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血如花谢未央

  •        洞庭碧波浩淼,遮罗耶那伫立洞庭岸边。遥望着湖心的火光。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走错。
           他突然出手!
           一根雪白的芦苇从中断折,抛在水面上。
           他的身形跟着跃起,脚尖微微用力,真气激荡,踏住芦苇向前疾飞。
           一苇渡江,这本是佛祖东来时的故事,现在遮罗耶那不顾自己与卓王孙一战之后的伤势,勉力施展出来,正是要提醒自己要想佛祖那样,无畏艰险,誓将真经求取回去,光大天竺已式微的武学。
           只是武林大会中有他要的东西么?
           遮罗耶那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已没有回头的机会,他必须走下去!
           芦苇轻捷,不消多时,便来到了湖心。
           遮罗耶那大袖挥舞,跃上船板。
           就见场中八人分成四组,在激烈地厮杀着。
           遮罗耶那凝神看了片刻,就觉这八人武功粗糙之极。在天竺,或者还能成为一方高手,但跟他想象中的中原武功可差了很多。
           天竺本也是武学大国,只是国中经过几次大动荡之后,典籍渐渐湮没,武学式微之极。
           遮罗耶那乃不世出的奇才,幼年走遍尼泊尔等多国,以苦行而求解脱,终于在大雪山的绝顶上参悟天地玄机,开宗立派,广收门徒,天竺武学才为之一震。
           后来遮罗耶那在恒河中沐浴时,悟通恒河真气,成为天竺以及周边三十六国的第一高手,被天竺王朝封为国师孔雀明王,居住菩提迦耶,显赫一时,在天竺可谓无人不知。只是他深知自身武学多由参悟而得,其中隐有重大缺陷,因此,才在晚年发大宏愿,来寻求流落东土数百年的天竺武学圣典《梵天宝卷》,以光大本国武学。
           但茫茫人海,却何处找去?遮罗耶那苦寻十年,却连一点影子都没有。这次荆州遭遇柏雍、崇轩等人,遮罗耶那忽然有种感觉,他必将能实现自己的宿愿!
           这种感觉所来何方,遮罗耶那也并不知道。他满怀着希望,来到了武林大会中,希冀见识到中土至高无上的武学,得到《梵天宝卷》的下落。小挫于卓王孙后,他并没有灰心,反而更坚定了借鉴中土武学的决心。但此时一见场中的拼斗,登时大为失望。
           场中逐渐分出了胜负,八人变为四人,四人变为两人,两人变为一人,铁剑门掌门伍野照以一路铁剑十三式击败众对手,取得了第一轮的胜利。
           便在这时,遮罗耶那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铁剑门乃陕中名门,并不识得天竺装扮。伍野照见遮罗耶那装束古怪,神情不屑,登时心中大怒,喝道:“你是谁,一身稀奇古怪,到底从何而来?”
           遮罗耶那举袖一礼,道:“我是吴越王的宾客,此来是代王爷参加武林大会,争夺这盟主之位的。”
           他声音不高,却已清楚传入大会群豪耳中。听到“吴越王”三个字,当场都是一惊。七王爷权操天下,气焰熏天,谁人不知?
           然而他皇室贵胄,手握十万大军,又争这武林盟主之位何用?
           江湖盛传吴越王早有不臣之心,难道他真是想借机操纵武林,有所图谋?
           伍野照四下一瞥,见众人都脸有惧色,想到武林盟主正应当挺身而出,垂范天下,索性一挺胸,大喝道:“吴越王与武林中人井水不犯河水,又岂能做我们的盟主?而你一介番僧,非我族类,又有什么资格代他参战?”
