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击飞电耀天狼


  •        七王爷在点将台。
           吴越王喜欢操演兵丁,讲究身先士卒,平时并不居住在王府中,而是与众将官一起宿于兵营。此日三江二十万军会练于点将台,总兵便是吴越王。
           权贵富家子弟修习武功者很多,但像吴越王这样内力已经登峰造极,连郭敖全力一脚劲射出的鞠球也能接住的,却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郭敖本不相信所谓的摘叶飞花这等传说中的功夫能够杀得了他,柏雍却不肯大意,力劝郭敖一同前往点将台,通知吴越王防范。
           他的理由很简单,铁万常行走江湖五十余年,无论修为还是经验都极为深厚,可是也被这一片叶子杀死,连躲闪、警觉的余地都没有。吴越王就算武功高于铁万常,又岂能保证万无一失?同样的一片叶子飞来,吴越王就算能警觉,可能躲过?何况暗杀者若是不用树叶,而用飞刀、用剑、近身博杀呢?
           柏雍、郭敖两人受吴越王礼遇,眼见吴越王有难,那是无论如何不能坐视的。
           吴越王高筑九龙之楼,那是野心而已,此人豪爽好客,雍容大度,若不是身在豪门,所图不轨,两人倒真想交了这个朋友。
           所以,吴越王不能死。
           荆州临江,秋风劲急。
           柏雍已换上一身银色雕花罩甲,和郭敖一起御马疾行。不多时就出了荆州城,到了点将台下。
           古传点将台乃是三国关羽练兵之所,吴越王封藩此地之后,追慕先贤余风,就将三江兵营总署设在了此地。多年经营,已经颇有规模。柏雍望着四周高台崇营,指点赞叹不已,却好似将来意抛在了脑后。
           郭敖不想多做耽搁,抢上前去向守营的兵丁说明了来意。
           那守营的兵丁是个大络腮胡子,人们就叫他王胡子,他好像听戏文一样摇头晃脑地听完郭敖的话之后,大笑道:“你说有人要刺杀七王爷?”
           郭敖点了点头。
           王胡子笑道:“你可知道王爷武功之高,那真是当世再无对手。前日演兵,一千把弓一齐射过来,我们王爷连躲都不用躲,那些箭纷纷落了一地,没有一支能射进他三尺之内!这等功夫,还怕什么刺杀?”
           郭敖冷冷:“江湖中人,不是强弓猛箭所能够比的。”
           王胡子冷笑道:“你这样说来,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当兵的了?要知道这花花万里江山,还不是我们在守着?你们江湖中人除了会打架生事,真遇到大事,怎不见你们挺身而出?”
           郭敖皱眉,身后却传来一阵鼓掌之声,只见柏雍大笑着走上来,拱手道:“这位兵爷说得当真痛快,江湖人士懂什么?只知道打打杀杀,哪里比得上兵爷们乃是社稷长城,中流砥柱?江湖中人顶多做个捕头镖师,而当兵的却可以封侯拜相,彪炳千秋,这其中优劣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王胡子听见他称赞,顿时笑得胡子都掀了起来,用腰刀指着柏雍道:“你这个人懂事,知道当兵的好处。什么时候咱们哥俩好好聊聊。”
           柏雍笑道:“只怕一会七王爷真给人刺杀了,我们就再也没有聊的机会了!”
           王胡子道:“这个你不用担心,王爷正在会客,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柏雍跟郭敖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是一动。
           柏雍摇头道:“王爷会得什么客?这么大的机密,我猜兄台一定不知道。”
           王胡子涨红了脸,道:“我不知道?我怎会不知道?不就是个红头发番僧么!”
           柏雍的眉头皱了起来:“番僧?怎么会是番僧?”
           他转头对王胡子道:“王爷在哪里会客?”
