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清愁叠翠萝

  •       李清愁终于赶到了峨嵋山下。
           他的白衣已经沾满风尘,清秀的面容上也笼罩着一层忧虑。
           天罗教兴起武林浩劫,江湖风雨如晦,他肩负的,正是拯救天下武林正道的重担。
           峨嵋自古灵秀,峨嵋派也冠绝天下,实力仅弱于少林武当,名列天下第三大派。是以嵩山顶上,郭敖便与李清愁相约,一去武当,一去峨嵋,搬取救兵。
           他们也知道,两派距离嵩山路途遥远,驰援已来不及,因此,此去的目的,更重在通知两派,并告知天罗教几种秘术的弱点。
           李清愁在山路上静静地走着。青山含翠,一片宁静,时有野鹤相鸣而过,呈现出悠然的祥和来。李清愁心下稍安。他一路加急跋涉,料想天罗教虽然早有阴谋,但也未必这么快就从嵩山杀到峨嵋。眼见山中气象,仍旧肃穆安静,也就松懈了下来。
           他从两河口上山,过白龙洞,来到了白水普贤寺。白水普贤寺即唐朝的白水寺,供奉的乃是普贤骑象铜像。从白水寺上去,就是峨嵋派的势力范围了。
           李清愁远远望去,就见白水寺的门口站着两个年轻的女弟子,正在笑嘻嘻地说着什么。他不禁暗自摇了摇头。果然魔教久不来袭,正道大倡,警戒心未免松弛了下来。偌大的峨嵋派,难道就靠这两个女弟子守住么?
           那两个女弟子见有客来,便停止了笑语,扳起脸孔来,问道:“来人是谁?到我们峨嵋派做什么?”
           这话甚是无礼,李清愁心下不悦,但他涵养甚高,拱手笑道:“在下李清愁,前来拜见心清大师,求姐姐引见。”
           右边的女弟子皱眉道:“掌门去洞庭参加武林大会,至今还未回来,如今掌门之职由心清师叔代管。”
           李清愁一路奔波,尚不知道武林大会的事情,顿时一怔。又道:“那就请通报一下心清大师。”
           那女弟子道:“李施主,你来拜访敝派,峨嵋举山皆沐荣光。只是心清师叔近年习静,未必肯见客。我们且通报了,听掌门的意思吧。”
           说着,躬身导行。李清愁长揖道:“有劳了。”
           一行三人自莲花石过洗象池,来到了金顶,这就是峨嵋派的根本重地,也是心清师太的驻锡之地。当下通报进去。
           不时,大殿之中隐隐传来九声清磬,那女弟子失望道:“掌门师叔正在静修中,不见外客。李施主,这可对不住了。”
           李清愁摇了摇头,突然提声道:“巫山李清愁,前来拜见心清大师!”
           这一下乃是他用丹田中的一口清气震发,宛如龙吟一般,盘旋直上,瞬间逼到山顶高处,然后轰然散开,直震得整座峨嵋山都簌簌作响。但大殿之中松荫寂寂,却是什么回音都没有。
           两名女弟子脸上变色,道:“李施主千万不可冒失,师叔静修,不可中断的,施主请改日再来吧。”
           李清愁微笑摇了摇头,再次提声道:“正道将亡,心清大师独善一身,又能如何?”
           这一声更加嘹亮,穿云贯日直上,轰轰发发,余声久久不绝。忽然一个沉然的声音重重道:“何方英雄,在峨嵋金顶大呼小叫?”
           李清愁抬目望时,就见金顶石阶之上,站着一个灰袍老尼姑,面沉如水,一双锐利的眼神,正紧紧地盯在他的脸上。这尼姑身材极为瘦小,一身僧袍显得极为宽大。但却自然有一股沉雄的气势,宛如巍峨高山一般,凌空压了下来。
           还未等李清愁开口,轩碧急忙低声道:“这是心明师叔,心清师父不在的时候,就由心明师叔来代行责罚。”
           李清愁正要躬身施礼,但他忽然顿住了,微一沉吟,他决定要激心清师太出来。于是冷冷道:“你不是心清?那出来做什么?”
           心明师太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掌门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回去吧!”
