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君九死未辞多

  • 丹真受摄心术反挫,伤在心神,极难痊愈。崇轩守在她的榻前,他仰望着天上那微淡的云色,于是叹道:“天要变了……”
           丹真苦笑道:“天能怎么变?还不是受困在这见鬼的君山中?”
           崇轩笑了笑,道:“那未必然。”
           丹真精神一振,道:“你……你有什么办法了么?”
           崇轩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办法,但李清愁一定会有办法的。”
           丹真不解道:“李清愁?玉手神医?他能够有什么办法?”
           崇轩微笑着将李清愁与蓝羽在苗疆中的 一段情缘说与她听。
           丹真点头道:“如此说来,蓝羽对李清愁已然爱到了极处,最后必然会帮着李清愁对付波旬,以她的金蚕蛊的威力,的确大有可能将玄通青造之阵破掉。”
           崇轩笑道:“金蚕蛊虽然厉害,但玄通青造之阵乃逆运造化之力,集合整座君山之力量于一身,蓝羽未必能破得了它。但我相信李清愁能的。”
           丹真疑道:“李清愁竟然能够破掉玄通青造之阵?他能够破掉这连你我都束手无策的绝阵?”
           崇轩缓缓点了点头,道:“你我若不是大意,这阵法也未必能将咱们困住。李清愁的修为,实已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只因他已经修炼成了‘情蛊’。”
           丹真皱眉道:“情蛊?那是什么东西?”
           崇轩道:“我从天罗宝藏的秘典中得知的,江湖传言金蚕蛊乃是天下第一毒物,但其实天下至威至毒者,并不是它,而是百年前笑傲一时的医门与巫门的最高秘法所修炼成的‘情蛊’。天罗秘典上讲医门与巫门本是两姊妹所创,共同行走江湖。但不知为什么,两姊妹忽然反目成仇,从此医门巫门成了生死仇敌,连绵争斗了五十多年,终于被天罗教灭掉。而两门决裂之后,各执半部秘籍,所以都没有修炼成情蛊。而且若要修炼成情蛊,必须要寻得天下难得一见的蛊母之体,并让她心甘情愿地废弃一半修为,将蛊母的元灵之气渡入自身,才能够筑成情蛊的根基。此后通灵变化,无所不能。”
           丹真看了他一眼,道:“那你又怎么知道的呢?”
           崇轩淡淡道:“李清愁本是巫山医门传人,持有半部秘籍。而蓝羽却是巫门蛊母。在苗疆,我亲眼看到了蓝羽将蛊母元灵之气灌输到他体中,情蛊筑成的情景。我也看到了华音阁苍天青阳宫主步剑尘将蓝羽邀走的情景。”
           丹真沉吟着,缓缓道:“如此说来,是你故意将李清愁引到君山上来的了?”
           崇轩笑了笑,道:“不错。只有李清愁,才能克制蓝羽。”
           丹真禁不住问道:“这玄通之阵中连信鸽都飞不出去,你又是如何传递消息的呢?”
           崇轩从怀中掏出一面铜镜,悠然道:“还记得我在月下为你梳头么?其实那并不是梳头,而是用这面镜子将月光反射出去,从而传递信息的。无论我走到哪里,我的部下都会按照我事先的吩咐,在不远处等着我,时刻注意我用月光发出的信息。玄通之阵虽然严密,但却无法将月光遮挡住。所以,我才能联络到李清愁,并将他引过来。”
           他脸上浮起一阵笑容:“李清愁并不知道,心明师太跟钟成子都是天罗教的人。心明已经在峨嵋卧底多年,凭着天罗教的暗中帮助,顺利登上峨嵋长老的位置。至于钟成子……其实李清愁本应该想到,钟成子的资质本就不如他的哥哥,若没有天罗教的机关秘典,他又怎能做出璇玑青凤这样的杰作来呢?”
