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忆江湖未相忘

  •       郭敖心沉了下去。他已看出来,这枚无比巨大的阴影应该是爆炸力极强的武器,而凌抱鹤握着的,也许就是引发它的机关。看那阴影如此巨大,一旦引动,怕不连洞庭湖都被炸上天?
           天罗教素来不讲什么仁义道德,少林时的万蛇大阵,武当时的火神索,都是蓄意已久,要赶尽杀绝。这次又在洞庭湖底藏了这么一颗庞大的物件,难道还会有什么好心不成。
           凌抱鹤目中光芒跃动,就算在暗夜的水底,也显得那么明亮、刺眼。他的目光中满是揶揄之情,仿佛在嘲弄郭敖的恐惧。
           而那份催生爆发的疯狂,更让郭敖毫不怀疑地相信,他绝对不会将任何生命放在眼中,包括他自己的!只要这疯狂再提升一分,凌抱鹤就会将那控制发动的枢纽扯下!
           郭敖怒极,他知道,他也没法阻止凌抱鹤,甚至他已不能逃走,只能随同葬送在凌抱鹤那狂意四溢的自毁动作中。
           他的目光冷森森地罩在凌抱鹤的身上,虽然方才清鹤剑的伤势刺痛他每一分神经,但郭敖还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怒喝道:“懦夫!”
           这一喝郭敖以传音入密的内功震出,顿时在洞庭湖底炸开,泥沙翻涌,卷起千层暗浪,向凌抱鹤冲激而去!
           凌抱鹤的身子突然颤动起来,颤动越来越烈!他突然张口,爆发出一阵无声的长啸,溅起层层气波,向四周急射!
           这些气波与郭敖的怒喝撞在一起,两人身形都是一阵摇晃,劲气突然贯天而起,突破二十丈深厚的水层,轰然暴烈,冲开一个巨大的水柱,仿佛要直干那轮欲明欲灭的冷月,瞬息又纷纷落下,激起万层雪浪!
           郭敖目光冷澈,见凌抱鹤如此激动,心中丝毫不存怜悯,因为在他眼中,以自毁求得解脱的人,无疑是最懦弱的。
           又是一声暗喝:“懦夫!”
           凌抱鹤清秀的脸在湖泊的反射下显得狰狞无比,他突然出手,推动着那庞大的阴影之球,向郭敖撞了过来。
           那球庞大沉重,受了水的阻力,更是重若千钧,凌抱鹤内力虽然深厚,但也不能随意舞动如此蠢大之物。但他先已陷入半疯狂中,再被郭敖这一激,早已将最后一分理智也消除掉了,凌厉的掌风不断扬起,一掌掌轰击在那铁球上,催动那球不住向郭敖这边移来。
           他此时不顾一切,全力出掌,那球的反挫之力极大,每击一掌,身子便是一阵巨震,跟着一口鲜血喷出。但他仍是丝毫都不停留,一掌掌越击越快。
           鲜血在他身边形成一团淡淡的血雾,被水洇透了,渐渐扩散开去,在深水之下,呈现深沉的黑色,宛如一枚巨大的黑茧,将凌抱鹤的身体笼住。那巨球也被他掌力击得越旋越快,向郭敖轰然压下。
           这等巨物一动之下,便难以停止。巨球直径怕不有十丈,一移动起来,当真如一座小山,带起万千流波,塌天倒岳般盖了下来。
           郭敖脸上变色,他想不到凌抱鹤竟然疯狂若此,竟然先自伤,再来伤人!
           巨球还未及身,带起的潜流已迎面击来,将他的衣服震得簌簌作响。郭敖心下更惊,知道这等攻势已非人力所能招架的了,当下双脚盘动,身子犹如一条巨大的游鱼,向后直退而去。
           耳中听着凌抱鹤的狂笑声在水下震开,形成闷哑的冲击波,震得耳朵轰轰鸣响。凌抱鹤长发散开,脸上带着疯魔般的狂笑,一面更用力地掌击巨球,悍然前攻! 洞庭湖上风浪破开,一叶扁舟宛如急箭,倏然冲了过来。
           遮罗耶那微笑看着那舟,并不说话。
           他实在也不必要再说什么,他残忍屠戮中原武林人士,不惜犯下炼狱之罪,就是要逼出中原的真正高手,如今这个人终于出现了。
           遮罗耶那只希望这次不再会失望。
           月华陡盛,湖面朦朦雾气向扁舟两边无声退避。那人独立舟头,袍袖猎猎凌风,似乎以真气激发风浪,催动那小舟行驶。
           遮罗耶那的目光更炽烈。
           小舟转眼就来到了擂台之前,舟中那人显然并不想多耽搁时间,劲气骤提,小舟被他硬生生地拔了起来,从人群头上越过,如落叶一般飘落擂台上面。
           遮罗耶那披满赤发的头颅缓缓抬起,盯在舟上。
           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讶异。
           小舟挺立,船头一人当风而立,竟然是位二十余岁的少年。
           难道方才隔空发啸,震慑当场,连自己的恒河真气都不由自主受了影响的,就是此人么?