           遮罗耶那摇头道:“吴越王与小僧约定,让我帮他夺得武林盟主之位,小僧既然允诺了,就要尽力做到,你们中原人所谓‘言出必行’,不正是这个意思么?至于小僧万里迢迢,十年东行,却是为了见识东土绝顶武学,寻访弊派宝典。诸位打得过小僧,小僧自然离去;打不过,就得奉王爷为盟主,什么井水河水的道理,小僧一律不懂。”
           伍野照冷笑道:“强者为尊,也算是武林的道理。那就请你上来,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遮罗耶那与人交往极少,以为伍野照诚心向他请教,于是稽首道:“阁下邀请,小僧何幸之如。”慢慢地踏着台阶走了上来。
           伍野照满脸鄙夷之色,大咧咧地施了个礼,道:“请了。”
           遮罗耶那却按照天竺的礼节,繁琐地结起一连串的手印,不但表达了对对手的尊敬,而且向大神致意。
           他的手印还没有结完,伍野照的铁剑已然刺了过来。
           遮罗耶那一愕,翻掌而起,将铁剑夺过,道:“你不用着急,等我施完了礼,自然会跟你打过。”一面说,一面将礼节施完,然后将铁剑交到伍野照的手中,合十道:“可以开始了,打吧。”
           伍野照面色铁青地接过剑来,突地一剑刺出。这一剑,是铁剑门十三式中威力最强的“云河星涛”,剑光霍霍,就如下了一场大雨,将遮罗耶那周身罩住。
           伍野照冷笑声中,剑光一紧,便要将遮罗耶那斩于剑下,报了刚才大意失剑之辱。
           眼前人影晃动,也不知怎的,遮罗耶那已经脱离了剑网笼罩的范围,站在了伍野照的身侧,摇头道:“这样的剑法还不够,还有没有更强的?”
           伍野照一声怪啸,剑光在手中炸开,化作万千碎片,向遮罗耶那追袭而去。他的剑中隐藏了极厉害的火器,这下接合强猛的内力,顿时形成极为猛烈的爆炸,将长剑震碎,飞星一般向遮罗耶那溅了过去!
           遮罗耶那皱了皱眉头,突然转了转身子,他身上披拂的麻衣迎风抖开,夺夺之声不绝于耳,那些长剑的碎片尽数击中麻衣,却连一点都没有伤到他的身体。
           遮罗耶那摆了摆手,道:“下去!”掌风呼啸而出,伍野照必杀之招失手,正在错愕间,被掌风正正击中,一声大叫,撞在了擂台外的甲板上。
           遮罗耶那向着台下做了个团团揖,道:“小僧远来,就是想见识一下中土武功,你们若是觉得武功高于我,就请出手。”
           他有什么就说什么,但在台下众人听来,那便是极为狂傲的挑战之辞。台下一片哗声,但眼见铁剑门的高手在他手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众人还有些自知之明,都不敢上场动手,却将目光投向北面交椅上坐着的夺冠热门,华山掌门孤意子跟峨嵋掌门心音大师。
           孤意子拈了拈颌下的长须,笑道:“心音道友,是你下场,还是我下?”
           心音大师心中微微不悦,道:“贫尼正要欣赏孤意道友的天星剑法。”
           孤意子哈哈大笑道:“就请心音道友为吾掠阵!”说着,缓缓走下场中。他存心要以绝顶剑法震慑全场,为夺冠之战扫平障碍,因此,下场打过招呼之后,陡地跃起,凌空一剑向遮罗耶那刺下!
           天星剑法剑如其名,一剑刺出,剑芒幻化成万千寒星,每一粒寒星就是死神的一道目光,直攻遮罗耶那。
           遮罗耶那身形没有动,他满头赤发却纷纷扬起。
           他的脸色郑重起来,只因为孤意子的确是位高手。
           只是高手大多太过自恃,孤意子凌空出剑,虽然炫目好看,但在遮罗耶那的眼中,却至少暴露出了七处破绽,每一处,都足以要他的命。
           遮罗耶那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该出手杀了他呢,还是多等一会,看看他还有没有别的绝招。他的真气被剑光激动,自然涌流,到了胸前,突地一滞,遮罗耶那知道,卓王孙那一剑已然重创了他的心脉,自己已没有太多时间挥霍了。
           他的手顺着孤意子的剑风,探了出去。
           天星神剑幻化出的寒星本来密密麻麻,再无一丝空隙,但遮罗耶那的手竟不受阻挡,一把抓住了孤意子的前襟。劲力发出,将他胸前的穴道闭住。
           孤意子目中尽是惊骇,不能置信自己竟然会被一招制住!
           整个会场一片寂静,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遮罗耶那,不能相信这一惊人的事实!
           遮罗耶那将孤意子放开,打了个稽首,喃喃地解释着孤意子一招败北的原因。他很希望台下能有更高的高手出现,但场中众人已震惊于他高不可测的功夫,再也没有出手了!
           遮罗耶那渐渐失望,胸前的伤也越来越痛。
           胸前伤口灼如火烧,也掩不下遮罗耶那的失望之情。他以绝顶的武功一招制服孤意子,本想能够逼出更强的高手来,哪知孤意子竟似已是这群人中最强的了!
           难道中原的高手,在大会之前,已经被他遇尽了么?