           王胡子手指处,道:“看到那边两杆旗杆下的虎皮大帐了么?就在那里面。”
           那大帐果然极大,顶上绣了只猛虎,镶了黄铜,看上去就如真虎一般,威风凛凛,看去极为醒目。大帐两边不远处各竖着一根旗杆,四丈余高,顶上刁斗中隐隐可以看到有兵丁在巡逻,每根旗杆上都扯着好大一面旌旗,一面绣着一个大大的“明”字,另一面却绣着个“吴”字。
           柏雍喃喃道:“这旗真是威风,猛眼看去,竟然有种见到太祖了的感觉。”他出神地望着那两根旗杆,突道:“若是这旗杆突然断掉,砸在大帐上,你说七王爷会不会出来?”
           王胡子笑道:“旗杆怎么会断掉……”
           他话尚未说完,猛然觉得郭敖的身形动了动。一道寒气扑面而来。他的感觉瞬间被这股寒气侵袭而入,冻了个结结实实,满天的阳光也倏然暗了下去!
           所有的光仿佛都聚结在一起,聚在一柄剑上。这柄剑无形无质,无具无相,但却由无处不在,一剑就插向王胡子的面门!王胡子张口大叫,却发觉口中已发不出任何声音!
           破空之声直入脑髓,这柄剑似乎瞬息就刺入了他的心底,遂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透体而过。还不待他反应,又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王胡子大骇之下,本能的运转内息,却发现自己并未受伤,正要庆幸,只听一阵咔嚓嚓的暴响猛然从身后传来!
           金顶虎皮大帐左边的旗杆,忽然从底一斩两断,轰然向大帐砸下!
           王胡子口张得大大的,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那根旗杆越落越急,他喘息未定之时,旗杆已经带着巨大的震响,砸在大帐的顶部!
           就见吴越王的身影冲天而起,掌势在空中一引,旗杆还未落地,就被他一掌击中,横飞出去。同时大帐中破出一条极亮的剑光,飞影一般跳跃着,将蒙帐的牛皮割开好大一块,转开一片光幕,将升腾而起的灰尘逼开。
           吴越王大袖挥舞,身形如飞天之鹰,落在了地上。他脸上英气勃发,不怒而威,喝道:“什么人?”
           这霸王一怒,当真凌厉,登时营中众将众兵都骇得脸上变色,一齐跪了下来。
           柏雍脸上的微笑却丝毫不减,笑道:“谢天谢地,你还活着,总算不枉费我们一番辛苦。”
           吴越王脸色一沉,登时宛如天塌下来一般,他怒道:“本王受天之命,怎么会死!”
           就在此时,右边那根旗杆突地“咯”的一声轻响,从中宛如被砍了一剑一般,凌空折断,仿佛一柄两丈余长的巨矛,向吴越王直刺下来!
           这一击来得极为迅猛,剑气宛如当空烈日,照耀当场!吴越王心神微乱,那旗杆已经到了头顶三尺处。吴越王陡然一声大喝,真气随着喝声喷出,向旗杆冲去。他全身的劲气随着这一声大喝猛然运起,轰然聚于右拳,骤然轰了出去!
           这一拳才一出手,立即追上先前暴喝喷出的真气,内外先后天真气统合为一,层层相激,登时焕发成开天辟地的一拳,宛如将整个青天托起一般,跟那直要插入无间地狱的旗杆暴击在一起!
           吴越王以秘法修成的内力强极无伦,这时猝然出手,仍旧具有极大的威力,但那旗杆下击之力实在太过锐利,吴越王拳势才与之接,便觉丹田中一股奇寒透体而下,宛如寒潭冰泉,绵绵不绝。
           吴越王磅礴的内力被这股尖锐无比的奇寒一刺,顿时如蛇中七寸,再也无法递进分毫。他又是一声暴喝,左手探出,跟右拳握在一起。登时上击之力强了一倍,那旗杆发出一阵吱呀呀的裂响,被稳稳托在了空中。吴越王丹田真气再提,周身劲气噼啪暴响,突然收拳,瞬间又击了出去,一拳将那旗杆砸得向外横飞!
           他的内力实在霸道之极,于此危急之时,竟然还能反击。那知他强敌更强,刺目的阳光中,突然闪过一线光芒,那凌空击下的半截旗杆就被这剑光劈成两半,下半截被吴越王一拳击飞,上半截倏然刺下。其势更急,其寒更利,其威更烈!
