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胜乾坤万法藏

  •       那不是普通的水,含有一种极为奇异的芬芳,才一倾出,便溢满了整个茅屋。就算郭敖的筋脉都被封住,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宛如置身众香国里的馥郁。
           那人仿佛知道郭敖心中的想法,淡淡道:“这花露的名字就叫做众香国,乃是香妃们最爱食之物。花露一入人体,便迅速渗入,跟你关节、肌肉中的淤血融在一起。香妃们吸食众香国的同时,也就将你体内的淤血吸出,同时再将体内的凝香脂反哺到你血脉内,此物于疗伤大有好处,可迅速使你复愈。只是香妃吸食之时极为痛苦,你且忍耐。”
           他说着,将葫芦的盖子拔开。猛然茅屋中金光大乱,一丛金影从葫芦中流泻而出,同时金影丛中腾起一股虽然淡约,但极为清爽的香气,跟众香国浓郁的馥香混在一起,更是花笼柳约,众妙纷呈。
           郭敖忘了那人的话,甚至期待金影飞得更近一些,好多闻闻这不似人间的香味。
           猛地一道尖锐的疼痛直刺进郭敖的肉体,郭敖自谓身经百战,但却抵不住这一刺之疼痛,若不是穴道被制住,已狂叫出口。那疼痛刺进之后,立即啜吸起来。每一吸之下,剧烈的疼痛立即沿着他的血脉飞速蔓延,游走遍全身,最后笼约在他的心脏处,就宛如一只无形的手,在上面狠狠一捏。
           那种痛苦根本不是人类所能承受,郭敖大汗淋漓,疼得几乎失去了意识。
           而这仅仅只是一刺而已,金影光乱,覆在他身上的香妃也不知有几千几万,每一刺,他的全身就宛如被巨大的车轮碾过,连肉体带那颗心全都被碾成了灰尘。
           他承受的简直如这个世界再造时的阵痛,无边无际,广大浩瀚。
           他的心从未这样脆弱过,无声的狂啸中,他竟然硬生生疼昏了过去。紧接着,他又痛得醒了过来,就这么反反复复,一直经过九度之后,那些金影才仿佛餍饱的酒徒,慢腾腾地离开他的身体,飞回那人手中的葫芦里。
           郭敖心下一宽,连身体中不断腾起的那股烧灼般的痛楚都顾不得,昏死过去。
           一股冷冽的真气透入他的体内,使他忍不住激烈地跳了起来。
           那人沉沉的眸子注视着他,淡淡道:“现在还不是昏睡的时候,记起你的武功!”
           还要记什么武功?郭敖身心疲乏到了极点,只想跌倒在床上,什么事也不想,哪里还去考虑什么武功?
           那人盯住他,一字一字道:“若你睡下,那就只有死!”
           那人的身上忽然腾起了一阵杀气,他的人立即变了。
           苍老、疲倦,忽然就远离了他的身体,他变得干净、肃杀,他身上那件平凡的灰色斗篷也变得夺目起来。
           郭敖注视着他,突然全身一震,叫道:“你……你是步剑尘!”
           他记得步剑尘。那个在吴越王军营中初见到的华音阁代阁主,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落拓而苍老的医者,竟然是他!
           这其中的差别也太为巨大了。巨大得让郭敖根本想都没想到!
           但步剑尘一旦露出锋芒,那就是任何人都无法掩盖住的。
           望着他越来越锐利的眸子,郭敖知道,自己若不小心应战,只怕一招之内就会死在他手上!
           这绝不是个玩笑。步剑尘从来不开玩笑。
           但重伤之下的郭敖又有什么力气来面对步剑尘的一击?
           步剑尘轻轻抽出了他的剑,那柄如丝一般细,如竹一般轻的丝竹剑。
           突然,满室都是清越的鸣啸声,步剑尘手腕轻轻一抖,丝竹剑顿时化作一团清光明影,向郭敖突了过去。伴随着这团清光的,是那游丝一般的剑身所震发出的鸾凤之声。这声音本悦耳之极,但在正面承受剑威的郭敖耳中,每阵清音都仿佛雷霆炸开,几乎轰散了他好不容易集聚出来的真气。而那团清光,倏忽之间已然斩到了郭敖眉心处!
           斗室中突然紫光一闪,郭敖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长剑。
           舞阳剑!
