起,落在秋璇的肩头。那潭水迅速转为风平浪静,两只怪兽显然吃了极大的苦头,再也不敢露面。
           得胜的两只怪虫对着秋璇一阵呢喃的啸叫,狞厉的面容忽然变得疲惫不堪,缓缓钻入了秋璇怀中。
           秋璇柔声道:“咕咕、噜噜不怕,我早晚逮住它们,叫你们饱餐一顿。”她拍着怀中的双虫,踏着残花乱蕊,一面低声安慰着它们,一面去了。
           郭敖依旧被丝线吊着,悬在水面上,无计可施。忽然潭水一阵涌动,郭敖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猛拉进了深潭中。
           郭敖吃惊挣扎,凝聚起全部的力量,一拳砸了出去。
           他知道,这一拳无法伤了那怪兽,但他又能如何?
           砰的一声闷响,郭敖就觉自己的拳头击中在一个绵软之物上,似乎不是怪兽那坚硬的躯壳。他微微怔了怔,满潭水花中,就见一人正拉了自己向潭边游去,自己这一拳正砸在那人的脸上。那人猝不及防,被砸得向旁边摔去,他手中刀光一闪,将缠住郭敖的丝线斩开,身子游鱼般窜动,拉着郭敖从芦苇中游了上来。
           郭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赶来救他的人,竟然是韩青主。
           韩青主爬上岸来,还不敢停留,一直拖着他走出去一里多远,这才倒在地上喘息着。郭敖这一拳情急出手,力量不小,将他清秀的脸庞砸得高高肿起。
           韩青主勉强笑道:“早知道你还有这么多力气,我就不救你了!”
           郭敖惊魂始定,道:“那是什么东西?”
           韩青主道:“这是上代阁主从藏边捉来的灵兽隆准。据说已经活了几千年了,乃是龙的一种。它们栖息在这忘忧湖中,不时出来捕猎虎豹之类。它们受了前阁主的教化,从不伤人,但力量极大,生性灵警,寻常高手都挡不住其一击,但自秋璇来之后,它们便深藏潭底,极少再显身了。”
           郭敖点头道:“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叫我不要向秋璇出剑了。单她身边的那两只怪虫,我就未必打得过!”
           韩青主笑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郭敖疑道:“难道她真有绝世武功不成?”他见识过秋璇的出手,虽然当世已罕见,却仍不是他的对手,何以韩青主说得如此郑重?
           韩青主悠然道:“你若如此想知道,为什么不去试试呢?只要你一剑刺出,就会知道原因的!”
           郭敖默然,他素来狂傲,但也知道这一剑是万万刺不得的。
           他沉吟着,缓缓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韩青主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道:“因为我觉得你很有意思,你要知道,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向那人挑战了!”
           那人,郭敖知道韩青主所指的是谁。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太昊清无阵中那个孤高的身影。
           是的,他能胜过那人么?他忽然感觉到一阵深深的疲倦。
           他站起身来,道:“我要十二头健硕强壮的公牛,一只大铁锚,还有若干木炭、调料。”
           韩青主讶道:“你要吃烧烤么?”
           郭敖道:“不须多问,一会你就知道了!”
           韩青主呆呆地看着他,突然咯咯大笑道:“你真是个有趣的人,我决定帮你!你等着!”
           他如飞般走了。郭敖盘膝坐下,深深吸了口气,调运起体内散乱的真气来。他受了香妃之噬后,体内的淤血已清理干净,伤势在迅速地恢复着,逐渐感觉到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圆满。他的自信心也在增加着,若是他不用武力就能擒住这两头隆准怪兽,那等他武功尽复之后,是不是就能胜过那人呢?而那看似万物不萦于心的秋璇,会不会也对他另眼相看呢?