           遮罗耶那一时之间,有些不可置信。
           那少年缓步走下小舟,站在遮罗耶那的面前。他身上穿的是一袭白衣,只是已经历了无数的风尘、万里征途,白衣已经敝旧不堪,却依旧整洁。
           遮罗耶那并没有看这些,他的目光盯在那少年的脸上。
           月色如水,照得那少年微散的长发泛起一阵极幽暗的蓝光。长发下是一张极为英俊的脸,长久的跋涉的风霜都未能淹没他的风采,但遮罗耶那的目光并没有在他脸上多做停留,深深吸引他的,是那少年的眸子。
           这双眸子生的并无特异之处,更没有特殊的颜色,却宛如两泓深潭,古镜照神,其中竟仿佛有一种洞悉天地间一切玄异的成熟与睿智——无论星辰变易、四时交替,万物生衍,阴阳运行一切的奥义都可这样的神光中得到解答。
           也许,传说中大圣大智在死亡面前,回顾自己一生高山一般巍峨的节操,沧海一般深广的思想,最后对死亡坦然一笑的时候会有这样的目光。也许檀伽山上那高耸入云的梵天神的石像在为苍生思索一切苦难的时候,会有这样的目光。然而这目光同时却又如此清澈,宛如第一次打量这芸芸世间的孩子,还未来得及沾染半点俗世的杂质。
           然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竟来自同样一双眸子中!
           遮罗耶那沾血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意。
           少年缓缓环顾四周,他的眉角淡淡飞起,深藏着一丝忧郁,仿佛在为世间生灵所受的苦而不安。他的眸子注视着擂台上的尸体,没有放过任何一具,似乎要将他们痛苦的样子全都深印在心底。
           那少年的身体颤抖起来,脸上浮起一阵愤怒,一丝痛苦。他似乎在为自己没能早些到达,从死亡的恐怖中将他们完全解救出来而愤怒。
           这愤怒是一种另人畏惧的情绪,让这少年完全燃烧起来,他猝然抬起头,凌厉的目光射向遮罗耶那!
           他的目光中已没有了悲悯,有的只是愤怒!
           那少年举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他走得并不快,仿佛要借了这段时间,来调整体内的真气。但众人忽然就觉得这遥遥相对的两人之间,已不能再存在任何东西。
           存者必死。
           这是种压力,压得众人不断后退,在两人中间空出很大的一片空地来。
           遮罗耶那的眼中显出一片欣喜,随着那少年的走近,这欣喜越来越重。
           那少年却不发一言,径自走到遮罗耶那对面,站住。他整个身体都在熊熊燃烧,炽烈的火焰映照在遮罗耶那的心头。他的眼中也闪出一丝复杂的颜色,这怒火不仅在烧灼着敌人,也在烧灼着自己。
           这并不是种很好的宣泄方法,迟早会将自己也烧死。
           遮罗耶那洞彻一切的目光停在少年的眸子上,他看得到那少年的痛苦,尽管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而痛苦。
           那少年胸口起伏,突然一口鲜血喷出。
           遮罗耶那怜悯地看着他:“你不该发出那声长啸的,勉力施为,只会让你受伤。尚未与敌交手,先挫伤自己心脉,曼荼罗姬教主座下的人,本不该这么鲁莽的。”
           此言一出,大会中人一齐哗然!
           这少年竟然是姬云裳的手下,号称无敌天下的姬云裳的手下!
