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觅三生今若何

  • 丹真的脸色渐渐转白,她竟然有些不敢面对崇轩的目光,但她迅速地自嘲般笑了笑,道:“不错,这个小女孩就是我。也就是那次,师父被达布喀尔杀死,我接掌了女活佛的位子。”
           她的笑容中有些辛凉:“也就是那年,我入了大藏静室,开始修习六成就法,三年以后,我破关出山,游方天下。”
           崇轩的眼神慢慢消沉下去,他转过头去,仍旧望着那远远的,青青的天:“进了青神庙之后,我便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的一举一动,都好像被华音阁觉察了一般,连第二次邀你用摄心术对抗波旬的玄通大阵,都被他们算计到了。这若是巧合,那也太过于巧了。”
           他悠悠叹了口气:“于是我就故意说出我的秘密,目的就是查出这个泄密的人是谁。可惜的是,为了调查,竟然让圪砢屹死去了。”
           他的眸子中有些悲伤,这悲伤却不是为了圪砢屹。
           丹真淡淡道:“其实你不用费这么多劲的,因为整个青神庙中本就没有几个人,你很容易就可以怀疑到我。”
           崇轩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我宁愿不是你的。”
           丹真脸容动了动,崇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怅然:“你这种人,本不是外物能够拘束住的,若不是西昆仑石,那么告诉我,为什么。”
           丹真沉默了。崇轩静静地站立着,等待她的回答。
           无疑,这非常艰难,寒风吹起丹真的斗篷,她的脸在阳光与阴影中游走着,也让她显得捉摸不定。她久久没有回答。
           崇轩忽然转身,缓慢地向山下走去。他的身影为君山的绿色沾染,显得那么落寞。
           丹真的心禁不住又是一动,身为女活佛,本不应该心动的,那么这惘然的失落又是什么呢?
           永远是不相亲近的白衣,淡淡悠远的眼神,不是很好么,为什么要有惘然,有失落呢?
           丹真一咬牙,突然道:“噶举圣典中有一个传说,说是四百年后,灭世魔劫到来。大难一至,魔君临凡,佛法湮灭,生灵涂炭。唯有一个人,才能拯救整个世界的命运,也就是我们信奉的三界救主。此后四百年间,藏边动荡不休,西方曼荼罗教大肆入侵,加之内讧不断,藏边佛法日渐衰微。噶举派也分裂成数支,其中一脉便是我们香巴噶举。我们不像别的宗派那样,屈从于曼荼罗教淫威,而是一直在四方寻找这唯一能克制魔劫的“救主”。三十年前,香巴噶举几乎全派被灭,幸存者藏身山林草莽,苟延存活,然而我们却绝未放弃这寻找救主的信念,四百年来,找出救主,重兴佛法,便是香巴噶举每个弟子、包括我这个空行母唯一活着的理由!现在,我找到了!”
           崇轩住步,沉吟道:“他就在华音阁中?”
           丹真缓缓点头:“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罢了。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会守护着他,等待他的觉醒。所以,我也会悉心帮助华音阁,因为,神的意愿,不是凡人应该抗拒的。”
           崇轩道:“这此剿杀我的行动,就是他策划的?”
           丹真摇头道:“不是,直到如今,他对天下纷扰,也只是冷眼旁观。策划这次行动的,是华音阁的主人。”
           崇轩皱眉道:“华音阁没有阁主。”
           丹真道:“是,自十年前阁主暴毙后,华音阁一直没有另立新主。而步剑尘已居摄华音阁主之位十年。我要守护的人,则是步剑尘的属下。”
           崇轩颔首,道:“我若是要你带我去见步剑尘,你想必不愿意,但若是我自行找出他来,你是否可以不管呢?”
           丹真沉默着,缓缓道:“我并不想向你出手,因为你是个可怕的敌人。”
           崇轩微微一笑,道:“君山虽然不大,但处于洞庭之中,四面可藏身的地方很少。若是离得太远,又没有很好的传讯方法,很难控制整个局面。所以,这个策划之人,藏的必定不会太远。”
           他向四面环顾了一下,道:“我若是想监控敌人,必定要找一个能看到他的地方,但青神庙已经在君山最高顶了,那么我会找什么地方呢?”