           吴越王发出一声怒吼,方才那一掌已几乎消耗了他全部的劲气,这截旗杆飞下,他还想挥拳,但真气却已提不起来了!
           匆忙之中,就听柏雍叫道:“走震位、转乾跃兑!”
           吴越王不及细想,依言跃起,就听身边风声劲急,那截旗杆猛然击下,正擦着他的身子直插入地下。双方蓄积的力量一起鼓涌泻出,地面竟被这一击之力击出两丈方圆的一个大坑,泥沙暴飞,宛如下了一场大雨。
           吴越王身形退飞,泥沙混茫中,突然闪出一点剑光,如飞星,如奔雷,如海倾,如天裂,微茫似雾,纷舞若雪,片片激飞跳跃,向他追袭而来。
           这一剑来得好快!
           吴越王甚至连眼睛都来不及眨,森寒的剑气已然直迫在他的眉睫上!他从来没有想到人的剑,竟然可以快到这种程度!
           他想长啸,但却已然不及!这一剑毒辣猛恶,就算吴越王真气充足,也依旧挡之不住。吴越王的瞳孔骤然收缩!
           突地一阵劲风从吴越王身后扑了过来,向那道剑光迎了过去。那道劲风不是剑,不是掌,更不是任何兵器,而是吴越王一掌击飞的那半截旗杆。这旗杆也没有任何的招式,只是直直地刺向那道剑光!
           但它实在太大,太粗,粗到所有的变化都已无用,无论那剑光怎么变化,都必定会刺在这截旗杆上!
           何况这道剑光其势已老,也不会再有任何变化。木屑宛如飞雪般暴撒而出,剑与旗杆已经刺在了一起。那剑光有如毒龙一般,偌大的旗杆迅速被削成亿万碎片!
           这是何等的剑法,这是何等的武功?吴越王的眼中露出一丝狂怒,
           他为自己竟然挡不住这样一剑而愤怒!
           剑光破旗杆之后,杀意得到宣泄,去势也就缓了,已不足以杀人。那截旗杆只剩下了一尺多长。
           郭敖挥手将旗杆扔开,目光透过木屑土灰,望向那剑光后面。
           土石纷纷而下,所有的人突然都陷入了极静。一阵金属摩擦之声缓缓传来,却是那人慢慢地将剑收回鞘中。
           郭敖却一动不动。
           土石越落越少,渐渐场中又被明亮的阳光布满,只见那人一身白衣,洁净地仿佛不染半点尘世的浮滓。白衣上用白线绣着一只白鹤,展翅怒飞,直上天空。那人束发之环散开,几乎及膝的头发纷披下来,将整张脸盖住,只于流瀑一般的发隙间,透出两线剑锋般的神光。
           这神光竟闪动着妖异的紫色。
           他的剑就随便地握在手中,看去十分不显眼,只在剑锷处,刻了只小小的白鹤。
           没人能够想到,就是这柄剑,方才两断旗杆,几乎搏杀武功不在江湖一流高手之下的吴越王。
           这柄剑,也被铸剑名家钟石子评为天下第十一名剑。
           剑并不佳,却有盛名。
           盛名因剑主而得。
           清鹤剑。
           郭敖的目光收缩,盯在这柄剑上。那长发之后的神光,也盯在他手上。郭敖沉声道:“凌抱鹤?”
           凌抱鹤淡淡道:“剑神郭敖,果然名不虚传。”他微微顿了顿,道:“但下次相遇,不知你是否还有这样的运气?”说着,凌抱鹤身形倏然跃起,宛如大鹤冲天,身子在四周的营帐上点了几点,转眼走得不见了。
           郭敖目注他远去的方向,眼睛中神色极为复杂。
           舞阳、清鹤,究竟谁更快?谁更利?
           于长空传下来的名剑,跟以人得名的名剑,究竟哪柄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名剑?
           这一招若是刺向自己,又该如何挡架?