           宝剑才出,立即化作一道紫电,直向清光劈下。那清光忽然散开,化作万千流萤将舞阳剑的紫电包住。
           郭敖就觉双手剧震,再也拿捏不住剑柄,舞阳剑脱手而出。清光炸开,还原成丝竹剑的样子,点在了郭敖的眉心处。
           步剑尘一动不动,面上显出了疲倦之容。良久,他叹道:“不行……这样远远不够。”
           郭敖见他如此失望,心中也有些歉意,急忙捡起舞阳剑,道:“再给我三天的时间……只要我的内力恢复,我一定能挡住这一剑。”
           步剑尘摇了摇头,道:“这一剑叫大雪孤舟,并不是我最得意的剑法,你若连这一剑都挡不住,又如何能够做到天下无敌?”
           郭敖吃惊道:“天下无敌?”
           步剑尘脸上的倦容更胜,道:“我本也想多给你些时间的,但他既然已出手,就绝不会停下。我必须尽快让你领悟剑心诀!”
           郭敖讶道:“你……你怎知我会剑心诀?”
           步剑尘淡淡道:“这就是我救你的原因,也是你必须要天下无敌的原因!”
           郭敖笑了,笑得有些揶揄,也有些心酸:“那你必定会失望的,因为我永远无法再领悟剑心诀了!”
           步剑尘双目倏然张大,厉声道:“不可能!这世上若还有一个人能领悟剑心诀,那就必定是你!”
           郭敖摇了摇头,道:“你不知道……反正,我是无法悟出剑心诀的,日后你就知道了!”
           步剑尘盯着他,似乎想看出来他所说的是否真话。渐渐的,他脸上的疲倦愈来愈浓,转化为深重的失望。
           郭敖傲然道:“就算没有剑心诀,难道我就不能天下无敌了?”
           步剑尘不去管他,喃喃道:“剑心诀……剑心诀……”他颓然坐倒,道:“那该怎么办?”
           他满脸的失望刺激了郭敖,郭敖傲然道:“难道没有剑心诀就没法活了么?你再出一剑,看我接得住接不住!”
           他双手平举舞阳剑,眉宇中尽是决然之色。他最恨别人瞧不起他,见步剑尘目中尽是轻蔑之意,顿时激发了他旺盛的斗志。
           体内残余的内息火焰般烧灼了起来,他甚至有信心接住步剑尘任意一剑!接不住就死!
           步剑尘盯着他,目中有了一丝赞赏。但他仍然摇头:“能接住我的剑法,不算什么稀奇,也绝称不上天下无敌。”
           郭敖狂傲之气发作,厉声道:“那你让我接谁的剑法?”
           步剑尘沉吟着,终于手指伸出,道:“从这茅屋中走出,穿过那片树林。我会在尽头等你。只要你能再度出现在我的面前,你就没辱没了你父亲的名号。”
           郭敖身子猛地一震,死死盯着步剑尘,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父亲?!
           自己的父亲,难道不是臭名昭著的权奸严嵩么?
           自己难道不是奸相的少子么?
           他的嘴唇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似乎要问些什么。
           步剑尘却冷冷看了他一眼:“你应该明白我的话。若不明白,也就不必再站在我面前。”
           他眼中的神光垂照在郭敖身上,郭敖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问不出口,他甚至不敢再看步剑尘的一眼,
           他应该明白,他只能明白!
           然而,步剑尘口中的他的父亲到底是谁?
           郭敖虚弱的身体中突然腾起一阵热浪,猛然转身向林中奔去。
           父亲……这两个字仿佛重逾千均的大锤,一次次击打在他的心头。
           郭敖倏然止住奔跑,久久立在丛莽中,直到风露打湿了衣服。破碎的时空片断宛如五彩的色块,从他眼前一一滑过,每一块都带着尖锐的刺痛,刻划着他的记忆。
           他似乎能听到自己的神经被割裂的钝响。
           郭敖跪了下去,死死抱着头,强忍着脑后剧痛,整理这些毫无次序的残片。
           父亲。
           他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可怕的是,浮现在眼前的竟不是严嵩那冠冕惶然的脸,而是另一张清绝萧散的面容。
           记忆一点点清晰,渐渐凝聚成那段儿时与于长空相处的日子,以及于长空和自己母亲的一些对答。
           那难以琢磨的只言片语……
           “青凤,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我后来回去找你,却被人告知你已经被魔教杀死了,为了替你报仇,我独闯魔教……”
           “我当年身有要事,不得不走,那时你已重身 ,我本留有足够的银两,哪知……”
           “我此次来,就是要将我全身的功夫教给宁儿,他必然能够独步武林,做一代名侠。”
           ……宁儿,严世宁,就是自己儿时的名字。
           郭青凤,这个受尽欺凌、郁郁寡欢的可怜女子,却是他的母亲。
           那么,于长空,这个独步江湖的大侠,这个天下第一的绝顶高手,这个权重一世的华音阁主,到底和自己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为什么,他会在临终之时找上门来,将绝世的名剑和绝世的剑法交给了自己?