           他的目光再度落到丹真的身上:“何况像他这样的人,必定喜欢获取第一手的资料,绝不愿意中间隔着太多环节,而你既然在这个计划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负责将我的行动报与他知,他必定不愿意你轻易暴露,也不愿太多人知道你的存在,因此,极有可能,他跟你是直接联络的。”
           一丝笑容慢慢爬上他的脸颊:“虽然很难置信,但综合这种种因素,唯一可能的藏身之处,就只有这青神庙了。我一直在想,你是怎么躲过我的耳目,将消息传递给他的,但现在我想出来了,因为你只是说大声一点,他就听到了。是不是?”
           他的手忽然抬起,并没有任何朕兆,客房的墙猛地被他轰出一个大洞,露出了青神庙的后花园来。崇轩一字字地道:“他已料定我们没有闲情逸致四处赏玩,因此,就躲在了我们卧榻之侧,而且,就算我要到这花园中来,想必你也会阻拦的!”
           后花园中很空,稀疏的并没有多少草木,深秋的梅树并无特殊的风姿,老干虬屈,就如一位垂垂老者。树下是一张石几,上面早生满了厚厚的青苔,青苔上面,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碗,盛满了清水。
           黑色大氅,仿佛乌云一般,停在水边,炽烈地烧烤着人的视线。这沉寂之极的黑色,穿在他身上,竟然宛如烈焰一般跃动着。
           他的年纪不到四旬,棕色的长发微微束于脑后,长眉清眸,容貌极为俊雅。然而他眉心处却有着几道极深的皱纹,透出一丝凄苦之色,淡然的神情中,却自有一种掩不住的威严。
           隔着空墙,崇轩的声音缓缓传来:“早闻华音阁中步先生的盛名,今日一见,风采还盛江湖传言。”
           那人淡淡一笑,眉间的凄苦之容却更是深厚:“叫我步剑尘就是了,不用称先生。”
           崇轩道:“华音阁不问江湖事久矣,又何必自污?”
           步剑尘手指轻轻拂动着碗沿:“华音阁自问名声不在少林武当之下,天罗教应该先来找敝阁才是。”
           崇轩微微一笑,他举步向花园走去:“风来吹花,便是花来顾风,风花无尽,只不过其中多了我们这些俗人而已。”
           他静立梅树之下,仰头叹道:“可惜来的早了,梅还未开,东风先冷。”
           步剑尘手指猝然停住,刀锋一般的目光已然抬起,凿在崇轩的脸上:“教主既然料事如神,将在下的谋划全都看得一清二楚,那就请猜一下,我为何要自露短处,让你找到这里来呢?”
           崇轩手拂着那青翠的梅叶,道:“先是玄通之阵,后是无心之人,再请蛊母,步先生已逆知我所能仰仗的,就是空行母与秘魔之影而已。先将我斩伤,再将我这两大法宝封住,无非是想探我的底细。”
           步剑尘道:“不错!天罗教重出江湖,一时声势无俩,但你身为教主,却从来没出过手,更绝没有人知道你的底细,但天罗教上下却对你都极为敬服。”
           他的目光锐利起来:“崇轩,天罗教最神秘的是你,最可怕的也是你!不弄清你的底细,华音阁绝不敢盲动。”
           “江湖人士,最可仰仗的就是武功,这个玄通青造之阵的杀局,就是将你手中所有的王牌破掉,逼你施展武功,而且是最强的武功!”
           “但我仍然低估了你,没想到你有这种大异常理的传讯方法,也没想到你竟然可以这么迅捷地将信息传到峨嵋,召来远在千里的李清愁!”
           崇轩淡淡道:“钟成子本就是机关高手,这些都是他最擅长的技艺。”
           步剑尘缓缓点头:“所以我才明白,对于你,什么手段伎俩都是无用的,所以我才用了最简单、最直接的手法——将你引过来,面对面地决战!若是你还有办法不出手,我佩服你!”