           台下的千百双眼睛中只有恐慌,却没有甘愿一战的盛气——难道自己当真来错了么?
           遮罗耶那心中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接着,他想到了那片美丽的佛土,自己许下的菩提宏愿。神佛慈悲的笑容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苦笑了下,或许当真只有舍身才能取义。
           他再大声地问了几遍,台下依然是一片惶然。
           无人应战,也没有《梵天宝卷》。
           今日的中原,竟然跟天竺一样,武学式微。
           他心中的苍凉感更甚,脸上闪过一阵决绝之色,突然低头,喃喃对着孤意子念起经来。
           他的目光中怀着慈悲,这慈悲是给别人的,还是给自己的?
           孤意子莫名其妙,不知道这番僧要做什么。遮罗耶那突然抬头,一翻掌,一道强猛的力道探出,孤意子身不由己地一阵踉跄,向他身边跌了过去。
           遮罗耶那一用力,孤意子一声惨嚎,一条右臂硬生生被撕了下来!
           举场震惊!
           百余艘大船上登时一片寂静,只剩余孤意子那压抑不住的厉吼。遮罗耶那目中悲悯之色更重,他的手接着探出,又将孤意子的左臂折下!
           鲜血如散天花,将他的全身染红,遮罗耶那高大的身形顶着一头烈焰般的赤发,宛如魔神挺立,于暗夜中无声嘶吼!
           台下几个人影跃起,高叫道:“休伤我掌门!”几柄冷森森的剑同时递了过来。遮罗耶那一伸手,抓住最前面的那柄长剑的剑身,恒河真气运起,将长剑夹手夺了过来,一剑刺入了那人的体内。惨啸声中,遮罗耶那长剑挺出,将那人的身体挑在空中,向后面几人砸了过去。
           遮罗耶那内力何等凌厉?这一下全力施为,顿时鲜血四溅,几人被他立毙于剑下。
           强猛霸道的武功,凶残毒辣的屠戮,顿时激起全场的愤慨,难道吴越王派此人出战,并不是想招安武林,而是要借刀杀人,将武林高手一网打尽么?
           一念之间,又是几人跃上擂台,向遮罗耶那杀来。
           遮罗耶那冷笑道:“中土武林,就只剩下你们这些人么?”长剑不停刺出,一剑便是一条性命,鲜血迅速蔓延,将夜色中的洞庭湖水染得宛如一块澹荡的墨玉。
           “想阻止我的屠戮,就拿出最好的武功来!”他的声音魔咒般在洞庭上空盘旋,却依旧无人敢应。
           声势煊赫的武林大会登时变成了修罗屠场,遮罗耶那目中悲悯之色越来越重,脸上的神色却更加疯狂,肆意屠杀着不断冲上来的人群。
           天下第一的高手到底身在何处?
           会为了挽救这无尽血腥挺身而出么?
           恒河真气绵绵泊泊,似乎永无休止,他每一剑刺出,招式都极其普通,但威力却大到强极无伦。剑锋纵横斜出,布成一道风雨不透的网罗,将来袭的众人全都隔在外面。他盘膝而坐,左手抚在胸前伤处,只以右手运剑,但丝毫不影响出剑,倏然剑光错乱,竟然转折至脑后,将峨嵋派的一位女弟子钉在甲板上。
           心音大师一声怒吼,拂尘扬起,只听“丁丁丁丁”一阵乱响,瞬息之间,跟遮罗耶那拆了三十六剑。
           遮罗耶那剑光错出,一面将她的来势消解掉,一面将周围众人逼退。
           心音大师刺出三十六招,遮罗耶那却出了百余剑,这中间的高下之分,当真一目了然。
           突然,遮罗耶那长剑自一个诡异之极的方位刺出,瞬间就刺到了心音的胸前!
           便在此时,湖面上突然传来一声清越的长啸。
           啸声带着些急怒,有带着些傲兀,锋头怒射,直指遮罗耶那。
           啸声初出时苍苍茫茫,并不真切,一旦入耳,却轰然震响,众人都觉脑中一阵晕眩,情不自禁退开一步。
           遮罗耶那长剑被啸声激得嗡然长震,竟在空中停了下来。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不信之色,又渐渐变成不可遏制的惊喜。
           他转目望向那啸声传来的方向,长剑垂下,不再肆意屠杀。
           隐隐中,他莫名地感觉到,此人才是他东来寻求的真谛,是他宿命追寻的终结。
           他已不必再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