           这些问题,想必有很多人想知道。但无论答案是什么,迟早要用一个人的尸体来获得,不是郭敖的,就是凌抱鹤的。
           柏雍微笑着走了上来,瞅了瞅地上的大深坑,再看了看碎成几截的旗杆,大大叹了口气。两柄旗杆,一柄被郭敖斩成两截,一柄被凌抱鹤斩成三截,散了一地。还有半截旗杆竖在那里,看上去又怪异又好笑。本来威风华贵的虎皮金顶大帐,也被又砸又斩,成了一塌糊涂,就跟吴越王的脸色一样,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柏雍拍了拍吴越王的肩膀,笑道:“你也不用生气,要知道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铁老爷子要是你,肯定会这么想。”
           吴越王脸上的神色变了变,道:“铁老爷子?铁万常?他怎么了?”
           柏雍笑了笑:“他没怎么,只是刚刚死了而已,和他的儿子一起死了!”
           吴越王脸沉了沉,只听那金帐中有人扬声道:“王爷,刺客已退,请与小僧一谈吧。”
           大帐裂开,帐中人很多,但却没一人动,也没人说话。
           大帐被袭,刺客来临,吴越王决战,他们都无动于衷,甚至连姿势都没变过。这究竟是因为他们对吴越王的尊敬,还是他们的姿态更高?
           众人游目看去,一名番僧合十站在大帐的中央。他装束颇为怪异,不衫不袍,斜肩披着一块麻布,肩臂半坦,右臂戴着一只四指宽的铜环,嵌着红绿宝石。身材极为高大,浓眉入鬓,双目极深极黑,顾盼之间,豪气纵横;耳垂极长,上面挂了两个大大的金环;一头长发生得浓密非常,是极为醒目的火红色,也不像中原之人那样直,而是翻卷成圈,波浪般纷纷披拂下来,将整个背部都覆盖住。远望如同火焰高烧,颇显诡异。
           番僧的背后,是十几个头上扎着发髻的倭寇,装束却和当初在武当山上看见的一样。
           柏雍脸色一沉,悄声道:“怎么又有倭寇,难道吴越王当真心怀不轨?”
           只听那番僧声如洪钟,大声道:“小僧天竺遮罗耶那,拜见王爷。”他声音响亮之极,虽然只是平常说话,但在别人听来,却无疑大声吼叫。
           吴越王淡淡道:“天竺僧人?你见我何事?”
           遮罗耶那合十道:“小僧东来,本是要寻找天竺秘笈《梵天宝卷》的。闻说日之岛织田信长武功高强,小僧前往拜会,与之交手三日三夜,终于以一式‘波罗手’胜了半招。小僧敬佩织田施主的博学多闻,因此答应他一件事,便是将此物带给王爷。”
           他从袖中取出一物,轻轻地放在了案上。吴越王眼睛一亮,道:“八尺勾玉?”
           遮罗耶那点了点头,道:“织田施主所要的,也请王爷交给这几位施主带回。”他袍袖一指身后几个倭人。
           吴越王叹道:“此物一月前我已在武当后山预备好了,只怪机缘巧合,却被人中途破坏,看来他是无福分拿回去了。”
           他的身形突然一长,目中神光迸射,盯在了柏雍与郭敖的身上。
           柏雍心中一动,他想起了武当峰顶的那个鞠球,也想起了十万大军的疯狂追杀,难道,当初一球入帐,正好将那物事带走?
           这……这也太巧合了吧?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微风吹过。
           这阵风很轻,但仿佛吹进了每个人的心中,使他们的心神不由得一震。郭敖跟吴越王的瞳孔同时收缩了起来!
           金帐中,忽然就莫名的多出了一个黑袍人。
           那人踏着帐中尘土缓缓走来,黑色的大氅在地上沙沙作响,整个武场的刺目阳光仿佛都为之一暗。
           这人年纪不到四旬,棕色的长发微微束于脑后,长眉清眸,容貌相当俊雅。然而他眉心处却有着几道极深的皱纹,透出一丝凄苦之色。那人神色淡然,却自有一种掩不住的威严,目光却如剪冰裁玉,冰冷到了极点。
           那人跟着踏出一步,吴越王猛然就觉一股无形的压力侵了过来,这压力绵绵泊泊,庞大虽并不多庞大,却深厚雄浑,没有一丝破绽!吴越王空有一身的内力,却连半分都递不出去!
