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一叶洞庭波

  •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屋子,基本上没有什么装饰,简单,但绝不简陋。
           因为屋子中有一个人。他的衣着也很简单,很随便地坐在一张木凳上,面前的木桌上放着一碗水,清水。
           他不动,水也不动。他的眼睛宛如远山,袅袅地一直入青天深处,那清水也涵荡深远,虽在一碗之间,却宛如秋江大壑,渺无尽头。
           就因为有这个人,所以,这间小小的屋子,就绝不窄仄,也绝不简陋。
           他淡淡道:“都准备好了么?”
           屋子中只有他一个,但随着他这句话,立即一个影子从暗处窜了出来,俯身道:“是!”
           他并没有点头,也没有表示,因为他并不必表示给任何人看。他沉吟了片刻,又道:“每一个人都在他们的位子上么?”
           那个影子再度用非常肯定的语气道:“是!”
           那人却仿佛还不敢肯定,道:“到现在为止,每一步计划都不差分毫地执行么?”
           “是!”
           他得到的,仍然是这么一句话,没有多余的一个字,也没有多余的语气。这足以证明他御下是多么的严厉,他的组织,又是多么的有序而有效。
           但他的话,却似乎太多了。
           像他这样的人,本不必问这么多的。
           莫非他所图谋的,实在非常之大,就连他这样的人,都无法掉以轻心?
           面对着影子那非常肯定的回答,那人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端起了那碗水。
           他是点给自己看的,清水中,就是他的影子。
           这世上,已没有什么人,值得他去回答。

    夕阳摇落,洞庭秋波袅袅。
           一个灰衣人长身立于君山上,山中秋风奉持起他宽大的袍袖,四周无边落木萧萧而下,却没有一片能落在他的身上。
           一叶不能加诸身,秋色也为他的气势而惶然退避。
           他缓缓抬起眸子,穿过这萧萧木叶,看着那夕阳惨淡的金黄,两道氤氲的彩光从他目中透出,一瞬间,竟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洞悉之下。
           而更为奇特的是,他的眼睛竟然是双瞳的。
           双瞳重彩,这样的人当今天下只有一个。
           ——那就是悚动天下的天罗教主崇轩。
           天罗教在短短几年间,声誉雀起,这几月来,更是灭少林,诸武当,血雨腥风,几乎布满整个江湖。而这一切,都出自这个双瞳少年的手下。
           武林正道为了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在洞庭召开武林大会,推举武林盟主,一同对付天罗魔教。此事事关重大,行动绝密,戒备森严,所以直到曲终人散,天罗教的人并未前来骚扰,大家方暗自庆幸,然而谁又能想到,魔教教主崇轩竟然就在不远处的君山上,静静看着这一切。
           夕阳寂寥,崇轩眼中的彩光,渐渐隐没在暮色中,他的人也似乎和这无尽暮色融为一体。而他心中所想,是再不会有人知道了。
           他突然叹息一声,道:“江湖秋水多,浮波人生,又焉知去东去西,往南往北?”
           君山寂寥,他周围唯有秋风落木,而这一叹,又是为何人而发?
           只听一个淡淡声音从林中传来,“我知道。因为我将往北,而你却向南。”蹄声踢踏,林中暮色融开,一抹白影渐渐幻化成一袭白衣,斜倚在一匹青驴上。
           那是一位女子,身上穿了一件洁白的斗篷,就如刚刚开放的白色优昙。青驴在距离灰衣人两丈远处,悄悄地停了下来。
           崇轩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女子正是香巴噶举派女活佛,丹真纳沐,也是他统一武林的最大障碍。在这几月征战中,她总会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刻,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一次次向他宣明佛法慈悲,劝他放弃杀戮。
           胆敢坏天罗教大计的人,都只有死。
           然而奇怪的是,丹真却还好好活着。更奇怪的是,崇轩似乎未想过要杀她。
           丹真纳沐纯白的斗篷也被那夕阳染上一丝亮丽的影子,她深深埋藏起来的脸庞显出了难得的笑意。
           崇轩也笑了:“你又怎生知道我必向南?”