           李清愁淡淡道:“不见到心清师太,我是不会回去的。”
           心明师太脸上灰色更重,恍惚之间,她的身材似乎更矮了半分,但身上宽大的僧袍,却无风自动,渐渐鼓胀了起来。两只低垂的袖子,也饱满,充起。倏然之间,她双袖齐动,眨眼之间,泛起万千袖影,向着李清愁一齐压了下来。
           李清愁双目收缩,紧紧盯着那些袖影,他的身形忽地冲天拔起。
           这一拔就是几丈,心明师太的头仰起,袖影冲天,向着李清愁追了过去。李清愁突然一掌斜出,击在院中一棵苍老的松树上。松针如雨,立时飞腾而下。心明师太全然不惧,双袖挥舞,那些松针还未粘到她的袍袖上,就被击得粉碎。双袖宛如云中游龙,电般追击着李清愁。
           袍袖凌空,心明师太真气乍吐如春雷。突然之间,她的丹田上一麻,鼓荡如天的真气竟然一窒,双袖忍不住慢了下来。心明师太大骇,眼睛的余光掠处,就见丹田上竟然正正地插着一枚松针。细碧浅浅,才刚入肌肤而已。
           心明师太的脸色立即宛如死灰,双袖真力不继。垂了下来。松针蔽天,但只有一枚,是李清愁用手发出的,但这一枚却藏得极深,在心明师太看出之前,击中了她。要知丹田乃是人身要害,若是李清愁多用一分力,心明师太的功力只怕就会受到重挫。
           心明师太一动不动,良久,方才黯然道:“果然英雄出少年,我老了……老了……”
           她不住地重复着最后两个字,灰白色的脸上满是萧索。
           李清愁不忍道:“在下只是适逢其会,用的不是真功夫,大师不必过谦。”
           心明师太霍然抬头,厉声道:“败了就是败了,难道我心明连胜败都不敢承认么?但你虽然打败了我,也不能去见心清师兄,这一点你务须明白。”
           李清愁沉默着,缓缓道:“我明白……”
           遥遥地从舍身崖边上传来一声清磬,一个悠悠淡淡的声音传来:“心明,带他来见我吧。”
           这声音很淡,不怎么强,但那么剧烈的山风,竟然不能将它吹散,那话语就如同在众人的耳边响起一般。心明一听之下,脸上的各种神色立即收起,恭敬地答应道:“是。”
           灰袍闪动,心明转身向山后走去。她并没有回头,只是缓缓道:“年轻人,跟我来吧。” 舍身崖乃是峨嵋最艰险的地方,从宋代起,此处便被封住,禁绝游人前往。山风鼓荡,几有罡风之凌厉。李清愁跟着心明走来,就见崖边一块巨石上,垒着一个小小的茅屋。微微的钟磬的清音,就是从这之中传出的。
           此处极为荒凉,山高万仞,几出天表,那玉京九垓的旷绝,尽在此处显现得淋漓尽致。李清愁的心也不禁肃然起来,不由得放缓了脚步,生怕踏碎了此处那荫绿的宁寂。
           两人低头走进那小庐中,就见心清师太正含笑坐在其中,望着李清愁微微点头。心清师太她的面容慈祥之极,不像是武林高手,倒像是个多子多孙的老祖母一般。
           其实,心清师太武功、威望,都是峨嵋中第一人,比参加武林大会的掌门心音还要高许多,只是一直潜心修行,不喜俗事,当初才硬行将掌门之职让给心音。
           李清愁想起适才的冒失,不由得脸上一红。
           心清微笑道:“贫僧寄心武技,不问世事,不觉怠慢了英贤。”
           李清愁急忙拱手道:“是晚辈鲁莽了。”
           心清道:“请坐下来说话。”
           李清愁与心明师太在下手的蒲团上坐了,心清道:“施主远来,想必是有要事相告,请说吧。”
           李清愁肃然道:“天罗教已然重出江湖,少林派四代僧人,已然全部被杀,武当只怕也已岌岌可危,灭少林,屠武当,只怕接下来就是峨嵋了……”
           心清师太长长的寿眉微动,道:“此事峨嵋已有所知,心音掌门正是因此下山,前去洞庭,参加武林大会,联合正道,一同对付天罗魔教的。”
           李清愁沉然地点了点头,道:“嵩山一战,晚辈乃是亲临,魔教秘术之狠辣,至今仍有余悸。晚辈此来,便是得知了天罗秘术的几个破法,想告知师太,让师太防范。”
           心清大师点了点头,正要问话,忽然,茅舍外面传来一阵吱吱的叫声。心清大师展颜道:“是我豢养的几只畜生来了。”
           她撮唇一啸,道:“咕噜、小咪、小黑,快进来吧,你们也见见这当世的英雄。”
           吱吱声中,就见三只一人多高的猿猴凌空落下,站在了茅庐中。六只眼睛精光电闪,打量着李清愁,脸上满是戒心。心清大师笑道:“此乃我初入峨嵋的时候收服的三只孽障,从不见人,就有些小家子气。施主勿怪才是。”
           李清愁笑道:“哪里,哪里。”
           那三只猿猴仍然对李清愁深有戒心,吱吱叫了一阵,向心清师太走了过去。心清师太皱眉道:“你们又调皮什么?咕噜,来,让我看看,你的肚子怎么了?”