           那人的目光,也注视在案上的八尺勾玉上。他斜飞入鬓的剑眉渐渐竖了起来,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八尺勾玉换中华大好的江山,吴越王,你倒是慷慨得很啊。”
           吴越王身形一震,道:“你……你是谁?”
           那人淡淡道:“这并不重要,我来,是要带走两件东西的,一,是这只勾玉,二,是你的眼睛。生眼却不学好,毋宁舍去。”
           吴越王一怔,他大笑了起来:“你若是想要,只管来拿就是!”真气一提,流云一般的双袖已然飞起。
           那人淡淡一笑,突然一道劲风从他袖中飞起,飞夺吴越王!
           吴越王双袖凌空翻转,犹如乌云,他的手掌,就如乌云中的太阳,向那人压了下去!
           那人的剑光忽然散开,郭敖情不自禁地惊噫了一声!
           吴越王的掌影将整个金帐全都笼罩住,那人微一侧步,不知怎的,已经脱出了吴越王手掌的笼罩。
           那人并不去看吴越王,而是转头盯着郭敖,他的脸上显出一丝讶意,渐渐地,这讶意幻成淡淡的笑意,道:“你就是郭敖?”
           郭敖一怔,道:“不错,在下就是郭敖。阁下的剑法……”
           那人淡淡笑道:“我的剑法怎么了?”
           郭敖迟疑道:“阁下的剑法……似乎与我的有些相似。”
           那人双眉一长,淡淡道:“拔剑!”
           郭敖全身仿佛动都没动,剑已在手中。那人的嘴角牵动了一下,目光聚起,紧紧盯在舞阳剑上,良久,叹道:“好剑!”
           他是在赞叹,但在郭敖看来,却仿佛只是在称赞剑,而不是称赞他。
           那人目中翻涌起一片云气,仍然淡淡道:“剑好,不知道人怎么样?天下无敌的舞阳剑,是否能施展出天下无敌的剑法?”
           郭敖胸中一阵翻涌,只觉有股怒气郁积勃发,将要破体而出。他突然反手,将舞阳剑插在身前,空手对着那人。
           那人微微一愕,继而森然道:“难道你要赤手对付我?”
           郭敖紧闭着嘴,并不说话。他自己也意识到,于长空不但教给了他非凡的剑术,而且交给了他无形的枷锁。他一天不突破这枷锁,就不能成为真正的高手。
           这人的确是劲敌,但正是如此,却恰恰激发了他天性中好勇斗狠的血气,忍不住就要空手斗斗他!
           那人不再说话,轻轻抽出了一柄剑。那剑极为细长,在空中微微抖动着,就如暗夜中游离的一线光华。
           那人爱怜地抚摸着剑身,缓缓道:“此剑名‘丝竹’,乃我少年所用。如今我已久不用剑,今日就以之对你吧。”他的剑光突然一折,向郭敖划了过去!
           这一剑来得好快,而且毫无朕兆,一剑击出,犹如空中闪裂了一道极细微的弧光,甚至就像眼睛眨了一下,丝毫没有任何剑意透出。这一剑,竟然将所有的杀气隐盖住,不放一丝出来,当敌人警觉时,已然中招倒下。这一剑,乃是真正的杀招!
           剑势光晕变化,倏忽之间,已然划到了郭敖胸前。郭敖也没想到这一剑来得如此之快!他大喝一声,身子突然凌空跃起,向那人扑了过去。
           这一跃,堪堪将那一剑避开,郭敖身子凌空,右手一掌击出。光芒乍显,他以掌而运剑力,真气汹涌彭湃,向那人奔涌而去。那人微微一笑,“嗤”的一声轻响,丝竹剑划破重重掌影,直指郭敖的掌心!
           无论是掌也好,还是以掌御剑也好,掌就是掌,只要被人刺破了掌心,掌势剑势都必会破掉!这一点,郭敖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他倏然收掌,连接几拳击了出去。
           拳影飘忽,雄劲无俦,向丝竹剑上震了过去。那人笑道:“果然英雄出少年!只要你能接住这一招,我放了你又如何!”