           丹真淡淡道:“先是少林,再是武当,江湖中的大派,也就剩下峨嵋了。天罗教下一个目标,难道不是南下的峨嵋山?”
           崇轩笑了:“你说的并不错。天罗教的下一个目标,的确是峨嵋,而我也的确是要去南方。那你又为何要往北呢?”
           丹真并没有回答他,她盈盈的目光直视着崇轩,在温和的夕阳光照下,她的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如果是我求你不去南方,你肯不肯答应?”
           崇轩似乎没有料想到她这样问,他的声音变了,变得有些像丹真方才的语调,淡淡的,漫不经心的:“这并不是活佛所应说的话。”
           这淡淡的语调,正是一种隐藏,每当他采用这种语调的时候,那就是他开始说谎的时候。
           丹真非常知道这一点,因为她也有这个习惯。
           他们本就是同一类人。
           丹真凝视着他,她深邃的目光似乎想穿透崇轩的瞳仁,直看透他的内心,但崇轩重瞳光芒变幻,却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穿透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放弃活佛的身份,你能否真心地回答我这个问题呢?”
           崇轩脸色变了变,丹真双目中的柔光陡盛。崇轩似乎不想与她对视,缓缓转头,望向山下的方向。他叹道:“就算我不去,峨嵋派的命运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因为……因为耕耘总是在收获之前就完成了,我过去,只是看一眼我的果实而已。”
           丹真目光渐渐黯淡下来,夕阳更沉,将周围渲染得有些阴森森的,丹真轻轻道:“那看来我只能往北去了!”
           崇轩的目光却忽然一变,然后缓缓收回,在他的瞳仁里面汇聚成闪动的重叠旋绕光华:“你不必走了,我也不走。”
           丹真一怔,道:“为什么?”
           崇轩放颜一笑,道:“因为有人留客。”
           就随着他这一声,对面的山坳处,突然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天还没黑,这人却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他那野性而健美的身材。他一抖动,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轻轻颤动着,渲染出狂放而精致的力量感来。而他,也不是一个人走出来的。
           整座君山,连同洞庭的波浪,甚至天上微微露出来的星斗,都被一种奇异的规律左右着,与这个人统一在了一起。
           他一踏出,整座山,都同他连成了一个整体,带动起浩瀚的气势,滔天盖地般压了过来。一时天上的星斗仿佛都眩亮了起来,与脚下的大地组成天罗地网,轰然塌下!
           崇轩的脸色更变,他已看出有人伏击,但未想到这伏击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这竟然结合了奇门遁甲、星象算术、摄心追神、行军布阵等要术,早就在君山中辛苦布置,来骤然发动,截杀自己的!
           这种由人力带动天行地方,三才浑聚,共营之一击,已经超出了人力抗击的范围,也就是说,天下再无人能够接住此时的黑衣人之一击!绝没有人!
           那黑衣人脚步踏出,灵活而剽悍,宛如猎豹一般。他那灰褐色的眼睛紧紧盯住崇轩,又仿佛猛鹫看到了垂涎的猎物。崇轩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每一步踏出,两脚之间的距离都惊人地相同,绝没有一分一毫的差别,就算没有这个伏击之阵,此人也是个极为罕见的高手!
           崇轩的脸色再变!
           丹真的目光中也闪过一丝惊异:“波旬?”
           崇轩目光一闪!
           波旬?华音阁最隐秘、最可怕的杀手波旬?
           在天罗教兴起之前,华音阁本是江湖中最庞大、神秘的组织。当初天罗教声势逼人,武林中人都以为两派之间必有一番龙争虎斗。然而奇怪的是,一任天罗教横行天下,华音阁却韬光养晦,不理江湖事务。一时传言纷纭,有言华音阁前年内讧,阁主暴毙,元气大伤;有言天罗教与华音阁已暗中结为同盟,共图天下,然而谁也不知道事实的争相到底如何。
           而崇轩却知道的是,他真正的对手,已终于忍不住出手!
           而华音阁隐忍数年,这一出手,必然是致命的杀招!