           那名叫咕噜的黑白色相间的猿猴肚子上高高地鼓了起来,也不知是生了什么病,还是吃了什么东西。心清大师与这三只猿猴相习已久,极为疼爱,急忙拉了过来。黄白花纹的小咪跟通体漆黑的小黑也跟着过了来,抓住心清大师的手臂一阵大叫。突然,恍惚之中,李清愁就见心清师太脸上有一阵极为淡的绿气一闪而过。
           他心中一震,大叫道:“大师小心!”身子猛然飞起,一掌向那两只猿猴身上击去。
           心清师太微怒,道:“你做什么!”两只袍袖飞起,向李清愁身上卷了过去。立时两道潜流宛如飞龙一般,在茅舍中腾越而起,向李清愁挡了过来。这力道虽然不如心明大师沉猛,但更为老辣而雄浑,绵绵泊泊,宛如没有终极一般。电光石火之间,李清愁瞥见心清师太的双掌掌心竟然腾起一星绿火,他不敢抵挡,身子倒跃而回。
           那只叫做咕噜的猴子突然一阵惨叫,口中吐出一串白沫来。
           心清师太大惊,抓住咕噜叫道:“你怎么了?怎么了?”
           就在此时,咕噜那鼓胀的肚子猛地炸开,一道寒光如闪电,如雷霆,轰然击入心清师太的胸中。此物的力道极大,距离又近,贯心清师太的后背而出,刺裂茅舍,落入了崖下。心清师太一声厉啸,她抓住咕噜的双手一阵痉挛,大蓬的鲜血从她胸口溅出,但刚喷到半空中,就变成了森森的碧色。
           与此同时,小咪与小黑也同声厉啸,它们身上的毛也急速地转绿,这绿色仿佛钢针一般,直刺入它们的身躯中,转瞬之间,两只猿猴已变成通体碧绿,它们口大张着,却再无声音发出,就此变成了两尊碧玉一般的雕像。
           心明师太一声悲愤的厉啸,踉跄着扑上去想抓住心清大师。李清愁用力拉着她,大叫道:“不可!”
           那鲜血喷出的速度竟然比不上它变绿的速度,所以看上去,宛如鲜血的末端有一点绿色闪出,急速地涌入到心清师太的胸口中去。立时,她所有的动作都静止住,宛如沉思一般站在那里,再也不动了。
           唯有一线绿色慢慢扩大,一直将她的全身充满。
           心明师太苍凉的哭声传了出去,不多时,人影翻飞,就见轩清、轩碧率领着众峨嵋弟子,向这边涌了过来。她们一见到心清师太如此形状,都禁不住发出一阵惊呼。
           但就在人影乱入,山风卷起的时候,心清师太连同那三只猿猴,被风一吹到,立即化成一抔碧尘,散成无踪。
           轩清一声凄厉地怒啸,猛然抓住心明,大声道:“是谁杀了掌门师叔?是谁?”
           心明师太满面都是愤激之色,她的手指突然挺出,指向的,竟然是李清愁!
           李清愁大骇,道:“心明师太,你疯了么?杀心清大师的,明明是这三只猴子,你应该是亲眼看到的!”
           心明发出一阵苍凉的怒笑:“猴子能杀得了心清大师?这样的事情,天下又有谁会相信?此处下临舍身崖,前面就是峨嵋重地,茅庐之内除了你就是我,还能有谁?李清愁,你今日闯峨嵋,心清大师不见,你便用强,原来是怀了这等狼子野心!今日若放你下了峨嵋,天下还有什么公道人心?”
           她袍袖拂出,将茅舍中唯一的桌子集成粉碎,厉声道:“你若想走,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
           李清愁叹息一声,回顾峨嵋众弟子:“李清愁一生不行恶事,怎会无故杀死心清师太?峨嵋天下名门,难道就没有讲理的地方么?”
           众弟子一时默然。心明缓缓转身,目光在众弟子的身上掠过,沉声道:“我亲眼看到他杀了心清师太,有谁怀疑我这双眼睛的,不想给师太报仇的,就站出来!”
           玉手神医在江湖上威名素著,峨嵋派的女弟子们,倒有一半对他甚有好感,心清师太死得虽然古怪,而且的确不太可能有别的凶手,但玉手神医向来行侠仗义,可没做半点盛名有亏的事情,是以颇有弟子不肯相信,被心明师太一瞪,不由自主地就低下了头。
           心明师太看在眼中,忽然发出一阵凄厉的长笑,大叫道:“好!好!想不到你们竟宁愿相信一个从未谋面的外人,而怀疑我这双眼睛,那还要它何用,要我这老婆子何用?”
           她右手食中两指忽然刺出,竟然狠狠地刺入了自己的眼眶之中。立时两只眼珠噗噗弹了出来。心明师太的功力何等深湛?这一刺之下,两指深入脑颅。她一声凄惨之极的长啸,发狂一般的跃了起来,忽然从舍身崖上直跳了下去!
           这一幕惨烈无比,那两只犹带血迹的眼珠在地上滚动着,宛如最深沉的梦魇,强压般刺激着峨嵋众弟子的心。
           没有人再怀疑心明师太的话,因为只有死亡,才是最真实的,心明师太用自己的死,将杀死心清大师这一事实,牢牢地种在了整个峨嵋派的心中。
           她们的眼睛再度抬起的时候,里面全都是血丝。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悍然,已经让她们的心血全都冲到了脑际。她们只有一个念头,杀死李清愁,为两位师太报仇!
           轩清发出一声凄厉的啸声,整个身子卷成一股狂风,向李清愁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