           郭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韩青主又如风般冲了回来。
           十二头壮硕的莽牛跟在他身后,每一头莽牛身上都驮着一堆东西。巨大的铁锚,木炭,调味品,均都齐备了。韩青主只扔下一句话,就如风般走了:“我要去看守青阳宫了,不过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会看到的!”
           你的一举一动,华音阁里每个人都会看到。
           郭敖心里很明白这一点,他将十一头牛牵到离潭不远的地方,牢牢拴好,然后,将剩下的那头牛牵到潭边。潭水依旧清澈,郭敖甚至能够看到潭底那两团巨大的黑影。隆准兽正在凝视着潭面,只是方才的惊吓让它们不敢贸然出击。
           郭敖一剑将莽牛头斩了下来,那牛连叫都没叫出声来,扑通跪倒在潭边,鲜血从腔子里咕嘟咕嘟冒出来,将潭水染出大片血红。
           潭水一阵翻涌,血迹洇开,整个潭都变成了淡红色。那巨大的黑影嗅到了这甘甜的血腥,不安地扭动着身躯。但对天敌的恐惧,却使它们只敢深深潜藏在水底,绝不轻易出头。
           郭敖将那只巨大的铁锚插在地上,将牛头捞起来,插在铁锚上。那巨大的牛身子洗剥了之后,用铁锚的三只脚撑起来,生起炭火,烤将起来。一面烤,一面将各种调料合水拌了,抹在牛身上。不一会子,那股诱人的香气就飘荡了出去。
           潭底黑影的躁动更加急骤。郭敖取下一截烤到半焦的牛肠,扔到了潭中。那牛肠在水上飘荡了一会,便突然被一股巨力扯着,直向潭底潜去。两团黑影交揉在一起,争抢着这团牛肠。郭敖知道,对吃惯了生食的野兽来讲,烹饪精到的熟肉,将是无上的美味。
           他知道食物对饥饿者的诱惑有多大,他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这正是他亲身经历过的教训啊。
           他慢慢地烧烤着,极为用心地调节着火候跟调料的香浓,不时撕下一截内脏,扔到水中去。潭中的那两团黑影争抢着,变得越来越清晰。当所有的内脏都扔完了之后,郭敖甚至能看到隆准兽头顶那巨长的角。
           他嘴角噙着一丝满意的微笑。时机已成熟了。
           肉香撩人,那只铁锚也被烤得通红。郭敖微笑着,他慢慢将另外十一只牛的缰绳笼在一块,缠绕在了铁锚的另一端。
           隆准兽见他并不再投入食物,逐渐焦躁起来,又见这么长时间那怪虫也不显身,便忘了天敌的存在,慢慢向岸边靠拢。郭敖见它们游到了岸边几丈处,知道再不出手,两只怪兽只怕就抵抗不了肉香的诱惑,奔上岸来。他突然大喝一声,一脚向那铁锚上踢去。
           那铁锚连同烤得肉香四溢的莽牛一齐腾空而起,向潭中落下。两只隆准大喜,阔大的头颅冲出水面,向牛身子咬下。
           只听一声惨叫,那只烧红了的铁锚正落在较大的那只隆准兽的嘴中,郭敖一声大喝,一把石子击出,十一只莽牛一齐吃痛,拼命地向外奔去。咯嚓一声,铁锚正勾在隆准兽的下颚上,十一只莽牛一齐前冲的力量何等巨大?那隆准兽被拉得箭一般向岸冲去。
           但这等上古龙种毕竟不凡,嘴中嵌了这么大一只火红的铁锚,仍然悍勇之极,两只粗壮的前爪在地上一按,硕大无比的身躯疾窜而上,将一头莽牛扑到在地。
           但那莽牛实在太多,另外十只受惊,更是戮力奔跑,只听一声轻响,隆准兽的下颚被硬生生拉断。它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粗长的身子倏然直立了起来,跟着轰然摔倒,便此没了声息。
           郭敖知道自己的计策已经成功。就算以隆准兽如此悍猛,它也绝受不了烧红的铁锚入口。耳听一阵悲嘶,水浪轰卷,另一头隆准兽破水跃出,抢到已死的隆准兽身边,口中悲嘶不绝,围着它不住打转。猛地一声大响,那隆准兽竟一头撞在先死怪兽的长角上,角贯喉而入,两兽身躯紧紧迭压着,双双死去。
           郭敖一阵讶异,慢慢踱了过去。但见后死的那只怪兽用粗长的躯体盘旋着先死的怪兽,两兽紧紧相偎,竟似生生世世,永不分开。
           他心中一阵震动,不觉黯然。自己设计杀了这两只灵物,究竟是对还是错?