           那黑衣人波旬的目光一闪,一串裂石般的声音响起:“崇轩,我要杀你!”
           惊虹一般的剑气冲天闪起,悍然的山势被这一剑扭曲缠绕,形成巨大的刺目闪眩的龙卷,向着崇轩闪飙而来,这一剑,聚合的不仅仅是波旬的力量,而是整个君山,整个洞庭!
           剑势之中,有巍峨的君山之气,又有浩荡的洞庭之势!
           崇轩的脸色极为难看,突然抓住丹真,身化落叶,向后飘去,但那剑势来的实在太强,太快,转瞬之间就闪到了崇轩的面前!
           崇轩冷哼一声,空着的左手倏然抬起!
           就在此时,波旬背后倏然窜出两条黑影,一样矫健的身材,一样剽悍的神情,一样龙卷一样的剑光,轰然前击!
           三股剑光聚合,登时增生出无限巨大的力量,崇轩的手才抬到一半,这剑光便破胸而入,怒血箭一般窜出,崇轩一声痛哼,带着丹真远远地摔到了石阶尽头!
           这一剑极为凌厉狂放,崇轩一时之间只觉天昏地暗,几乎连身子都站不住了。
           就听丹真惊呼道:“你……你怎么样?”
           崇轩深深吸了几口气,举指封住伤口的穴道。但那伤口实在太深,仍然有鲜血不住流出。崇轩脸色苍白如纸,但他的声音仍然淡淡的,没有一点改变:“我没事。”
           他目注着石阶之下,那三名黑衣人也目注着石阶之上。他们有着一样的相貌,一样的神情,一样的狂悍。突然他们一齐躬身道:“波旬恭送魔教教主。”
           崇轩静静地看着他们,那三人却并不上来追击,只呈品字形站在当地。他们三人也完美地同这山,这湖结合为一体,没有丝毫的瑕疵。
           只要有一步的移动,他们的阵法就会产生破绽,但他们却连分毫都不移动。
           崇轩叹了口气,道:“我们走吧。”
           丹真看了波旬一眼,道:“那他们……”
           崇轩转身,头也不回地道:“不用担心他们,他们是绝对不会离开半步的。”他笑了笑,道:“所以我们也无法离开君山半步。我知道君山上有座青神庙,里面的素菜大是不错,我们不妨去尝尝。”
           他身上的伤口仍在滴血,但他言笑晏晏,姿态潇洒都雅,却没有半点的不适意。这伤口,仿佛不是长在他身上一般。
           丹真微一沉吟,点了点头,随着他向山上走去。
           暮色渐苍茫,三位黑衣人当山而立,犹如山鬼一般。究竟他们三位都是波旬,还是有两位是波旬的影子?
           无论如何,这君山已他们挡住,却是飞鸟难越了!

    清水,又再盛满了白瓷碗,这张碗很平凡,几乎在大小的集市上都能买到。它对面坐着的人并不在乎它的好坏。反正无论用多么好的碗,最后喝的都是碗中的水,而不是碗。
           所以这人从来不计较用具的好坏,但碗中的水,却一定要用惠山泉水,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只喝这一种水。
           碗旁边摆着一张纸,跟这碗一样,普通的纸,普通的字,普通的写法:
           “崇轩已中剑。”
           但此人却一直在沉吟,仿佛这普通的五个字,其中竟蕴含了万种玄机一般。他整整沉吟了一个时辰,放在碗沿上,宛如岩石一样的手指方才缓缓抬了起来,在碗沿上轻轻扣着。立时,微微的涟漪就在碗中荡了起来。
           “崇轩已中剑,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呢?”