           那少年举起袖,缓缓将唇边的血迹拭去,他的动作很慢,也很认真。他的衣襟上,浅浅地绣着一围花,曼陀罗花。这也是曼荼罗教中一种特殊的标志。
           姬云裳座下人才无算,如梵天地宫四天王毗琉璃等,无不是独当一面的绝顶高手。然而他们身上并没有这样的标志。
           因为这种花纹,只会印在教主嫡传弟子的衣上。
           历代曼荼罗教主只收一个弟子,这个弟子也就是下一任教主的继承人。然而如今,这件印有曼陀罗花的白衣,竟然穿在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身上!
           虽然这袭白衣已然破败,花纹也已黯淡,却因为承载了“曼荼罗教”四字,这一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华!
           那少年似乎并不在意众人的反应,只淡淡道:“我若不啸,便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他们不该死。”他的目光突然锐利起来,逼住遮罗耶那。
           遮罗耶那笑了。他的笑容隐含着不能抵挡的嘲讽:“啸了又怎样?他们仍然会死去。我仍然会杀了他们。”
           那少年眉头紧皱,一字字道:“只要我有一口气息,便不准你妄杀!”
           遮罗耶那淡淡道:“若是你师尊前来,也许可以说这句话。但你……”他已不必再说,方才那少年一声长啸,固然显露了强劲的实力,但此刻与遮罗耶那对面站立,他的声威却显然略逊一筹。遮罗耶那虽经连番大战,体内那庞大的力量虽衰却未败。
           遮罗耶那冷笑到:“姬云裳若是也觊觎这武林盟主之位,就该亲自出马,只派你一人前来,未免还是托大了些。”
           “我为阻止杀戮而来,非为此盟主之尊,也非为了曼荼罗教。”少年微微阖上双目,他没有害怕,在这一瞬间,他的神色中竟有种莫名的忧伤,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生命,只是为这满天血腥而痛苦。然而,当他的目光再度抬起的时候,眸子中却充满了坚毅,再无他物:
           “如果还要死人,就从我开始。”
           他的声音并不响,但充满了誓不回头的果敢,遮罗耶那身子震了震,目光也渐渐变得锐利,盯住那少年。
           两人目光交会,再没有人退开。
           目光如电,正面交锋!少年身上蓬勃涌发的怒火变成剑光,闪烁璀璨,不可逼视。
           他也是用剑的。
           遮罗耶那突然向那少年躬身行了一礼。他施的是天竺最崇高的礼节,也是他的教众多次叩拜他的礼仪。
           那少年显然知晓这其中的含意,侧身退避。
           遮罗耶那却自顾自完成了礼节。
           或许,他拜的并不是这个少年,而是他敬仰的神。
           遮罗耶那缓缓道:“我很敬佩你,所以我只用我最强的绝招出手,希望你能接受我这份尊敬。”
           然后他就不动了。身后的洞庭湖水,却潮涌而起,一如那千万里外,传说为大神之河的恒河之水。 郭敖心情暴躁起来,他并不习惯这种被人追着打的战斗,这与他的性格不符!他身体中狂野的力量也在激烈地冲激着,怂恿他转过身来,奋力一战。
           他情知这不是很好的选择,但他也不能违背自己的热血,他的悍勇、他的狠、他的骄傲,逼迫着他踊身而上,一拼就拼个你死我活!
           他忽然发现,自己也跟凌抱鹤一样,在心底深处,都有着自毁的疯狂冲动。难怪,他们能曾为永远的敌人。
           更为可怕的是,这种疯狂并非来源于凌抱鹤的激发,而是一直潜藏在自己体内——也许这就是他能够狠别人之所不敢,屡次挑战武功强于自己的高手的原因!
           这一发现让他觉得无名地痛苦,全身热血一阵翻腾。
           血色在他眼底晕开,那种久违的刺痛感又从脑海深处传来。赤红渐渐湮湿了视野,他只觉得自己最后的神智都要丧失,化为无边的杀戮之气!
           漫天血影中,一张张残破的脸从他眼前闪过,似乎带着无边的痛苦与愤怒,仇恨的望着他。
           这些,都是曾死在他剑下的人么?
           那些脸孔发出一阵刺耳的悲啸,向他冲了过来,他正要躲避,却感到自己的身体无动于衷。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自己的灵魂离开的躯壳,高高盘旋在头顶,清楚的看到自己脸上的笑容。
           ——那是何等残忍、噬血的笑!
           郭敖心中一惊。
           难道说,这才是自己的本来面貌?
