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秋江玉树伤

  •       郭敖依稀记得自己与凌抱鹤洞庭对决,两人劲气交击在巨大的青鸟卵上,两败俱伤,都是手足折断,随波而去。
           凌抱鹤狂烈的笑声刺耳震响,那是郭敖永远忘却的。
           但现在,他却疑惑了,因为他感到周身炽烈无比,竟宛如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熔炉中一般。
           他不是漂在洞庭之上么?
           郭敖奋力地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却仿佛有千斤万斤重,无论如何都睁不开。
           一声接着一声,他的耳鼓被巨大的撞击声充满着,直透进心底,砸开了他尘封多年的记忆。
           不,这不是记忆,而是他永远不想再记起的噩梦。
           郭敖的心不由自主地收紧,这撞击声每响一次,他整个身子都一阵颤抖。那炽烈的热浪席卷了他所有的意识,将他的恐惧完全蒸发出来,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全无抗争之力的孩童时期,熊熊烈火中,一个黑色的人影站在他面前,用罪恶的铁锤狠狠捶打着他的身体。
           这就是他的死神,他的魔王。
           他惊恐地嘶叫着,用尽力气挣扎。但他随即发现这全无用处,他的咽喉被紧紧扼住,身体也被捆缚在铁链中,连动一动都艰难无比。
           这一幕本被郭敖封在心底,永远埋藏在了记忆深处,现在却又那么清晰而鲜活地出现了,将他再度拖入煎熬的深渊。
           武功,计谋,此时全都无用,他只是一块铁,在熔炉中被敲打着,承受生不如死的酷刑。
           那敲打声越来越响,身边的火焰也越来越热,郭敖终于放弃了挣扎,使劲蜷缩住自己的身躯,瑟瑟发抖,想逃开这无边的热苦。
           但如同多年前一样,那烈火却不因为他的惊惧而减弱分毫。
           突然,那巨大的敲击声猛然止息,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陷入窒闷的寂静中。郭敖大喜,吃力地挣扎着,盼望着有一缕光将自己照耀,好让自己看清楚究竟身处何地。
           他绝不希望再回到原来的梦魇中!
           一阵清凉从头顶沁下来,蘸满他全身,接着,那浓密的黑暗被撕开了一条,郭敖急不可待地睁大了眼睛,就看到一张憔悴的脸一闪而过。
           不是那个人!他大大松了口气,惊恐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黑暗被一条条地撕去,郭敖渐渐明白,他并非被绑了起来,而是全身上下缠满了绷带。那难忍的酷热,只不过是因为全身上下都涂满了药性极强的伤药。
           他受伤极为严重,一连做了一整天的手术,才堪堪将他的性命保住。他所听到的敲击声,就是手术的器具相碰而发出的。声音本不大,但反射到他脆弱的神经中,却无疑是焦雷阵阵。
           这手术虽为救命,但一整天下来,也几乎耗尽了郭敖所有的精力。巨大的疲倦侵蚀着他的心魂,他只想尽快躺下来,陷入沉睡中。
           但他还不敢睡,心底躁动的惊惧使他圆睁双目,搜寻着所能看到的每一丝踪迹。
           他并没有看到太多,这是个很简陋的茅屋,屋里摆着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所盛奇形怪状,绝大多数都是郭敖所不曾见过的。那惊惧促使他极力辨认着这些东西,他认出了一个罐子中装着的是一颗两尺长的人参。
           这些罐子装的都是药材么?郭敖心更定了些。屋子里没有剑,不是江湖人的住处。这个发现让郭敖不再恐惧,他的目光转而望向茅屋中心的那个人。
           那人正在洗着自己的手,他洗得很慢,似乎是想借此来消除疲乏。
           灰色的斗篷几乎盖住了他的全身,斑驳的长发散开,隐约露出他的面容来。
           那是一张极为清绝的脸,只是面容中却含着一份落寞与愁苦,再加上满脸的疲倦,让他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灰色。
           他发现郭敖在看他,也望了过来,微微一笑,道:“好好休息吧,没有大碍了。”
           他的笑容极为安详,甚至让郭敖觉得有些熟悉,却又一时无法回忆起来。
           “这是你的,千万别再丢了。”那人和善的微笑着,将一道冷光放在他掌中。
           沉重的冰凉入手,却是如此熟悉。
           舞阳剑。
           他曾抛弃过的舞阳剑,此刻却再度回到了他手中。
           郭敖心中长长松了口气,什么剑心,什么枷锁,什么突破,不过是骗人的鬼话,在这无依无靠的时刻,只有这柄长剑,还忠诚的跟在他身边。
           他一时有些感动,牢牢握住剑柄,再也不愿放开去。
           舞阳剑透出淡淡的光芒,让他的心彻底放松下来,巨大的疲倦宛如潮水般涌上心头,迅速就将他吞没了。
           而失去多时的功力,开始一点一滴在他体内复苏。
           力量,他需要力量,他绝不容许那梦魇再度发生,他的人生,要由他来掌握,而不是别的任何人。 那人的医术居然很高,高得远超郭敖的想像。
           洞庭一战中郭敖所受的伤极为严重,连他自己都感觉不到还有生机,但在此人的悉心治疗下,他的生命之火又重新燃烧起来,整整三天的时间,郭敖仍然时而昏迷,时而清醒,身上的伤痛也不时发作,仍只能静养,无法下床活动。
           茅屋中极为清净,那人自救他之后,就再未出现过。郭敖全身仍然裹在那重重的绷带中,只不过五官露了出来,他可以正常地呼吸,巡视。
           他已完全从那个梦魇中清醒,不禁为自己的恐惧感到可笑。
           是啊,他是郭敖,那个多年以前的梦魇,再也不会回来了。
           郭敖并不饿,大概那人所喂的药物也有疗饥之用。他盯着茅屋中漏下的阳光,静静地回想着所经历的一切。少林、武当、仇杀、谜局,从他一入江湖,就从未脱开过。
           洞庭大会怎样了?柏雍找出凶手了么?李清愁铁恨他们,又是否平安?郭敖发觉自己无法不挂心这些,他只想伤快快养好,好去亲眼看看他的朋友们,看看江湖。
           一个稚弱的声音传来:“你也生病了么?”