           郭敖苦笑了下,不再多想。舞阳剑光闪过,将两只巨大的头颅砍下,用力提起它们向海棠花深处走去。
           海棠瓣瓣落如血,秋璇斜倚在海棠花树下,她的手中依旧握着那个白玉酒杯。
           郭敖来到她身前,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她的目光迷离朦胧,似乎已超越了这个尘世,而期汗漫于九垓之上。
           郭敖一言不发,将两只巨大的头颅重重掷在地上。秋璇那朦胧的目光这才清晰起来,她看了看兽首,再看看郭敖,她的目光中有了一丝讶意。
           她能看出来,郭敖的功力顶多恢复了三分之一,只同江湖上普通的高手相若,而普通的高手,是绝无可能擒得住隆准兽的。
           但现在,两只隆准兽的头颅却全都在她身前。
           秋璇的目光第一次郑重起来。她的怀中响起两声尖锐的欢啸,两团明亮的彩光突然从她胸口透出,倏然就射到了隆准兽那巨大的头颅上。咯的一声响,隆准兽的头颅竟被它们生生钻开,露出中间那乳白色的脑髓来。它们欢喜地埋首其中,不多时,就将那团拳大的脑髓吸了个干干净净。
           它们细小的脸上显出极度满足的表情,大大的眼睛眯着,身躯酒醉般地摇晃着,想飞到秋璇身上,却无论如何都达不到。秋璇弯下腰来,将它们抓起,放在自己肩膀上,它们就相亲相爱地偎依在一起,满足地沉睡了。
           秋璇柔声道:“咕咕和噜噜说,谢谢你。”
           郭敖笑了笑,转身向外走去。
           秋璇眉头皱起,道:“你不想带我去见步先生了?”
           郭敖笑道:“这两只头颅,不过是我的礼物而已,本就是送给咕咕和噜噜的。只是想问你,你愿意接受我的挑战么?”
           秋璇凝视着他,夕阳之中,郭敖显得那么桀骜不逊。
           淡淡地,她笑了:“我接受。”
           郭敖道:“有个人忠告我,绝不能向你出剑,但我是剑客,剑是我唯一的武器,所以,我的挑战就是比剑!”
           秋璇嘴角挑起一丝揶揄的微笑,道:“那人的忠告很有道理,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郭敖傲然笑了笑,道:“明晨露晞之时,我会再来,一剑取你鬓角的红花。若我败了,不妨拿我的脑浆去喂咕噜!”
           他说完,大步走了出去。夕阳布散在他身上,看去是那么辉煌。
           秋璇轻轻抚摸着两只怪虫的背脊,喃喃道:“看到没有,又来了个很有趣的人呢……” 郭敖并没有回那间茅屋,他走到了石亭中。
           步剑尘已不在了,郭敖仰天沉思良久,缓缓坐了下来。他的真气缓慢而生涩地运行着,逐渐打通身上闭塞的经脉。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回来了,那个一剑纵横江湖的郭敖,又回来了。
           “你绝不能向她出剑!”韩青主并不止一次叮嘱过他,这叮嘱,又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答案就在明晨,那时,他将刺出这注定的一剑。
           明晨。
           阳光渐暗,将漆黑的影子布散在他身上。黑夜来临,然后就是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