           随着他这句话,杀气猛然散下,正午的阳光,陡然森寒起来!
           杀气并不是从步剑尘身上发出的,而是隔着虬健的梅树,度空而来。
           波旬引君山之力逼迫出的杀气,固然霸绝狂怒,无人能抗,但却绝比不上此人。
           因为,他的杀气中,透出了无与伦比的自信。这杀气仿佛与生俱来的一般,已与他的生命,他的灵魂固为一体,迸发出神明一样的力量。
           这杀气中透露出的王者气象,是波旬无论如何都比拟不了的。
           崇轩的眉头骤然缩紧,然后缓缓放开,他的瞳孔在急速地闪变着,想要看清楚这杀气!
           步剑尘嘴角孕起一丝微笑,他看着这杀气,仿佛看到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一般。只因他知道,在这杀气面前,绝没有任何人还能藏私!
           他慢慢道:“传说天罗宝藏中藏着天罗教的秘宝血鹰衣,不知道这血鹰凌空一击,能否挡住华音阁剑神的长剑呢?”
           梅叶纷纷!
           古虬的梅树仿佛也被这剑气摧动,木叶萧萧,远远振荡着洞庭洪波,天地剑都充满了肃杀之意!
           崇轩的眉头剧烈地震动着,一个白衣人缓缓地踏着遍地梅叶,走来。
           剑气凌空,宛如神龙,但他的身上却没有丝毫剑气,杀气。他就如温雅的君子一般,背负着双手,面目之中,充满了淡淡的书卷气,傲气。他的白衣,宛如天上的白鹤,再无丝毫的尘俗气息,他本就是灵仙一样的人物,不沾染丝毫尘滓的。
           崇轩的身躯却已经绷紧!
           他已看出来,这踏着梅叶而来的白衣人,身上的武功绝对不可轻忽置之。他的剑气或许没有波旬挟阵势之威力那么浩大凝重,却更为灵活,更为准狠,只要崇轩有丝毫的疏误,就会倒在他的剑下!
           崇轩的双瞳开始收缩。
           他眼前这个人的名字,是卓王孙。
           武林第一才女卿云曾出过一个对联,上联取自《史记•信陵君列传》:“佳公子”,求对一江湖上有名的人物。答案就是“卓王孙”。
           卓王孙有名没名?江湖上无人愿意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太过愚蠢。华音阁主虚席十余年,自从卓王孙存意问鼎之后,就没有人敢存觊觎之心了——只是因为每个人都自惭形秽,不敢跟他并列。
           虽然他还没有继任华音阁主,但他早已是江湖上第一流的人物,第一等的高手! 卓王孙龙凤之声震响,缓缓传来:“你不是我的对手,因为你已经怯了。”
           这一声并不是简单的一声,而是合着卓王孙杀气的波动,祲祲然如白日生焰,向崇轩轰卷而下。
           崇轩不由得一窒!
           果真他已经怯了么?他能够出手么?他的底细,能让步剑尘知道么?
           步剑尘一瞬不瞬地盯着场中的两人,这是他苦心营造出的局面,他一定要有所收获。
           崇轩淡淡一笑,忽然扬声道:“步剑尘、步先生!难道你不敢与我一战么?”
           步剑尘长长的眉毛动了动,没有做答。
           崇轩的目光转了过来:“今日幸会华音阁众高彦,既然要比试,为什么不比试个痛快?崇某不才,倒要先讨教步先生的高招,再来与卓先生做生死之搏,如何?”
           步剑尘心念倏动,已然明白了崇轩的意思。步剑尘乃是华音阁中第一人,而对付天罗教之务,乃是由步剑尘一手操办。
           江湖中人人知道,步剑尘最高明的乃是医术,这剑中一道,还未达极处,所以与他一战,取胜的可能性极大,而且杀了步剑尘之后,华音阁对天罗教的种种布置都会中断,就算崇轩败于卓王孙之手,武功底细全都泄露,也已经没关系了。
           这实在是很如意的算盘,崇轩紧盯着步剑尘,等待他的回答。
           步剑尘的眉峰不住地抖动着,显然,他的心中也争执不下!