           难道那传说是真的么?
           郭敖脑中又是一阵剧痛。他突然拔步向前狂奔而去。
           无论如何,他都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郭敖能够感受到随着他的步伐,他身上的伤势也完全被牵动,开始隐隐作痛。他甚至有些喜欢这疼痛,因为疼痛能让他暂时从记忆的梦魇中清醒过来。
           他需要这份清醒,因为他的确没有什么别的筹码了。
           茅屋坐落在一座不幽静的湖边,周围景物极为幽清,连一点人声都闻不到。
           郭敖止住了奔跑,循着步剑尘的指引,慢慢向前走着。不知怎的,他心中隐约感到有些不安。
           周围很安静,在朝阳映照下,一切都那么安宁,那么透明,看不到一丝危险,但郭敖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强。
           终于,他意识到了不安的原因。
           ——这周围太安静,不但没有人声,连鸟声、风声、虫声都没有。那些树静静地立着,仿佛就算暴风雨袭来,也绝不会动一分一毫。
           这是个死气沉沉的世界,压得郭敖几乎透不过气来。终于,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只是一声轻微的咳嗽,那沉沉的死寂突然就被打破,郭敖忽然就听到了声音,无穷无尽的声音。那声音一发而不可收拾,铺天盖地般潮涌而来,郭敖心中一阵惊恐,他知道,一定有什么东西被他这一声咳嗽所引发。
           他顿住脚步,舞阳剑迸出一丝紫芒,笼罩在身上。他已准备出手。
           募地里,树林中忽然生出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向郭敖卷了过来。郭敖心中警惕,立即运起了龟息之法,将呼吸闭住。周围雾气越来越浓,突然,一声短促的啸叫从雾中传了过来。
           郭敖急忙转头,脸色骤然改变。
           那雾气中载沉载浮着一朵花,一朵极为鲜艳的花。花盘大如栲栳,上面布满了七彩的花瓣,随着雾气振荡,微微颤动着,就仿佛是在呼吸一般。
           突然之间,那花发出了一声锐啸。郭敖心头一震,这朵怪花难道真的是活物?
           他正惊讶之间,那花层层花蕊突然张开,一道白雾疾吐,向郭敖冲了过来。那白雾又粘又腻,倒更像是怪花喷出的黏液,郭敖惊惧之中,身子一滑,向旁边闪去。
           他身边就是树,郭敖贴身树上,躲开那团雾气,忽然之间,他就觉得一阵极为怪异的律动从树身传来!他急忙闪开,只见那树一阵扭曲,竟然化成了一条粗大的蟒蛇,周身青翠欲滴,大口张开,红信急速吞吐,向郭敖冲来。
           郭敖一声大喝,身子间不容发地与那大蛇擦身而过,长剑挺出,刺进了大蛇的尾部,真力运处,将那大蛇挑起,向那朵怪花掷去。
           他仍然对怪花充满了忌惮之情,宁愿勇斗大蛇,也绝不敢靠近怪花半步。那怪花又发出了一声短促的鸣叫,一口白雾喷出。白雾碰到蛇身,立即散开,将大蛇完全笼在其中。大蛇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叫声,白雾剧烈地扭曲着,那只大蛇竟全部被白雾融化于无形。白雾更显粘稠,周围响起了一阵尖锐而又惊惧的啸叫声,郭敖急忙转头,他的脸色立即白如纸。
           所有的树木都在诡异地扭曲着,显出它们本来的面貌。每一株绿树都是一条青翠巨大的蟒蛇。那些蛇生得极为狰狞,周身布满了暗绿的光斑,
           巨蛇扭动,光斑如流,满目的巨蛇就组成了一片诡异绿斑的海洋。
           而郭敖就是这片海洋中的孤岛。
           怪花又发出了一声啸叫,那些蟒蛇仿佛受到了命令驱使,一齐高高抬起三角形的头颅,向郭敖窜了过来。
           郭敖紧紧握住舞阳剑,这把曾屡次伴他出生入死的宝剑,是否还能解救他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