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相望水苰香

  •       步剑尘站在一座石亭当中,亭中空无余物,只有四只颜色各异的石柱。
           东方青石,西方白石,北方玄石,南方赤石。
           此刻立在步剑尘面前的,正是南面的赤血石柱。
           一团朦胧的血雾就围绕在赤石周围,缓缓流动,石体通透润滑,遍布着丝丝缕缕的经脉,而那些经脉似乎还随着血雾的运转,在无声搏动着。
           步剑尘一手悬于血石之上,真气缓缓渗下。石上红雾流转,不时有细小的震动传来,透入他的手掌。这些震动虽然微小,却告知他太昊清无阵中所发生的每一点细微变动。
           怪花的出现,巨蟒的显身,都历历在他心头浮现,他知道,郭敖正在经历着四天胜阵中最诡秘、最恶毒的太昊清无之阵——那由上古奇兽镇守的蛊毒之阵。
           四天胜阵分四个方位拱守着华音阁,据说从未有人能破阵而入。
           步剑尘让郭敖独闯此阵,也是想要历练他这把名剑,让他能够突破自己。
           但若是郭敖不能突破呢?
           步剑尘的长眉微微震了震,他知道,经他亲手改变过的四天胜阵,决不会对任何人留情的。江湖就是这样,不进则死。
           突然,从西极太炎白阳阵中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波动,并迅速地向东方太昊清无之阵涌去。步剑尘的眉头遽然皱起,难道有什么人能突破四天胜阵,来去自如?而且他所去的方向,正是郭敖所在之处!
           显然他并没有怀着什么好意!步剑尘身子倏然站起,跟着缓缓坐了下去。
           只因他已想明白,此人是谁了!
           只有一个人,天上地下只有一个人,无论什么阵法机关都困不住他,无论什么绝境禁地都奈何不了他。
           只是步剑尘没料到他们两人会这么早会面。
           那么,郭敖能从他手下逃脱么?
           步剑尘聚起了所有的精神,全神感受着石柱传来的每一丝震动。 巨蟒向郭敖逼了过来。对新鲜血肉的渴求让它们极度兴奋,血盆大口张开,喷出了淡淡的雾气。郭敖虽然逼住了气息,但仍然感到一阵晕眩。从体形上来看,这些巨蟒都是上古异种,凶猛灵警,极为难斗。
           何况,还有朵神秘莫测的怪花。
           危机,就在旦夕之间。
           郭敖强提了一下真气,不禁苦笑起来。与凌抱鹤那场势均力敌的决斗让他精神、肉体、经脉尽皆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创伤,虽有步剑尘施救,但他此时体内的真气仍不到全盛时的十分之一。他所能施展出的剑法的威力,也不过是本来的二十分之一。
           怎么办?
           郭敖忽然抬头,注视着那朵怪花。无疑,这朵花是群蟒的首领,他可以感受到那些蟒蛇对怪花的恐惧。他又该怎么利用这恐惧呢?
           他的身子忽然疾飞而出,一剑就刺中了一条蟒蛇。
           那蟒蛇本也是凶狠毒物,但因为冒进,已有大半条身子进了怪花的威慑范围,此时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正对着怪花呜呜乞怜。郭敖一剑刺过来,它连反抗都不敢,被郭敖运劲挑起,向怪花砸了过去。
           那怪花沙哑啸声中,又是一口白雾喷出,将巨蟒包了起来。郭敖一声大喝,连人带剑撞了过去。怪花猝不及防,顿时暴怒,白雾一口接一口喷出。郭敖手起剑落,一连几十剑砍在巨蟒的尾部。那巨蟒裹在白雾中,一双眼睛早就被雾中剧毒蚀瞎,又受了如此痛苦,哪里还有理智?大口张开,一口就将怪花咬住!
           郭敖大喜,却见一阵白光闪过,那只巨蟒的身子就在这一瞬间已变成洁白一片。郭敖情知不好,急忙后退,那巨蟒已在片刻之间被蚀成了一阵白雾,向他吹了过来。
           那怪花毒性竟如此之强!郭敖越战越是心惊,嘶啸声中,怪花又是一口白雾喷出
           郭敖心中一动,那怪花越来越怒,但却不向他追来,难道此物竟然无法奔行么?
           他身子疾掠而起,看似撞入了白雾中,但却在间不容发中闪过雾气,窜到了怪花的根部。
           那怪花骤然失去了他的踪影,暴躁地嘶啸着,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郭敖的踪迹。郭敖屏气凝神,就见那怪花的下半身根藤缠绕,形状极似一位盘腿坐着的女子,两截小腿深深埋入了土中。那朵诡异的大花就顶在它的头顶,随着身体的呼吸,颤悠悠地抖动着。
           ——这是何等怪物?郭敖越看心中越惊。他仅余的内息已几乎耗尽,再也没有出手的力量。
           他只能任人宰割!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三下掌声:“能在此危急之际看穿蔽玺的弱点,阁下并没让我失望。”
           随着这声音传来,那被唤作蔽玺的怪花仿佛受了什么指引一般,身子急速钻动,向土中缩了进去,片刻之间,就被层层藤蔓盖住,看不真切了。那些巨蟒也收起了毒牙利齿,重新结成了古树的模样。
           郭敖心中大为惊讶,抬头看时,就见一个年轻人负手站立,正在含笑看着他。
           郭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这个年轻人原来并不在此,否则,就算怪花巨蟒再多一倍,他也会一眼看到此人的!