           一个淡淡的声音缓缓道:“算了,以步先生城府之深,是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
           白色的斗篷,就在如此明亮的灯光下,却依然看不到其中深藏的面貌。
           丹真纳沐缓缓走到了梅树下,青青的梅叶落在她身上,仿佛时光的尘埃,在心灵的洁白上染下泪滴。
           丹真直视着卓王孙,她的目光中有些坚毅:“我代他与你一战,出招吧。”
           步剑尘眼中锋芒一闪,道:“你出战?”
           丹真点了点头。
           步剑尘冷笑:“你与卓王孙一战?”
           丹真点了点头!
           步剑尘大笑:“你与你所寻找的三世救主一战?”
           崇轩眼中神光一凛,原来丹真所一直寻找,守护,侍奉的,竟是眼前这个人!
           丹真没有说话,她仍然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步剑尘笑声倏然顿住,冰冷地盯住丹真,道:“好!我成全你!”
           卓王孙看了看丹真,摇头道:“我不能杀她。”
           步剑尘厉声道:“为什么?”
           卓王孙缓缓将鞘中的长剑抽出,他的目光中深孕敬意,看着那把剑:“这是周武王在牧野郊誓的时候所用的昧爽剑,乃王者之剑、大极之剑,乃是我专意寻来,杀魔教教主的,此剑不能杀女子。”
           杀名人而用名剑,这是卓王孙的习惯。
           步剑尘冷笑道:“用我的丝竹剑!”
           他手一挥,一道迅疾的剑光闪过,插在了卓王孙的面前。
           丝竹剑犹如一道弧光荡漾闪烁着,步剑尘傲然道:“丝竹剑乃名剑,香巴噶举派的女活佛,也是名人!”
           卓王孙看着这柄剑,他的目光中突然闪过一阵狂热!这柄剑与眼前站着的人,对于他仿佛有极其强烈的吸引力,让他回想起鲜血从脖颈中溅射出的凄厉快感。
           他忍不住霍然将长剑拔出!
           杀气轰然翻卷,极度浓缩地集中在他身边,席卷成狂风一样的漩涡!
           处于风暴最中心的卓王孙,整个身躯都在放射着悍然的劲气!
           崇轩的脸色变了,他想要拉住丹真,但丹真却赶上一步,向那漩涡中走去!
           卓王孙的眼睛中闪过一阵杀意,那柄丝竹剑倏然从他手中脱出,凌空翻卷,被他的劲气催逼,怒射向青天!
           那极为细薄的剑身受空气的积压,迸发出一连串嘹亮的锐音,宛如天雷怒发,一声声轰击在丹真的身上!
           丹真微微一笑,她拿出了她的武器。
           这武器,竟然是一只净瓶。从净瓶中倒出来的,是最纯净的水。丹真的另一只手划动,将水卷成一个薄薄的水波,宛如明镜一般,向身前送去。
           那炸裂的雷声轰击在这水镜之上,那镜光顿时一片涣散,但却依然顽强地聚合了起来。丹真不住倾倒,刹那间在身前结出了六道镜光。
           她修习的是香巴噶举派的六成就法,拙火,幻身,光明,梦境,迁识,中阴。这六道镜光,每一道,都是一成就法,实已施展出了她全部的修为。
           她的人,也如群星护住的明月一般,悄然站立在这镜光的映照下。她的面容上,竟然是一片罕见的恬淡。
           卓王孙双目中燃烧着强烈的火焰,那柄丝竹剑眨眼升到百丈的高空,然后随着他双手霍然催动,凌空倒贯而下!这一击,强烈得似乎要将整个君山裂成粉碎!
           丹真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紧那道剑光,她的身躯同时跃了起来,竟然向那剑光上迎了去!
           六道镜光被她连环催动,圈成一道直线,向丝竹剑上迎去。只听波波一阵轻响,丝竹剑悍然飙落,眨眼间已经连破三道镜光!
           丹真胸口一阵翻滚,一口鲜血喷出。那散碎的镜光包围而上,将丝竹剑生生地拉住!丹真厉啸一声,身子倏然翻转,三道镜光圈转,带着那柄名剑,向着卓王孙刺去!