           随着他这一声,空中突然传来一线若有若无的琴音,郭敖心中微微一荡,却突然发觉这琴音竟然是从那人手中的丝竹剑上发出的。便在这时,丝竹剑细微的剑身突然迅疾无伦地颤动起来,剑芒抽动,竟然在瞬息之间,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立时在郭敖面前交织成一片闪亮的光幕,天塌地陷般直压了下来。
           郭敖待要举掌招架,但却已分不清丝竹剑的方位。丝竹剑实在太细,在急速的抽动中,根本就分辨不出剑身的本体。而只要一个招架不住,它便会如毒蛇一般,瞬间啮杀郭敖!
           郭敖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丝竹剑中震音骤发,闪烁得更加急速起来。似乎敌人越是退却,这一招便越是沉雄。郭敖心下叫苦,眼看这光幕越扩越大,几乎就要将他的全身都笼罩住。而一点笼住之后,他便再无脱逃的机会——就算他是剑神也不行!
           但就在此时,他突然发觉了这人剑法中的一丝破绽!
           无论什么剑招,都是用剑施展出来的,无论这剑招有多神妙,剑势有多快,单以某个瞬间而言,那就只是一柄剑,它不可能挡住所有的破绽,也不可能攻往对方的全身。一式剑招没有破绽,并非真的没有破绽,而是因为剑招施展得太快,本来的破绽也就不成其为破绽了。丝竹剑形成的光幕诚然厚密无比,但这厚密,本身就是破绽。因为若太照顾上方的光幕,下方就必然空虚。这必杀的一招,破绽就是丝竹剑形成的光幕与地面的空隙。
           但什么剑招能够自下而上攻过去?
           他的心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年幼时于长空演练的剑招中,似乎有这么一式。于长空教授重在剑意,剑招只是为讲演剑意而已。但郭敖记忆之力甚强,此时不及细想,一伸手,依式直击了过去。这下光幕轰然触发,向他手上卷了过去。郭敖身子却突然一矮,着地滚了过去。
           一滚,就滚到那人身前,掌际光芒闪烁,直指那人胸前的膻中穴!
           丝竹剑离郭敖背后只有一分远,但郭敖的手掌已然贴在了那人的胸口处。两人都是一动不动,仿佛两尊雕塑一般。良久,那人笑道:“好!果然不愧是剑神,这一招‘潜虬媚渊’当真施展得出神入化,刚好就破解了我的‘绿黛烟罗’。”说着,轻音颤动,将丝竹剑收回。
           郭敖退开一步,变色道:“潜虬媚渊、绿黛烟萝……华音阁的春水剑法?你是华音阁的人?”
           那人淡淡一笑,似是默认了。
           郭敖、吴越王等人神色都是一变。
           立世百年,名垂天下的华音阁最终未能置身这场武林浩劫之外,还是出手了!
           从眼前这人的武功来看,他在华音阁中地位也应极高。而华音阁近年来一直韬光养晦,少问武林之事。与九大门派、天罗魔教也是河水不犯井水。如今阁中第一流的人物亲现江湖,到底怀了什么目的?与那几起摘叶飞花的案件是否有所关连?让人不得不心起疑云。看来眼前这场劫难,卷入的势力越来越多,只怕最后再无人能置身事外!
           郭敖默然片刻,道:“你故意求败,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人淡淡笑道:“我已经从你的剑中试出了我要找的东西。此行总算不虚。”
           郭敖这一剑中流露了什么?难道这比八尺勾玉及吴越王的眼睛还重要?
           郭敖犹豫了一会,道:“然而我这一招不叫‘潜虬媚渊’,叫‘明驼骏足’,是于长空先生临终所传剑心诀中一式,并非春水剑法。”
           那人嘴角浮出一个讥诮的笑意:“难道你连于先生乃是鄙阁上届阁主都不知道?”