           江湖虽阔,却没有人给郭敖带来这么深刻的印象,他就仿佛浩浩长空垂了一片羽翼下来,看到的虽然是他的身影,却无疑这整片天空。
           郭敖瞳仁急速收缩,沉声道:“你是谁?”
           他感觉的到,此人绝对比蔽玺怪花加上满山巨蟒还要可怕。
           那人的脸上却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悠然道:“我来看看你……”
           看看我?郭敖不知是想笑还是想哭。
           那人却转身离开:“一个月,这是我给你的时间。”
           他的身影萧萧而去,但声音却依然传了过来:“步剑尘并不明白,这阵法已不能给你带来什么了!” 石亭中,步剑尘忽然发现他手中的赤石柱停止了颤动,无论他怎么透入内息,也不会再有任何信息传递过来。
           他抬起头,就见郭敖站在他面前。
           郭敖已通过了太昊清无阵,但步剑尘却感受不到一点欣喜。
           他慢慢站起来,声音有些嘶哑:“欢迎你来到华音阁。”
           郭敖一惊,华音阁?号称江湖上最神秘之处的华音阁?
           他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向四周打量起来。
           若只是这么泛泛看来,华音阁并没有什么诡异可怖之处,一条河流从中穿过,带映着无边的绿树和绯红俪白的花朵。无数楼台亭阁就掩在这绿树鲜花中。
           绿树苍苍,这片土地竟似越看越广,不知边际,郭敖的目光极力探出,也只能看到冰山一角,传说中华音阁那些或恢宏壮丽、或妖异恐怖之所,却仿佛都隐藏在无边雾气之中,一时难以寻觅。
           他只感到,这里的宁静。秋风瑟瑟,不时有几声鸟鸣响起,显示出这是个祥和的地方。
           华音阁是个祥和的地方?这个结论连郭敖自己都觉得好笑。
           天罗教的声威虽然一时无俩,灭少林,屠武当,但江湖上公认的第一大帮,却从二十年前起,就是华音阁了。
           那时长空大侠于长空初膺阁主之位,一剑震铄江湖,二十年来,于长空的威名无人能及,华音阁的声势也没有任何帮派能凌驾其上。
           是以郭敖虽然只看到了红墙绿树,仍忍不住心中一阵激动。
           华音阁!这里面藏了多少的龙,卧了多少的虎?
           远方,雾气氤氲,展开一片无边的水域,水云深处,风烟被晨风吹开,隐约露出一座巨大的汉白玉牌楼,和周围环绕的几座盛唐风格的殿宇。
           烟波缥缈,水色森森,传说中蓬莱瀛州,也不过如此罢。
           步剑尘手指抬起,遥指着那牌楼道:“从今天起,你就是华音阁的阁主。”
           郭敖大惊,失声道:“我做阁主?这……这怎么可能?”
           步剑尘淡淡道:“你知道原因的。”
           郭敖胸口起伏,大大喘了几口气。
           是的,他知道原因的,是因为那个独一无二的人。
           那个叫做于长空的人。
           华音阁无上的声威是由他缔造的,郭敖的一生也是他的手笔。
           想到那个人曾经傲立于这座牌楼之下,天下英雄尽慑服,郭敖不禁用力握紧了拳头。
           步剑尘并没有看他,缓缓道:“看来你已经明白了。你想必也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急着让你膺阁主之位。”
           郭敖点点头,他想起了太昊清无阵中的那个少年。
           君山一战,若不是步剑尘在最后关头用遁术逃脱,若不是他手中还保留着那人如今还不能完全控制的资源,若不是那人还有几件重要的部署没有完成……几日前,华音阁就已经易主。
           自那一战后,占尽先机的他,竟并没有急于发动攻势,反而凭空消失在江湖深处。
           无人知道他所去,无人知道他所踪。
           更为可怕的是,仍然居摄华音阁主之位的步剑尘,竟无法趁机将他消灭,只能如一个垂垂的老者,在最后的阵地中垂死挣扎,等待着他羽翼全丰,取代自己的那一天。
           那一天已经不会太远。
           ——这就是步剑尘无论如何也要急着扶植郭敖上位的原因。
           郭敖沉吟着,试探着道:“为什么不让他做阁主呢?我觉得他更适合一些。”
           步剑尘的眸子倏然抬起,盯在他脸上。
           这眸子凌厉而沉着,步剑尘似乎在观察,郭敖所说的究竟是不是真话。
           一字字的,步剑尘道:“华音阁若是交到他手中,必会败亡!而且……”
           他冷笑道:“我想不到于长空的儿子竟会怕了别人!”