    青神庙是个很小的寺院,小到连和尚都没有,寺院也荒废了很久。
           崇轩他们到的时候,寺院里已经挤了几个人了,都是被波旬挡住,不能下山的游客。
           这个绝杀的计划,实在已很早就筹划了,洞庭君山,也早已被封住。
           丹真从斗篷上撕下一块白布,帮崇轩包扎着伤口。但那伤口实在太深、太大,是什么布都包不住的。鲜血仍然从白布中渗出来,将崇轩的胸前染满。
           崇轩的脸色已因失血而苍白,但面容仍很平静。
           这世上似乎已没有事情可以让他动容,就算是身上中了这么一剑也一样。
           丹真从院中的井里汲了一桶水,倒给崇轩,道:“看来华音阁要将你困在山上,打算饿死你。”
           这是句笑话,丹真希望崇轩笑一下,暂缓伤口的疼痛。崇轩却没有理会,沉吟道:“君山物产丰富,恐怕不是一年半载能饿死人的。他们困住了我,恐怕是不想让我下山。”
           他的脸上升起一阵忧色:“看来他们要对天罗教动手了。”
           丹真点了点头,道:“天罗教已挥师南下,会猎峨嵋,那么华音阁只怕会在峨嵋狙杀天罗。你上山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么?”
           崇轩点了点头,道:“兵分四路,会师峨嵋,每一路都有他们的任务,不管我下不下命令,四路都会按部就班地行动。但若我被困在了君山中,只怕这便成了峨嵋行动中,最大的弱点,而给了华音阁可乘之机!”
           他突然站了起来,道:“我一定要下山!天罗教近万教众,不能死在我手里!”
           丹真皱眉道:“你身体这样,怎么下山?”
           崇轩不禁一呆,丹真笑道:“或许我可以试一试。我修习的光明成就法,配合你送给我的波罗镜,可以将摄心术的威力发挥至极诣,波旬虽然得阵法之助,已不可力敌,但他们的精神,却未必也不可撼动,摄心术……或者是此阵法的唯一克星。”
           崇轩点了点头,丹真说的不错,不能力敌之时,那便要智取,摄心术只怕是最大的利器。

    清水并没有减少,只因那人的思索一刻未止,他也顾不上做别的事情。
           “崇轩伤重,那么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他唯一能够调动的力量,就只剩下伴在他身边的丹真了。丹真精擅摄心术,直控人的心灵,加上波罗镜之助,波旬的确挡不住。那我应该怎么办呢?”
           他的手指轻轻地在清水上划过,手指若有若无地接触着水面,带起极为细小的层层波纹。波纹越来越大,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摄心术控心,那就给她无心之人好了。”

    崇轩在丹真的撑扶下,慢慢走下石阶。石阶的尽头是三位波旬,他们头半低着,长剑出鞘,挡在面前。他们似乎是行尸走肉一般,绝不会被任何东西吸引,但若有人走进他们身边三尺,三柄长剑立即就会带着山峦灵气挥斩而下。
           这样的剑招,的确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
           崇轩一反常态,他的身上散发着极度浓冽的杀意,汹涌鼓荡,宛如天风海雨,澹摇在他的身周。他的身躯笔直,丝毫看不出受伤的迹象来,他的眼神更为凌厉,冰寒得宛如九天星辰,直照人心底。
           虽然崇轩身为天罗教主,人人都知道他的武功极高,但却从无人想到竟然高到如此地步,连狂放一时的萧长野,也未必能迫发出如此气势!
           脚步虽慢,但也渐渐逼近了波旬的杀圈。宛如受到了什么驱动一般,三位波旬同时缓慢地动了起来。
           崇轩的杀意猛地一窒,接着轰然迸放出去。这正是高手出招的先兆,但崇轩并没有出手,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光华如月的镜子从丹真的手中翻卷着升起,映照着她那极为明亮的双眸,幻化成一团光雾,向波旬罩了下去。
           淡淡的光辉宛如实质透出,这就是丹真最强的秘法,摄心术。在大光明镜的摧动下,摄心术的威力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境界。
           三位波旬同时抬起头来。崇轩的心灵忍不住一震,他们并不是波旬!身上衣服、身材虽然像极了波旬,但他们却并不是波旬!
           因为他们的眼睛多年前就已失去,只剩下六只深深的眼眶!
           一瞬之间,崇轩忽然明白了,这又是一条计,一条妙计!眼睛为心灵之门户,丹真的摄心术也就是通过己之眼睛与敌之眼睛施展的,但若对方为无目之人,则摄心术也就无用武之地。更重要的是,这将会引起摄心术的反噬!