           丹真道:“如此说来,你是胜券在握了。”
           崇轩的笑容渐渐收起,他的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玄通青造之阵是张网,将我网住。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这张网,网住要捉我的人。” 仍然是清水,仍然是粗碗。
           仍然是岩石一般的骨节,轻轻地扣在碗沿上,在水面荡起一波波的涟漪。
           碗边的人注视着这涟漪,他在沉思。
           他似乎永远都在沉思,因为他绝不能走错。只要走错一步,江湖上就会有千千万万人死去。
           身在重位的人,有的更多的是责任,只是很多人看不到而已。
           良久,他的手指不再扣动,那涟漪也渐渐消失。他用低微的声音道:“也该到揭底牌的时候了。”
           “传死令下去。”
           他的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用一种隐秘的手法发出的,这种手法,只有他与他最亲近的部下知道,他绝不担心会泄漏出去。 波旬的剑气灵动如龙,但却是残忍、凶恶的毒龙,在空中夭矫飞舞。那剑光,竟然也是灰色的,仿佛已与山势相合为一,向着金蚕织网压了下去。
           那网微微一沉,几十只金蚕一齐怒声啸叫,啸声犹如尖刃一般,刺裂了整个空间。
           波旬目中灰芒突然大盛,他的身边影子一阵错乱,又显出两个一模一样的身影来,三柄灰剑一齐出鞘,荡起的剑光犹如海潮汹涌,怒压向金蚕之网。
           只听咝咝一阵轻响,那金网竟被这剑气压得渐渐后退。蓝羽的脸上却浮起了一丝微笑,这微笑徐徐分散在这一半艳丽,一半丑恶的脸上,让她看去犹如毒雾中的幽灵,可爱又可怕。
           她的笑声也有种森然之意:“很好,你们竟然也来破坏我的好事。那么,就让你们为我和他殉葬吧。”
           她双手放在胸前,深深吸了口气,她胸脯渐渐鼓了起来,脸上肌肉一阵扭曲,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空中突然横过一阵死寂的气息。
           毫没来由的,波旬的三柄灰剑一齐嗡嗡长吟,三名波旬的脸色一起变了!
           他们手中之剑乃是步剑尘令钟成子的哥哥钟石子所铸,剑方出炉,便浇灌了波旬的鲜血,实已与波旬心神相合,剑身长吟,那便是预示着极强的危险来临!
           三波旬的喉咙中齐齐发出一阵暗呀的吼声,他们一齐收剑,一齐退了一步。
           那些金蚕蛊也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全都停止了飞动,只剩那张金网无人主持,落在了地上。
           蓝羽的双手缓缓举起,她的胸前破了一个大口,隐隐然可以看到心脏在其中蓬蓬跃动着,但却没有鲜血流出来,浓灿金色的血液,被蓝羽捧在手中,形成一团巨大闪亮的金光,缓缓升起。
           蓝羽声音一变而为充满隐秘的诡异感:“金王出世,天下太平,众邪伏隶,神巫中兴……波旬,你应该感激,能够死在金王的喙下!”
           她的手用力抛起,那团金光陡然裂开,显出一团胖乎乎的东西,悬停在空中。它的身上也生着金蚕那样的翅膀,只是不是一对,而是七对,通体也是一样的金黄,却极为肥胖,有着一颗大大的脑袋,五官相貌,像极了刚出生的婴儿。它的身下,是四只小腿,前两只像人的手,后两只像人的腿,都极短极小,蜷在身体下,几乎连动都不会动。它样子虽然丑怪,但派头却极大,胖胖的脑袋高昂着,竟似天下人全都不在它眼中一般。
           蓝羽厉声道:“金王!去杀了这三个人!”
           那金王看了波旬一眼,似乎嫌他们太丑,呜呜叫了一声,摆了摆硕大的脑袋。
           蓝羽怒道:“你不听我话,看我以后还爱不爱你!”
           那金王方才无可奈何一般,摇摆着飞到了波旬的面前,突然“呱”的一声婴儿啼叫,一口红雾向波旬吐了出去!
           这红雾看似随意,但快到几乎不可思议的地步,竟然比江湖名家射出的暗器还要迅捷!
           李清愁吃了一惊,就听铮铮几声响,波旬手中三柄长剑,竟被这一口红雾击成六截,纷纷落在了地上!
           波旬尽皆一呆,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金王却高昂着头摇摇摆摆地飞了回来,偎依在蓝羽的身边,呜呜叫着,似乎在表功一般。
           蓝羽亲昵地抚摸着它,道:“嗯,很好,将这三个人杀了后,再替我将李清愁杀了。”
           便在这时,波旬的动作全都静止,他们的身躯中,却迸发出了凌厉的杀意。
           玄通青造之阵绝非普通的阵法,以波旬的修为,再加上布阵之人的妙手,实已将整座君山的灵气都汇聚在阵法的一点上,供波旬使用。与之相斗之人无疑与整座君山相抗,哪里有丝毫的胜机?但整座君山的灵气何等巨大,就算借助了阵法,也不是随便能够施展的,以波旬之能,也要拼着内腑受伤,才能够施展这惊天一击。
           而这片刻的宁静,却正是他们全力出手的朕兆。
           他们受了金王一击,心中的残忍已被全部唤起,这一招,威力更在击伤崇轩的一剑之上!
           李清愁首先觉得不妙,叫道:“小心!”
           那金王天生灵物,也觉察到了危险,呱呱叫着,在空中蹬开四条粗短的小腿,向波旬飞去。但才飞到他们身前两尺左右,便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只急得呱呱直叫,却怎么也冲不过去。
           蓝羽也终于发觉不对了,张手要召回金王,便在此时,三名波旬的头一齐抬起,他们的眸子中,再也没有丝毫的眼白,尽是漆黑的瞳仁!一瞬之间,死一般的恐怖蔓延而出,向着两人一蛊炸裂般席卷了过来!
