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诉芳心几蹉跎

  •       同住在青神庙中的,还有几位游客。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四面强敌环伺的生活,反而安然了起来,排成一排,坐在屋檐下晒太阳。
           崇轩突然抬手,将一位游客的头盖骨揭了起来!
           并没有血流溅出,那名游客也没有发出惨叫,他仍然木木地坐着,脑中一片阴暗,竟似乎完全空洞!
           李清愁大吃一惊,骇然道:“秘魔之影?这里怎么会有秘魔之影?”
           秘魔之影乃是天下仅次于金蚕蛊的毒物,以人的脑髓为食,练成之后化身无形,唯有嗡嗡的振翅之声。嵩山少林一役中,秘魔之影建立奇功,一举歼灭了少林这个千年大派,从此江湖上谈之色变。
           崇轩淡淡一笑,李清愁也明白了过来,崇轩既然是魔教教主,身上怎么可能不携带秘魔之影的种子?想必他一入青神庙,便将这种子种入游客身上,等着发芽生长,幻化成魔。这等妖邪之物,留在世间还不知要害多少人。
           李清愁游目四顾,就见那些坐在廊前的游客都是目光呆滞,对方才妖异的一幕都如视而不见一般,显见也都着了崇轩的暗算。
           李清愁脸色渐渐沉下,冷冷道:“秘魔之影乃是妖物,既然被我看见,就必不能让它留在世间上。崇教主,对不住了。”
           崇轩又是一笑,道:“这些已经没用了。我的对手找来了秘魔之影的克星,由于畏惧那人的力量,秘魔之影都无法孵化。”
           李清愁一怔,突然想起方才并没有听到秘魔之影发出的嗡嗡之声,又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将威慑之力笼罩整座君山,让另天下闻风丧胆的毒物秘魔之影无法孵化呢?
           崇轩将头盖骨放回,淡淡道:“从此,秘魔之影不会再现江湖。”言罢一拂袖,这一排人体连同秘魔之影未能孵化的卵,顿时一起倒在地上,化为了一堆尘埃。
           崇轩叹息道:“此人用玄通青造之阵将整座君山困住了,我们没有一个人能下山去。”
           李清愁冷哼道:“那是你咎由自取!我是不会帮你的。”
           崇轩轻叹道:“加上峨嵋山一千五百余弟子,还不能打动你么?”
           李清愁身子一震,道:“你……你说什么?”
           崇轩笑着看了他一眼,道:“你来时,峨嵋九凤倾巢追你,峨嵋派只怕有一半的力量都随之下山。而留在山中的,伤痛心清师太之死,必然不能专心防守。而本教天音、天香、天枢三部已然齐集山上,不出三日,峨嵋派必定会亡,你信也不信?”
           崇轩的语调并不高,也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李清愁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有了嵩山少林寺之战,他对于崇轩的能力与手段,实在再无半点的怀疑,崇轩若说三日灭峨嵋,那就绝不会超过一分一秒!
           他的拳暗暗握起,脑海中灵光一闪,若是一举杀了崇轩,是否就能救得了峨嵋呢?
           崇轩虽然从未出过手,但绝无人怀疑他的武功之高。李清愁虽然号称从来未败,但面对这如山一样沉静的崇轩,却是连半点自信都没有。
           他的拳头,也情不自禁地松开了!
           崇轩点了点头,道:“不盲动,不躁动,玉手神医,你果然不负江湖上的盛名。若是我说,我想收回成命,不灭峨嵋了,你会不会相信?”
           李清愁苦笑道:“这只怕是解救峨嵋唯一的办法,我又怎会不相信?”
           崇轩道:“我们不妨交换一次,若是你能破了这玄通青造之阵,让我下山,我就放过峨嵋如何?”
           李清愁看着他,眼睛中露出一阵思考之色。
           崇轩微笑着,也看着他。李清愁缓缓地,很谨慎地道:“你为什么非要下山不可?你本不必的。”
           崇轩悠然道:“我若是不下山,又怎么收回成命,阻退我的手下们呢?”
           李清愁道:“你既然知晓峨嵋派追杀我,那么你必然有种传输信息的方法。你本不用下山的。”
           崇轩又笑了:“好,李清愁果然不令我失望。但我的话还是算数,只要你助我下山,我就解了峨嵋之围。”
           李清愁沉然点了点头,但他脸上的疑惑仍然没有消失,道:“你既然能传令出去,又为何不通知属下前来救援呢?”
           崇轩淡淡道:“因为我的对手之强,决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我不能以天罗教数万教众犯险。”他顿了顿,又对李清愁道:“去吧,如果我没有料错,有人在等着你。”
           李清愁并未沉吟太久,向山下走了去。
           看着他的背影,崇轩喃喃道:“先是玄通之阵,后是秘魔之影,再下来会是什么呢?” 同样的,另一个人也在喃喃道:“先是玄通之阵,后是秘魔之影,再下来会是什么呢?”