           他一震之下,急忙转头,猛地就听身边传来一声压抑之极的尖啸,一道血箭迎面喷了过来!
           这三位盲者的武功,竟也已高到了如此境界,似乎不在波旬之下!
           崇轩身子一晃,闪到了丹真的身边,双指聚力,将点了丹真的灵台穴。丹真长吁了口气,缓缓倒了下来。她的面色极为苍白,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
           摄心术劲力反噬,她所受的伤,更在崇轩之上!
           那三名盲者的脸上慢慢绽出一丝笑容,无声地揶揄着。苍茫暮色映照下,他们就如山魈恶鬼一般,将要扑上来撕吃对手。
           崇轩心经百炼,虽然无惧,但心却沉了下去。
           敌人显然已将每一步都算准了,封死了,笃定了不让他下山。
           那么攻打峨嵋的几万天罗弟子,下场就更加可虞。
           崇轩并没有多想,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他一般都不会再去想的。更重要的,是好好抓住手中的东西。他将寺院里唯一的一张床拿自己的衣衫铺好了,扶着丹真躺了上去。寄宿在寺院里的游客们远远看着他们,脸上尽是惊恐。在凡俗人的眼中,武林人士大都是穷凶极恶之徒罢。
           丹真微笑道:“实在对不住,我未能帮上什么忙。”
           崇轩摇头道:“是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连累了你受伤才是。你好好躺着吧,不要多想了。”
           丹真道:“那你的教众怎么办?华音阁既然能以这么周密的计划来对付你,想必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而失去了你的领导,他们又有几分胜机?”
           崇轩沉吟着,慢慢道:“我做副教主的几年,戮力整顿,天罗教中法度谨严,实已比那些名门正派还要厉害。就算处境怎么恶劣,有了什么变数,那几路都一定会按计划行事。而华音阁只要稍加引导,就会将他们一网打尽,落得个全军覆没。”
           丹真道:“你们本来计划什么时候动手?”
           崇轩苦笑道:“兵贵神速,就在三天之后。”
           丹真幽幽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让你赶下山去,或者传递点消息出去?”
           崇轩道:“有自然是有,但恐怕华音阁也早就想到了。”
           丹真眉头一轩,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嗯,我们可以用信鸽传递消息。”
           她撩起斗篷,显露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赫然盛放着一只白色的信鸽。丹真笑道:“这是我联络信息的方法,所以常带在身上。你写个纸条,通过它送出去,我的人就会按照指示,去跟天罗教众联络的。”
           崇轩微笑道:“不必。你只需将它放出去,保管还不离君山,就会被人击下来。”
           丹真冷笑道:“怎么可能?这只信鸽乃是天下俊种,岂是常人所能击下的?”
           她一扬手,那信鸽盘天而上。丹真的冷笑更盛。但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尖锐之极的啸声传来,那信鸽忽然笔直地落了下去!
           丹真的笑容猛然顿住,她已看清,那是一种网,一种挂满了尖刀的网,高速从空中掠过。实在没有任何鸟类,能够从这种网中挣脱。
           丹真说不出话来了。华音阁安排之周密,令她思之不寒而栗。
           而这样周密安排的背后,又是怎样庞大的阴谋呢?她想都不敢想。
           夜色渐沉,一轮清冷的圆月,孤独的挂在夜空之上。秋夜虫唱,丹真反侧不能入眠。崇轩担心她的伤势,一直陪伴在不远处。
           他忽然对她说了句很奇怪的话:“我为你梳头。”
           崇轩的行动更加奇怪,他扶着丹真走到了寺院里,就在月光中拿出一面铜镜,和一柄木梳,将丹真的发髻解开,仔细地梳起头来。
           青丝在他的指间流泻,他似乎极为认真,一面梳理,一面搬着镜子左照右照,似乎不放过每一处。最后满意地叹了口气,又将丹真的发髻挽起,送她进了屋子。
           丹真却已经呆住。难道崇轩真的被华音阁逼疯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