           那段被封印的记忆中,到底有何等不堪回首的往事?
           难道行侠仗义,浪子自命的少年剑神,原本是一个疯狂噬血的屠夫么?
           郭敖一声厉啸,强行将这些烦恶的记忆压制下去,战意却更加升腾。
           他要返身,要出剑,要死亡!
           与其在回忆与自责中死去,何不在战斗与热血中重生!
           难道自己也成了个卑微的懦夫,惧怕引刀成一快么?
           郭敖骤然发出一声狂怒的长啸,身子硬生生顿住,双掌聚起全身力道,那巨球已轰天震地般压下。
           郭敖双手光芒暴开,剑意纵横而出,一瞬间劈出百余剑,光芒交结杂沓,化作两道怒龙,轰轰然向巨球上撞了过去!
           暴雨般的碎击声噼啪响起,每一剑都击在铁球上,每一剑,都让那铁球轰然震动,但那铁球实在太过庞大,击来的力量实在太雄厚,郭敖的剑气虽能将它来势略阻,但仍不能完全阻挡它的来势!
           郭敖一声大喝,将脑中涌动的回忆和漫天暗红的幻影,都化作无可抵挡的力量,整个人撞了上去!
           霸道凌厉的气劲随着这疯狂的自毁求胜行为轰然炸开,连那庞然大物都不能不为之震动,被郭敖跟凌抱鹤两股强大到简直非人类的力道冲激得直直而上,破生出狂猛的巨浪!
           “咯咯”几声细微的响声传来,凌抱鹤跟郭敖四肢的骨骼齐齐断折,两人如同两片败叶,漂浮在滔天巨浪中,再也没有力气对抗了。
           凌抱鹤抛开手中已折断的机关,侧头望着在碧波中缓慢旋转的青鸟卵,发出一阵狂笑:“郭敖!看你还怎么阻挡!这下青鸟卵想不爆都不可能了,什么狗屁的武林大会、武林盟主,让它飞灰烟灭去吧!贼老天,带着你丑陋的子子孙孙一齐死去吧!” 白衣少年脸色依旧淡淡的,并没有动。
           遮罗耶那双手拢在一起,恒河真气充盈鼓荡,将满头赤红的长发吹起,向后挥出。
           长发散乱,犹如一扇极大的羽翼,覆盖在遮罗耶那赤裸的脊背上。遮罗耶那的面容也渐转赤红,同那飞舞的长发一模一样。他魔神一般的身躯渐渐涨大,但眼睛却合了起来。
           他宛如瞑目的神祗,在衡量着人类的罪恶。
           他慈悲,但并不厌恶死亡,甚至因慈悲而释放毁灭。现在,他就要将这毁灭亲手带给有辜或者无辜的人们。
           充盈的秘力沿着他火红的发梢窜出,冲击成万千火红的箭雨,怒射进洞庭湖的波涛中。每一蓬箭雨落下,便化作一条翻涌的赤龙,将湖水高高搅起。
           遮罗耶那真气鼓涌不绝,赤龙越聚越多,将洞庭湖水映得一片通红,越激越高。
           静静的湖泊立时冲激碎裂成咆哮的怒海,在遮罗耶那真气催送下,围着白衣少年不住盘旋。赤龙做势扑击,全都对准了那少年。
           白衣少年却如不觉一般,双手很自然地垂着,仿佛并不想战斗。只是他的目光却如寒冰,如利剑,如交剪的闪电,直逼遮罗耶那的双眸。
           遮罗耶那恍惚之间感觉神识微微一紧,竟似受了那少年的影响,变得梗塞起来。他不由吃了一惊,霍然睁开了眸子。
           他的神识也随着这动作冲激而出,直逼那少年!
           白衣少年的目光却同时变得散漫,游离起来,遮罗耶那的神识竟然击了个空。那少年的目光看似极散,其实却无处不在,只要遮罗耶那微有懈怠,立时便会刺入他的空隙中,发出致命的一击!
           遮罗耶那面容变得严肃起来,这少年竟然遇强越强,隐隐然已能与他分庭抗礼。他更不犹豫,双手霍然抬起,爆轰激扬的湖水发出一阵嘶喉,被他强凶霸道的恒河真气硬生生地抬了起来,碧森森地向白衣少年轰了过去。
           湖水中灌注满真力,这一击下,宛如千钧山岳,爆吼而下,整个擂台都被那惨碧的阴影盖满!