           波旬沙哑的声音低啸道:“死!”
           三只手掌突然一齐击出,那聚合了君山灵气的一招,竟然在掌缘处爆发了点点晶亮的光斑,仿佛繁星闪耀的黑夜,向着两人天塌般冲下!
           冲卷之势极为缓慢,但却有种不可阻挡的感觉。此种威力,的确不是任何人力所能抗衡的!
           蓝羽骇然色变,双手撩起,一串金光从她身上迸发,尽皆幻化成只只铜头铁额的金蚕,向波旬的掌力上迎了过去。波旬掌力怒潮涌卷,宛如天风海雨,迫人而来,仿佛天神行法,将那些金蚕全都打得裂体血溅,倒卷而飞。
           转瞬之间,这黑潮一般的掌风,已然卷到了蓝羽的身边!
           蓝羽睁大了眼睛,怔怔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虽然贵为苗疆蛊母,御蛊施毒的功夫天下第一,但自身却脆弱无比,几乎连最粗浅的功夫都不会。而波旬所施展的,乃是将山川灵气尽皆转化为内息的最为纯正的功夫,而其功力之精深纯粹,更已经到了辟邪戮神的境界,哪里是金蚕蛊所能抵挡得住的?
           蓝羽连声呼啸,要那金王冲上前去。但那金王也被波旬的声势镇住,呱呱怪叫着,抱住蓝羽的脖子,死死不肯放手。
           眼见那团黑影越来越大,通亮的正午,一瞬之间就成了漆黑的黑夜!
           这一招,竟然有日蚀般的威力!
           瀚瀚青山,仿佛被他这一招凌空扯出一个庞大的透明的影子,向着蓝羽与李清愁直压了下来!
           蓝羽的眼睛绝望地睁大!
           一阵轻风闪过,她的眼前显出了一袭白衫。
           李清愁那倜傥的身姿,就宛如玉山一般挺立在蓝羽的面前。
           蓝羽大叫道:“不!你不要上去,你会死的!”
           她突然涌身而起,大张开双手,想要护住李清愁。李清愁双目中有什么东西动了动,他攀住蓝羽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另一只手仿佛要为她扫除灰尘一般,挥了出去。
           这一挥,就跟他平时的风姿一样,极为闲雅而清淡,一团青红交缠的雾气从他的掌心腾起,转瞬之间结成一座朦朦胧胧的玉树,笼罩在他的面前。
           这雾气将他跟蓝羽都笼了住,看去隐隐约约的,极为不真实。
           波旬炸裂般的掌力涌卷而至,但那玉雾竟宛如实物一般,丝毫不动,将那掌力挡在了外面。只是李清愁的身子,却宛如风中之烛一般,突然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慢慢地,他的身形静止,波旬的眼睛却惊恐起来,仿佛看到了恶魔一般,盯在李清愁的身上。
           “你……你怎么可能挡得住?你怎么可能挡得住?”
           他们喃喃地重复着,身子缓缓坐倒。
           李清愁淡淡一笑,并不说话,蓝羽的眼睛亮了起来:“情蛊?传说中的情蛊?你什么时候练成这么神妙的武功?你还是想保护我的,我,我好高兴啊!”
           她笑了起来,半张秀面笼罩在一层红晕之中,分外动人。
           金王肥大的脑袋摇摆着,呜呜低吟,似乎不太高兴一般。
           蓝羽撇了撇嘴,道:“你瞎说些什么?什么他快死了?”
           突然,李清愁的身子一晃,一道血箭从他口中怒喷而出,正向着蓝羽飙去,登时将蓝羽的面孔沾染。李清愁脸色煞白,身子缓缓软倒。
           蓝羽吃了一惊,李清愁口中鲜血,却是一点停止的迹象都没有,仿佛要将体内所有的血都呕出一般。蓝羽慌了手脚,一把抱住李清愁,哭道:“你……你怎么了……”
           波旬得意地大笑道:“你以为玄通之阵是这么容易破的么?他现在身受整座君山之力,死定了!”
           蓝羽怒道:“都怪你,还要来说什么风凉话!金王,去咬他!”
           那金王也是看着波旬生气,老早就在呲牙咧嘴的了,一听到命令,立即冲了出去。可怜波旬三人才施展出这绝天灭地的一击,全身劲气都被君山灵气带走,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眼睁睁看着金王冲了过来,却是一点招架之功都没有。金王伸出肥胖的粗短腿,一人一脚,都将他们踢到了悬崖下去。得意地回过头来,想要主人夸赞一下。眼看李清愁全身都染得通红,脸色却已苍白如纸。
           蓝羽紧紧抱着李清愁,只有在这时候,李清愁才没有挣扎。也许只有这时候,李清愁才是属于她的。
           她痛哭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既然你不爱我,就让我死去好了,还救我做什么?苍天!你为何不让我代他死!”