           他的手指轻轻扣着,手指下是一碗清水。清水没有变,他的姿势也没有变,仍在沉思。
           良久,他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万妙灵仙,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李清愁一步步踏下那长长的石阶。他能感觉到,那浸体的杀意随着他的步伐,渐渐严寒,似乎在警告他,又似乎在渴求着他的血肉。
           近前者死,这是那杀意冷冷的警告,但李清愁却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
           医者父母心,他可以为了一个病人而割下自己的血肉,那么,也可以为了峨嵋千余弟子的性命而赴死。这是他应该做的,只因他相信,换了任何一个别的人,都会像他这样选择的。
           他就是这样坚信着,才会心安理得地一步步踏出。
           杀气陡盛。
           李清愁停住,缓缓抬头。
           波旬那灰色的眼睛就停在他面前一丈处,杀气在将凝未凝间波动。
           李清愁绝无半分犹豫,他的脚又踏了出去。
           波旬目中光芒一闪,枯死一般的黑灰色开始苏活起来!
           就在这时,一声清甜的娇音传了过来:“你来了……”
           李清愁的动作猝然停住,他的脚就跟全然未动过一般,很自然地摆在原地,他的身子,更没有丝毫的波动。但波旬的杀气已被引动,铿然声响中,长剑已然出鞘!
           李清愁目光闪了闪,长空裂电闪耀,波旬一剑才出,立即化作万千龙蛇飞舞,疾风啸电,向李清愁当头落了下来。
           那娇音突然转急:“住……住手!”
           一阵香风掠过,一只尖尖素手探了过来,向波旬的剑身上捉去。这只手的动作并不是特别快,但波旬却似乎对她畏惧良甚,长剑一折,倏然收了回去。
           李清愁缓缓转头,就见半张娇靥带着微笑,正对着他。
           李清愁自七八岁时就在江湖上行走,几乎已行遍整个中华,连藏边海外都多有涉足。他生得俊美丰秀,女子倾心者多,但他却从未见过如此灵秀的女子。
           她乌黑的青丝垂下,遮住半张面孔,朦胧遮映,就宛如流云掩月一般,更衬得另半张绣面芙蓉,眉目如画,清丽绝尘。她那美丽中似乎有种莫名的虚无,让人见了只觉朦朦胧胧,如在梦中。
           然而她的美貌,却是连梦中都不会出现的。
           李清愁不由得身子一震。这女子之美貌虽然旷绝,但仍不足让他失态,他震惊的是,那女子双目深蕴,竟有着宛如海一般的深情,山一般的深意。仿佛前生后世,轮回了千亿遍方得一见的爱人。
           那种宁愿粉身碎骨也要见他一面,那种纵然心没有了、身不在了,仍然烙刻着他的印记的感觉,竟然从这双眼睛中流度过来,瞬间充满了李清愁的心!
           他的心立即像一泓广阔的海洋,缓缓摇荡起来,与他相接的,是另一泓海洋,是那女子的海洋!那是如此真切的感到目眩神迷,以至于竟连波旬都忘记了!
           但他却清楚地知道,他从未见过这女子,从未有!
           那么又怎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难道这才是前生后世?千亿遍的轮回?
           那女子盈盈一笑,宛如整座君山都堆满了鲜花,却全都在她的身上盛开:“你不记得我了么?”
           李清愁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那女子低头一笑,微显羞涩:“我美不美?”
           李清愁又摇了摇头,道:“李某双目只见人间愁疾,不辨美丑,姑娘问错人了。”
           那女子也不生气,笑道:“那你喜不喜欢我这样?”
           李清愁淡淡道:“也无所谓喜欢不喜欢,我并不认识姑娘。”
           那女子嘻嘻一笑,道:“你怎么不认识我?想想看看?”
           李清愁皱眉细想,但却再也想不出来。
           那女子右掌展开,一只细小的金色飞虫裂体而出,飞到她的额头处,很亲密地围绕着她飞动。这飞虫通体金黄,胖乎乎的,仿佛蚕般的形状,那双翅膀宛如蝉翼,鼓动起来,一点声息都没有。
           李清愁一震,道:“金蚕蛊?”
           那女子笑道:“想起我是谁了么?”
           李清愁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不能置信地道:“蓝羽?你是蓝羽?”
           那女子竖起一根手指,贴在自己的娇靥上,笑道:“以前我叫蓝羽,但现在,我是华音阁的万妙灵仙,统御天下万蛊万毒,为蛊中至尊,天下无人能及。”
           她突然高傲地仰起头,那精致到极点的半张脸庞艳光照人,不可逼视:“李清愁,我命令你爱我!”