           月光陡盛,满天霜华纷纷扬扬,如落雪、如飞花,在湖面上狂舞不休。
           白衣少年并没有躲避。他的身形一动都没动,任由狂猛的湖水击打在自己的身体上,将他的衣服割开道道血口。他的目光坚毅,紧盯在遮罗耶那的眸子上。
           遮罗耶那忽然有种被毒蛇盯住的感觉,他明白,这少年在等待着全力一击的机会,在此之前,他绝不会浪费丝毫的力气!
           遮罗耶那笑了。
           一种尊敬的笑,平等的笑。
           他似乎已满意这东来的结果,他的脸上也显出了解脱的轻松感。
           他高举的双手猛然压下,发动了他平生最强的一击。
           这一击,乃是他于恒河中沐浴,在被初生的朝阳射到眼睛而顿悟出恒河真气时所创的,因此,他将之命名为“大日恒河”。
           这一招虽经他在脑海中千万遍推演,却极少施展。不仅因为他几乎没有施展的机会,而且也因这一招中有个极大的破绽。只是这一破绽经遮罗耶那不断完善修改,已变得极为隐蔽。尼泊尔的国师天羽尊者在遮罗耶那施展到第十八遍的时候,才看出这一破绽来,衷心赞叹只有神才能破解这一招。
           遮罗耶那双手压下,恒河真气在两只手掌心圈动,赤焰渐渐聚合成形,发出骄阳一样炽烈的光芒。
           遮罗耶那嗔目而立,真气越聚越急,他性命交修了三十年的真气,已完全灌注进这赤焰的光团中,突然之间,光华裂空穿云而出,满天都是刺目的光华,这一招已脱手而出!
           四空的光芒陡然一暗,风声悄寂!
           没有人看清楚这一招是怎么出手的。
           同样,也没有人看清楚白衣少年是怎样破掉这一招的!
           等光芒消散掉之后,大家才骇然发现,遮罗耶那身形前倾,白衣少年左手探出,半只手掌插在了遮罗耶那的心口。两人均是一动不动,宛如泥塑木雕一般。大日恒河无限强猛的一招,竟就此被这白衣少年破解掉了!
           但他显然也受到了及其猛烈的反震之力,鲜血汩汩,几乎染红了他大半个身子。只是他的眼神依旧锐利,紧紧地盯住遮罗耶那。
           良久,遮罗耶那脸上慢慢绽出一丝笑容,他忽然抽身,盘膝坐在了擂台上。
           他微笑着看着白衣少年,道:“日后江湖事了,你愿不愿到菩提迦耶圣域一行?”
           白衣少年脸上又露出了那种沉思的表情——江湖事了,身在江湖,此身若在,此事何时能了?
           然而无论如何,缘起就有缘灭的一天。
           白衣少年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遮罗耶那脸上的笑容更盛,盘膝坐下,合掌念起经文来。他的声音雄浑浩荡,几乎响彻了整个洞庭湖,但就在突然之间,这梵唱声嘎然而止,遮罗耶那就此一动不动。
           他来得如此突然,去得也如此突然,就仿佛大幻一梦,白衣少年心中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怅然。他垂目看着遮罗耶那,目中的沉思渐渐变为浓浓的悲悯,这悲悯既是给遮罗耶那的,也是给自己的,也是给一切人的。
           长风呜咽,赤红的长发散舞,随着风势一丝丝飞去。
           明月清冷。 云湖阁顶,吴越王叹息一声,放下了手中的千里眼。他的计划虽然失败了,但他的雄心还在,机会也还在。
           只是,痛失了遮罗耶那。
           吴越王是爱才之人,这让他很伤心。
           于是他向洞庭湖中遥遥合十,然后转身离去。 洞庭湖波光幽暗,鲜血化作一团团血花,在水中越散越淡。众人望着遮罗耶那的尸体和那陌生的白衣少年,庆幸、感激、仇恨、嫉妒、羡慕……无数双眼睛闪着异样的光泽。
           四周山高月小,水波寂寂。
           武林大会,盟主之尊,天下之人无不觊觎。
           天罗教、华音阁、吴越王府都设下了周密的计划,欲将之揽为己有,然而最终天道巧合,这场中原逐鹿,却是曼荼罗教最终胜出!