           终于,李清愁血势稍止,他的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隐隐可见其中的筋络。他努力地抬起手,去拭蓝羽脸上的泪痕:“别……别哭,这不怪你……”
           蓝羽泪如雨下:“都怪我!都怪我!若不是我胡闹,你又怎成为这个样子?我好恨啊,我为什么不能修炼成蛊母的最高境界,那么我就可以以蛊为药,医治你了!”
           李清愁强笑道:“现在不是很好么?至少在这一刻,你不用担心我不爱你了。”
           他摸着蓝羽的脸,目光中尽是温柔:“傻孩子,你是蛊母啊,并不是任何人的附庸,为什么不能为自己活着呢?”
           蓝羽抱着他,哭道:“不!我就喜欢为你活着!因为……因为只有你不嫌弃我丑啊!”
           她将头埋在李清愁的怀中,放声大哭。
           李清愁缓缓摸着她的秀发,目光中显出一丝痛苦之意,慢慢道:“先只求这一刻吧,人生又有多少一刻呢……”
           他的声音越来越缓,眼皮也越来越重,几乎再也睁不开。放在蓝羽发上的手,也在渐渐僵硬:“其实我好想喜欢你……”
           他说到这一句的时候,声音已经轻微得宛如花蕊上卷起的风,蓝羽埋首号哭,并没有听见。
           是的,不会听见了。
           李清愁的手终于停住。
           仿佛感受到什么一般,金王发出一阵呱呱的凄啸,昂首夜空。
           当温暖变成悲凉,蓝羽的手终于不甘地放下,她的双目空洞,喃喃道:“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忽然掩面哭了起来:“都是我害的,这都是因为我啊!”
           她的身体中渐渐有金光腾起,有许多还未成形的金蚕从她的皮肤下冒出来,它们的眼神也一样是空洞的,慢慢有金丝从它们口中吐出,将蓝羽全身都包围了起来。金王着急地呜呜叫着,上下扑腾,似乎想制止蓝羽,但那金丝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渐渐将蓝羽和李清愁的全身都围裹起来,成为一个巨大金色的茧。
           蓝羽将自己的心和李清愁尚有余温的身体一起埋葬起来。
           ——这个世界,她再也无法面对了。 远远的,青神庙中,丹真迎风而立,她的眼睛也有些湿了。她修习香巴噶举派的六成就法,心如浮云无定,已不明白人的感情,竟然能如此摧心裂肺。只是一股莫名的愁苦不断从心底泛起,让她觉得很不好受。
           她低声道:“你有没有什么法子救他们?”
           崇轩望着远处,他没有回答丹真的话。
           丹真白了他一眼,嗔道:“你的心难道是铁做的么?都不可怜他们?”
           崇轩的手中拿着那面铜镜,他的脸上掠过了一丝痛苦之色:“圪砢屹死了。”
           丹真皱了皱眉,道:“什么?”
           悲伤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她实在不想听到什么死讯。
           崇轩缓缓举起镜子,在阳光下晃了几晃,道:“一直用镜子跟我传讯的圪砢屹已经死了,我的讯息收不到任何回答。”
           他的眼神渐渐锐利起来:“他怎么会死?”
           丹真怒道:“他怎么会死,我怎么知道!”
           崇轩凝视着她,眼神中忽然闪出一丝痛苦与愤怒夹杂的神色:“但这种传讯方式,我只跟你说起过。香巴噶举女活佛,人称空行母的丹真那沐,原来你仍然是华音阁的奸细!”
           丹真身子一震,道:“你有什么证据!”
           崇轩淡淡道:“其实在君山上看到玄通青造之阵时,我就怀疑了。因为玄通青造之阵虽为奇门遁甲之阵,但其法却在中原早已失传,唯一可能留有记载的,就是当年号称龙变天君的最小的弟子,达布喀尔。达布喀尔,后来后来成为香巴噶举最大的敌人,因为他后来背叛佛法,入了印度曼荼罗教,带领曼荼罗教四魔将噶举派满门族灭!”
           丹真冷笑道:“既然达布喀尔是我们的敌人,我又怎会去学他的东西?”
           崇轩看了她一眼,缓缓道:“达布喀尔虽然名为香巴噶举的敌人,但我却知道,他晚年忏悔前愆,悉心向佛,曾经跪行入噶举桑顶寺,以求赎罪。后来他在通天岭得道,当年掠走的典籍,未必没有再送回桑顶寺。而且……”
           他顿了顿,道:“据说他强入噶举派的时候,曾经被一个小女孩智败过一次,那个小女孩,是不是就是你呢?”
           他的眼神,突然锐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