           李清愁尚不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凝目细看,果然,她身上依稀还有蓝羽的影子,但这天下化人的美丽,这凌驾众生的自信,又哪里是那个丑陋而胆怯的苗疆小姑娘?
           蓝羽见他沉默,骄傲地道:“我万妙灵仙本就地位尊荣无比,哪里要原来那么丑陋的脸,所以我请华音阁的步先生施展妙术,让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李清愁,你以前因为宁九微而抛弃了我,如今我比她美得多了,你为何还不说爱我呢!”
           说到以前,她的声音也有了些许波动。
           她的相貌虽然像是换了个人,但心底却仍然是那么单纯,固执的相信,只要拥有美丽,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爱。
           李清愁心下暗叹了口气,道:“蓝姑娘,你变得如此美丽,我很代你欢喜。江湖上如意郎君甚多,你必定会找到一个满意的,我……我不适合你。”
           蓝羽摇头道:“那不成的。再多的如意郎君,我却只喜欢你。再说……再说我们已经洞房了,这一生一世,我就只能喜欢你,你也只能喜欢我。”
           李清愁苦笑道:“不行的。”
           蓝羽笑道:“有什么不行的?我乃蛊中之神,天下还有什么事是我做不成的?步先生封我做万妙灵仙,我的权势可大得很呢。他说我练成了金蚕蛊,江湖中没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今后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你娶了我之后,这一切都是你的,你说好不好?”
           她晏晏而语,卿云一般飘了过来,去拉李清愁的手。
           双手一接,李清愁却宛如触电一般,急忙将手抽回,道:“不……不行!我不能娶你!”
           蓝羽道:“为什么?难道你不认为现在的我,要比宁九微漂亮?”
           李清愁摇头道:“美丑只是外貌,并不关紧要的!”
           蓝羽忽然高声嘶啸道:“不!你不明白,美丽就是我的全部!”
           她的手忽然用力一拂,蒙着她半面的青丝扬起,随风飘开,将整个脸容露了出来。
           李清愁目光才触到她的脸上,却不由一震。
           这分明不是人类的面孔,而是地狱中魔君故意铸造的面具!
           只见蓝羽半边脸仍然如方才那样绣面芙蓉,宛如天仙化人,但另半边脸却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肿块,将五官挤得甚为狞厉。比较苗疆中所见,更丑恶了几十倍。这等半边绝美,半边绝丑,看去更是森然狞恶,让人不忍再看一眼。
           李清愁禁不住脸上变色,道:“你……你……”
           他禁不住踉跄后退,脚下被山石一绊,几乎跌倒。
           蓝羽又发出一阵苍凉的狂笑,目中却不禁有热泪滴下:“原来你仍然嫌我丑!就算我变成什么样子,在你心中,我仍然像以前一样丑,是不是?”
           “我为了你,忍受了多少的痛苦,才将半边脸变成这般美,但你……你却仍然嫌弃我,只记得我的丑!”
           她嘶声悲啸,洞庭森波动荡,直如雁啸猿哭。
           李清愁脸上闪过一阵痛楚之色,摇头道:“不是,不是的!”
           蓝羽看着他那闲淡而有点忧郁的目光,忽然只觉心灵迸摧,掩面痛哭道:“步先生说了,只要我能杀掉天罗教主,就将我另半面也变得同样美丽,你喜欢么?”
           李清愁一怔。
           蓝羽声音更加凄厉:“究竟怎样,究竟怎样才会让你喜欢我!”
           山鬼夜啼,也绝比不上她的哭声的辛凉。
           那是所有积聚的希望都破灭的痛哭,是绝没有任何安慰能够抚恤的巨大失望。
           也许在蓝羽心中,只要她能够变得比宁九微更加漂亮,李清愁就会爱上她吧。但现在,所有的都是镜花水月了。
           蓝羽的头突然昂起,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的火花:“我的丑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了,是不是?”
           李清愁太息道:“你并不丑……我也从没觉得你丑过。”
           蓝羽执着地摇头,道:“不!你并不这样认为!但是,我有个办法!”
           她低低道,似乎只是给自己听的:“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
           她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绽放出一丝发自心底的笑容:“步先生告诉我,如果这样的美貌也无法挽回你的心,那就期待来生吧!”
           她徐徐抬头,笑容如花绽放,一种濒死的狂热让她的美丽惊心动魄。
           她的声音中又充满了狂热的自信:“来啊,跟我一起死去,期待来生!来生我一定做你最美丽的新娘,这辈子的种种丑陋,我们一起抛弃吧!”
           李清愁皱眉道:“你疯了,哪里有什么来生?”
           蓝羽坚决地道:“一定有的!步先生从来没骗过我,他说能将我变得美丽,就将我变美丽了,他说有来生,就一定有来生的!”