           郭敖一惊,他急忙转头,却见一个小女孩静静地坐在茅屋中间,亮亮的一双大眼睛看着他。那女孩脸色极白,就宛如最纯粹的玉一般,似乎连阳光都不能在之上留下丝毫的痕迹。白色的长裙宛如云一般轻,上面寻不到一丝皱痕,也没有半点灰尘。她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双手平平放在膝上,整个人就仿佛一尊精致的瓷娃娃,沐浴在茅屋微微的风中。
           郭敖心中动了动,难怪自己没有觉察到她的存在。
           他将舞阳剑藏在身下,笑道:“是啊,我生病了,不过就快好了。”
           小女孩道:“你骗我,一旦病了,就不能好了。”
           郭敖道:“不会的,什么病都能治好,不信你看,过两天我就能跑能跳了。我带你出去打雀玩,好不好?”
           那女孩摇头道:“不行的,我不能出这个茅屋。”
           郭敖奇怪道:“为什么啊?这屋子里装满了东西,逼仄的紧,外面有花草,有阳光,有很好玩的小鸟小兽,可比这里好多了。”
           他从第一眼看到这女孩起,就不禁对她起了爱怜之心,见那女孩脸上淡淡的,没有丝毫快活之情,不禁就要逗她开心,于是将自己少年时在江湖中的见闻讲给她听。
           他讲到华山上有很多很多好大的花,讲到藏边之地有个奇怪的阵势。
           这些,本是他也已遗忘的,却在那场大病中中,竟慢慢回忆了起来。此刻一点点讲出,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那女孩静静地听着,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艳羡。她有着远超过她的年龄的平静,倒让郭敖觉得自己是个夸夸其谈的顽童。
           那女孩等他说完,道:“爹爹告诉我,外面不好,叫我不要出去。”
           郭敖默然,外面的世界是多姿多彩,五色缤纷,但真的能称得上好么?看着小姑娘那淡淡的脸庞,他忽然无言了。
           若是那个世界好,他也不必落得遍体鳞伤了。
           那女孩道:“你吃了我的药。”
           郭敖一惊,女孩指着茅屋中那些大大小小的瓶罐,道:“这些都是爹爹为我采的药。”她又指着几个空瓶子,道:“这些都被你吃了。”
           郭敖心中涌起一阵歉意,道:“真对不起,我一定采了还给你。”
           那女孩摇头道:“不用。我只想告诉你,生了病不要吃药,一吃药,病就治不好了。”
           郭敖更是吃惊,他忍不住盯住那小女孩,仔细地看了起来。那女孩脸上玉一般的洁白是那么的缥缈,竟让显得有些虚幻。
           他越看越惊,这女孩究竟得了什么病?
           突地一个疲倦的声音道:“小鸾,不要打搅哥哥。”
           那小女孩站起身来,握住来人的手。那人脸上仍然布满了憔悴与疲倦,他注视着郭敖,目光在郭敖身上游走着,似乎已看穿了他身体中的一切,缓缓道:“你真气恢复的速度很快,超出了我的估计,但你的身体却恢复得太慢。”
           郭敖苦笑了下,他也很想赶紧恢复,无奈这伤势实在太重。
           那人道:“我已等不到这么久了,你忍住些痛。”
           他转头对小女孩道:“小鸾,你去看看紫缨苏开了没有,好不好?”
           那小女孩点了点头,听话地向外走去。那人等她的身形完全隐没了,这才伸手拿起了挂在墙壁上的一只葫芦。那葫芦极大,上面布满了紫色的花纹,看上去古意盎然。
           那人满脸都是郑重之色,对郭敖道:“你也看出了,小鸾受不得任何惊吓,所以我先将你的穴道封住,免得你痛得叫出来,吓了她。”
           郭敖本极为硬朗,就算利剑斩身只怕也不会叫出来。但闻那人如此郑重,知道此物非同小可,于是点了点头。
           那人伸出两根手指,瞬间流水般点住了郭敖胸口的七大穴道,将郭敖周身经脉封住。他的手法极为怪异,每一指点下,郭敖就觉指尖所触周围的一大片筋肉立即不受控制,但气血运行却依旧通畅。
           那人从桌上拿起一瓶水,慢慢倾洒到郭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