           卓王孙右手暴伸,一手指天,劲气汹涌潮卷,向丹真迎去!
           丹真手中的一道镜光倏然炸开,立即化作炽烈的光芒,怒涌而出!
           卓王孙双目只觉一阵刺痛,不禁本能闭上眼睛,便在这时,丹真身形已然欺近他面前,丝竹剑锐音骤做,向卓王孙一剑刺下!
           但她的眼睛中闪过一阵痛苦之色,丝竹剑禁不住缓了一缓。
           她这些年的辛苦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为何苍天不忍,要让她与苦苦寻觅的三界救主对决?
           自记事以来的种种经历,一时皆在她的心头闪过,尽皆化作哀伤的密雷,轰炸在她的胸前。
           她本来还可以守候在这里,静静地等待救主觉醒,回归自己的宿命,但自己为什么又要与他兵戈相向呢?
           崇轩那仿佛远山一样沉静的眸子闪过,丹真忽然觉得自己一败涂地,原来以一生所追求的,都是一场梦境。
           这种酸涩浸满了她的心房,让她忽然感到一阵极为悲凉的怅然。一时间,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但就在此时,一道劲气凌空刮过,卓王孙的拳头宛如裂空闪电,一拳将丝竹剑轰断,跟着轰在她的面门上!
           这一拳来得好快,丹真心念电转,这才意识到自己能够用水镜制约住丝竹剑,原来是卓王孙的诱敌之计!
           她的心禁不住一乱,卓王孙身躯宛如魔神立世,一双手幻出万重光影,层层压下!拳还未及身,那凌厉的拳风已然压得丹真喘不过气来!
           耳听崇轩一声暴喝:“要杀她,先杀我!”立时又一道拳风闪起,呼啸而来!
           丹真莫名地就觉心中一宽,卓王孙先前一拳的劲气在身体中炸开,她娇哼一声,卓王孙拳势再摧,将她击了出去。转身大笑道:“早就在等着你了!”
           他一拳先退丹真,再击崇轩,但崇轩就觉自己的手掌仿佛击到了石壁上一般,竟然全然无法撼动他!
           卓王孙冷冷一笑,体内真气怒潮卷涌,宛如无穷无尽般向崇轩压了下来。崇他不敢怠慢,身形一旋,身子顿时化作一条龙卷,层层迭迭的掌影幻出,瞬间跟卓王孙对了六十余掌!每一掌怒冲,他的身躯便是一震,但终于,将卓王孙这风云变色的一拳挡住了!
           卓王孙身子不退反进,全身压了前去。强大的劲力自全身散发了出来,席卷向崇轩!方才他只是一拳之力,但现在,却是全身,也是他的全心!
           崇轩面容一肃,也是同样用全身的力量冲了上去!
           悚动天下的两位高手,终于交战!
           狂逸而出的劲气宛如毒龙一般四逸而出,那些梅树首当其冲,被炸得粉碎断裂,向四周飞跌而去!卓王孙快到不可思议的身形凌空飞舞,那些梅树、梅叶尽皆被他卷起,向崇轩压了过来。
           “呛”然一声响,昧爽剑出鞘!
           《尚书》云:“武王戎車三百两,虎賁三百人,与受战于牧野,作牧誓。時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
           后来武王文成武功于天下,乃取西方精金,铸了这柄昧爽剑。此乃王者之剑,也是取胜之剑!
           卓王孙杀得性起,施展的,乃是他一生武功的精华,自华音阁创建之人简春水传下来的春水剑法!
           这一剑出,风声顿息,整个天地之间,响动的,全是这一剑的声音!
           步剑尘忍不住心头的兴奋,他不由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被这一剑逼迫出的崇轩的武功!
           这必将成为他攻败天罗教的最关键的一点!
           天地神魔都为这一剑而赞叹。
           这实已是人类剑术的极诣,浓重的剑光将崇轩整个人包了起来!
           崇轩仿佛想施展什么,但仍然犹豫了一下,这一剑已然神龙怒卷,电射而下!