           李清愁摇头道:“这都是妖说!蓝羽,醒来!人所拥有的,并不只是相貌,你不要过于执着!”
           蓝羽狂笑道:“是的!人并不只有相貌,但我只是相貌丑一点,为什么你却就是不爱我呢?”
           李清愁一时语塞。
           蓝羽身为蛊母,心地善良,对他情深似海,为什么他就是不爱她呢?
           李清愁的眼底闪过一丝痛苦,蓝羽倏然止笑,道:“那么我就先杀死你,然后再自杀,这个世界,我已经彻头彻尾厌弃了!”
           她的手缓缓划出,一只金蚕振翅飞出。蓝羽傲然道:“秘魔之影,不过魔教小技,哪里知道蛊中大道?真正的金蚕,何必要倚仗这些东西?”
           她的手一震,那只金蚕口中忽然发出一阵沙哑的鸣叫,破空向李清愁飞去!
           李清愁眼见蓝羽的眼睛已经变得如冰霜一样冷静,知道她心意已决,再也听不进去任何话语,当下只好全力出手。真气一引,斜斜地向后窜去。同时,右手双指聚力,一连几十道指风,向那金蚕射去。
           那金蚕沙哑鸣叫着前行,指风凌厉,竟然对它完全没有影响。
           李清愁面容一肃,瞬息之间,那金蚕已经飞近了他的面前。只见它金黄色的巨口大张,两只巨大的钳子从口中伸出来,急速地钳夹着,满脸都是贪婪嗜吃的神态。
           李清愁心中一阵恶心,他的双指猝然伸出,对着那金蚕凌空一夹。
           他的手指离那金蚕甚远。但那金蚕突地一声怪叫,口中的两只钳子已经被这一夹截断。李清愁跟着一指弹出,那只金蚕惨叫之声陡哑,被他将指风弹进它口中,内脏爆裂而死。
           蓝羽却笑了:“我的夫君,果然是有本领的人。那么,就多给你几只金蚕如何?”
           她的手抖出,十余只金蚕齐齐飞起,在太阳下闪起点点金色的亮光,向李清愁飞去。它们此次并不是对准李清愁攻击,而是在空中划出一条条金色的痕迹,看似杂乱无章地飞着,但李清愁的脸色却变了。
           金蚕蛊号称天下第一蛊,这盛名绝非浪得。秘魔之影屈于第二,尚且灭了少林派,这第一的金蚕蛊,又岂是寻常?
           那些金蚕在空中纵横飞舞,乃是拉出一条条金丝,剧毒的金丝。这些金丝极轻极细,倘若阳光稍微弱一些,就再也看不出来了。而其毒性更是远远大于天下任何一种剧毒,就算是武林高手,也绝沾不得半点。蓝羽养蛊之术犹胜前辈,这些金蚕在空中纵横飞舞,眨眼之间就织成一张巨大的金网,向着李清愁当头罩下。
           李清愁右脚踢出,一块大石被他踢起,向那金网上飞了过去。那金网竟然坚韧无比,李清愁一踢之势何等凌厉,那金网竟然只是晃了晃,连一根金丝都没断裂。金网更是粘涩无比,巨石竟然沾在了上面。金网震动,那些金蚕都是一阵欢啸,争相涌了过去,将那巨石咬得咯吱作响,不一会子,吃得干干净净。
           李清愁看了,不由得骇然变色。
           蓝羽悠然笑道:“怕么?并不怕的,我跟你一齐受这辛苦,可好?”
           她拿出了一只金蚕,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那金蚕一声欢啸,撕着蓝羽的皮肉,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蓝羽痛得脸上肌肉不住抽搐,但她仍然奋力微笑,道:“来吧,虽然痛一点,但很快就会过去。我不要这具肉体,等到来生……”
           她眼中升起一阵迷朦的雾气,沉浸在了对未来那虚无飘渺的美好生活的幻想中去了。
           李清愁大喝道:“醒来吧!没有什么来生!”
           他猝然鼓起全身的劲气,脚尖连出,几块大石被他连环踢出,向那金网上落去。他身子一肃,一指弹出。
           这一指,乃是他全部武功的精华。郭敖的剑,李清愁的指,那都是江湖中的一绝。这一指看去并无什么奇特之处,但那张偌大的金网,连同十余只狞恶的金蚕,被这一指弹动,斜斜飞了出去。
           蓝羽大笑道:“我的金蚕刀枪不入,你就算能打飞它们,又能如何?”
           她的笑容倏然止住,因为那金蚕飞去的方向,正是波旬所在的地方!
           也就是玄通青造之阵的总枢所在!整座君山的力量所压聚的终点!
           几乎是本能一般,波旬那霸绝的剑光随着他灰沉的眸子一闪,裂空擘电般的轰出,向着金网撕啸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