           曼荼罗教远处边陲,邪多于正。
           面对这样的结局,中原名门大派无不羞愧、愤怒,然而又能如何?若无这位白衣少年临危出手,天下英雄道多半已经毁在这西域番僧手中。
           何况力强者胜,当下也再找不出能抗衡这位少年的高手了。
           北面檀木交椅上的大派掌门中,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这意味着,他们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三日之后,天下轰传新任武林盟主之名——杨逸之。 青鸟卵静静的浮在水面。凌抱鹤与郭敖的身体随波起伏,渐渐被冲远了,却是一东一西,总也不肯走在一起。 君山山顶,丹真纳沐将目光注视着湖天之际。那里无论郭敖、凌抱鹤还是青鸟卵,都不过是在无尽碧波上越飘越远的三个小点。
           她收回目光,微笑看着崇轩。
           崇轩的脸上也有同样的微笑,他淡淡道:“我早该发现,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人。”
           丹真纳沐的笑容渐渐收起:“但我们却都有改变不了的事情。天罗教、华音阁、曼荼罗教、吴越王会猎洞庭湖,却不料被杨逸之抢得了武林盟主的称号。我最终没能完成步先生的嘱托,你也没有找出你的克星来。”
           崇轩静静地看着洞庭的湖波,道:“这也许是因为我们求的太多了。”
           丹真纳沐的目光渐收:“我们若是合作,天下想必无人能挡。不知你有意么?”
           崇轩笑了:“你身怀秘法,智慧超群,的确是个很好的帮手,但我所要的,你永远无法帮助我。”
           丹真纳沐注视着他,叹道:“那实在可惜得很。教主可不可以听我一句话?”
           崇轩微笑。他背对着青天,青天却只像是他的影子。
           他望着她,双瞳中重重华彩流转不休,渐渐隐灭,淡淡道:“你或许不会想到,我早将洞庭湖底深藏的青鸟卵的枢纽拆除掉了。因为,我忽然并不确定,我之前做的事情,是否是对的。”
           他笑了笑,道:“小凌醒来后,一定会失望了,他本想将整个武林大会都炸到天上去的。”
           丹真叹道:“那实在可惜了,看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得到西昆仑石了。”
           崇轩道:“就是为了西昆仑石,你才听从步剑尘的命令?”
           丹真点了点头,道:“我虽是香巴噶举派的活佛,但毕竟不是真的神,我的大光明法,只有在西昆仑石的帮助下,才能够成就圆满。这并不是很好的理由,但却已经足够了。”
           崇轩沉吟,道:“西昆仑石被姬云裳从萧长野手中劫走,想不到最后还是归了华音阁。”
           丹真道:“姬云裳和华音阁渊源极深,她将西昆仑石劫走,原本不是为了魔教教主之位,而是为了完成十年前和步剑尘的的一个密约。”
           崇轩点了点头:“西昆仑石不在我这里,但我有波罗镜。”
           丹真身子一震,道:“波罗镜?传说能照出人的前生后世的天罗秘宝之一?”
           崇轩又点了点头,他从怀中拿出了一面很普通的镜子。
           传说毕竟是传说,波罗镜并不能照出人的三生,它的珍贵,在于它的背后刻着的一段真言,那是藏传秘法的总枢。有了它,虽不能让光明成就法圆满,却能洞悉整个藏传密法的真谛。对于丹真来讲,此宝并不啻于西昆仑石之珍。
           丹真不能相信,疑然道:“你要将它给我?为什么?”
           崇轩沉吟着,道:“或许是因为我想你摆脱桎梏,自由地活着。你知道,无论什么秘宝,都比不上心灵的自由,这或许才是波罗镜真正的意义。”
           他的眼睛中有重重华彩透出:“我本寄心天下,才不惜杀戮,但现在,我只希望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因我而做到心灵自由。”
           他看着丹真,丹真也看着他。
           忽然,两人一齐笑了。
           他们身后的洞庭湖上,烟波浩淼,紫云凝结,一丝微红的光芒就要冲破重重云雾——天空终于要破晓。
           天地间最初的光芒投照在君山之颠,将两人的身影都罩上一层绚烂的华光。
           时代,总是动荡而纷纭。永远会有老人死去,终结上一个故事,同时也就有新人出来,谱写下一场传奇。
           只要人还未死,故事就将无尽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