           一剑从崇轩的肩胛斜斜划下,直达后背。若不是崇轩危急中缩了半分,这一剑,已然取了他的性命!
           崇轩一口鲜血喷出,在空中化作万朵血莲,向卓王孙罩了过去。卓王孙长剑一展,血莲尽消,崇轩趁着这片刻的耽搁,飘身退到了梅树下。
           卓王孙的剑风,却跟着追裂而来!
           新伤旧创,一齐发作,退无可退!
           奇怪的是,崇轩并没有惊惶,他的脸上,还现出了难得的宁静,看着昧爽剑的目光,现出了一丝冰寒。他的手忽然撕开胸前的衣服,立时一道血光腾了起来!
           刹那间,神魔的赞叹全都化成了凄啸,这血光之浓冽,竟似连天地也为之变色!
           步剑尘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讶意,喃喃道:“他竟然已经修习成了血魔搜魂大法?”
           步剑尘的心跳也忍不住急了起来,他一定要看好这一刻,不漏走一点一滴!他甚至运起了少林的“天眼通”。
           卓王孙剑势却丝毫未停,矫光凌厉,如风,如雷,如电!瞬息纵横,切到了崇轩的面前!
           崇轩的手却散开!
           那血鹰衣紧紧贴在他的胸前,似乎已经化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随着他的呼吸,不住狞恶地蠕动着,剑光凌厉,那血衣上绣着的一头巨鹰爪鬣飞张,竟似要离衣而起一般!
           卓王孙的剑再变,如蛟龙,如猛虎,如鹰隼!飞流泻电,汹涌而下,剑势越来越凌厉,两人正面直撼的一刻,也越来越近!
           也许江湖命运,就要在这一剑中决定!
           空中忽然响起一阵惨烈的鹰鸣!
           崇轩最后的秘密,上古秘宝之一的血鹰衣就要出手。
           传说身着血鹰衣的人,能将血魔搜魂大法施展到不可思议的境界,能顷刻击杀一位武功高于自己数倍的绝顶高手!然而一旦施展,全身的血脉都将因不能承受这强大无比的力量而暴烈!
           这一招若出,必然杀人杀己,玉石俱焚!
           这一剑,是为她而出。
           丹真的眸中顷刻盈满泪水,嘶声道:“不,不能!”
           步剑尘眸子深处却闪过一丝阴冷——两败俱伤,这其实才是他最想要的结局!
           就在此刻,奇变陡生,就在卓王孙这一剑运转到极处,再也不能变化时,它却突然出现了最不可能的变化——剑势倏然回转,在任何人都未反应过来之前,刺进了步剑尘的胸口!
           剑身上蕴蓄的强大的劲力爆炸而开,步剑尘脸上闪过一阵不能相信的惊骇,劲力轰然震响,将他刺入了背后的梅树上!
           崇轩一怔,鹰鸣之声顿止,他却似乎受了重伤一般,踉跄退后,倚在了梅树上,登时就觉气血麻痹,再也无法出手。
           卓王孙脚步一退,已出了场中,淡淡道:“武王伐纣,乃造昧爽,这一剑,不但是君王之剑,更是以下易上,改朝换代之剑。步剑尘,这个位子你也做得太久了吧?”
           步剑尘脸上一阵抽搐,厉声道:“你……你竟然敢做出这等犯上的事情来!”
           卓王孙微微一笑:“华音阁在我手中,我一定会将他发扬光大的,你放心去吧。”
           他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持剑向前一步,步剑尘的身子晃了晃,忽然消失!
           卓王孙脸色变了变:“木遁?”他凌厉的目光在林子中穿梭着,忽然一笑,道:“中了我这一剑,你又能有何作为?让你多活几月又何妨?”
           他优然转身,道:“此击虽然不中,但华音阁另立新主也不过早晚之事。我不乘人之危,崇轩,等着我的战书吧!”
           他仰天发出一阵狂肆的大笑,拔步下山而去。
           崇轩凝视着他的背影,脸上渐渐显出少有的郑重之色。
           步剑尘虽然可怕,但直觉告诉他,这个卓王孙,才是他真正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