           听到这句话,郭敖的身子不由剧震…… 权重武林,名满天下的于长空,爱上的却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平凡女子,郭青凤。
           二十余年前,为了继任华音阁主,于长空暂时离开了已身怀六甲的青凤,远赴洞庭。当他志得意满,得胜归来之时,只看见了残破的院落,和空无一人的小屋。
           传说青凤已被魔教杀死,因此于长空独闯魔教,杀得天罗教一蹶不振。然而,他能够改变整个江湖的命运,却并没能找回他的妻儿。
           青凤流落到严府,成为权奸严嵩的侍妾。在怨深似海侯门内,一天天忍气吞声,苟延存活。她并没有想过去寻找于长空,因为她只是一个怯懦的女人,只希望能够在艰难的生活中,让自己与儿子吃上一碗饭,远离江湖争斗,这就足够。
           直到世宁十岁那年,于长空连败魔教十大长老和九华名侠辛铁石,重伤濒死。就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远走千里,只身找到了他们。(事详拙著《舞阳风云录·月出秋山》)
           这本是一场普通的重逢,然而世事变幻,命运却向着完全无法控制的方向运转。
           于长空奋战力竭,死于严府,世宁逃走,浪迹江湖。
           多年后,这个出生在严府、原本注定要远离江湖的孩子却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郭敖。
           剑神郭敖。
           继承自母亲的姓氏,也铭记着他对母亲的承诺——等他有了出息,一定要将母亲从严府救走。这一切,本是他永生不会忘记的。只是,他的部分记忆,却在一场可怕的灾劫中,被破坏得不成片断。直到重伤在凌抱鹤剑下,又接受了步剑尘宛如再造般的治疗,才渐渐回忆起来——回忆起他的父母,他的童年。
           故事本没有特别的动人之处,也不知在江湖中上演过多少遍,只是因为有了于长空的光辉,才变得如此不平凡。 郭敖怔怔的立在屋中,心中如五味杂呈,不可平息。
           于长空的儿子,这就是是句祝福,还是串魔咒?
           童年、少年所经历的一切从他眼前一闪而过,那些痛苦与欢喜全都与这六个字相关!
           原来自己的一生,早已为这句话改变。
           郭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深吸口气,道:“我并不怕任何人,只是我疏懒惯了,不想做什么阁主,何况你不是做得挺好得么,为什么要禅让给我呢?”
           他转身走去,傲然道:“我并没给任何人丢脸,但现在,我是郭敖,仅此而已!”
           他大步跨了出去,心头掠过李清愁,铁恨,柏雍,他要去找他们,一起再战江湖。
           华音阁纵然是天下第一大帮,也不过是一方所在,又岂能卧得了真虎、藏得了狂龙?
           步剑尘一抖手,一幅白绢向郭敖飞了过去:“就算如此你也不肯答应么?”
           这副白绢恰恰好落在郭敖的手中,不用他展动,就自行打了开来。
           郭敖的身形立即顿住。
           “七日之后,与先生论剑于西湖城隍阁。”
           落款赫然是“天罗崇轩”!
           郭敖讶然盯着步剑尘,他并没有小瞧步剑尘半分,他也并没有见过崇轩出手,但他知道,这两人若是论剑的话,无论用什么方式,败的肯定是步剑尘。
           崇轩并不是个随随便便的人,步剑尘既然接到了这封战书,那他就非去不可了。
           败了的结果,就只有死!
           这也是步剑尘为什么急着将华音阁主之位传给他的原因么?
           步剑尘一字字道:“我乃华音阁的代阁主,代的就是你父亲,现在,该是将阁主之位归还的时候了。但是,华音阁并不是一言堂,你要做阁主,就要自己去争取。”
           “一朝天子一朝臣,你去将苍天青阳宫的韩青主、下弦月主秋璇的职务解除吧。”
           郭敖知道,这是个考验,是对他有没有实力就任华音阁主的考验。
           他必须要接受,因为他不能坠了于长空的威名。
           于长空的威名,是永远都不能坠的。
           更何况,如今除了华音阁,还有谁能对抗天罗教,对抗崇轩?
           或许,继承阁主之位,以华音阁之力对抗天罗教,是解救武林苍生于水火的唯一途径。
           郭敖抬起头,目注着步剑尘所指向的苍天青阳宫。那里,有一个他所不了解的高手韩青主,而他,却浑身酸痛,真气枯竭,行将就毙。
           但他必须走下去,因为他是于长空的儿子,因为他是郭敖。
           没有人知道,于长空在郭敖心中的分量,也没有人知道,身为权奸少子的痛苦。而如今,这痛苦已经荡然无存——他的父亲,不再是人人唾弃的奸臣,而是旷古绝惊的大侠!
           若自己真是于长空之子,那舞阳剑的束缚,还能成为束缚么?
           不,那是他继自父辈的荣耀!属于他血脉的荣耀!
           这荣耀,将带领着他,对抗魔教,拯救武林,建立起属于他自己的伟大功业。
           郭敖紧握舞阳剑,一步步向前走去,心中却被无边的喜悦充满:
           只要走下去,他就一定能像于长空那样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