           郭敖忍不住一怔。
           于长空执掌华音阁数年中,多数时间不理阁中事务,特立独行。因此,世人提起于长空之时,多半先云天下第一高手,却连“华音阁主”这四个尊崇无比之字,也要放在第二位提起,这却是百代未有的殊荣。
           但华音阁究竟垂世百年,蜚声天下,上一届阁主是谁这样的大事,郭敖这种久走江湖之人岂能不知?
           郭敖不免有些尴尬:“这个自然是知道的。然而人传于大侠剑心诀开天辟地,自成一家,并非华音阁历传春水剑法。”
           那人淡淡笑道:“春水剑法自唐末开创以来,虽然只有十二式,却传世百年,而其最大的奥妙就在于,这十二式剑法在不同人手中,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姿态。剑心诀,也正是于先生对春水剑法的领悟。”
           郭敖心中犹疑,也不知该不该回答。
           那人微笑道:“春水剑法的妙处,你日后自会知晓,关键是你已经击败了我。你想要什么,只要步某人吩咐一声,华音阁还没有拿不到的东西。”
           吴越王紧皱的眉头突然松开:“你是华音阁代阁主步剑尘?”
           那人淡淡道:“正是。”
           他自报身份,在场诸人又是一震。十年前,华音阁主于长空莫名暴毙,阁中内讧重重,上弦月主姬云裳远走南疆。东天青阳宫主临危受命,扫平诸多反对势力,稳定了阁中局面,并发誓要要查明真凶,为阁主复仇。十年来,华音阁事物一直由东天青阳宫主代摄,尚未另立新主。而这东天之主,正是步剑尘。
           华音阁声名煊赫,立世九百余年,弟子之数也远逾武当少林。因而其间派系之争也就格外复杂。步剑尘本来出生医学世家,传说早年为了救治妻子所罹奇疾,才投诚其中。
           步剑尘孤身投诚,并非华音嫡系;武功虽高,在阁中却也算不上登峰造极,却能居摄阁主之位十年,毫无变故,可见其治世用人之才,委实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郭敖看着眼前这个人,心中涌起一种难言之感。
           他心中明白,步剑尘此来点将台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吴越王,而是为了他。
           于长空的传功,姬云裳的警告,步剑尘的试剑,他已隐约觉察出,自己与这个叫做华音阁的神秘门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且,就在那细如游丝的剑光照在他面前的一瞬,他感到脑海深处突然一震,似乎一道尘封已久的大门微微开启一线,透出许多熟悉而陌生的面孔来,步剑尘,姬云裳,崇轩……难道这些武林名宿,早在少年时代,就已与自己相识么?
           那么自己为何又完全回想不起来?
           一阵刺痛透空而来,仿佛有人在他脑海深处狠狠捏了一把。
           这种痛苦并不是第一次感到,多少年的江湖生涯,他都会在恶梦中被它惊醒,然后一次次难以入睡。
           ——那是种欲要记起却又永远不能的痛苦,曾折磨他多年,是众人眼中那意气风发的少年剑神心中无可诉求的痛。
           而最近,随着他日益被推向江湖动荡的浪尖,日益接触到武林的势的核心,这种痛苦又重新涌起,甚至越来越烈。
           难道,真的有一段尘封的记忆就要被打开了么?
           郭敖咬紧牙,克制着脑中翻浆倒海般的烦恶感,双手指节都因用力咯咯作响。
           步剑尘有些怜悯的注视着郭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十二月十二日,你若有意,可到华音阁一行。我会在那等你。”他没有说为什么,转身走了出去,一物铮然声响,落在了郭敖面前,步剑尘的声音远远传来:“好好保存着此物,这是你的。”
           郭敖拣起来看时,那物半个巴掌大小,通体黝黑,只在中间有一小团赤红,勾勒出一团火焰的形状。拿在手中沉甸甸的,却不知有何用处。但既然是步剑尘交付的,想必定有不凡的价值。
           郭敖缓缓躬身将它拾起,托在手中,冰凉的感觉沾体,那种痛苦顿时散去,头脑也清醒了好多,一时沉吟不语。
           步剑尘越走越远,他似乎忘记了八尺勾玉与吴越王的眼睛。
           ——难道郭敖就如此重要么?